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471.第471章 前世圣骸

永恒圣帝
     星空之地上,古老的第三金字塔祭壇上,一具早已經干枯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枯瘦尸骸盤坐在那里,沒有了半點的血肉,顯得風干化,發絲枯黃垂落,神色很平靜,盤膝靜坐,仿佛禪定了一樣。

    望著這一具干枯的尸骸,葉晨瞪大了眼睛,嘴巴都在張開,怔怔地看著眼前這一切,有著難以言喻的震驚。

    沒錯,這就是他的身體,準確點來說是他前世的身體。

    雖然很枯瘦,甚至沒有了半點的血肉,一切都風干化了,不復以往血肉豐滿的模樣,但他能夠感應到那股熟悉的本源氣息,正是他的前世。

    他猶自清晰記得在前世,他被七位遠古大能者合力圣祭,血肉都在焚燒了,元神也在燃燒,一切都在點燃,本以為有著一點元神可以逃過一死已經是很幸運了,萬萬沒想到竟然連軀體都保存下來了,就是血肉幾乎不剩下一點了。

    雖然很奇怪,為何他前世之尸能夠保存下來,但百思不得其解。

    只是莫名間,他感應到了一絲奇怪的感覺,仿佛間,只要他愿意,這具前世尸骸雖然都能夠復蘇過來,為他所用。

    這是一種玄而又玄的感覺,無比奇妙,或許就是前世今生的緣故吧。

    “所謂的寶物居然只是一具尸骸?”

    聯盟大軍諸強都顯得相當錯愕,萬萬沒想到第三座金字塔祭壇上的寶物居然會是這樣一具令人為之心底發寒的尸骸,著實有些滲人。

    “不,這絕對是非同一般的尸骸,否則根本沒有資格留在天關通道之后的這片地方上,必然是與眾非凡的尸骸。”諸雄主在錯愕之余變得感興趣了,這樣奇特的地方必然不可能存放著普通之物。

    片刻之后,突然間,諸雄主雙眸陡然涌現起了熾盛的光彩,緊緊地凝視著這一具枯瘦的尸骸,甚至比起凝視著第一座祭壇上的蛋更多地熾熱。

    因為此時此刻,他們都感受到了這具干尸身上竟然流淌出的一縷特別的氣機了,充滿了霸道,也充滿了不朽的氣機。

    雖然看上去很枯瘦,但恍惚間諸雄主都可見到了一尊英姿偉岸的蓋世強者盤坐在那里,沐浴在無盡的金光之中,一旦徹底地復蘇過來,那么整片虛空都將會崩碎,萬物搖動,橫掃諸天,無可匹敵。

    所有人都有種望而生畏的感覺。

    這令人驚撼,因為這是一種錯覺而已,卻仿佛真正存在一般,諸雄都明白到這一具干尸的生前必然是一位蓋世存在,威震萬域。

    “我知道他到底是誰了!”

    這一刻諸雄主都眸光強盛了許多倍,立時明白了,有著震驚,有著駭然,也有著熾熱的……興奮!

    沒錯,就是興奮!

    他就是斗戰圣王——

    千月之骸骨!

    千月,號稱斗戰圣王,乃是禁忌斗戰圣者一脈的繼承者,也是一位充滿了傳奇性的至尊天驕!

    他的一生可謂是充滿了傳奇,來自于下界,從一個遠古大能留下的世界中一步一步地崛起。

    先是成為一方王者,而后再與諸王一路上大戰,殺上了九天,走上了大能留下的星空古路,戰盡諸王,踩著諸王的尸骨,爭奪那位遠古大能的傳承。

    最終超越諸王,成就唯一真王,從此開創出不朽的人生傳奇,傳世萬古。

    他繼承了那位遠古大能者的世界,開創出不朽的神國,并且在這個萬域與萬界被封禁來往的時代中飛升上來了,開始了屬于他的萬域傳奇之路。

    釣過異種真龍的龍鱘,斬殺過不朽圣地的長老,進入過萬域無數天驕聚集的萬域府,與不朽真王荒古魔神間接與直接都碰撞過,以半圣之身斬殺過圣者甚至是圣主,對決過不朽真王……

    一件件事跡可隨口述來,每一件放眼在諸天萬域都絕對稱得上是被人稱道的傳奇事跡,但在千月的身上,卻是稀松平常。

    因為他本身就是一代傳奇人物,充滿了傳奇,更是打破了神話時代之后無人可成功的九重天禁錮,成為神話時代之后第一個十重天的擁有著,圓滿完美,謂之真正的至尊,也是號稱萬域第一禁忌傳承的繼承者。

    盡管最終因為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件而無奈殞落了,但過去了這么多年之后,仍舊有人記得在數十年前曾有著這樣一個天驕之輩橫空出世過,即便如同流星一般短暫地閃耀輝煌了一段時間后就從此黯然湮滅,但不可置疑的是,他已經被記載在青史上了。

