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0更爆發宣告!

永恒圣帝
     事情了卻,天關已被鎮封了,有著蓋世人皇的法旨,攜帶著諸天萬域的磅礴偉力加持,哪怕就是其他遠古大能都不可能再度攻陷,沒有人能夠打開天關了。

    紫府大能也悠然一嘆,遙望天關,有著深深的落寞。

    他本來就只是為了想打開天關,得見洪荒仙界,才不惜付出慘重的代價,將自己鎮封第十座雄關之下,延緩逝去的壽命,長存到這一世。

    而今,他感覺到一切都結束了,洪荒仙界仍舊不可得見,有著無奈與嘆息。

    偉岸的身影都顯得虛幻下來了,那一座紫府道塔更是飛出去了,落在了第十雄關的關主頭頂上,眸光凝望著這些紫府圣地的后裔,微微一嘆:“為了得見洪荒仙界,苦了你們了……”

    “我等不苦!”紫府圣地的后裔都在哭泣,他們都知道古祖大能不可能長存在世上多少時間了,身影正在快速地變得虛幻起來了,讓他們悲慟。

    紫府大能搖了搖頭,輕輕一嘆,道:“你們都回去吧,回去紫府圣地中,重掌圣地,莫要在進古路了。”

    轟——

    紫府大能的身影陡然炸開了,有著億萬縷紫光在炸開,沖向了紫府圣地的后裔,一道道紫光皆是蘊含著豐沛的大道神能,沖向了這些后裔的體內,令得他們所有人的氣息都在節節攀升,體內的傷勢痊愈,得到了增漲。

    甚至老不死都得到壽元的延續。

    受益最大的還是關主,他的氣息幾乎就要超越了圣藏境,若不是還是面臨著最為神秘的輪回境,他恐怕都要沖入天王境中了。

    看似是很驚人,但這是遠古大能的最后生命精能,浩瀚沛然,能夠達到這一步。

    只是面對著這一切,紫府圣地的后裔每一個人是高興的,所有人都是落淚,因為他們都知道古祖大能真正地消散在這片天地間,再也不復存在了。

    這是他對于他們的最后饋贈。

    “古祖……”

    第十座雄關中的所有后裔都在慟哭落淚,淚落不止。

    眼看著紫府大能就在眼前消散天地間,即便是其他遠古大能都一陣地慨嘆,

    畢竟這也是一位與他們同等存在的人物,就這樣落幕了,讓他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將來一般。

    不為帝與皇,始終不可得見長生。

    想要大坡長生問不朽,唯有先達帝與皇領域。

    旋即,炎神尊者率先動身了,天火彌漫天穹,鋪展開了一條七彩神火的道路,他大步邁出,朝其他遠古大能者點點頭,而后對葉晨道:“小友,他日若是有機會,請前來炎神圣地,必然奉至上賓。”

    葉晨抱拳作輯:“小子必當做客炎神圣地。”

    炎神尊者朗聲大笑,而后大步離開,消失在古路之中。

    隨后,圣羽尊者也動身了,手握著帝君神令,也朝葉晨做出了邀請。

    萬域府主同樣看向了葉晨,有著復雜,輕嘆道:“小友,前世的事,抱歉了。若是想來,萬域府必然倘開大門歡迎。”

    葉晨抱拳:“前輩說笑了,晚輩怎敢,有機會必然再臨萬域府。”

    “小子,再見了。”狂染天王哈哈大笑,轉身跟隨萬域府主離開了。

    最后,太初老祖這位仙風道骨的老者也來到了前方,這位無上圣地的古祖大能顯得縹緲出塵,如若真仙般。

    正是這位古祖大能,得到了太初經文,開創出威震諸天萬域的太初圣地。

    他顯得很隨和,沒有一點架子,笑瞇瞇的,來到了太初女圣主的身邊,凝視著葉晨直接就到:“小子,你就是靜若的未婚夫婿吧。”

    此話一出,太初女圣主立時紅顏嬌艷欲滴,忍不住嬌嗔一句:“老祖……”

