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013.第1013章 無雙

永恒圣帝
     星空中,葉晨獨立天穹,眸光熾盛勝過天日,其音震動六合八荒,道:“九大天之化身圍攻尚且無懼,何況你等宵小之徒,當誅!”

    轟——

    他盡管虛弱無比,但在這一刻依舊傲世而立,睥睨天下,像是一尊至尊大帝臨塵,俯瞰九天十地出擊。

    一人對決九大至強者!

    “希望你有這樣的底氣說這話。”古長生冷曬。

    轟轟轟——

    古帝大陸的五大至強者率先出手,各自都取出了彼此的至強道兵,有著萬重神光傾瀉,更有著一道道神通法則打出,擊潰星空,讓一切都陷入了毀滅之中。

    自然,這一切都主要針對于葉晨,所有的法則力量都洶涌澎湃,淹沒那片星空。

    葉晨很冷靜,有種睿智,肌體生霞,大道符文不斷地浮現,被他抬手拿捏,更是運轉行界秘術,卻并非是為了逃跑,而是展現出真正的極盡奧義。

    剎那間,他的身影變得虛幻起來,變得朦朧,并不真實,仿佛從未來過來,又像是來自于過去,不存在于這一世中,一切的攻擊都無法無效地擊中他的身體,穿越了過去。

    這自是令人色變,因為傳聞一旦速度達到了極致,將會觸及到時間大道的奧義,毫無疑問的是,葉晨已經觸及到了這一領域。

    雖然只是剎那,但依舊足夠了,證明了他對于的道的理解何其高深,甚至超越在尋常天王之上。

    轟——

    他的身影真實了,并且同一時刻施展出四極通圣式,震動四極,舞動乾坤,有著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圣靈出現。

    并且都極為強大,每一頭都很真實,且不過三丈大小,卻強大得比肩至強者級別了,沖向了四方,沖擊五大至強者的其中四人,竟是抵擋住了四大至強者。

    而他本尊則是大步而行,有著混沌氣在彌漫,剎那極致。

    未曾受到阻擋的是人族一位至強者,通體玄甲戰衣,其兵為一桿擎天柱,主動地迎擊向葉晨。

    “不要跟斗戰圣王近身戰斗,快退!”

    一位天王玄老急忙傳音,深知斗戰圣王的近身一戰何其可怕。

    “無妨,他處于最為虛弱的時候,遠不復此前強大。”那位身穿玄甲戰衣的人族至強者開口,揮動擎天柱就是壓蓋過去,要打爆葉晨的肉身。

    葉晨轟出了拳頭,盡管沒有昔日那樣璀璨閃耀的黃金光華,很平凡,大道自然,但碰撞起來卻鏗鏘作鳴。

    沒有流血,血肉不損,他的拳頭血肉晶瑩,相反那根擎天柱被震得倒飛開去了,出現了無數裂痕,被生生打斷了,倒沖入了星空中。

    “這是真的嗎!?”

    玄甲至強者怎么也不相信,處于極度虛弱狀態中的葉晨還能夠承受住他這一擊而不傷,相反震飛打斷他的至強道兵擎天柱。

    “速退!”

    這時,一道大喝聲猛地響起在他耳畔邊,幾乎與此同時的是,一股徹骨寒意從心底冒起,因為葉晨已經降臨在他面前了,渾身生光,神力磅礴而澎湃,足以逆轉九重天。

    手掌拍出,有著一枚又一枚高深的大道符文在指掌間不斷顯化,若是諸天星辰在浮現,煉化了一片星河匯納在掌心間,星輝澎湃,將玄甲至強者整個人打得橫飛不知道多少里外。

    他身上的玄甲戰衣寸寸崩斷開去,當橫飛出了一段距離后,這位人族至強者渾身支離破碎,而后轟地一聲,在那處星空中炸開了,血肉成灰,染血星辰。

    隕落了。

    這樣的戰果讓人震撼,才一開始而已,一位強大的人族至強者居然就這樣被葉晨擊殺了,這般地不堪一擊。

    尤其對方還處于極為虛弱,神魂都遍布著無數裂痕的狀態下。

    這怎么可能做得好,換做是真正天王巔峰狀態下,都不見得可以這樣做一點。

    只能說葉晨的強大超越了想象之外,不可形容了,予人一種強烈的震撼。

    這還是人來的嗎?

