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四百九十二章 這個人,你不能動! 一十一更

永恒圣帝
     帝關之中,神秘的存在道出了一句句古語,像是在與人皇進行著對話一樣。

    簡單的話語之中,蘊含了太多的訊息了,雖然眾人還不能夠徹底地聽明白,但都清楚明白到事態嚴重了。

    而且天使族的圣羽尊者、大雷音寺的伽羅古佛、葉家的蒼雪尊者等有著帝與皇族都在色變了。

    葉晨也神色大變。

    關鍵的他……

    一世又一世的輪回……

    混沌海……

    寥寥幾句話之間,實在是蘊含著許多的玄秘,包含著太多太多的訊息,讓人匪夷所思。

    那些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人皇正在輪回中?還有另有其意?

    但是提及到了“混沌海”的時候,諸尊的神色更是變化得更為凝重起來了。

    人皇法旨中只有著強盛的人皇之威在釋放,但沒有發出任何的言語,萬域主宰的至尊人皇仿佛正在沉默,也似是無言以對一般。

    最后,帝關之中仿佛傳出了一道悠悠的嘆息,而后那股驚天地泣鬼神的帝威內斂了,不復存在,唯有人皇法旨在橫空而立。

    轟隆隆——

    那一扇高不可攀的古門也在徐徐地關閉了。

    人皇法旨上的那一個皇字沖天,化作了一道至強的皇道烙印,帶動著諸天萬道的道痕,交織在天門上,進行了至強的鎮封。

    除非強大過了人皇施加的力量,否則天關不可開。

    最終,一切都落幕了。

    人皇法旨也徐徐地內斂了神霞,恢復了平靜,化作了一宗法旨落在了天門門主的手中。

    但這其中,實在是蘊含著太多太多的奧秘了,諸尊這一刻的神色都顯得前所沒有的復雜。

    都在思量著兩個高不可攀存在對話的意思。

    與此同時,所有人都對于天門門主忌憚到了極點,因為他掌握著人皇法旨,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存在。

    “走吧。”

    也不知是誰說了這樣一句,蘊含著惆悵,各大勢力努力了那么長久的天關,終于都是徹底地結束了。

    然而,這一切并沒有落幕,因為這一刻,一位雄主突然跪倒下來,朝著遠古大能跪拜說怨:“小老滄瀾圣地長老,還請諸位尊者替我滄瀾圣地主持公道,嚴懲斗戰圣王!”

    葉晨心底一沉,該來的終究是來了。

    “你這是何事?”

    這些遠古大能者平日間都高高在上,對于所謂的圣主根本毫不在意,但是關于到了斗戰圣王,尤其是不死一脈的古祖更是在開口,道:“你且說說到底都發生了什么事?”

    “回稟尊者的話,斗戰圣王此人橫行霸道,惡劣無比,一個人就殺死了十幾位圣地位高權重的人物,其中有著真正的圣地主人,全都是死得無比凄慘,都是因為跟斗戰圣王搶奪了寶物的緣故。此人太過于心狠手辣了,而且心懷龍鱘、九劫黃金等大道至寶,還請諸位尊者出手,嚴懲此子,還我滄瀾圣地、趙國、夏國等圣地古國一個公道仙碎虛空。”

    若是圣主也就罷了,但是聞名到了葉晨身上竟然是身懷著龍鱘、九劫黃金這等大道至寶,就算是遠古大能者都動用了,無論哪一樣都是天下無價至寶。

    尤其是不死一脈的古祖大能,更是與斗戰圣者一脈乃是敵對勢力,更是冷哼,道:“好一個小畜生,居然為了一己私利殺死了那么多的圣地強者,的確是喪心病狂,今日必死無疑。”

    “不錯,理應皆死。”也有另外的遠古大能開口,認同了葉晨的死罪。

    亦有好一些遠古大能則是冷眼旁觀,選擇了默認。

    葉晨冷笑了,道:“你們都只是聽取了一面之詞,

    就這般肯定我的罪責了嗎?”

    “找死,我等說話,何時容許你這等小小年輕后輩說話了的份嗎?”不死古祖怒喝,直接一巴掌拍出去,罡風炸開,一旦被擊中,就算是天王都要粉身碎骨。

    “你過分了。”

    天門門主直接拍出了一巴掌,與之碰撞,轟然巨響之后,抵擋下來了。

    葉晨心寒,沒想到這個不死古祖為了殺自己,竟是這般地不折手段,實在難以置信。

    聯盟大軍都明白了,必然是因為斗戰圣王在星空之地連殺了十幾位雄主的緣故,更有著禁忌傳承與諸般至寶,遠古大能都眼熱了,趁機問責了。

    只是可憐了斗戰圣王。

    葉晨眸光掃向了一位位遠古大能,笑了,道:“不見得所有人都恨不得我去死。”

    不死古祖冷笑:“除了天門門主、萬域府主這個老不死,太初老祖也會出手,還有紫府大能還有萬界宮主這個飛升者之外會中立,UU看書 www.uukanshu. 還有誰會幫你。”

    所有的大能者,早就表明了立場,如不死古祖所說的一樣。

    葉晨笑了,沒有答話,而是看向了炎神尊者,抱了抱拳,道:“炎神尊者,小子想讓你看一樣東西。”

    見得葉晨這般地話語,炎神尊者也是微微錯愕,他可是與葉晨素不相識,搖了搖頭道:“小家伙,我可是與你素不相識,你即便讓我看什么東西也沒用。”

    “炎神尊者您且看別是。”葉晨笑了笑,直接將一口瓶子扔出去了。

    炎神尊者笑了,自然也不擔心葉晨能夠傷害得了他,莫說是他了,哪怕就是一位天王強者來了,都不可能傷得了他絲毫。

    他一把抓進了手中,看著瓶子微微錯愕,竟是道痕神瓶,乃是大道法則交織而成,倒也算是珍貴了。

    而且其中還有著好一些大道精血,秩序神鏈在都劃現,至少都是天王境存在的血液。

    只是道痕神瓶化為了一片道則在涌現,在他手掌上氤氳生光,大道精血也在閃耀開了成片的血光,兩者都有著一股前所沒有熟悉的氣息在浮現。

    剎那間,炎神尊者的笑容緩緩地收斂了,與此同時,他的身上釋放開了一股前所沒有的磅礴威壓,這片蒼宇中都承受不住,撕裂開了一道道粗大的裂縫,蔓延進了天穹之上。

    雖然沒有說出半句話,但任誰都能夠感受得到這一位炎神尊者心中那難以掩飾的激蕩心境。

    在無數道驚震的目光之下,炎神尊者聽似平淡卻是蘊含著蓋世霸氣的話語,卻是響震了天地間:“這個人,誰也不能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