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434.第434章 真王,又是真王!

永恒圣帝
     “龍鱘,我葉晨要了。”

    葉晨屹立在金字塔祭壇的最高處,伸手就將那一團足夠半丈高大的神性靈源徑直抓取在手中,連帶著那一條能有兩尺長的舉世無價龍鱘同樣也得到在手上。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萬萬沒想到葉晨竟然真的能夠在如此可怕的重力之下都縱身躍上了最高處的祭壇頂端上,這該是多么強大的肉身,簡直讓人不敢置信。

    “葉兄……他的寶體強大,讓我等都望塵莫及,怕是都足以比肩真王神體了。”道初一陣地輕嘆。

    在這般恐怖重力之下,道則神力都被壓制到極致了,難以爆發,唯有肉身還能夠奏效。

    轟隆隆——

    在可怖的重力之下,葉晨體內的血氣在沸騰起來了,轟隆長鳴,宛若是洪水在呼嘯作鳴,血氣轟隆,震耳欲聾,讓人都在心顫,真切地感受到了他的肉身多么地強大。

    即便是道與法備受壓制的情況下都如此強大,像是有著太古至尊在他體內蟄伏沉眠般,那是有著無盡的潛能在澎湃復蘇過來。

    他獨立在金字塔祭壇上,眸光漠然,掃視著所有諸王,也唯有看到道初、北冥宮王等王者才微微點頭,但那般高高在上的姿態便似是諸王之王般,屹立其上,備受諸王的仰望,讓許多王者都冷哼。

    靈源珍稀,龍鱘更無價!

    葉晨凝望著神性靈源中的那一條兩尺長的龍鱘,有著無盡的熾熱。

    龍鱘,前世他有幸釣過一條,只有尺許長,就讓得諸天萬域的各大圣主都瘋狂了,而今得到的更是兩尺長,更顯無價。

    而且這一條兩尺長的龍鱘竟然還不曾死去,還有著生機在蟄伏,更顯珍稀了。若是死去了,藥效則會減去許多倍。

    不過歸根究底,葉晨最想得到的就是龍鱘體內的那一道龍源而已,能夠衍生龍血,淬煉至強肉身。

    “趕緊將龍鱘收回空間中,這個地方上有著很大的兇險。”炎老提醒。

    葉晨自然明白,但旋即他神色微變,因為在恐怖的重力之下,體內空間居然無法順利張開,這里的重力已經恐怖到極致了,而龍鱘若非有著神性靈源的抵消重力,也會崩碎。

    只是葉晨還有炎老,炎老出手了,唰地一聲將靈源與龍鱘一并收入了古戒空間中。

    “諸位出手,萬萬不能夠讓他順利得到龍鱘。”有王者在開口鼓動著。

    龍鱘無價,誰都想要得到手,沒有人愿意放手錯過。

    也唯有道初、北冥宮王等此前并肩作戰過的幾位王者退后了一步,沖身落下了金字塔祭壇的下方,但也神力澎湃,作出了戰斗的姿態,表明了一個意思。

    在金字塔祭壇最上方,他們不會出手,不會圍攻,是因為此前的交情,但龍鱘寶貴無價,他們為了龍鱘也會出手,就在金字塔祭壇的下方。

    葉晨神色有些感激,畢竟他們都只能夠算是萍水相逢而已,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

    其他諸王包括趙無道、滄瀾圣子在內則不會如此,早就出手,全都沖向了葉晨,竭力地震開著王者神通,運轉神力進行出手。

    只是越是往上,重力越是可怕了,導致體內的神力都被壓制了,不能夠復蘇過來,幾乎淪落到只能夠以肉身進行出手。

    葉晨冷笑,他再一次地跳上了三丈古棺上,徑直爭奪其上的一團團被神光包裹住的寶物,而后縱身一跳,要從祭壇最上方跳下去,從而沖天而去。

    轟——

    一股恐怖的氣息在綻放了,無遠弗屆,這片場域虛空都在戰栗起來了,所有人都駭然地看向了那位身繞霧氣的神秘強者,這一刻體內竟然有著至強的神威在噴薄綻放開了,就連三丈古棺的澎湃重力都無法進行壓制。

    “什么,難道他體內還帶著另一件禁器秘寶嗎?”

    諸王都色變了,在這種重力情況下,擁有著禁器秘寶的加成是最可怕的,能夠超越王者。

    “不,不是禁器秘寶,是憑借己身的神力達到這一步。”

    所有王者都能夠感受到那股神能波動,乃是與青衫劍客同出同源。

    能夠在這個時候還能夠達到這一步的只有傳說的無敵存在——

    不朽真王!

