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965.第965章 放逐至強者

永恒圣帝
     這是無比危急的時候,孔雀王居然施展出來了這樣無雙的虛空放逐手段。

    遙想當年,葉晨在天都大陸試煉天地對決上古人杰的時候,就曾是動用過虛空放逐,放逐幾大上古人杰。

    而今由孔雀王施展出來的放逐手段,比起葉晨當年不知道強大多少,無論是威能還是奧義上,都非是葉晨可以比擬,哪怕而今的葉晨都不可能在虛空方面上比肩得上孔雀王。

    因為術業有專攻,孔雀王更是天生為了空間而生的,這等手段嫻熟無比。

    兩大至強者同時色變了,同時爆發開了最強戰力,不斷地掙扎,不斷地咆哮嘶吼。

    哪怕就是孔雀王這樣的至強者,想要一次性放逐兩位輪回級至強者都有些困難,雖然他很強,但始終年輕,而所要放逐的兩大至強者更是老牌至強者,不斷地掙扎,還差了一些。

    而且通玄王更是毫發無傷,崩現一道道大道神光,在天地間縱橫,法則殘痕全都在浮現了,打出了一道道驚天神通,藉此來對抗。

    咳——

    突然間,孔雀王嘴角溢出了一縷凄艷的血跡,元神之光一陣黯然,乃至于施展開的空間放逐都差點就要崩碎了,堪稱是矚目心驚。

    轟——

    兩大至強者共擊,空間黑洞崩碎得更加地厲害了,就要徹底地崩碎了。

    只是下一刻,有著一尊更為可怕的人物降臨了。

    那是葉晨,一股血氣沒入了人皇塔內,代替神力催動古塔,立時有著一縷縷的混沌古氣射出,加持在空間黑洞上,穩定下來了,更是有著絲絲縷縷壓在了兩大至強者身上。

    且葉晨出現在放逐的空間黑洞面前,身上綻放開了一道又一道璀璨的金光。

    那是至強的血氣所化,他沐浴在無盡的金輝中,大步往前踏行,黑發都在亂舞飛揚,狀若一尊黃金戰神般,戰氣無雙。

    “糟了!”

    兩大至強者同時色變,都有著不好的預感要出現了。

    轟——

    一句話也不說,葉晨直接揮拳出擊,足足有著一百零八道神光天龍出現了,全都是純粹的血氣所化,沖向了兩大老牌至強者身上。

    “不!”

    兩大老牌至強者在咆哮,全都炸開了最為璀璨與磅礴的神芒,席卷長空,要炸碎那片區域了,可怕的神能甚至要凝化為一道璀璨的光束沖上了九重天宇上。

    但是這一切都不行,因為葉晨太強絕了,舉世無雙,他的拳力更是粉碎一切的阻擋,橫擊過去,欲要粉碎三十三層天。

    轟地一聲驚天巨響后,本來即將掙扎飛出的兩大老牌至強者身影劇震了,都被葉晨給生生打入了放逐的空間黑洞中,化作了兩道光影消失了,只有著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回蕩在天地間:“我不甘!”

    “千,本座一定會回來復仇的!”

    噗——

    空間黑洞都就此消失了,什么都不復存在了,仿佛一切都不曾真正地出現過一樣。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呆呆地看著這一幕,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兩大至強者就這樣被放逐了,那可是堂堂兩大輪回至強者,是屹立在古帝大陸金字塔最頂尖上的超級存在,只在神靈級天王之下而已。

    在九天神靈不下界的時候,他們是公認的舉世無敵的,無論是人族還是妖族、獸族三大族的無數生靈都要聽其號令,帝國神朝亦是如此,不可反抗。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層次的至強者,居然被放逐了,而且還是兩人,不知道放逐去了何方之地。

    但感覺不會是一般的尋常地域,而且必然很遙遠,這讓所有人都發怔。

    葉晨立在虛空上,憑借著至強的肉身戰體屹立其上,虛空都撕裂可,眸光無比深邃,透過虛空仿佛可以看到被放逐的兩大至強者,道:“這一次放逐,足夠他們三百年都無法回歸。”

    “嗤——”

    眾人禁不住倒吸一口寒氣了。

    放逐三百年,那已經等于尋常百姓三四輩子可活的歲月了,也足以紅塵俗世改朝換代了。

    什么時候至強者也這般地淪落到這等地步上,真的是很悲哀。

    但可惜,無論是通玄王也好,抑或是萬山獸尊,都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千!

    一個連帝子無名都不曾可殺死的人,一個妖族至強者孔雀王的故人好友,甚至根骨只言片語得到過驚人的消息,遭受過十幾尊天王圍攻而不死,手上染有天王生命的神秘至強者。

    這樣一個超級狠人,就算是至強者都不可得罪,否則通玄王以及萬山獸尊就是最好的例子,被放逐到了未知之地中,而且三百年之久。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甚至都懷疑,要是千愿意的話,是否可以生生斬殺兩大至強者呢?

    當想到萬山獸尊與之對決一個照面即敗,血色巨錘都崩碎之后,可以推理出多半可以擊殺兩大至強者。

    就算是輪回至強者之間,也并非徹底平等,也有著差距。

    不是萬山獸尊跟通玄王不夠強大,能夠成為輪回至強者誰不是真正的一族尊主,但千實在太變態了,同境界無敵。

    而且那等后果只要想一想就毛骨悚然了,因為這樣的后果太驚人了,很有可能會涉及到種族之間的大戰,動輒間就是數百萬生靈的生死存亡了。

    孔雀王拭去了嘴角的那一縷血跡,臉色有些蒼白,道:“為什么不殺了他們,你完全可以殺死這兩個家伙。”

    這不是懷疑的語氣,是肯定,還是極度肯定。因為他深深堅信著葉晨的無敵,這是對于兄弟實力上的一種近乎盲目般的信任。

    葉晨笑了笑,只不過顯得有些無情而冷峻:“殺了,就太便宜他們了。放逐他們三百年,讓他們承受空間放逐之苦,如紅塵俗世的流犯一樣,無法回歸,長時間陷入空間亂流之中,還要時刻避免流放到更危險的世界中,這樣一來豈非更好嗎?”

    孔雀王輕笑兩聲,這種折磨的心態很好,他很喜歡。

    “千,后會有期!”

    帝子無名遠遠朝著葉晨抱拳,笑了笑,如仙般不染人間煙火,而后帶著四大老不死仆人,駕馭著藍天碧玉制成的奢華輦車。

    四頭碧天神虎在咆哮,載著帝無名沖天而去,離開了百戰山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