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494章 遠古大能的承諾 一十三更

永恒圣帝
     舉世驚震,又是一位遠古大能者,臨世倒戈向了斗戰圣王。

    這個禁忌一脈的逆天至尊,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讓得一位又一位遠古大能者都為他出頭,僅僅只是這等能量著便足以叫人心驚。

    不死古祖的神色前所沒有的難看,炎神尊者也就罷了,現在這位天使族的蓋世大能都要站在斗戰圣王一邊,本來局勢完全地逆轉了,倒戈向了葉晨這一邊了。

    足足六位遠古大能站在他的身邊,怎可匹敵。

    不死古祖的神色很是難看,但是最后深呼了一口氣,這片天地都在隆隆而鳴,而后他徑直撕裂了長空,直接離開,留下了一聲冷哼:“斗戰圣者一脈的小畜生,看這些大能者護得了你多長時間。”

    話聲落下,他就在沒入了虛空中,離開了這一條古路了。

    對于不死古祖的威脅,葉晨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雖然現在的他還不是遠古大能,但一切展現出來的潛能都足以證明了,他有著超越遠古大能的潛能,只不過還沒有真正地成長下去而已。

    一旦成長起來,那么足以鎮壓不死古祖。

    他想起了未來的他,舉手投足之間摘星捉月,可傲視古今未來,為未來最強的至尊。

    與此同時,不死一方的其他古祖大能都相繼離開了古路,遠走了。

    對此,葉晨自然不可能攔得住他們,舍卻了天門門主之外,其他遠古大能都不可能真正為他出手,能夠站在他這一方已經很不錯了。

    而且除非是生死決斗,否則怎么可能攔得住四位遠古大能者呢。

    任由這些遠古大能者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萬界宮主忍不住深深地看了斗戰圣王一眼,輕嘆道:“斗戰圣者一脈的繼承者,十重天的逆天至尊,下界的飛升者,可惜不是我萬界宮的……”

    他有著深深的惋惜,這等驚艷萬古的良材璞玉,古今難尋,也屬于飛升者一方的,可惜他剛才表示出的中立雖然不曾讓葉晨表現出了敵意,但也不可能讓他投靠萬界宮了。

    否則成長起來,何嘗不會讓萬界宮真正成為媲美帝與皇至強族的勢力呢。

    聯盟大軍也在倒退了,退離了這條古路,而十座雄關上的守護者也不敢打擾著眼前這幾位有能力攻伐天關的至高存在。

    臨走之前,葉孤城深深地看了葉晨一眼,與此同時,葉晨都眸光燦燦若清輝,這一刻明白到了很多事情,緩緩地道:“原來你也是……”

    葉孤城點頭,神色顯得很凝重,道:“不錯,我正是。未來你我會有一戰,但不是現在。”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帝族葉家的大能親自出手,將葉孤城帶回去。

    待得這片天地變得清凈之后,炎神尊者第一個開口,凝視著葉晨,緩緩地開口,道:“小友,敢問一聲,那小子現在如何了?”

    膽敢稱呼冰炎天王夏之帝一聲小子,也唯有炎神尊者這等活了至少數以萬年的真正老古董而已告別愛人。

    葉晨輕嘆搖頭,將他在天都大陸上那片試煉大陸的種種道出來了。

    包括了天道誓言,自然,在交予道痕神瓶的剎那,天道誓言的束縛也就解除了。

    炎神尊者聞言后,神色很平靜,但是任誰都能夠清晰地感受到他眸子中蘊含著無盡的怒火,可崩裂九天十地,湮滅時空。

    “好一個摩羅圣地,不曾想到為了對付我炎神圣地,竟不惜如此,追殺夏之帝,將他陷入困境中,想要扼殺我族下一代的守護者。”炎神尊者冷哼,殺意滔天彌漫。

    所謂的摩羅圣地,就是炎神圣地的敵對勢力。

    而后他微微一嘆:“昔日要不是夏之帝這小子年少氣盛,

    將老夫交付給他的炎神令都不帶在身邊,何須如此。”

    “待得老夫將夏之帝救回來之后,必然會親自,好好拜謝一番小友。”炎神尊者朝葉晨拱了拱手,看似平淡,但若是傳了出去,將會令得世人都驚震。

    因為炎神尊者乃是真正的大能者,何曾對過小輩這般地禮敬過,就僅此一著,傳了出去就足以令得舍卻大能者之外,無人膽敢敵對葉晨了。

    葉晨急忙地拱手:“炎神前輩莫要這般,這是晚輩應該的,受人之托。”

    “不管如何,你可是幫了我炎神圣地一個大忙,等若將我炎神圣地從衰敗中拯救回來。老夫也無疑回答,這里有一枚炎神令,乃是炎神圣地的至高神令,若是在他地遇到了困難,持掌此神神令,可調動一切的力量。而真的遇到了真正的麻煩,里面寄托著老夫一縷神念,只要捏碎炎神令,老夫只會答應,會為你出手一次,算是報答。”