    這一幕,若是被人見到,必然會是大吃一驚。

    雖然太初女圣主身為一代女神,艷冠天下,傾動萬域,不知道有著多少俊彥天驕追求,不乏帝族、皇族這樣的至尊傳承勢力,但這位女神歷來歷來都是臉罩冰霜,神色淡薄,不近人情,也唯有在雅雅等有數幾位最親近之人面前才會露出笑意。

    現在,居然露出了小女兒的嬌羞,即便是太初老祖這位遠古大能者都很驚愕,聞所未聞,見所沒見。

    葉晨從圣骸中走出,還原了少年的英俊神朗,可以說,這一刻才是他這一世的真面目,此前都是入主了前世圣骸而已。

    他輕輕一笑,顧不上一道道矚目的目光注視,直接拉過了太初女圣主的柔荑,感受到女神的素手溫軟,看著她的眸子間充滿了無盡的深情,道:“靜若,乃是我前世今生的擎愛之人,此生不渝,寧負天下不負卿!”

    他一向都是個將感情埋葬在心底處的男人,對于情話不太會說,但話語間充滿了真摯,沒有半點虛假。

    他知道,自己是在辜負了這位女神太多太多的了,讓她孤單一人,不惜一切要破入天關,只為自己殘留世間上的遺體。

    他有著愧疚,更多的是感情。

    前世不散,今生不忘,她,趙靜若,太初女圣主,就是他認定的紅顏嬌妻。

    趙靜若玉手與他十指緊扣,緊緊相握,眸泛淚珠兒,梨花帶雨,這一刻是美艷動人的,可將日月星辰都失色,笑若春風拂面傾動人世,泣讓大世柔弱。

    沒有言語,但行動代表了一切。

    太初老祖見此苦笑,這些年來,多少杰出的翹楚,甚至不乏真正的年輕真王,也有著帝皇之族的天驕俊彥,都曾追求過她。

    但想來都是淡薄相對,甚至不曾假以辭色,沒有笑顏,臉罩冰霜。也唯有面對著這個昔日聞名天下、震動萬域的斗戰圣王轉世身,才如此小女兒姿態的嬌羞。

    他有著無奈,因為他不能夠阻止兩人的在一起,不說兩人的感情真摯,而且趙靜若終究不是太初圣地從小培養出的圣主,徹底屬于太初圣地,也有著天門門主這位長輩。

    何況趙靜若何其強勢與獨立,否則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犁庭掃穴,掃平了太初圣地中的所有暗流,成為當之無愧的圣地主人了。

    這一切,他都只能夠無言苦笑。

    好在,這小子也的確非凡,斗戰圣者一脈的繼承者,修煉者萬古第一禁忌體質,更是神話時代之后第一位突破十重天的年輕至尊,將來成就何其非凡,絕對是競逐人皇之位的最強而有力的競爭者之一。

    又是得到了那么多的大能庇護。

    如此種種,倒也配得上太初圣地的真正天之驕女。

    葉晨握住了女神的玉手,輕聲道:“靜若,等一切都結束,我們就一起成婚,如何?”

    女神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掌,淚顏中綻放開最為璀璨的笑容,一笑傾城,二笑傾國,三笑傾人世,不過如此,葉晨都看呆。

    直到許久之后,葉晨才反應過來,怔怔地道:“你笑起來真的很美!”

    她嫣然一笑:“再如何美,這一生,這一世,只為你綻放。”

    這才是最美麗的情話。

    葉晨很喜歡,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他看向了太初老祖,道:“敢問前輩,現在雅雅如何?”

    上一次,他從域戰場中回來的時候,雅雅就被太初圣地中的強者帶走了,那個時候的雅雅,陷入了頓悟之中,時間與虛空二道在纏繞。

    只是不清楚,如今雅雅的情況如何了。

    說起雅雅這位太初圣地名副其實的小公主,太初老祖臉上頓時洋溢其了滿是溺愛的神色,顯然對于雅雅相當地寵愛,手撫下巴長長的須子:“雅雅很好,雖然還在深層次的閉關中,但情況不錯,而且不知她得到了怎樣的法門,居然對于時空二道都有所影響了。她又是世界之樹,領悟很深。恐怕這一次出關之后,實力將會得到恐怖性的增長了。”

    聞言,葉晨也算是微微松了一口氣,也不知炎老給予雅雅的法門到底是何等法門,只不過現在的炎老不知為何,仿佛消失了一樣。

    這一點讓他很在意。

    天門門主道:“千月,現在你下一步想如何,可想跟我回去天門。”

