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507章 針對天門 二十九更

永恒圣帝
     圣者送戰帖!

    一個月后,五大不朽勢力的年輕一代驕子,要親自,挑戰天門的年輕一代強者,言稱要比武切磋,相互交流。

    只是需要明白到一點,就是滄瀾圣地、趙國、夏國、血霞谷、赤神谷,五大勢力都是當今世上的真正不朽勢力,有著至少十幾萬年的古老傳承,擁有著恐怖的古兵,底蘊之深厚超乎想象之外,異常可怖。

    而且真正的人都明白到,這五大不朽勢力其實都是與斗戰圣王有相當過節的勢力。

    赤神谷就不用說了,這一不朽勢力的王者赤麟王被斗戰圣王在黑天原上所斬殺了,連帶追殺的半圣長老以及后來派出的赤神軍都被清剿一空。

    至于滄瀾圣地、夏國、夏國、血霞谷四大不朽勢力更是凄慘,在帝關中的那一片星空之地中被斗戰圣王復蘇圣體,接連斬殺了圣主與老不死,損失相當慘重。

    這等仇恨,都可以稱之為不共戴天之仇了。

    對于這一次所謂的挑戰,其實更是為了試探斗戰圣王的虛實,也或者是來侮辱踐踏天門。

    誰人都清楚,而今的天門雖然極度強大,為七大域的蓋世霸主,更有著一代大能的天門門主坐鎮其中,俯視諸天萬域,不朽勢力都要敬畏,根本無人膽敢來招惹。

    但真正來說才崛起了多少年?

    根本不足百年歲月,滿打滿算才半百之數再加幾年,僅此而已。

    強者是擁有了,但是底蘊不足,這是缺點。

    尤其是對于年輕一代,雖然這些年來都在不斷地通過重重篩選,挑選出一些真正有天賦的年輕天才加入天門中培育,成為天門中的一員,也是未來天門的中堅力量。

    甚至誕生出如風王趙鋒這等王者之輩。

    但畢竟時間太短了,許多培育年輕一代的方式還不曾真正地完善起來,年輕諸天驕都還沒有真正地培育成長起來,尚且難以企及不朽勢力,遑論是五大不朽勢力齊至,必然會派出現不少的天驕子弟,應付起來也必然是極其困難的。

    可以想象得到,這幾乎可以是一場五大不朽勢力年輕一代對于天門年輕一代的踐踏之戰。

    想要勝出?

    太難了!

    甚至可以想象得到,這一次必然會有年輕王者的出現,一個風王趙鋒可敵一位王者,或許也可匹敵第二人。

    但是又能夠堅持得到多長時間。

    不少天門的高層都怒然起來,甚至要請求王臣等幾位老宗祖,是要出兵攻伐這些不朽勢力。

    這些年來,天門雖然是新興崛起,但誰人不清楚天門門主的蓋世神威,乃是當世大能,俯視萬域,誰敢攖峰,分明是在找死,就算是不朽勢力也不行。

    但憤怒之后也冷靜下來,明白下來,有著驚駭。

    因為而今如日中天的天門何其威勢,不朽勢力怎敢攖峰,五大不朽勢力也不行,誰敢招惹一位當世大能,那分明是在找死嫁有瑞獸。

    誰人都知道遠古大能何其強大,可以攻伐不朽天關,也能夠跨越大域征戰。

    只能說,五大不朽勢力之后必然有著一尊蓋世大能的支撐,否則怎敢如此。

    當明白下來之后,也在駭然,顯然而見,那尊蓋世大能分明是在針對著天門,集結這些與斗戰圣王有著過節的不朽勢力,派出年輕一代的精英子弟,挑戰天門年輕弟子,要在天下人面前給天門一個下馬威。

    正是因為如此,天門才是有火都發不得。

    甚至不少人都猜測那位遠古大能的身份,而且基本上都猜測出來了。

    這個時候,王臣出現在正殿之中,所有的長老、名宿以及客卿都紛紛作輯行禮,

    不敢怠慢。

    王臣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讓所有弟子做好準備,迎接挑戰!”

    淡淡的一句話,讓滿殿沸騰,真的要迎接五大不朽勢力的年輕翹楚挑戰嗎?

    得知這個消息之后,天門之中不少年少氣盛的弟子都握緊了拳頭,無比地憤怒,是要代表天門狠狠地給這些挑戰者一個教訓。

    與此同時,王臣來到了葉晨閉關的石門之外,輕聲地道:“千月,你要是知道,就盡早出關,否則天門威名將會被踐踏了。”

    強大如天王王臣都不得憂慮了,輕輕一嘆。

    只是石門一陣安靜,沒有半點的聲息。

    只是王臣并不清楚的是,就在他轉身離開之后不久,古老的石門之中,突然有著微光一轉,顯得神秘……

    與此同時,一個月后,UU看書 www.uukanshu. 五大不朽勢力年輕弟子親自登臨天門挑戰的事情也不知因何緣故,竟然徹底傳遍了諸天萬域。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沒有的波濤洶涌在涌現,激蕩天下,引起了不知道多少大勢力的注意。

    雖然只是一場看似平常的挑戰,但是所有人都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甚至更有不少的大勢力派人過去,關注著這一場五大勢力對于新興霸主勢力天門的年輕一代挑戰。

    與此同時,五大勢力早就穿越域門,有著一艘艘神船駕臨天蒼域主城中,駐扎下來,并且有高手出馬,將一方演武擂臺送往了天門門前,是為他日挑戰的擂臺,能有百丈長寬。

    這讓得天門門前的諸多弟子與長老都很憤怒,這是在擔心天門不敢迎接挑戰,特意放在此處的嗎?

    不過事已成定局,一切都不可改變了。

    遙遠在萬域忠心的一處無上圣地最深處中,有著一尊萬古巨頭在睜開深邃的雙眸,有著諸天萬域沉浮的可怕氣象在浮現,仿佛可洞穿虛空,看到了遠在天蒼域之中的天門一般。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這一日凌晨旭日尚未東升,滿天星辰尚在諸天映照,但是四方八野卻已經有著一道又一道流光快速地閃現,自遙遠的各方天地奔赴此地。

    有年輕一代強者,有聞名天下的散修,也有源自于各大勢力的權勢人物,紛紛到來天門門前。

    還沒有太陽升起,只是天門之前,那片秀麗的山河中,早就被來自于天下各大域的無數修者擠壓滿了身影,幾乎是除卻了中央那座演武擂臺之外,再也沒有了其他的空隙容納下其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