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840章 最強

永恒圣帝
     ? 古神大陸年輕一代爭霸戰落幕了。

    結果出人意料,不是那些歷時數年爭霸的各大天驕翹楚,不是帝朝太子那些最強天驕,也不是突然間橫空而出,代表了古神宮這個大陸最強道統的最強妖孽古長生,而是來自于古帝界之外的萬域天驕斗戰圣王。

    最強一戰從頭到尾都是出人意料的。

    但誰都不可否認斗戰圣王勝出的水分有多大。

    代表了最強道統古神宮的傳人古長生終究是落敗了。

    這個本應強勢登場而無敵天下的最強妖孽,理應在最后一戰中展現出他無比輝煌的潛能與蓋世修為,在世人面前建立無敵形象,繼而在后來歲月中理所當然地繼承古神宮,統率古神大陸,主宰天下沉浮。

    只是很可惜,他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上,遇上了錯誤的人,早就了本應輝煌的人生被打落深淵,失卻了光明的前景。

    舉世輕嘆,一個無敵的最強妖孽落敗得如此落寞,令人有些心哀,有些難以言喻的復雜情感。

    雖然古長生的確是高傲無比,也是強勢霸道,不將任何人放在眼內,但無論如何去說,他終究還是古神大陸的年輕天驕,代表了古神大陸,誰都希望自己大陸的天驕輝煌無敵才是,卻輸給了來自于諸天萬域上的年輕天驕,未免讓人有些心理落差。

    古長生身影是落寞的,然而獨立天地戰臺上的斗戰圣王身影卻是凌天而立,備受世人所矚目的。

    他白衣勝雪,黑發如瀑披肩,眸若天辰閃耀,猶若黑洞深邃,有著一種獨特的魅力,不曾理會過世人的矚目與關注,眼里只有著那一枚特別的帝字。

    一字蘊萬道,一字藏諸天,一字開天地,一字滅大世……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卻是復雜無比,那是神話帝與皇的無上體現,高深莫測,足以令天王感悟一生而獲益無窮。

    葉晨靜靜地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始終凝視著帝字,專研內里的終究變化,有天,有地,有陰,有陽,有混沌……

    他看到了一條條秩序神鏈在出現了,有代表這火道的秩序神鏈,有代表金道的,亦有代表陰陽道……無數秩序身邊,代表了萬道,而后構建出了這一枚帝字。

    許久之后葉晨終于有所舉動,直接伸出了金色的手指,在虛空上刻寫,以己身的道進行比劃,將那枚帝字一筆一劃地刻寫下來,

    比劃蒼勁,透發著鎮壓諸天的神秘氣機。

    轟——

    突然間,風雷大震,天地間一切漆黑,有著一道道閃雷在崩騰,風云色變,大世更迭。

    萬雷崩騰,雷霆交加,但隨后有著無盡火光在沖天,亦有著血雨飄起。

    天穹之上,更是有著一顆顆巨大的星辰從天而降,焚燒天穹,欲要毀滅大陸,可怖無量。

    全城震駭,這是什么,是要滅世嗎?無數人都驚恐起來,唯恐天要降臨大劫毀滅古神城。

    也唯有那些圣藏境之上的超級強者,方才是真正地明白到,那不是天要降劫滅世,而是斗戰圣王悟道出的驚人異象。

    一枚帝字驚世,被他感悟出非凡之道,天降異象而已。

    葉晨渾身一震,所有可怖的異象都消散了,一切都恢復過來了。

    這是幻境,也是帝字中蘊含的帝與皇道體現,他需要去感悟,去理解,一切都消化,成為自己的道。

    只見得他張手虛空一攝,錚錚之聲響不絕耳,卻是見得本來古長生身上披戴著的漆黑戰甲碎片全都被他收取過來了,在虛空中重組過來。

    但可惜有些碎片化作了齏粉,只重組了大半而已。

    葉晨沒有理會,他看了看那枚帝字,又看了看這副漆黑戰甲,片刻的思索,讓他了悟于心,也明白到了戰甲雖然不凡,以神料鑄造而成,但真正的不朽卻是在這枚帝字上。

    而今帝字被他攝取在手中,戰甲不曾不朽,因此破碎了。

    只是帝字怎會印在蟄伏漆黑戰甲上呢,讓他有些不解,但沒有詢問古長生,也沒有詢問李玄,這一切到了古神宮中,自然一切都會得到解釋。

    帝字無雙,葉晨都不可能徹底地了悟完畢,天王都不可能,哪怕遠古大能都要體悟一生,一日不達到帝與皇,一日便不可以徹底地感悟完畢。

    最后,他將帝字收斂進了眉心中,一切都歸于平凡了。

    這枚帝字,日后必有大用。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斗戰圣王要離開的時候,但下一刻,他居然當著所有人的面前在演變大道。