    炎神尊者將一枚赤金神令遞給了葉晨,赤金燦燦,自然不可能是混沌仙金之一的赤金,但也極其珍貴,且蘊含著炎神尊者的一縷神念,有著大能古威。

    這若是傳出去不知道教得多少人都要為之眼紅妒忌。

    炎神令乃是炎神圣地的至高神令,持掌著此令雖然不可能比肩炎神圣主那等圣地主人,但能量卻是連圣主都要變色,因為乃是炎神尊者親自賜予的,有著真正的能量。

    且炎神圣地乃是諸天萬域的無上圣地之列,即便是尋常的不朽勢力也不敢多少招惹。

    且讓遠古大能者為之親自出手一次,諸天萬域中,還有多少人膽敢針對、敵對,即便無需捏碎炎神令,也可橫行諸天萬域了。

    舉天之下,又有何人膽敢與遠古大能者敵對,即便是遠古大能者都不愿招惹這樣一尊同階大敵。

    葉晨沒有推辭,那才是真正的愚笨,將炎神令認真地收下來了,拱手道:“多謝炎神尊者。”

    見此一幕,炎神尊者也笑了笑,對于葉晨這個年輕小輩,越發地看得順眼了。

    而且他也未嘗不是看上了葉晨的潛能,看得出此子非凡,數十年前那一戰居然不死,被他給轉世重生了,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而且他乃是神話時代之后第一個突破十重天的逆天至尊,更是斗戰圣者一脈的繼承者,一切的種種都將會預兆著此子未來的成就何其非凡,不出意外的話,將會是未來爭奪人皇之路的最強大幾位競爭者之列。

    若是有機會,甚至可為下一代蓋世人皇,主宰萬域沉浮,成為未來十萬年的萬域真正主人,帝與皇族都要避其鋒芒。

    所謂的炎神令交托出,未曾不是有著交好的意思帝國最后的少將[星際]。

    另一邊上,天使族的圣羽尊者上前了,背生十六翼,通體騰繞著柔和而璀璨的圣光,神圣無暇,乃是該族獨特的氣息。

    天使一族每一位族人都是光明體質,不沾黑暗,除非是墮落天使。

    “小友,還請告知帝君之事。”圣羽尊者開口。

    葉晨搖了搖頭,神色一陣迷茫,道:“道歉,尊者,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記得在我前世圣骸體內有著這樣一枚帝君神令,對于天使一族很重要,里面記載著對于天使族相當重要的訊息。”

    他分明感覺到自己對于這一枚帝君神令很熟悉,在他的圣骸體內,不曾被取出,也有著不少的記憶,但不知為何,總是記不起來,像是受到了某種束縛一般,讓他回憶不起來。

    旋即,他明白了,因為真靈上的枷鎖,乃是歲月長河上的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所留,其中也似乎封鎖了關于帝君神令上的記憶。

    他不明白為何要限制著關于帝君神令上的記憶。

    聞言,圣羽尊者微微驚愕,有著一絲絲的怒氣,這算是在玩耍著他嗎?但發現眼前斗戰圣王似乎不是在說假一般,神色很迷茫,像是迷失了不少記憶一般。

    天門門主道:“道友莫要介意,以當時的情況,他能夠轉世重生活下來已經很不錯了,但必然付出了相應的代價,可能是元神的缺失,也或者是其他,不可能徹底完整復蘇。”

    聞言,幾位遠古大能者都眸光湛湛,似是明白到了什么,皆是神色凝重。

    圣羽尊者露出了一絲歉意,道:“小友,抱歉,是本座過于著急了,你莫要見怪。”

    葉晨搖了搖頭,道:“尊者莫要自責,晚輩能夠明白前輩的心情。”

    圣羽尊者露出了一絲笑意,UU看書 www. 道:“既然炎神都贈予你一枚炎神令了,那么我天使族自然也不會小氣。這算是信物。”

    他翻手間,手中出現了一根圣潔的神羽,雖然只是一個羽毛,但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這一根神羽蘊含的神能何其強盛,怕是不下于天王級戰兵了,乃是真正的重禮。

    圣羽尊者道:“這是我族仿大帝天羽圣劍煉制而成的神羽劍,自然比不上真正的天羽圣劍,但乃是真正的皇族大能者頂端神羽脫落而成,更是蘊含著那位皇族大能的幾縷道威,可發揮出非比尋常的攻擊。將來若遇上了危機,可動用,也可持掌此神羽劍進入天使族,當為視若上賓看待。”

    “自然,炎神答應為你出手一次,你帶與我天使族如此重要的神物,關系著帝君的去向,我等也不可能虧待你,可答應你,只要不是種族生死存亡的危機,也可為你出手兩次。”

    圣羽尊者這番話語讓人震驚,甚至比起炎神尊者的話語都要更讓人震驚。

    因為這是無上帝族、皇族的開口承諾,價值無量,答應為葉晨出手兩次,比起什么都來得重要。

    至于什么種族生死存亡,這根本就是無須理會,在這天地間,又有誰敢言,可以覆滅天使族這樣的帝皇至強族,人皇也不行。

    兩位遠古大能者,兩句承諾,足以讓葉晨可以傲視而行,哪怕就是面對上了遠古大能者不說無懼,但也可自保了。

    一些留在此地的天王都不得不嘆,葉晨真的是天大的福分,居然得到了兩位遠古大能者的這般貴重承諾。

    哪怕就是他們都不曾擁有如此福分,讓他們都要羨慕,甚至是……妒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