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630章 噬尸蟲帝 第2更

永恒圣帝
     ? 賊龍不是真正的真龍,乃是傳說中的噬尸蟲帝。

    這種生靈與龍鱘一般,屬于異種真龍,體內皆是淌有著純凈的真龍寶血。

    只不過龍鱘是不可能修行,而噬尸蟲帝可以。

    說起噬尸蟲帝,就必須提及噬尸蟲,顧名思義,吞噬尸體為生,據傳是神話時代一頭真龍與外族結合,從而繁衍出不知道多少代之后的后代,體內的龍血早就是稀薄得不可計數。

    自然,也并非一直都如此,也有一些時候中,噬尸蟲中將會發生異變者,體內的稀薄龍血將會徹底復蘇,并且化作純凈的真龍寶血。

    這種異變者就是噬尸蟲帝,看似是噬尸蟲,但實則上已然是算得上純血真龍了。

    眼前的賊龍就是這樣的噬尸蟲帝,乃是他的前世故友,或者稱之為損友才對,一個充滿猥瑣與好色的卑鄙賊龍。

    “殺千刀的混賬小子,還真的沒死,還真他龍娘娘的命大。嗷嗚——”賊龍忍不住龍不龍、狼不狼地嗷嗚一聲,外面立即傳來了一陣充滿了怨氣的叫罵聲:“那條混賬龍又出現了嗎?諸位長老,趕緊沖上去把它給宰了。”

    葉晨立馬一巴掌削過去,賊龍正要痛叫,但被葉晨一只手緊握住嘴巴,讓它不能出聲。

    直到神島之外的叫罵聲遠去之后,葉晨才放開它,很是無語道:“說罷,老,你又偷了什么東西,干嘛人家就像是要殺了你一樣。”

    “什么叫偷,本龍大爺只不過是在藥園那里要走了一點天材地寶而已,虧他們還是什么無上圣地,一點都舍不得。”賊龍無辜道。

    葉晨哪里會相信這條混賬龍的話,直接一把抓過了它背后的包裹,打開一看,流光溢彩,藥香噴薄,當看清楚之后,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了。

    三株株真正的萬年藥寶,十幾株七八千年的天材地寶,其他的藥齡的天材地寶以及靈草靈粹更是加起來都能有四五十株之多,甚至有著一丈見方的育神土。

    這些都是真正寶貴的東西,虧這條混賬龍還真好意思開口,什么叫做一點,幾乎將太初圣地的藥園都搬過來了。

    別說那些長老有殺這條混賬龍的心,連他都有了,真夠貪心的。

    葉晨一把抓住,通通沒收了,道:“這不是你的,

    要偷也不應該偷那么多,明天我幫你給送回去。”

    “不行,這都是我的。”賊龍急眼了,沖上去。

    “滾!”

    轟——

    葉晨毫不客氣,一巴掌就扇過去,轟地一聲就將賊龍直接拍飛了,撞倒了好幾根宮殿柱子才停下來,痛得咧牙露齒,嘀咕道:“這個混賬小子,怎么這一世的力氣都那么恐怖。”

    本就是最強的斗戰圣體,圣血中更是內蘊龍源,也有著九劫黃金的特性,能夠不恐怖嗎?比起其他斗戰圣體都要更加地恐怖一大截。

    旋即賊龍鼻子往著葉晨身上嗅了嗅,驚愕道:“為什么我在你身上聞到了我們龍族的氣息?”

    “因為我煉化了一條龍鱘,化解了龍源。”葉晨說道,簡單明了。

    “它龍娘娘的,為什么運氣那么逆天,龍鱘都給你找到了。”賊龍頓時瞪大眼睛,那可是與它一樣都是異種真龍,舉世珍稀,萬古都難尋多少。

    而后兩眼放光,唰地一聲就沖上去一把就是抓住了葉晨的手臂,大流口水地咬上去:“混賬小子,最近本龍大爺有點貧血,剛好你是圣體,又有著我們龍源化生龍血,送我一百幾十斤喝喝,解決一下本大爺貧血的問題。”

    葉晨又是一巴掌給削出去,鏗鏘一聲,毫無意外,噬尸蟲帝又被拍飛了。

    半響后噬尸蟲帝回來了,可是也有點怕了,這個殺千刀的混賬小子怎么還是那么地厲害,讓它這條龍都混不下去,完全不是對手。

    不過最后還是湊上去,大模大樣地坐在一張椅子上,人模龍樣地翹起二郎腿,大咧咧道:“話說小月亮,你怎么又活下來了。”

    小月亮,乃是噬尸蟲帝對于葉晨的簡稱,因為前世的他叫做千月,眉心中也有著一個神秘的月之印記。

    葉晨也不在意,淡淡地道:“被人救了,重生了。”

    “就這樣?”噬尸蟲帝目瞪口呆,能不能再簡單一點劇情。

    葉晨聳聳肩,“不這樣你還想怎樣。”

    “……”賊龍竟是無言以對。

    “話說你怎么也出現在太初圣地中了?”葉晨倒是好奇。

    “你死了之后,我跟著雅雅就過來了。”噬尸蟲帝也很簡單地回答,不咸不淡,中途沒有一點激情,不過料想都發生了許多事情,但是現在一切安好才是最好的。

    再度相見,一人一龍,最終還是泯然一笑,拳頭與龍爪相碰了一下。

    能夠活著再相見,這樣比起什么都要好。

    噬尸蟲帝朝葉晨說了一下:“你等我一下。”

    不久之后它回來了,只不過手中多出來了十幾埕酒,打開來,UU看書 .uukanshu.com 甘芳醇香的酒香撲面而來,便是圣者都要感到一股迷醉的香氣,乃是真正無價仙酒,珍貴無比。

    不用多說,肯定又是這條混賬龍從圣地中盜取過來的仙酒。

    果然,圣地深處某地中,傳出來了鬼哭神嚎的聲音:“天殺的家伙,又被偷走了釀制了十幾萬年的太初迷神酒——”

    神島上,一人一龍在宮殿外的一方碧波蕩漾湖泊小亭上對酒當歌,飲杯對月。

    不,那不是杯子,是個碗,而且還是個砂鍋大的酒碗,兩人大碗大碗地狂飲無價仙酒,酒液芬芳,醇香濃郁,沒有刻意以法力借去酒意,兩人都醉醺醺了。

    噬尸蟲帝突然發出一聲狼嚎,驚到了圣地無數人,飛鳥無數,更有著成片的雜罵聲傳來,被葉晨一巴掌拍出才停住了。

    “小月亮你走了之后,本大爺寂寞了很多,舉世無敵,又是舉世皆寂,遍尋諸天萬域,又有哪個天驕會是本大爺的對手。那些什么不朽真王,至尊子嗣,本大爺看著就像是看著穿著開襠褲的孩子一樣,毛都還沒有長齊。”噬尸蟲帝醉醺醺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