    葉晨點點頭,圣骸在身邊出現,他的手掌輕輕撫摸著前世的身體,道:“門主,我要去天門,而且我需要一個閉關的密地,需要全力地突破。”

    現在的他,只是得到了前世的圣骸而已,并非就是說恢復了前世的蓋世神威。

    而且,他有著其他的打算。

    天門門主頷首,道:“好,你可以放心,在別的地方我不敢保證,但是在天門中,無人可傷你一根毫發,除非我死。”

    這是天門門主的霸絕宣言,也有著這樣足夠的底氣。

    大世茫茫,還沒有人膽敢說殺死一位蓋世大能者。

    “千月……”

    太初女圣主紅唇微張,秋水為神的雙眸流露出了萬分的不舍。

    才剛相認沒多久,就要分開,這是她所不想的。

    她很想與葉晨一并回去,但不能,至少現在不能夠,因為偌大的一個無上圣地需要她的處理,還有,雅雅也在圣地之中閉關,她放心不下。

    葉晨知道她心中的擔憂,有力握了握她的柔荑,而后上前擁住了那令得所有男人都要著迷的嬌軀,雙臂環住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道:“靜若,你去吧,出關之后,我會去找你的。”

    趙靜若雖是萬分不舍,但也不得不如此了,螓首輕點,抱住了葉晨,更是在離開之時,顧不上嬌羞,輕點腳尖,紅唇吻上了少年的唇。

    一吻若春霏!

    葉晨怔住了,那股感覺讓他迷戀,但是待得他回過神來,太初女圣主跟隨在太初老祖的身邊,此刻早已拋卻了不舍,恢復了昔日那位絕世妖嬈的嫵媚動人,朝他招招手,咯咯嬌笑:“親愛的小弟弟,記得找姐姐了。”

    葉晨苦笑了,這個狐媚子的靜若姐,果然骨子中不曾改變過。

    遙望著女神消失的身影,葉晨微微一怔,天門門主這個時候開口:“走吧。“

    這一刻,天門門主徹底展現出了當時蓋世大能應有著神能,只是一拂袖而已,天地顫動,虛空之力在憑空凝聚,凝化出了一座空間之門,顯得更為大道古樸,無比穩定,通往了遙遠的地方。

    無需離開古路,無需借助天圣城的域門,直接從古路上離開,這就是遠古大能者的驚世手段。

    自然,這是離開,要是想要降臨古路,則是困難上許多,因為古路非凡,從內走出去容易,從外走進來困難,受到天地法則的排斥,大能亦如此。

    寬闊的空間通道中,一艘神船出現其中,乃是天門門主憑空凝造而出。

    到達了這一境地,早就擁有了類似于造物主般的手段。只是想要真正造就生靈,是不可能的,因為涉及到了生命這種最偉大的造化。

    三人在神船上,出現了一張桌子,有著美酒,彼此對坐。

    分明都是三個實力不相同的人,一大能,一天王,一半神,竟然都能夠如何和諧地坐在一起,也算是不凡了。

    只是真正來說,天門門主與王臣,對于葉晨來說,亦師亦友。

    天門不僅僅在諸天萬域中擁有,在下界中亦有一天門,事實上葉晨正是從下界中的天門走出現。UU看書www..com

    只是對于天門門主成為了遠古大能級別的存在,葉晨雖然早就知道他的非凡,但也忍不住吃驚,有著深深的慨嘆。

    彼此間談及了數十年發生的事,真的是發生了許多。

    過去一代的年輕天驕大多數都成長起來了,不少人都已為一代圣者了,更為天驕翹楚的王者們,如戰王、孔雀王等人都已經是屹立九重的圣藏境絕顛了。

    自然,過去一代的不朽真王更是如此,如元泱神王、太陽神等威震天下的絕世天驕,早已經踏入了神秘的輪回中,聽聞都在嘗試著至尊法,欲要破入十重天中,成為真正的至尊天驕。

    天門門主身為遠古大能,雖然踏入這一境界中不算太過長久的時間,但依舊了解到了許多秘辛,其中一個就是——

    帝子出世了!

    兩更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