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026.第1026章 妖邪的神戰場

永恒圣帝
     神戰場浩瀚百萬里,無論是大地還是山峰,都染有著昔日那位殞落的霸主大能的神血,讓此戰場寸草不生,一片荒蕪,暗紅一片,看上去就跟星空的第八十一關沒有多少區別。

    也見到了一具具森然的白骨陳擺暗紅大地上,白骨森森,一陣可怖。

    正如百戰山脈一樣,神戰場是妖邪的,出現了一道道朦朧的血影,乃是導致古往今來那么多生靈殞落的源頭。

    嗚——

    一陣陰風拂過,廣闊的神戰場一片陰森,鬼影綽綽,更有血霧彌漫,天上沉重漆黑的鉛云終年不散,增添了幾分可怖的氛圍。

    嗷吼——

    一道道強大的血影出現了,如似幽靈般,沖擊著葉晨一行四人,聲勢可怕,最弱者竟也是圣者。

    但葉晨頭頂著人皇塔,混沌古氣垂臨,將一切都擋住了,哪怕就是出現了輪回級的強大血影,都無法攻破防御。

    且葉晨有意之下,圣體至強血氣在釋放了,立刻如若一輪熾盛無比的神爐天日,綻放開烏云倫比的滾滾黃金血氣,焚燒一切。

    一切靠近的血影都被剎那焚燒殆盡。

    他乃是斗戰圣體,血氣乃是至剛至陽,可壓制一切陰邪之物。

    “走吧!”

    在葉晨的帶領下,一路上都有驚無險,達到了他這等層次,天王若要起兵征伐,也敢一戰,甚至去鎮壓,還有什么是做不了的。

    不過他還是謹慎,畢竟這里是遠古大能的殞落地,難免會有著更可怕的妖邪出現。

    一路深入神戰場中,遇見到了許多骸骨,更有著重重血影在盤旋,乃至是有著在白骨中誕生了靈識,充滿了陰森,充滿了妖邪,是一片妖邪之地,令人皺眉。

    因為葉晨體若烘爐,黃金血氣不斷地釋放,至剛至盛,驅散了一切血煞之氣,更是令得神戰場內的血影以及妖邪生物都不敢靠近。

    “根據情報,有人無意中發現了伊伊跟黃金小神龍的去向,但真正位置確實不明。”

    女神道,她好看的秀眉都微微凝起來,根本沒有準確的方位。

    神戰場終究是太大了,長寬能有百萬里,哪怕就是神識都無法覆蓋太大范圍,而且擔憂會驚擾到一些可怕的存在。

    不過不動用神識的情況下,不知道需要花費多長時間才能夠找得出來。

    “晨兒。”女神、伊舞都看向了晨兒,呼喚她出手。

    葉晨也看向晨兒,一直以來,晨兒都是神秘的,甚至真正來歷他不曾知道,連生她養她的天門也不清楚,是被天門一位宗祖從外界抱回來的。

    那個時候的晨兒還是一個嬰孩,據說被一株青蓮包裹住,鐘天地之靈慧,伴隨著七彩霞光,可與天地本源溝通,體質很是特殊。

    “明白!”

    晨兒笑嘻嘻地回應,黛眉彎彎,雙眸如若一泓清泉蕩漾。

    她雖然也踏入了輪回級層次了,但純真的性子一直不曾改,始終都顯得天真無邪,像是涉世未深的少女,赤子心靈。

    晨兒輕呼一聲,輕移蓮步,嬌柔的身子在虛空中步步生蓮,一株又一株神蓮綻放,更有著一朵十二品蓮臺浮現,她輕靈地落在了連臺上,雙眸微閉,開始施術。

    葉晨靈覺敏銳無比,能夠輕易地感覺到蓮臺上的晨兒仿佛與天地本源相合了一樣,渾身流轉著玄妙的大道神韻。

    這是近仙體質,天下無雙,就算是他都不能夠這般地親近天地。

    過去了半響后,晨兒睜開眸子,指了一個方向:“伊伊跟小龍兒就在那里。”

    其他人都皺眉了,因為晨兒所指的方位赫然就在神戰場的最深處,最為危險的地方。

    葉晨道:“晨兒,距離是多少。”