    就是兩大天王玄老都有種戰栗從心間浮現。

    只是這個時候,葉晨輕咳一聲,嘴角露出了一縷金色的血跡,很是矚目,擊出的四大圣靈都突然一陣虛淡,差點就崩潰了。

    古長生高聲大喝道:“所有人都出手,斗戰圣王不過是強弩之末而已,剛才只是強行聚起所有精氣神打出最強一擊,不可能再打出多少次了。”

    轟隆——

    兩大天王玄老早就出手了,并且他們是有針對性,手中居然掌握著可怕的殺陣,足足能有七座之多,每一座都是輪回級的殺陣。

    而且更為重要的,七座輪回級殺陣組合為一,居然構建出了一座可怖的天王級殺陣,從天而降,能夠演繹出真正可怕的天王道威,鎮壓向葉晨。

    這等若是完全狀態下的天王在出手,鎮殺葉晨。

    并且來自于古神大陸的四大至強者都各自手執一把天王道兵,復蘇過來,釋放開驚人的天王道威,困住了葉晨,讓他無從掙扎,要被殺陣如天地磨盤般一寸一寸地崩散而斬殺。

    轟轟轟——

    殺光萬重,四大至強者手執四件天王道兵,無窮天王威鋪天蓋地,沖撞向了最中央的葉晨,蘊含著凜冽的殺意,席卷而寂滅所有的一切。

    葉晨早就催動人皇塔,沖天而起,混沌古氣澎湃,三十三層古塔上千絲萬縷的混沌古氣垂臨下來,遮掩住了葉晨,暫且地擋住了一切的攻擊。

    但還是有著一部分的天王殺機透過混沌古氣阻擋攻擊在葉晨身上,讓他灑血了。

    葉晨陷入了危急的情況。

    四大至強者不斷地以天王級殺陣壓迫,更是以天王道兵復蘇,不斷地打出了一縷縷天王道威,生生地打入了混沌古氣的防御中,讓葉晨身上不少地方都灑血了。

    要是巔峰狀態下,天王道兵都不見得可以真正讓葉晨流血,但現在他實在太虛弱了,防御力遠不能跟巔峰狀態中相提并論。

    且殺陣的鎮壓,讓他無法吞納星輝,也無法接引十輪天日的太陽精氣,處于一種持續的虛弱狀態中。

    并且四大圣靈終究被打散了,古帝大陸其余四大至強者都出現了,協助古神大陸四大至強者出手,相信過不了多長時間中,斗戰圣王也難以為繼,最終會被磨滅。

    葉晨盡管一直在咳血,但神色始終不變,他的鎮靜自若超越了所有人的理解,不明白為何到了這個時候,他還能如此平靜以對。

    他就真的不怕死嗎?

    海神王道:“斗戰圣王,你還有什么遺言,可以趁著現在說出來。”

    “說出來你就一定會給我完成嗎?”葉晨看向了他。

    海神王笑了笑:“如果不過分,我會的,畢竟你終究是這一紀元有史以來第一位十重天至尊天驕,雖為敵人,但我不得不佩服你的確是一位無敵的至尊天驕。”

    這一點倒是他的真心話,雖為大敵,但斗戰圣王的確是這一紀元有史以來最強的至尊天驕,因為他是唯一打破天地桎梏的神話十重天,超越了這一紀元的所有天驕。

    “很好。”葉晨拭去了嘴角的一縷金血,道:“我想你們都死。”

    他的話讓海神王一窒,而后神色立馬陰冷下來:“斗戰圣王,你真是敬酒不喝喝罰酒,給你機會也不懂得好好珍惜。”

    古長生道:“還跟他多說什么,殺了他就是。”

    兩大天王玄老更是開口,道:“小心一些,不要翻了船。”

    畢竟這是斗戰圣王,小心駛得萬年船。

    世人一嘆,千真的要被殺死了嗎,畢竟也是一位比肩帝子的至尊天驕,就這樣死去了,有些可惜了。

    “既然你做不到,就讓我自己親自來吧。”殺陣中,葉晨緩緩地開口,而這一剎那,本來虛弱下去的他,一下子就強盛了許多倍,氣機震寰宇。

    轟——

    葉晨在殺陣中出手了,一拳轟出,那是最強大的開天辟地拳,伴隨著地水火風,也有著金木水火土,亦有著陰陽二氣纏繞,全面地爆發。

    天崩地裂,六合八荒皆崩!