    轟——

    一面天碑出現了,無數的漆黑符文在交織,滔天震蕩,令人一驚。

    這不是古長生方才施展出來的天碑掌嗎?

    居然被演繹出來了,不僅僅只是其他人,也不僅僅是古長生,就是李玄都震驚無比,因為這是古神宮的無上神通之一,不掌握真正的核心奧義,怎可施展出來。

    然而這一切還不曾結束,因為下一刻,一切都變了,葉晨在揮拳,恢宏而大氣,但更令人震驚的是,那只金燦燦的圣拳上,赫然有著一片壯闊的天宮虛影出現,凌駕諸天,如似神話帝庭般。

    那是古神宮虛影,也被他施展出現了。

    威勢一般無二,又被他給演繹出來了,這是怎么做到的。

    只是斗戰圣王令人震驚的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了。

    因為隨后,他又再一變,后背一震,赤霞陡然沖霄。肉眼可見著一雙遮天蔽日、仙凰神翼出現,宛若是以仙火符文交織而出,可橫斷九重天,焚燒諸天,讓無數人倒吸一口涼氣。

    竟然連仙凰神翼這種先天而生的絕世神形都構建出現了,太過驚人了。

    轟隆隆——

    諸天崩開,神光沖霄,蓋世威能波瀾起伏,不絕于眼。

    斗戰圣王一連演繹出了天碑掌、古神宮虛影、仙凰神翼而不止,更是有著一種種驚人的神通秘術在逐漸演繹出來。

    什么鯤鵬展翅擊天,什么天山神岳壓塌諸天,什么天戈斬古今等等,一種又一種被演繹出來,整座天地戰臺都劇烈地顫抖,那些陣紋符文浮現都要被磨滅洞穿,堅固不朽的戰臺上更是出現了一道道粗大的裂痕。

    然而,這些神通不正是剛才古長生所施展出來的種種神通,而今居然都一一地出現在斗戰圣王的手上了,威能不減,甚至更勝一籌。

    所有人都要目瞪口呆,哪怕就是李玄都震撼住了,這些神通居然全都被斗戰圣王一個人給演繹出來了。

    世人終于明悟過來了,李玄更是苦澀不得。

    難怪之前斗戰圣王不曾全力爆發,原來實在偷師,將古長生施展出的一種種神通都全部地偷回來,化為了自己的招數。

    且不說這是他偷師回來,僅僅就是他能夠將這些偷師回來的神通都化為己用,就不得不驚嘆于他的非凡的。

    因為一般人怎能夠偷師回來。

    這些神通不掌握核心奧義也可偷師?

    但葉晨聰慧無比,斗戰圣法乃是第一代斗戰圣祖創造出來的最強戰法,乃是將個人戰力開發到最極致的無上玄功,有著特別的功效,就是可以偷師他人神通,轉化為己所用,否則何以禁忌,何以無敵古今。

    葉晨與古長生一戰中就是借助斗戰圣法,不斷地理解對方的神通法術,更是信仰之力汪洋加持,思感極限提升,自然可偷師得七七八八。

    且以他的聰慧,即便偷師得大半,但仍可演繹出來,更是發揮出十成十的最強威能。

    “啊……”

