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626.第626章 狡黠的雅雅 第五更

永恒圣帝
     面對著雅雅的詢問,葉晨毫不猶豫就是正面回答。

    怎可不想,當初天關之中匆匆相聚,一別至今,已是十五六年的時間了。

    眨眼間,相離已是那么多年,饒是他都不得不慨嘆于歲月的蹉跎無情。

    若非當初葉晨需要閉關,復蘇圣體,而后太初女圣主又要閉關輪回,兩人早就在三年前可以相聚了。

    對于太初女圣主這位傾心于自己的女子,葉晨怎會是不思念著。

    只是太初女圣主不是正在太初秘境中,還能一見嗎?

    那可是太初圣地中最為重要的凈土寶地中,乃是發現太初仙碑的那片古地。

    世間歷來都在傳聞,那是一片自從開天辟地之后就不曾被開掘過出來的混沌凈土,本來是一處自然孕育誕生的內世界天地,但始終不曾成形,充滿了開天辟地的太初氣機,也被太初老祖發現了,故而成為了如今太初圣地的圣地凈土。

    即便是放眼整個偌大的太初圣地來說,非是極為重要的人物,都不可進入那片太初凈土秘境中。

    平日間那位太初老祖就在太初秘境中坐關,舉世傳聞,太初秘境中擁有著一種特別的氣機,乃是不朽仙機,可以延緩歲月的流逝作用。

    葉晨坦言說出憂慮,“雅雅,我跟你若曦小姑姑都不是太初圣地的人,想要進入太初秘境,恐怕很難吧?”

    對于這一點,雅雅歪了歪小腦袋,旋即嘻嘻嬌笑道:“爸爸、小姑姑,你們不用擔心,老祖爺爺最疼愛就是我了,一定會允許了。而且你可是我的爸爸,媽媽的夫君,老祖爺爺要是不允許,等媽媽醒來之后,我們母女倆就把那個老家伙骨頭都給拆出來了,看他還敢不給你進入。”

    葉晨:“……”

    若曦:“……”

    什么叫做霸氣,這才是,真不愧是他葉晨的女兒。

    雅雅帶著葉晨兄妹二人一路上沖向了最深處的太初秘境之中,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矚目。

    不少人可都是知道了葉晨的到來,本來都很好奇,也有不少年輕一代懷著熾熱崇拜的目光上前,想要求見,看看這位威震天下、如日中天的斗戰圣王的風采。

    只是一個個都只敢相隔得遠遠地遙望著斗戰圣王的無上風采,因為不久之前從太初圣地山門前圣王鎮壓九初都統,讓他們這些箐英弟子崇拜之余也帶有著一抹敬畏。

    而且雅雅、若曦兩大絕色美人相伴身邊,更顯得斗戰圣王的出眾矚目。

    雅雅很是親近地挽住葉晨的手臂,然而看向了其他一個個敬畏不敢上前的圣地門徒之后,哼了哼:“我們太初圣地怎么就出現了這么一群沒膽匪類,一個個明明想要上前跟爸爸你說話,但是一個個都不敢,像是縮頭烏龜一樣。”

    這無差別鄙視的話語讓得一個個圣地門徒都欲哭無淚,我說小公主,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可以跟斗戰圣王那么親近。

    一路飛馳,見識到太初圣地的恢宏氣派,諸天神島沉浮,天宮恢宏壯闊,更有一方不亞于紫府圣地神城的懸空之城后,便是沒入了最深處,有著一座座更為恢宏壯闊的山岳,每一座都竟然流轉著神秘的不朽氣機。

    最后,一行三人來到了太初圣地的最深處,乃是一扇只有一丈高大的石門,很平凡與普通,與想象中的恢宏威嚴與眾不同。

    只是石門的兩邊也各自有著一座盤膝靜坐、雙眸微閉的石像,塵封在此都不知道多少年了,身上都滿是塵埃了。

    只不過葉晨卻是顯得神色凝重了,因為他能夠察覺到兩座石像的與眾不同,雖然看似是石像,甚至外表都沒有半點氣息的外泄,乃至感受不到絲毫的生機,一切都顯得與普通石像無疑。

    但他明白這乃是真正的生靈,而且這是兩個極度恐怖的存在,恐怕乃是超越了輪回的至強天王。

    其他人,乃至是圣主恐怕都難以察覺,但他的感知敏銳到極致,更是世界之主,故而感知出來了。

    這就是無上圣地的真正底蘊,天王在無形中鎮守偌大圣地。

    “見過兩位前輩。”

    葉晨禮誠作輯,若曦自然不敢怠慢,雅雅嘻嘻笑了笑:“不愧是雅雅的爸爸,就是非同一般地厲害,居然看出來了。”

    兩尊石像都緩緩睜開了眸子,深邃的眸子看了一眼葉晨,古井無波的眸光中都露出了一抹驚色,因為他們都能夠感受到葉晨的非凡之處,不但血氣至強至盛,比肩天王寶體,乃是那一雙眸子都如此深邃,蘊含著恐怖的道韻感悟,是一個可怕的年輕人。

    雅雅笑嘻嘻道:“兩位祖爺爺,麻煩開一開太初之門,我們要進去。”

    左邊的石像開口了,是以神念波動透發出來:“雅雅,你要知道,太初秘境,非是太初圣地中足夠身份重要的人不可進入,你可以進入,但是他們不行。”

    這是在拒絕。

    雅雅道:“你們放心,老祖爺爺會答應的。”

    右邊的石像也開口了,道:“雅雅,我們都很寵愛你,但非相關太初圣地的人,我們不能夠開放古門,放入太初秘境中,即便你是小公主也不行。”

    這是一而再地拒絕,太初秘境太過于重要的,非是圣地之人不可進入,這是規矩,不可打破。

    葉晨開口:“算了,雅雅,不要為難兩位前輩。”

    只是雅雅搖了搖頭,面對兩位天王不答反問:“兩位祖爺爺,我想問一下,太初圣地中誰才是真正的主人?”

    兩尊石像沉默了片刻后,道:“趙靜若。”

    也就是太初女圣主,因為太初老祖不管事,太初女圣主犁庭掃穴,掃蕩了一切暗流,真正地掌握著圣地大權,便是天王都不得不承認。

    雅雅又問:“老祖爺爺最寵愛的人是誰?”

    “你!”兩尊石像回應。

    “既然如此,雅雅就在這里告訴兩位祖爺爺,他們一個就是雅雅的爸爸,一個是小姑姑,也是靜若媽媽的夫君與小姨子。雅雅可以進入太初秘境,媽媽也可以進入太初秘境,作為我們母女倆最最親近的親人,你們能夠說是外人嗎?”

    雅雅拍著小手兒,雙眸月兒彎彎,一副狡黠得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