    那天王級殺陣都劇烈地搖動起來,七座輪回級殺陣都光芒急急閃爍,有著成片的陣紋被生生磨滅了。

    僅此一擊而已,天王殺陣都差點被崩開了,古神大陸四大至強者都一陣心頭急跳,并且有著混沌古氣地彌漫,一條條一道道沖擊過去,讓他們都一陣手忙腳亂。

    嗡地一聲,葉晨駕馭著人皇塔,混沌古氣澎湃,逆沖而上,強撼天王級殺陣,更是被葉晨一巴掌拍出。

    轟隆一聲,天王級殺陣被撕裂開了,葉晨頭頂著人皇塔沖出了殺陣,來到了無限的星空中。

    古神大陸四大至強者都受到了猛烈的沖擊,一陣翻飛,也有著駭然。

    真不愧是無敵的斗戰圣王,兩擊就強勢撕裂開了天王級殺陣,盡管有著人皇塔的幫助,但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強大,甚至比起尋常天王還要可怕。

    這等人物一旦為敵,就不可能共存下去,必須要在他最虛弱的時候進行擊殺。

    “斗戰圣王,你一定是強行提聚起精氣神,短暫時刻達到巔峰狀態中,我就不相信你還能夠堅持得了多長時間。”

    所有人都不相信,葉晨能夠永遠地堅持下去,故而發動了可怕的攻勢,進攻過去。

    “可惜,你們都誤會了。”

    葉晨漠然一笑,竟是主動地逆沖正面沖撞過去,身影一陣幻滅,不存于世,針對于某一位至強者。

    轟隆——

    簡單的幾次劇烈碰撞下,神通湮滅消散,一位獸族至強者被他打爆了半邊身子。

    咕咚——

    無論是九九八十一關還是帝城中,都有著人忍不住吞咽了一口水,駭然地看著這一幕。

    千不是虛弱到最極點嗎,為何現在攻擊獸族至強者那般地簡單。

    許多人都認為他分明不過是強行提聚起了一口精氣,勉強達到巔峰狀態而已,根本不曾永駐巔峰狀態中,怎會還強大得如此過分。

    哪怕就是吞納無盡星輝也不可能立刻恢復,似得他這等無敵者,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是。

    葉晨笑了:“我說過,你們都誤會了,我的確很虛弱,但不代表我就沒有其他手段。”

    他抖手間一株巨大的紫天神藤出現了,通體流轉著澎湃紫氣與神能,化作了一道道絢爛的紫光沒入了葉晨體內,并且有著大量的法則碎片以及大道符文沖入體內,讓他氣息快速地恢復,節節攀升起來。

    “那是……紫天尊者!?”

    僅有的一位妖族至強者開口,大為變色,因為那是紫天尊者的本體紫天神藤,那股氣息不會錯的。

    “我出關的時候它阻攔我,被我隨手斬殺了,現在正好派上用場,讓我進一步恢復。”

    葉晨說得漫不經心,似是在闡述著一件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情,卻讓在場的其他人都猛地一陣陣心頭急跳。

    原來剛才的人族至強者已經不是他殺得第一位至強者,妖族的紫天尊者才是死在第一啊。

    要知道更早之前他還放逐了兩位至強者,擊殺了一尊天王,更是逼得兩大天王都逃入神界中,且非是安然無事,至少炸開了半邊身子。

    這個恐怖的斗戰圣王。

    一團燦爛熾盛的金色圣焰浮現,包裹住紫天神藤,而后很快化作了一團無比耀眼的紫色大日,完全是磅礴紫氣以及法則碎片乃至大道符文凝成,沒入了葉晨的體內,讓他氣息強盛了一大截。

    自然一位至強者的精氣不可能填充滿葉晨這樣的無敵圣體,他體若無底洞,一尊天王被煉化都不見得可以讓他全面恢復,卻也足以讓他恢復了部分。

    并且他同樣沖向了獸族那尊被撕裂開兩半的至強者,進行最強出手了。

    “大家快阻止他!”

    其他至強者都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葉晨斬殺獸族至強者。

    但一切都晚了,葉晨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超越了常與理,一瞬間就橫跨了星空,去到了另一邊。

    并且在這過程中,他強勢地鎮壓了獸族至強者,并且生生地打爆,化作了漫天的血氣,進而逆天煉化出一枚神丹,吞噬下去,又是得到了一股澎湃的神能。

    而后,葉晨眸光掃向了其他至強者,開始橫推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