    “大概七十萬里外。”晨兒道。

    “好,走吧。”既然有了方向,有了距離,葉晨一行四人直接往著最深處走過去,即便最深處可能是最危險的,但到了這個關頭,自然不可能放棄。

    越是深入,越是能夠發現,神戰場很壯闊。

    太古年間,鼎盛時代陷入最后的夕陽落黃昏之際,諸神大戰,這里是主戰場,尸骨堆了一座又一座大山,大地都變成了血色,葬去了不知道多少生靈。

    那本是諸神破滅的主戰場之一,最終也成為了亂葬之地,陰煞之氣極重,生靈進去哪能活命,簡直都稱得上是一處煉獄。

    “太古年間,諸神最終一戰中,這里是主戰場,諸天神靈寂滅,強大如蓋世霸主都殞落在此。”葉晨慨嘆,行走世間上,他了解著不少秘辛,知道這處神戰場的來歷。

    當年,在這片神戰場上戰死的諸天神坻實在太多了,自然不僅僅只有著天王,圣者也號稱是一方神明,血染每一寸土地,浮屠百萬里大地。

    正是因此,這片廣袤的地域幾乎快成為了一處人間地域,發生了很多詭異之事。

    神戰場上到處都是陰煞、血殺,白晝見鬼,愁云慘淡,鬼哭神嚎,極盡妖邪!

    最終,神戰場也成為了古帝大陸上的生命禁地之列,哪怕就是人族、妖族、獸族三大族都避而遠之,不曾真正接近,由此就可見一斑。

    “有人!”

    葉晨幾人微微一驚,隔著上千里,他們的目力驚人,見到了深處有著十幾道身影在矗立,如山似岳,身穿古老的戰衣,手中持掌著古老的道兵,很古老了。

    “這是什么,難道神戰場中還有人不死,還是尸體通靈了。”女神道,她了解不少,一些強者死后,尸體不曾化道,而且借助一些特別的原因,很有可能會通靈,誕生出新生的靈識,由此通靈,成為新生的生靈。

    當然,這種尸體通靈的生靈,已經是另一個生靈了,元神早已不是本來的生靈。

    伊舞凝起秀眉,道:“如果是這樣,就麻煩了。”

    所謂的麻煩,就是葬在神戰場上的生靈都不平凡,尤其是這樣的生靈,更是尸體不腐,生前必然很強大,很有可能都是圣藏絕顛,乃至是輪回級,甚至天王。

    葉晨睜開了上蒼之眸,射出了一縷縷精芒,洞穿一切虛妄,道:“的確是由尸通靈而成的生靈,可稱之為冥兵。”

    轟——

    天地暴動,那邊的十幾道尸體通靈的可怕冥兵突然沖向了葉晨他們,帶起了天地暴動。

    都是由可怕強者死后重生通靈的冥兵,很強大,帶動著強盛的血煞之氣。

    尤其是葉晨身上為了驅逐血影,源源不斷地釋放圣體血氣,更是成為了矚目的目標。

    嗡——

    其中一個冥兵身披古老的戰甲,更是揮動著一桿殘缺古老的戰戈劈過來,震動天地,浩瀚天地都被震顫撕裂了。

    轟——

    人皇塔始終垂臨著混沌古氣,成千上萬縷,一絲一縷都壓塌山河,有效地抵擋住了對方的攻擊,甚至不曾被擊飛。

    另外的十幾道冥兵也出手了,各自拿著古老的兵器,主動地進行夠攻伐著,直接就粉碎那片天地。

    不過人皇塔不朽,這些古代冥兵的攻擊根本無法打破人皇塔防御,更是因為葉晨在駕馭,天王也不行。

    “嗯?”

    突然間,葉晨驚疑一聲,因為他感應到了,這些冥兵體內并沒有生氣,都是無量死氣在積聚,力量很強大,卻顯然不懂得大道法則,只有著蠻力而已。

    這個發現讓葉晨雙眸都虛瞇起來了,他在懷疑,這些所謂的冥兵只是最初誕生不久,并沒有足夠強大的元神,也就是單純的肉身強大而已。

    而且這里若是能夠誕生出這樣尸體通靈的冥兵,絕對是有著不妥之處。

    “你們留在人皇塔中,我對付一下。”

    葉晨主動走出了人皇塔防御范圍外,圣體金身流轉著磅礴金霞,血氣如獄,上前對上了其中一個古代冥兵。

    不曾運轉大道法則,直接就是一拳轟出去,帶著磅礴滔天的黃金血氣傾斜過去,與對方的戰戈發生了碰撞,崩亂諸天,震動著神戰場。

    轟——

    大地塌陷十萬里,葉晨此間不動如山,反觀對方震飛了,乃至于戰戈都被打崩了,甚至這個古代冥兵發出了一聲慘叫,身上有著大量的黑霧在嗤嗤地升騰起來,徹底地腐蝕虛空,氣息都很顯然虛弱了一截。

