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476章 終相認

永恒圣帝
     ? 驚!

    太初女圣主徹底怔住,渾身準備釋放的至強氣勢都凝住了,明若秋水的雙眸怔怔地看著近在矩尺的少年,一動也不敢動了。

    千月!?

    她嬌軀一顫,有著難以言喻的激動,緊緊地凝視著這個神秘強者,似是要洞穿葉晨的腦海,看到他的靈魂一般。

    而這一刻,葉晨笑了,輕輕地擁住了這位萬域最絕艷的女圣主柔若無骨的柳腰,兩者之間的身體在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與此同時,他的眉心元神之光在綻放,亮若小太陽般矚目,主動地釋放開本源,倘開面向了太初女圣主,這位前世的紅顏嬌妻,一個愛他至深至極的人兒。

    嗡——

    太初女圣主嬌軀陡然輕顫起來,她可以清晰感受到那股發自靈魂般熟悉的本源氣息,是如此地熟悉,如此地特別,又是如此地眷戀,永生永世都難以忘懷。

    是他,真的是他,那個可惡的男人,將她們都拋棄了,一個人獨自逝去了,讓她們都日思夜念,又是常常睡夢中落淚的可惡男人。

    本以為死去了,沒想到居然回來了。

    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的眼前,笑容如此地溫暖。

    熟悉的本源,熟悉的稱呼,她怔在那兒,如蘊秋泉的鳳眸不斷地落淚,沾濕了衣襟,梨花帶雨,這位強勢的女圣主有著一股令人憐惜的柔弱美,前所沒有。

    葉晨微微一笑,緊緊抱住了她的嬌軀,想要將她徹底融合在自己的體內,好好地進行呵護。

    但至少現在是不行,還有著其他人。

    他低下腦袋,輕輕吻住了絕代神女那嬌艷欲滴的紅唇,有著世間上最甜美的芬芳。

    呆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本以為葉晨被太初女圣主給震飛的局面并沒有出現,相反,少年竟然吻上了神女的櫻唇,讓無數年輕俊彥的心哇啦啦粉碎了,也讓所有人都驚呆住了。

    太初女圣主不是逝去的斗戰圣王千的紅顏嬌妻,為何會與這個少年相吻,是移情別戀的嗎?

    但此前太初女圣主對于千的圣骸無比著緊。

    這一切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雖然葉晨是斗戰圣王的轉世身這個想法其實很簡單,但誰能夠想象得到四十多年前的斗戰圣王根本沒死,逆天轉世重生了,開展了輪回。

    正是這一切,所以所有人都會是驚呆了,根本無法想象得到葉晨居然還不曾死去的事實。

    “你這個可惡的人……”

    太初女圣主又是笑,又是落淚,喜極而泣,然而下一刻她掙脫開了葉晨的擁抱,玉手甩出去了,啪地一聲,無比響亮,在葉晨的右臉孔上印有一個通紅的巴掌印。

    眾人持續驚呆中。

    葉晨苦笑不已,這位絕代女神的見面方式還是一如既往地特別,讓他很無奈。

    太初女圣主梨花帶雨,這一刻又是展顏一笑,讓天地剎那失色,不可比擬,有種絕世妖嬈,讓天下男人都要沉醉其溫柔鄉中。

    她素手朝葉晨招了招,道:“小弟弟,你忘記了,上帝說過,既然被打了左臉就要將右臉也要伸出來哦。”

    葉晨頓時苦著臉色了,但這一刻,但一陣迷醉心神的芬芳香風突然撲鼻而來,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女神完美無瑕的絕色臉顏快速在眼前擴大,便只感覺到唇角有著溫軟的香氣入口,香甜甘滑,腦袋一下子懵了!

    葉晨只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都一下懵了,腦袋一片空白,什么也沒有,唯有唇角有著甘甜芬芳入口,令他唇齒留香,不舍得放開。

    但這種感覺轉眼即逝,女神離開了他的懷里,一向絕世妖嬈的她此刻竟然俏顏帶有羞澀的紅暈,哪里還有以前絲毫的半分狐媚,讓他一顆心都咚咚快速地跳動起來。

    此刻的太初女圣主分明就若是一位情犢初開的少女,眉宇害羞,粉臉桃腮,羞澀而迷人。

    “靜若姐,我……”葉晨張了張嘴巴,但太初女圣主將他一拍,一股柔勁將他送向了金字塔最頂端上,且有著一道纏繞著香氣的聲音傳遞過來了:“小弟弟,你去吧,莫要耽誤時間了。”

    葉晨點點頭,進入了神光團之中,沒入其中,道:“靜若姐,請為我護法片刻時間,我需要復蘇。”

    “好!”

    這一刻,太初女圣主恢復了本來強勢的風范,睥睨諸雄主,屹立金字塔祭壇上空,至強的氣機在噴薄涌現,緩緩地開口:“誰若想出手,必須要走過我這一關。”

    金字塔祭壇高大若山,恢宏而壯闊,以古樸的青銅筑立而成,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筑立出來的,相當地古老。

    葉晨快速地攀登,一步一步地登臨了金字塔祭壇的最上方。

    “不能夠讓那小子成功登臨那里,大家出手攻擊。”

    諸雄主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葉晨一步步地登臨上至高的金字塔祭壇上,立時出手,有著成片的神華鋪天蓋地地淹沒過去,長空都在經常,虛空粉碎。

    但此時此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太初女圣主橫空而立,整個人都如同無上女帝立空,睥睨諸雄,無敵的威勢在爆發,直接將虛空都撕裂開了一條巨大的漆黑裂縫,活生生將諸強的攻擊盡數吞噬了,一切都吞噬殆盡了。

    “小弟弟,你趕緊登臨古祭壇,我為你去牽制他們。”太初女圣主傳音,然而整個人都很霸道,這一刻更是肌體生霞,秋水為神,晶玉為骨,有著磅礴浩瀚的神威在涌現,隔絕了長空,橫空當立。

    “殺!”

    她一聲嬌吒,主動地進行出擊,更是運轉大道寶瓶印,噴薄出了無盡的大道光霞,鋪天蓋地地淹沒了所有的一切,前所沒有。

    而此時此刻,葉晨正在金字塔祭壇上,一人獨立,進入了那個淡漠的光圈中,在圣骸前方,眸光露出了一抹奇怪的意味。

    他看著這一具枯瘦風干化的圣骸,自嘲一笑輕聲道:“沒想到這一世,居然會是這樣重新面對自己的前世尸骨,真的是很諷刺。”

    “不過也罷了,現在就需要動用到你的時候,我的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