    曾有不知道多少人在暗嘆,若是成長下去,最后的人皇之位有可能是他,甚至有很大的機會逆奪成帝的希望。

    可惜了一代絕世天驕。

    世人都以為,斗戰圣王的圣骸早就在數十年前那一次開天關中被七位遠古大能圣祭了,鎮封另一座天關的大兇,不曾想到竟然還存在。

    “原來是禁忌一脈斗戰圣王的尸骸,難怪如此,本來以為粉碎了,什么都不復存在了,沒想到居然還能夠長存時間上。或許這就是萬域第一禁忌戰體的可怕吧。”一位位雄主都在驚嘆千的圣骸,然而雙眸也充滿了無盡的熾熱。

    因為任誰都知道,斗戰圣王乃是最后一代斗戰圣者,或者這個禁忌一脈的最終傳承。

    雖然殞落了,但是在他的圣骸體內,或許還能夠尋得出斗戰圣者一脈的傳承。

    若是得到了,并且修煉成功,必可成就禁忌一脈的至強者,從此縱橫諸天萬域也無懼了。

    須知道每一代斗戰圣者成長下去都是震古爍今的無敵者,非是天王,至少也是遠古大能者這一級別的存在,如斗戰圣祖相傳更是神話時代最強大的無上大帝。

    對于這一脈的傳承,又有何人不想得到手,至少都可開創出一方不朽的無上圣地事業。

    “無論其他寶物是什么,斗戰圣王的圣骸必須要得到手。”這是諸雄主的心態,斗戰圣者一脈的傳承不弱于帝與皇的傳承,誰也不愿放棄。

    一旦得到,開創出另一個無上圣地也不是問題。

    不僅僅只是雄主們知悉了,這一刻,葉孤城都眸光大盛了,有著非凡的道痕在交織,洞悉一切。

    半響后,他才輕輕一嘆:“我算是知道了他是誰,竟是那位逆天至尊千月的圣骸遺體,不曾想到還能夠長存在世,不曾被毀。不知輪回之后,兩世相融,可否匹敵活著的他?”

    他的話語中充滿了遺憾的一嘆,因為這個曠世強者早已逝去,只留下一具不朽的圣骸尸骨長存。

    另外,諸多年輕一輩之中,凡是后知后覺得知了這就是數十年前那位橫空出世、無敵年輕一代的斗戰圣王圣骸之后,都付出了復雜的神色。

    雖然他們都是新生一代的年輕驕子,但是對于數十年前的那一位斗戰圣王,怎會是不知,至今仍舊在萬域中流傳,成為了史詩級的人物。

    誰人都清楚,哪怕就是過去一代的不朽真王,對于斗戰圣王都評價極高,視之為平生大敵,也充滿了遺憾,不能與之巔峰之戰。

    不少人對于這樣一位打破了神話時代之后九重桎梏的逆天至尊充滿了惋惜與遺憾,不能見證其達到真正的巔峰,否則衰落的斗戰圣者一脈未必不可在他的手中重新走向了巔峰的輝煌。

    轟——

    就在這一刻,一直都顯得寡言不動的太初女圣主突然動了,氣勢比起此前立時強盛了許多倍之上,磅礴的大道威壓在彌漫開來,讓虛空都顫動起來,讓星空都在戰栗,讓諸雄主都變色了。

    她威勢無雙,更強盛于這里的任何一人,哪怕就是那些臨近大限的老不死們,這一刻都驚駭。

    只是釋放開最為強盛威勢的同時,然而所有人也能夠看得到她那無雙的絕代俏顏上,正在有著晶瑩的淚珠兒在落下,滴滴晶瑩無暇,正在看著那具盤坐的圣骸。

    她在落淚,但也在展顏一笑,三顧傾人世,讓天地日月都失色了。

    笑中帶淚,淚中帶笑,很奇怪,但任誰都能夠感受到她心中激蕩的情緒波動,她在紅唇微啟,有著無限的眷戀,輕聲自語:“小弟弟,終于找到你了。”

    葉晨渾身急顫,英偉如他的寶體都忍不住顫動了,滿是激動,微微一嘆,這個可癡的女子啊,教他將來如何面對她。

    諸雄主都錯愕,旋即瑤池圣地的宮主輕輕一嘆:“早就聽聞了太初女圣主乃是那位斗戰圣者的紅顏知己,一同從下界而來,只不過分散開了,而今想來也不錯。”

    聞言,諸雄主都微微一嘆,難怪這么多年來,艷冠諸天萬域,被譽為最美麗幾位神女之一的太初女圣主,一直都備受萬域諸多杰出俊彥追求而不曾答應,難怪早就是心有所屬。

    可惜只是一個逝去的禁忌者。

    唰——

    太初女圣主不顧諸強異樣的目光,直接邁開了蓮足,虛空踏階,步步生蓮,徑直沖向了那一具顯得有些滲人的尸骸。

    這一幕,讓諸雄主都色變,雖然知道兩者的關系,但圣骸關乎著斗戰圣者一脈的禁忌傳承,任誰都渴望。

    此時此刻,諸雄主都沖天而上了,直接就去爭奪圣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