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928.第928章 法則枷鎖己身(一更)

永恒圣帝
     葉晨蘇醒了,覺醒了腦海最深處的那些潛藏記憶,知道了自己是誰,也知道了前因后果。

    “古神宮!”

    葉晨拳頭握緊了,周遭虛空都在顫裂,無法承受住他的力道而崩毀。

    他終于想起來了,就在當初,他遭遇了古神宮天王玄老的陷害,鎖在了大雄寶殿中被四大天王出手聯袂追殺,但最終逃出來,卻被四大天王玄老威迫帝朝九大天王出手,洪荒地域數十萬里連夜大追殺,讓他幾乎身死,幾乎施展了一切手段,也被打爆了身體好幾次。

    甚至最后他借助虛神臺逃入空間隧道中,還是被發現了,諸天王出手,還有著那艘最為神秘與可怕的大能級古船打出了最強一擊。

    哪怕全面催動人皇塔,哪怕有天荒大戟的阻擋,哪怕是大能級肉身的斗戰圣體,他都在那條空間隧道中粉身碎骨了,信仰之力都無法保護,混沌古氣都炸開了。

    他真的差點就死了,就連召喚大能虛影的時間都沒有。

    有著十二道天王之光以及他們的天王殺念,也有著大能級古船的至強一擊,差點徹底摧滅了他所有的生機。

    最后,他僅剩下了一小部分不滅的神識,還有著神秘的月之印記出現,淌下了神秘的光華護佑住他的部分元神不滅,否則必然身死道消了。

    古神宮!

    葉晨眸子間充滿了無盡的殺意,可崩碎天地。

    對于九大天王他談不上多少痛恨,畢竟都是迫于無奈,并且戰斗中也未盡全力,數次放水,否則他的局面將會艱難上許多倍。

    而且真正的罪魁禍首還是古神宮,是他們所主導的一切。

    不過自己不曾沒死,而古神宮也付出了血一般的代價,至少第三天王玄老被他所生生擊殺了!

    而且以葉晨的性子,根本不是不是君子,對于他來說,這等殺身之仇,他日若是不報,也對不起斗戰圣者一脈的強勢霸氣。

    葉晨將心中的殺念都斂起,現在最重要還是恢復身體。

    他的身體情況很糟糕。

    當葉晨感知到自己的身體之后得到的結果,讓他很是皺眉。

    那一戰他雖然沒有身死道消,但十二道天王之光都蘊含著最為可怕的天王殺氣,天王之下無人可抵擋一道,何況是十二道之多,更是可讓天王都被殺念崩碎形神。

    也幸虧葉晨的寶體以及元神都足夠強大,且處于混沌秘法那等極盡升華狀態中,比起一般天王更強大,又有混沌古氣抵擋下了部分天王之光以及殺念,又有人皇塔以及天荒的重重阻擋,可令他重傷,卻不可能殺死他。

    最為可怕的其實還是那艘大能級古船發出的最強一擊,蘊含著絲絲縷縷的大能級古威,打破了人皇塔的混沌古氣防御,將他粉身碎骨,也令他九成九生機絕滅了,只剩下了一團血肉不曾斬去生機。

    也是圣體再生術的舉世無雙,讓他僅剩下一團血肉都可以重生過來。

    但后果是嚴重的,消耗了大部分的本源力量才成功重組肉身,后患還在,有著天王境道痕蟄伏在他的體內,還有著殺意以及大能級古船的毀滅之力,同樣鎖在他的體內,不曾徹底地散去,鎖住了他的道行之力。

    因此,他的身體很糟糕,遠不是巔峰狀態,并且體內的天王道痕、殺意以及古船毀滅之力時時刻刻都會發作,讓他數次差點形態崩析,渾身是血,也無法動用法則力量鎮壓,元神都顯得很虛弱。

    總而言之,目前的葉晨就像是個修道廢人一樣,無法動用大道法則之力,只剩下一個看似無缺實則里面滿目瘡痍的肉殼,但遠無法與巔峰狀態相媲美。

    幸好,他的體內,還有著龍源,乃是真龍的本源之力,不斷地衍生出了絲絲縷縷的龍血,流淌出他的全身,讓他力量在伴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得到恢復。

    混沌血以及九劫黃金的力量都在壓制著那些天王道痕以及殺意,正是因此,葉晨而今才總算沒大礙。

    很快,葉晨已經在蠻族寨子中生活了三個月,也在這三個月時間中,讓他跟寨子中的眾多蠻族族人都熟悉了,且更是跟那些年輕一代都混熟了。

    那些蠻族年輕一代的族人面上會稱呼一聲大人,但在許多長輩不在的場合下,他們都直稱葉晨的名字。

    這是葉晨的要求之下。

    不過他沒有刻意地改回去名字,依舊讓蠻族的人稱呼他一聲千,是他前世的名諱。

    在這三個月內,葉晨總是無時無刻不想著恢復傷體,并且打破法則枷鎖,重現大道偉力。

    的確,他畢竟是最強大的斗戰圣體,并且圣體再生術的不朽不滅,又有混沌血、龍源、九劫黃金等潛藏偉力的輔助,肉身得到了快速的恢復,逐漸地變得重新強健起來,抬山扔岳都變得輕而易舉。

    甚至到了后來,他的圣體無敵力量將會徹底地重現眼前。

    但大道力量依舊被鎖住,無法動用過于強大的法則力量。

    這讓葉晨有些無奈。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來,想要打破法則枷鎖,必須要以足夠強大的力量才可打破。

    而這些法則枷鎖,都是由天王級道痕法則與殺念構建而成,因此,除非葉晨達到了天王境,或者力量達到了天王級,否則難以打破。

    葉晨不得不思索其他法門。

    這段時間內,他也正因此,不斷地閉關沉思,回憶前世今生過去種種的法門法訣,想要尋出相應的法門。

    他發現很困難,或許信仰之力可以,但現在連帶來的信仰之力都在那一戰中徹底地消耗完畢了,除非回到古瀾大世界,在古瀾圣教的神壇上,才可以獲得更強大的信仰之力。

    但若是可以回去古瀾世界,就無需信仰之力,憑借世界偉力都足以打破體內的天王道痕法則枷鎖了。

    可惜現在他失去大道力量后,甚至就連古瀾大世界的世界之力也無法溝通了,更是陷入了前所沒有的困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