    這一刻,所有人都徹底變色,總算是明白到了,這個身繞霧氣的神秘強者根本從開始就不是一般的王者人物,乃是一尊不朽真王,只是隱忍得足夠深,居然在葉晨得到了龍鱘的情況下才展現出了。

    恐怕他也是打著與葉晨一樣的打算,忌憚諸王的圍攻,故而隱藏氣息,一步一步地靠近而已。

    可惜,被葉晨捷足先登了。

    神秘強者身上的霧氣逐漸地消散開來,露現出真面目了,是一名男子,青衫加身,手執神劍,臉目冷峻,赫然就是當初與葉晨一同參加三千翹楚選拔的那位青衫劍客,沒想到居然是他。

    葉晨微微一怔,而后搖頭失笑,恐怕那些大勢力的人都沒有想到,只是云城的名額爭奪戰就有著兩位年輕真王,要是知道后,怕且那些人都要目瞪口呆吧。

    他看向了另一位身繞曦光的神秘強者,可惜對方沒有露現真面目的打算。

    “什么,竟然是他,萬域中心葉家的那一位葉孤城!”

    有王者認出了青衫劍客的真正身份,當即所有人都色變了。

    當今世上,誰都清楚葉家到底是什么勢力,無上的帝族,曾經出現過帝與皇的至強大族,盡管那是上一個紀元時代,但這個帝族從來都底蘊深厚無比,貫穿了兩個紀元,就連人皇主宰對于帝族、皇族都要忌憚莫深。

    這一代葉家更是走出現了一位絕代天驕,強大無雙,天縱神資,被世人疑似是不朽真王,名為葉孤城。

    而今葉孤城徹底地展現出來了,那是真正的不朽真王級力量,如今可怖的劍意噴薄,三丈古棺的重力都無法壓制住,虛空中像是有著萬千道神劍虛影在橫空,欲要撕裂長空。

    轟——

    虛空嗡鳴,青衫劍客高高躍起,像是一把絕世神劍出鞘,縱身就躍上了七八丈高的金字塔祭壇最頂端上,諸王吃驚,這等肉身很強大,絲毫不弱于葉晨,一樣的恐怖。

    “不愧是不朽真王,每一方面都極盡升華而立了,僅僅就是肉身就強大如斯了,超越了王者之上,不可比肩。”有王者在暗嘆,黯然失色。

    葉孤城通體有著無盡的磅礴劍意在爆發,席卷長空,對上了葉晨。

    黑發飄散,他神色冷峻,顯得很灑脫,但劍意逼人,身遭虛空甚至連虛空都被扭曲起來了,仿佛隨時都要被撕裂開來一般,顯得很是可怕驚人。

    “交出來。”

    葉孤城的話語很簡潔,但神威逼人,一旦不朽真王真的有意逼人,王者都只能夠甘拜下風,根本遠不是敵手。

    “葉兄,還是交出來吧,莫要傷了自己。”

    道初、北冥宮王都曾經合作過的王者都相繼勸誡,他們都不想看到葉晨被葉孤城所殺了。

    只是葉晨搖了搖頭,道:“龍鱘既然被我獲得,不可能交出來。”

    他拒絕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讓人錯愕。

    面對上一位至強無敵的不朽真王還能夠如此硬氣,不知道是說他勇氣可嘉還是愚蠢不可救藥才好。

    只是趙無道、滄瀾圣子則是在冷笑他的愚蠢,同樣心中恨不得他快點死。

    “勇氣可嘉,可惜實力差了一些。”

    葉孤城淡漠無情地開口,但不再是勸說,往前一步踏出,右手食指與中指并立在一起,一道劍芒沖霄,哪怕就是在如此重力之下,仍舊是無法抵擋劍芒的迸發,可見不朽真王的無敵可怕之處,從上而下斬向了葉晨。

    轟——

    劍光沖霄,淹沒了金字塔的最頂端處,所有王者都忍不住搖頭一嘆,盡管都為敵手,爭奪龍鱘,但一位王者說殺就被殺死,還是讓得他們都不由一陣惋惜。

    只是霄光過后,他們都突然間看到葉孤城的神色先是一怔,而后變得凝重起來了。

    這是……

    當他們都看向了最頂端的時候,發現葉晨仍舊屹立在金字塔最頂端上,身影不動如山,衣衫無損,徑直在面對著葉孤城,全都變色了。

    面對上如此可怕的一擊,葉晨還能夠安然無事,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但還是沒有人想得到葉晨是年輕真王,因為還沒有反應過來。

    “你很強,接我這一招!”

    轟——

    葉孤城再一次出手了,這一次有著無數道劍芒橫空,肆意地噴薄著劍意,幾可就要撕裂虛空了,全都攻伐向了葉晨。

    “劍道,我也略懂一二。”

    葉晨說道,他神色凝重,彈出了靈犀劍指,萬千道劍芒噴薄,與葉孤城的劍意在碰撞,在沖擊,鏗鏘之聲響不絕耳,虛空都要在碰撞之間幾乎要崩碎開來了。

    最終,兩人都不相伯仲,彼此都不能夠奈何得了誰。

    “什么,葉孤城出手了竟然都不能夠奈何葉晨,這個葉晨到底是何方神圣。”

    所有王者都要大吃一驚,本來都以為葉晨只是一位稍微強大點的王者而已,但現在看起來,恐怕他竟然能夠力敵葉孤城。

    難道他也是——

    不朽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