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510.第510章 慘敗,王者出!31更

永恒圣帝
     “哼!”夏長青神色微冷,道:“既然如此,就莫怪我不提醒你了。”

    咻——

    他揮動清風長劍,立時有著一道又一道青色劍氣劈出,縱橫四方八地,更有著一道道凌厲的風刃在劈出,攜帶著絲絲縷縷的道痕之力,纏繞其中,令得威力陡增,剎那遍布了整個演武擂臺。

    若非可以限制之下,這等風刃之下,足以將方圓數十里以內的地域給盡情肆虐。

    但越是集中,威力越是恐怖。

    這一幕看得眾人都忍不住點頭稱贊,雖然這個夏長青還只是化神四重天的修為,但這一招,足以比肩五重天稱雄的強大修者了。

    “雕蟲小技,也敢出招!”楊麒輕蔑一笑,往前踏步一出,轟地一聲,身上沖起了一股強悍的氣息,橫掃演武擂臺,整座擂臺都在顫抖起來了,更有著不少人都變色。

    這股氣息,竟是……屹立第七重天的超級化神!

    每一個大境界九重小境界中都有著相應的一個界限,一旦從第六重天達到了第七重天,就會實力得到了一種更高的突破,可在前方添加上超級二字。

    可以想象得到,立身在第七重天之上的楊麒,更是一位封侯榜上前百之列的超級高手,遠要比起一般的超級化神強大得多

    夏長青同樣色變,這個楊麒太強大了,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之外,就連許多長老都未能夠察覺到此人的修為。

    恐怕此人身上,是有著隱藏氣息的秘寶,故而才瞞住了這么多的人。

    轟——

    陡然間,楊麒出手了,只是單手捏印,彈指間化生出一片沖天的火光,淹沒了整個演武擂臺,更是將一道道劍氣與風刃都生生焚燒湮滅,沖擊夏長青。

    夏長青駭然失色,立時揮動三尺青鋒,剎那揮出了成千上萬道劍氣,不斷地抵消著火光。

    但是楊麒直接伸手,超級化神修為的他,法相呈現,遮攏了天地,直接拍下去,湮滅重重劍氣。

    噗——

    夏長青整個人都被一巴掌給拍飛,張口連吐了三口血,被天門的一位半圣長老給接住了。

    但是神識察覺到了夏長青體內傷勢的時候,禁不住微微色變,竟是五臟六腑都被震裂了,傷勢相當嚴重,若是治愈不妥當的話,甚至有可能落下一身的后患,此生再也難進半步。

    真是好狠的手段!

    這位天門長老冷冷地掃視著楊麒,冷冷地道:“比武切磋,你卻是這般地下狠手,雖不致我天門弟子與死地,卻要傷他道基,毀他成道之路,你未免太狠了吧。”

    聞言,哪怕就是圍觀的不少人都禁不住吃驚,駭然地看著楊麒,這等手段的確是過于狠辣了一些。

    楊麒不曾開口,而赤神谷神船上卻是走出現了一位強大的長老,微微一笑地開口,道:“天谷長老你多慮了,雖是比武切磋,但要明白雙方交手之間,難免會有些拳腳無眼,刀劍無眼。而且我赤神谷的弟子甚至不曾動用兵器。若是傷了你天門弟子,也只能夠怪他太弱了,技不如人,怪不得他人。”

    得勢不饒人!

    圍觀的不少人都一片哇然,天門中的人更是都怒了,天谷長老冷聲道:“好一個技不如人,赤神谷看來對于我天門怨恨不淺,是因為我天門斗戰圣王斬殺了你們的王者嗎?既然如此,好,趙鋒,你出手,老夫在這里倒要看看是我天門技不如人,還是你赤神谷技不如人!”

    “弟子明白!”

    一道青光閃現,剎那就沖上了演武擂臺上,一股王者道威在直接爆發,橫掃演武擂臺,天地都在震顫,讓得所有人都禁不住吃驚。

    就算是四艘神船上的四大王者,此時此刻,眸光都微微凜然起來了。

    來人,赫然就是天門新生一代中的王者風王趙鋒。

    他的身上有著至強的王者神威在磅礴涌現,這片天地都仿佛要承受不住一般,在震顫起來,演武擂臺亦是如此,搖搖欲顫,仿若要炸開一般。

    誰都不曾想到,這才第二人而已,天門就直接派出了一尊王者,舍卻王者之外,誰可抗衡?

    見到這一幕,赤神谷的人直接神色異常難看起來了,尤其是那一位赤人長老,更是差點就要叫罵起來,因為這太他娘的欺負人了,王者現身,誰與爭鋒。

    封侯再強大,但也不可能比肩得上王者,恐怕也唯有封侯榜前十之列的幾人,面對王者才有著一戰之力。

    只是他卻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之前正是他所說的,技不如人,但怎沒想到天門居然那么地強勢,直接派出王者呢。

    要是早就知道這樣,他怎會說出那樣的話呢。

    “趙鋒師兄威武,直接鎮壓了那個楊麒,讓這個神什么赤神谷明白一下,什么叫做技不如人!”

    “趙鋒師兄,請盡快出手,直接鎮壓!”

    “對,赤神谷太狂妄,一定要讓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

    天門眾多弟子都在振臂歡呼,充滿了火熱,因為趙鋒乃是天門的王者,昔日舍卻了在十二年面對斗戰圣王一敗之外,何嘗其他敗績,乃是赫赫有名的王者。

    而今他的出現,讓天門的士氣都攀升到了極點。

    赤神谷既然要針對天門,天門直接王者派出現,足以橫掃一切了。

    趙國的一位親王開口,道:“天門第二位就是王者了,未免有些不厚道了吧,難道就沒有其他翹楚了嗎?”

    言下之意,就是言稱天門舍卻了王者之外,其他都是上不得臺面。

    好一番隱晦的針對話語。

    只是天谷長老淡淡地道:“老夫覺得,既然各大勢力年輕一代前來挑戰,我天門若是不派出真正的天驕出來迎戰,或許是對諸位的一種侮辱。正如我天門的王者出關了,豈非更好嗎?”

    好你媽德!

    幾大不朽勢力都要直接罵人了,但也無語以對。

    此時此刻,演武擂臺上的楊麒神色自然很難看,但也沒有退縮,相反他的手中出現一桿火紅色的長槍,銘刻著一道道火行之道的道痕烙印,火焰蕩漾,遙指趙鋒,道:“我便要看看天門的王者,是否真的是那般地厲害。”

    “你會見識到的。”趙鋒漠然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