    古長生一聲大叫,早就修復好的身體沖天離開,遠遁天邊。

    他不能承受這樣的打擊,在這里每多呆片刻就如同十八層地獄般可怕。

    這片天地簡直就是他的恥辱地,不曾輝煌無雙,反倒成就了斗戰圣王,而自己成為了一樁悲劇。

    什么爭鋒過,什么最強妖孽,什么古神宮傳人,對方根本從一開始都不曾將他放在眼內過,目的只不過是要偷師自己的神通。

    可笑他還以為可以鎮殺對方,也不曾將對方放在眼內。

    到頭來最大的笑話,其實是他才對。

    一切的一切都不可承受。

    古神宮長老李玄眼睜睜地看著古長生的飛天遠去,不曾阻攔,顯得冷漠,道:“戰敗又如何?古往今來誰能夠真正地無敵下去,神話最強的帝與皇都不行,都曾遭遇到不可阻擋的磨難,都曾遭遇過了生死劫,卻不曾放棄,始終鍥而不舍,勇攀高峰,最后還不是登臨大道絕顛了嗎?若是連這點曉曉挫敗都就接受不了,談何攀登大道絕顛,談何主宰天下,又談何超越前賢,前往新天地。若是一日不曾醒悟過來,一日沒資格成為我古神宮的傳人。”

    他這番話說得很無情,但對于超然主宰的古神宮而言,不需要懦弱的人成為傳人,單純的戰力稱尊代表不了什么,更需要有一顆無敵的道心,這才是真正有資格成為古神宮之主。

    “沒錯,他沒資格成為古神宮的傳人,從現在開始,我才是古神宮的傳人。”

    這時,一道聲音突然橫插過來,卻是葉晨。

    他化盡了所有的神通之道,恢復了平靜,孜然一身,平靜地看著李玄:“既然最后我勝出,那么我現在就應該是古神宮的傳人,也是下一代的古神宮宮主。”

    “……”

    李玄一時之間竟然無言以對了。

    因為最初這一切都不過是戲言,什么古神宮傳人,什么神話桂冠,一切都不過是為了古長生而準備的。

    要將他在萬眾矚目之下打造出無敵的古神宮傳人。

    但沒想到葉晨的突然橫空殺出,將古長生都強勢而摧枯立朽地擊敗了,奪得了最后的勝利者身份,令得古神宮的計劃功虧一簣。

    這讓李玄的神色有些難看,道:“斗戰圣王你真的要成為我古神宮傳人嗎?”

    “為何不要!”

    葉晨話語鏗鏘,對于所謂的傳人身份他自然不在意,但古神宮是什么勢力,古神大陸存在它就存在了,其中蘊藏著整個古神大陸上最多秘密的古老大勢力,而且知道古帝界最多秘密,有著無盡的秘藏,也有著無數的強者。

    若是能夠收為自己的力量為何而不為?

    若是整個古神大陸都快要為己所用,不說其他了,僅僅九大帝朝的力量都讓諸天萬域的無上圣地都要忌憚萬分,不是有著遠古大能的坐鎮,天王數量都比不上了。

    古神宮能夠超然而凌駕在九大千古帝朝之上,也讓得九大帝朝不曾反抗,力量必然更在之上。

    這樣的底蘊力量為何不掌握。

    未來是殘酷的,他在歲月長河上就看到過了,諸天萬域幾乎要重蹈神話紀元的覆轍,甚至更嚴重,最后只剩下一個至尊的自己,身邊的人都逝去了。

    那個時候說要面對的敵人必然是古往今來最恐怖的,他自然要培養出一股無敵的力量,抗衡敵人。

    >

    李玄現在神色可謂相當難看,但偏偏這些話又是他說出口的,不容反駁,現在處于騎虎難下的局面了。

    若是其他人,哪怕就是那些帝朝太子他都會威逼利誘,但面對著一只腳踏入于天王境地中的斗戰圣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就沒有那個能耐了。

    這樣的人物,遠要比起想象中還要可怕得多。

    而且誰也不知道當初他與九大帝朝的天王都交談了一些什么內容,這一點始終令他很懷疑,也無比忌憚。

    “怎么,有異議嗎?”葉晨道,很平靜地看著他,完全是平輩相交的語氣。

    李玄有些苦澀地搖了搖頭,道:“抱歉,傳人這一事不是我說了算,需要太上長老以及宮主商量才可以給出。”

    葉晨神色一沉:“怎么了,難道古神宮還想要出爾反爾,當著天下人的面前將之前給出的諾言都收回來了嗎?”

    他的聲音不大,但到了天地戰臺之外,卻是化作了一片滾滾雷音,回蕩在整座古神城的上空,更是響徹方圓數萬里,廣傳天下,宣告天下人知。

    剎那間,全城無數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舉城嘩然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