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838.第838章 挺身而出

永恒圣帝
     淡淡的聲音,陡然響徹在中央廣場的上空。

    初時還顯得平緩無奇,但到了后面,卻是閃電般地迅速擴撒,最后如同霹靂般炸響,夾帶著澎湃的浩瀚之勢,浩浩蕩蕩,竟然將孟家那位雄主的威勢直接抵消下來了。

    這般手段,令得中央廣場上的無數人都目瞪口呆,能夠輕淡描寫地化解一位雄主級人物的力量,絕對是一位超級強者,甚至有可能不弱于雄主。

    “是誰?”

    孟家族老大喝,圓瞪怒目,鬢毛微張,身上沖起了一股龐然的威勢,比起此前都要更加地強甚得多。

    若說之前還不過是小試牛刀,但現在已經是全面地爆發了,沒有多少保留。

    雄主級威勢徹底地籠罩住了整個中央廣場,令得整片虛空都沉凝下去了。

    在場中哪怕就是林天、孟傲兩大古圣都要受到莫大壓力,更何況是其他人,在場之中也唯有帝朝的太上長老可以不受到沖擊,也沒有阻止,冷眼旁觀。

    “縮頭烏龜,還不愿意出來嗎?”

    孟家族老見到半響都沒有人走出來,老臉徹底沉下來,“既然你為林家的人出手,又不愿意出來,我就讓林家的人做你替罪羔羊。”

    轟——

    雄主級威勢全面爆發之下,沒有波及其他人,而是沖擊向了林家的諸強身上,瞬間如同十萬大山壓落,壓迫過去。

    那位族老雖然沒有真正出手,但這股雄主級威勢之下,就是林天這等古圣都只能夠勉強地地抵御,何況是其他人,幾位家族長老都在咳血了,尤其是林可兒這樣正面面臨著沖擊的人,自身境界又是不足,很有可能會被生生沖擊而死。

    這并不夸張,因為雄主絕對有著這樣的威勢。

    “可兒!”

    林天急忙首當其沖,整個人都被壓制住了,無法第一時間地庇護林可兒,其他人更是如此,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那股無形的雄主威勢就要閃電般地轟擊在林可兒身上,仿佛可見到一個嬌弱的美人兒從此折落人間。

    林可兒不躲不避,因為她知道無論如何都避不開,落淚點點,最后一刻,腦海中浮現起了一道深深刻在心頭上的人影,輕輕呼喚出來:“千大哥——”

    旋即閉上雙眸,等待著死亡的到臨。

    剎那,仿佛永恒!

    “放心,你不會出事的。”

    一道悠悠而熟悉的聲音響在耳畔邊,當她睜開明眸的時候,發現了那一道身影竟是出現了,不知何時開始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朝她一笑,忍不住微微一怔:“是我出現幻覺了嗎?”

    “沒有什么幻覺。”葉晨朝她笑道,而后頭也不會地拂袖。

    噗——

    如山似岳的雄主級威勢突兀地消散了,如此地消無聲息,如此地突兀,令人驚愕,令人目瞪口呆。

    這到底是什么樣的手段。

    如果說此前古圣都足以抗衡的威勢,但現在徹底全面爆發的雄主級威勢就算是古圣都要避其鋒芒,卻被一個突兀出現的年輕人,如此地風淡云輕就解決了。

    這等手段,遠遠地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之外。

    看著那個立身在林可兒身前的修長身影,所有人都矚目過去,那道身影,很是英俊清秀,黑發披肩,眸若星辰,卻又是深邃。

    看上去顯得有些熟悉,但一時之間卻又不確定到底是何方神圣。

    這一切,都只因為葉晨以偷天改地玄法稍微地改變了一下本源氣息以及外貌,雖然只是細微的改變,卻可令人無法第一時間認出來,只是覺得有些熟悉。

    哪怕他就是此前鬧得天下人人皆知的斗戰圣王。

    “哼,還不終于愿意出來了嗎?”

    孟家的族老神色陰沉,目光掃向了四周。

    雖然他見葉晨有些熟悉,而且氣質非凡,但他并不認為這個看上去相當年輕的男子有能力抵擋住他的威勢,哪怕就是九大帝朝太子那等天驕可以抵擋,都不可能如此地風淡云輕。

    至于那些來自于諸天萬域的諸真王強者,他并不認為是他們會為了區區一個林家出現。

    因此從某些程度上來說,他認為這個年輕天驕背景必然很不凡,身后一定有著有一位同樣為雄主級的超級強者在暗中守護,為這個年輕男子護道。

    中央廣場上的其他人都恍然了,也明白過來了,這個神秘的年輕男子身后多半有著不凡的高手跟隨著護道。

    不僅僅只是他們,就是林天等林家之人也這般地認為,也唯有林可兒有些愕然,旋即明白過來了,忍不住嬌笑著媚了一個白眼給葉晨。

    若非她跟葉晨近距離相處了一段時間,并且從心底上喜歡上了這個男子,又是這般之近,否則也難以第一時間認出來。

    不過既然葉晨出現了,她也無需擔憂了,只是咬了咬嬌艷的紅唇,輕聲道:“千大哥,抱歉了,麻煩您了。”

    葉晨伸手輕輕摸了摸她的螓首,笑了笑:“沒關系,我們是朋友。”

    只是朋友么……

    林可兒眸子中掠過了一抹黯然,但葉晨早已轉身過去了,看向了孟家的人,道:“孟家的人,今日所作所為不是過分了嗎?你爭奪林家的空間之門接掌權也罷了,為何還要怎么欺人太甚。”

    只是孟傲不屑地揮了揮手手,冷喝道:“這里哪里輪得到你一個小輩說話,趕緊讓你長輩出現,貿然干涉我孟家之事,更是違抗太上皇主的法旨,該當何罪,難道是想要違抗整個天旭帝朝嗎?”

    不愧是帝朝大將軍,深知利害關系,只是三言兩句就將違抗帝朝的大罪加諸在葉晨身上。

    不得不說這個罪狀,一般人還真的會被嚇到了。

    就連主持空間之門的太上長老都神色微沉了,掃了一眼四周,再目光落向了葉晨身上,道:“小子,還不趕緊讓你家長輩出來道歉,難道你跟你家還真敢違抗我天旭皇室不成嗎?”

    “長輩?”葉晨微微搖頭,而后淡淡地瞥了一眼這位皇室太上長老,道:“我沒有長輩,剛才是我在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