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736.第736章 針鋒相對

永恒圣帝
     “憑什么要解釋,你算是什么東西。”

    淡淡的話語卻似是一道晴天霹靂般在空曠偌大的古殿中陡然響徹而起。

    斗戰圣王笑意很冰冷,更是輕蔑與不屑,完全不將一代圣境王者放在眼里。

    那位圣境王者惱羞成狂了,雖然他不是真王,但是圣境王者的他,不弱于真王,極度強大,可以睥睨同代諸雄而立,聞聽斗戰圣王的輕蔑不屑之后,怎會不驚怒。

    當即,他的神色沉凝下來了,道:“斗戰圣王,雖然你很強大,但別以為你就是天下第一了,在場中的諸位誰不是絕代天驕,你這是分明不將所有人都放在眼里。”

    他話語陰毒,雖然沒有罵人,但是無形中就要將葉晨推動了所有人的對立面上,成為眾人矢之的大敵。

    斗戰圣王即便再強大,但也不可能一個人匹敵那么多的真王天驕。

    只是葉晨笑了,冷意不減,更是增添了幾分戲謔,指了指元泱神王,又指向太陽神、荒古魔神等一位又一位不朽真王,道:“我不曾說過自己天下第一,也沒有不將所有人放在眼里。他們,都有資格踏入神話十重天,是我的大敵,我敬重,也期待。而你——”

    “區區虛王,也想我放在眼內?可笑!”

    “成就圣藏境才可與我等一戰之力,你認為你能夠值得我的重視嗎?半圣亦可殺你!”

    他強勢而霸氣,放話在此,就是不將那位圣境王者放在眼里,更是展現出可怕的殺意,無懼大境界的阻隔。

    對于他這等至尊天驕而言,就連天鵬王這樣成就真王的妖圣都幾乎鎮殺了,何況是其他王者。

    “你——”

    不僅僅只是這位圣境王者怒了,進入其中的還有另外兩位圣境王者,同樣也怒了,陰森地看著葉晨,殺意彌漫。

    “想要一戰嗎?”

    葉晨毫無懼意,負手而立。

    太陽神大步而出,荒古魔神亦是如此,葉孤城都出現了,三尊不朽真王來到了斗戰圣王的一方上,冰冷地面對著三大圣境王者,顯然對于斗戰圣王的話很認同。

    區區王者而已,若非成就圣藏境,怎可與他們一戰之力,縱為半圣亦可殺之。

    “我也想看看圣境王者到底有什么底氣?”太陽神開口,神光湛然,每一寸肌體都在閃爍著無暇的璀璨神霞,閃耀諸天。

    荒古魔神乃是一尊無敵神魔,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三大圣境王者,什么話都沒有說。

    葉孤城渾身劍意澎湃通體。

    四大無敵天驕矗立,如似四極通天,通體都在散發開無窮的威壓,直接壓蓋過去,要將空氣都抽空,壓抑得無法喘氣。

    三大圣境王者當場變色,一尊斗戰圣王也就罷,再強大也不可能匹敵他們三人,但是四大不朽真王,局勢就完全一面倒了。

    讓他們神色陰沉,很是難看,卻又是無何奈何,冷哼一聲,就此退開。

    葉晨不言不語,只是輕蔑一笑,而后朝著三大不朽真王點點頭。

    彼此都神色平靜,來到了這里,也不算是敵人,畢竟誰能夠碰觸到神像都算得上是獲得古神域的資格,而并非只有寥寥可數的幾個名額。

    旋即葉晨看向了元泱神王,與他的眸光碰撞在一起,直接開口:“元泱,其實我很期待可與你真正一戰。”

    所有人都一怔,沒想到斗戰圣王竟向元泱神王挑戰了。

    元泱神王神色平靜,如似光之子般出塵矚目,笑起來,很是燦爛明媚:“我也很期待,但不是現在。”

    “可惜了,我很想殺了你。”斗戰圣王搖了搖頭,這般地輕嘆,突然間說出的話語讓所有人都要變色。

    兩人應該沒有利益沖突才是,為何斗戰圣王想要殺死元泱神王。

    便是人皇之路爭逐也不應該現在才是。

    這番話讓元泱神王都是神色微怔,而后展顏一笑:“我很期待。”

    葉晨輕嘆,這個元泱神王比起想象中還要值得忌憚,便是他也沒有把握可以殺死對方,即便身為古瀾世界之主,因為元泱神王遠要比起想象中還要值得忌憚,他很神秘而強大。

    轟——

    這個時候,古殿之外傳來了浩大的聲響,又有其他強者進入來了,波動甚是浩大驚世,超越了圣藏境以上。

    不用想都知道,必然是有人動用了禁器出擊,強勢轟開了仙火海,沖入暗夜古殿中。

    對于這一點,第一大寇天王并沒有多少干預,否則以一尊天王想要阻擋,絕對是不會太過困難的。

    咻咻咻——

    足足有著超過二十人進入殿中,也得到了重要訊息,知道觸碰到君王神像即可進入古神域中,一個個都目光熾熱,直接沖過去。

    不出意外,星河之中的大道之手出現了,直接就是進行了鎮壓,無一意外。

    甚至這些人根本比不上諸真王,幾乎都粉身碎骨,否非各自身擁秘寶,很有可能都被鎮殺了。

    當明白了這一切之外,一個個都心有余悸。

    甚至還有些人準備動用禁器秘寶出擊,欲要通過大道之手,但是大道之手直接鎮壓,遇強越強,莫說是秘寶,就算是有缺的天王戰兵也不行,受傷更是嚴重。

    已經有著三人被鎮殺了,磨滅成一灘模糊血肉了。

    這令人心有余悸。

    這一切的一切,都顯得古神域的進入前所沒有的艱難。

    諸真王都不再出手了,一個個都立身在虛空上,看著諸天驕一個個都沖過去,但毫無意外,大道之手的出現,紛紛鎮壓了。

    葉晨摸挲著手指上的炎老古戒,正在釋放開熾盛的光華,都被他強行地壓制住了。

    他在徒步,不斷地丈量著古殿,沒有再嘗試觸碰神像,而是想要知道炎老古戒到底與古殿之中還有著什么有著別樣的聯系。

    偌大的古殿中幾乎空無一物,舍卻了中央神座上端坐的暗夜君王神像后,見不到任何的物品。

    只是突然間,他來到了古殿的后方,腳步停頓下來了,發出了一聲驚疑。

    因為他看到了壁體上有著一幅幅壁畫描繪其上,被吸引心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