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五百五十章 紅塵歷練,洗盡鉛華 七十三更

永恒圣帝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天都大陸逐漸地成為了諸天萬域之中的風云之地,如似昔日的紫府圣地一般,有著一個又一個不朽勢力陸續地跨越而來,出現在萬圣域中,進入天都大陸之中。

    因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天都大陸中,正在發生著某種異變,天地之間的靈氣悄然間濃郁了許多倍。

    一切的征兆都在表明著,這片天地正在進行著復蘇。

    這種跡象,有可能是九月大能的傳承即將出世,也或者昔日所煉化的大魔本源將會出世,吸引住了諸天萬域之中不知道多少勢力的目光。

    對于一位遠古大能者的傳承,至少可以開創出一方不朽傳承,沒有人能夠忽略這種巨大的誘惑。

    即便是強大于帝與皇族,都要心動。

    一位大能級大魔的本源,同樣對于遠古大能者都有著無與倫比的誘惑。

    正是因此,這段時間以來,本就聚集了足夠多勢力的天都大陸,涌現了更多的萬域勢力,匯聚這片古老的天地中。

    強者如云,高手林立,整片天地間都被強盛的戰者氣息所擠滿。

    并且在此期間,跟隨著各大勢力而來的還有著年輕諸天驕。

    不少勢力都認定,這一次大能的傳承,或許將會選擇年輕一代的某個人,選擇為繼承者,故而帶來了各大勢力之中杰出的年輕翹楚。

    因此,短短兩三個月之間,天都大陸之中出現了一位位強大的年輕翹楚,涌入了這片古老的天地間,進行另類的人皇之路爭逐。

    一時之間,天都大陸風云際會,成為年輕一代的主要聚集之地,一位位驚艷出彩的天驕涌現,在縱橫天都大陸的時候,同時也在不斷地進行碰撞著,進行著爭鋒。

    自然,也并不缺少著年輕王者的加入,一個個都乃是真正的人中龍鳳,身上擁有著強盛的王者氣場,壓得其他年輕天驕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退避一方。

    甚至在傳聞之中,有著疑似不朽真王的至強天驕出現了,也將會加入這一場九月大能本源的爭奪戰之中。

    在這風云際會期間,也有著一位位杰出的天驕翹楚在從中脫穎而出,叱咤風云,名動天下。

    只是無論是何方天驕,都沒有絕對足夠的信心可以爭奪,而且也有著可怕的壓力。

    誰人都清楚,這座天都大陸之中有著一位禁忌般的至強人物——斗戰圣王。

    這是一個讓得各方勢力都要忌憚與頭痛的存在,雖然還只是半圣而已,不過任是誰人都清楚而今斗戰圣王的威勢何等無敵。

    再現神話十重天,并且真正同階無敵的人物,就連四大半圣王者共同出手,都被他處于同一境界之中進行輕易鎮壓,更能夠星空之下屠圣。

    這樣的強絕人物,誰可放心。

    除非是陣陣地破入圣藏境領域之中,否則當今世上,又有多少人會是他的對手。

    恐怕就算是不朽真王處于同階之中也難以力敵斗戰圣王白云藏劍[陸小鳳+劍三]。

    畢竟他是神話十重天,比起其他人都要高出一重天。

    只是這樣令得各大勢力都要無比忌憚的妖孽之輩,偏偏又是不能夠動的人,有著幾大遠古大能者的出面維護,誰敢出手,那只是在找死的行為而已。

    正是因此,才是最讓人值得忌憚。

    只是有一點值得慶幸的是,自從三個月斗戰圣王出手將誅天盟強者救下來之后,就仿佛銷聲匿跡了一般,也像是離開了天都大陸一樣,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聲息。

    難道斗戰圣王已經離開了天都大陸了嗎?

    不少勢力都相當地好奇!

    只是誰人都不清楚,

    這個時候的葉晨并非是離開了天都大陸,九月大能的傳承即將在不久之后出來了,他怎會放過這個機會。

    只是,他并非一心地專注于可以地閉關苦修,過猶不及,十二年來的閉關已經足夠長久了,短時間內不能夠再進行苦修,需要做的,只是保持一顆自然心態而已,平心待人處事,僅此足矣。

    他清楚明白到這一個道理,因此他選擇了平緩下來,收斂了氣息,甚至利用斗戰圣法中的秘法“偷天改地”,不僅僅只是變幻身份面貌那般簡單,更能夠連本源氣息都徹底改變,乃是天底下一等一的秘術,蘊含著無窮妙用。

    施展偷天改地,葉晨離開了天門的根據地,開始行走在天都大陸上,默默地感受著紅塵中意,希冀洗盡鉛華,圓潤如意,讓己身更加地圓潤強大。

    斗戰圣體雖然至強至盛,UU看書www.uukanshu但也過于霸道了,需要剛中有柔,剛柔并濟,方可真正地無敵。

    故而,葉晨摒棄了無敵的姿態。

    這一日,他來到了一座天都大陸南域一方平靜的湖泊上,從英武神俊的青年易換成了一名面容平凡的青年,就連本源氣息都徹底地改變了。

    哪怕就算是天王境強者在此,都難以洞悉出他的真正身份所在。

    他頭戴一頂寬大的草帽,身穿寬大的長袍,肚子盤坐在湖岸上,手中出現了一截竹竿,在垂釣,一動也不動,仿佛禪定了,也似是石化了一般。

    竹竿有線,卻是無鉤,釣的不是魚,而是一種耐心,與平靜的心境。

    秋風落葉,一片又一片,落在了他身上,堆積在草帽上。

    一天一夜,他始終一動也不動,甚至有著蟒蛇也曾在身邊游延過,卻是將他都誤以為成石像。

    也有著飛鳥落下,扎根頭與雙肩上。

    直到三天三夜之后,他才真正地動了,從極靜轉化為動,驚到了身上的飛鳥,啼叫著飛開。

    次日一早,他不再垂釣,而是易換成一名樵夫,走進了山林之中,手中一把殘破的斧頭。

    分明擁有著毀天滅地的至強圣威,但卻滿頭是汗,費力地劈砍著一棵巴掌粗長的矮脖子樹,花費了個把時辰,才費力地砍倒下來。

    但是他神色平靜,心境平和,繼續地砍下一棵樹。

    三天三夜之后,這片山頭上碗口粗的樹,全被他給砍倒了,甚至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堆小山般高一樣粗細長短的的柴薪。

    而后,他易換成一位獵人,進入深山中狩獵,利用長箭,進行狩獵獅虎猛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