    冥兵乃是尸體通靈,自然陰邪,而葉晨的斗戰圣體則是至剛至陽,乃是完美克制這等冥兵的最佳武器。

    唰唰唰——

    其他十幾道強大生靈都放棄了攻伐人皇塔,轉而攻擊葉晨,招式狠厲而可怕,很強大,洞穿虛空。

    鏗鏘——

    葉晨圣體不朽,即將這些古代冥兵的攻擊打在身上,可崩斷長空,粉碎蒼穹,但都只是發生了金屬碰撞的鏗鏘作鳴聲,一連串的火花在迸濺,傷不了他金身。

    葉晨鎮封了己身的道,唯有憑借著無敵圣體,掌刀劃現,割裂天地,亦帶著如淵似獄的浩瀚金色血氣,將這些古代冥兵都打飛了,全都發出了嗤嗤的漆黑尸霧,在慘叫。

    并且他閃電般地擒拿到了其中一個古代冥兵。

    他施展超凡手段,禁錮了這個古代冥兵,抓過來身邊觀察,只見得他渾身都覆蓋古老斑駁的戰甲內,肌體蒼白,沒有一點血色,釋放著冰冷的寒氣。

    他身上的戰衣很古老,也不知是什么年代的,充滿了歲月的烙印,有著不計其數的戰痕,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轟——

    葉晨正要查探,但古代冥兵身上的黑色戰衣便龜裂了,一縷又一縷黑色的尸霧不但溢出,戰衣開始分解,竟就這樣化成了塵埃。

    這讓葉晨皺眉,直接打掉了古代冥兵的頭盔,露出了它的真容,是一張蒼白的臉龐,灰白的發絲在撥散,死亡氣息濃得嚇人。

    他看起來四五十歲的男子,只是一動不動,被葉晨封印住后并沒有掙扎,宛如一具死亡雕像。

    葉晨想從它的眉心拘禁出來一段烙印,看一看他們到底是如何誕生的,然而此時這個男子死氣更濃烈了,整個人發出一團烏光,跟燃燒起來了一樣,快速地化作了塵埃。

    哪怕就是葉晨想要阻止都無法,這種烏光燃燒是由內而外的。

    接下來就算葉晨對著其他古代冥兵擒拿,結果亦是如此,甚至神識都被提前毀滅,他根本得不到什么有效的訊息。

    葉晨皺眉,他總感覺這里面有著一股令人膽寒的詭異在浮現,很不簡單。

    只是暫時得不了頭緒。

    這些冥兵生前很強大,最起碼都是圣藏絕顛,尸體有所不朽,但通靈后只剩下了強大而傷痕累累的昔日戰體,元神更是相對弱小得可憐,甚至可以說只有著一點迷茫而殺戮的靈識,怎會是葉晨的對手。

    無法套取有用訊息后,葉晨稍微動真格,直接橫推,擊殺了所有古代冥兵。

    眾人只得再向廣袤無垠的戰場最深處去,這里真的跟一片大陸一樣,無邊無際,沒有盡頭。

    說是方圓百萬里,但更加得廣闊。

    葉晨心中明白,當初那位霸主大能殞落的時候,他所開創出的內天地都被打爆了,天地殘片與神戰場合一,發生了異變,遠要比起想象中更加地巨大,成為了一方另類而廣闊的小世界。

    前行了數萬里后,葉晨睜開上蒼之眸,洞徹八方,深入后也發生了變化,同樣的荒涼,更是昏沉,并且有著一道道帶狀的黑霧在繚繞,很是幽寂與陰森。

    在更遠方,他們甚至是見到了大片墳冢,一座座都跟小山一樣,很是巨大,葬有著古代強者,顯得陰森嚇人。

    他們謹慎前行,強如葉晨在這等險地也不曾真正大意,帶著三女徑直進入了一處平原上,卻比起此前的墳冢更加地可怕,眼前所及,到處都是尸骸,甚至不少都化作了石質,歷經了太過長久的歲月。

    且一眼無際,根本想象不到,當年諸神破滅之戰中,死去了多少生靈,才有了如此驚人的骨海。

    當然,這不可能所有都是神靈,所謂的諸神,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圣者,也被稱之為神明,參與了一戰。

    且更多的甚至不是圣者,是被諸神聚集的可怕大軍,是軍團,進行了參戰,浩瀚一戰。

    真正的神靈只有很少一部分。

    轟隆——

    突然間,在前方爆發開了一股驚人的氣息,驚天動地,橫掃六合八荒,震蕩整片浩瀚神戰場。

    葉晨的眸光逼人起來了,他看到了在遠處的天邊上,出現了一副不可思議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