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046.第1046章 他是帝子?

永恒圣帝
     帝族大能的大手被抵擋下來了,那是源自于伊伊跟黃金小神龍脖子上的半邊玉牌,脫離了兩只小家伙的脖子,在虛空中合一,生出了一個璀璨的光團。

    那里,有著磅礴的神威在涌現,驚天動地。

    “是誰!?”

    遠空,人形光團的帝族大能在大喝,其音震動整片帝族古界,蘊含著莫大神威,撕裂層層虛空,很是嚇人,化作了一片駭然的聲浪沖擊過去,擊向了那道光團。

    就算是諸天星辰,都要在大能吼聲下,活活炸開,因為他是大能,有著這樣通天的神威。

    但光團釋放開柔和的曦光,輕易抵擋下來,不曾消散。

    這越發地令人感到驚震了,這團光團到底是什么,連遠古大能的攻擊都可以抵擋下來,讓人驚疑。

    且這種情況顯然也超乎了他們的預料之外。

    葉晨很快就明白過來了,因為這是當初在祥和天地中,神秘的無名老人賜予給兩只小獸的玉牌。

    猶自記得,無名老人曾提及過,關鍵時刻只要取出,哪怕就是帝族都要給上三分顏面,而今居然主動地發出特別的威能了。

    “唉,堂堂太圣皇族真的沒落走到了這一步嗎?要對外人強勢出手,進行巧取豪奪,真是令人失望啊。”

    兩枚半邊玉牌合一后便崩碎,而后光團化生出了一道朦朧光影,緩緩地出現帝族古界中,赫然正是無名老人。

    他顯得慈和,卻又如此的仙風道骨,與在祥和天地中所見到的大不相同,真正地擁有著驚世仙威,最起碼也是一位遠古大能,發出了這樣失望的慨嘆聲。

    “咿咿呀呀——,是老頭子。”

    伊伊驚呼,跟黃金小神龍都瞪大了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嘀咕道:“難道老頭子是遠古大能嗎?”

    葉晨看著無名老人,果然跟帝族有關系嗎?他早就有所猜測了。

    無名老人的出現,身上有著強盛的神威,護住了葉晨等人,也看向了帝族的其他強者,看向了帝族大能,也看向了帝無雙,露出了一絲慨嘆,輕聲道:“過去了那么多年,堂堂帝族已經沒落到這一步,需要對他人這般出手為難嗎?”

    語氣中,帶有著一抹無奈,也有著一抹悵然,乃至是些許悲哀。

    “老家伙,你是誰!可知道這里是帝族之地,豈是你可以放肆侮辱。”一位帝族圣主開口,聲色俱厲,充在那里呵斥。

    他看得出來,無名老人很強大,但這里是帝族的地盤,根本無懼一切。

    “閉嘴!”

    帝無雙開口了,然而并不是對無名老人,而是對剛才開口的帝族圣主呵斥,充滿了怒氣,也帶有著殺意在席卷。

    “帝子小祖,這——”那位帝族圣主神色大變,很不解,不僅僅至其他,就連其他人同樣都很不解,不知帝無雙為何幫助一個外人而對他開口呵斥。

    “你閉嘴,知道他是誰嗎?”

    地位崇高的帝族大能都開口了,從遠空一步邁步過來,身上纏繞諸天道痕,很強大,此刻卻也顯得很恭敬,甚至禮誠地對著無名老人進行鞠躬:“族人帝焸見過老祖。”

    “老祖!?”

    這一幕讓得幾乎所有人都心頭震撼,無名老人竟是帝族中的老祖?而且這個稱呼,似乎更像是對著一位帝子的稱呼,否則堂堂帝族大能怎會如此恭敬地稱呼一聲老祖。

    難不成他也是太圣皇的子嗣嗎?

    但不應該,無名老人跟帝無雙、帝無名年齡相差太多了,顯得很蒼老,而且眸子間有著萬古沉浮的滄桑,顯然歲月很大了,而并非被封印萬古歲月到這一世那般簡單。

    “是始祖!”

    玄天圣女驚呼,竟然在喊無名老人為始祖,進而認真地鞠躬行禮:“太圣上宮第一百七十二代傳人肖雨晴拜見始祖!”

    “太陽神朝第一百九十三代傳人師承炫見過師叔祖!”

    “暗夜古殿第一百八十八代傳人古飛見過師叔祖!”

    太陽王以及永夜暗王地認真地朝著無名老人行拜大禮,這一刻已經知道眼前這個老人的身份,不僅是輩分,而且身份都大得嚇人。

    無名老人看向玄天圣女,虛扶她起來,又看向了太陽王、永夜暗王,發出了一聲復雜的慨嘆:“已經過去了那么多年嗎?連老朽以及兩位師兄的傳人都那么多代了。”

    眾人一震,這個無名老人絕對是一個恐怖的老怪物,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而且聽其語氣,還很有可能是神話時代中無敵雙子君王的師弟,來歷大得嚇人。

    天穹上,帝無雙罕見地露出了復雜的神色,看著無名老人,道:“過去了那么多年,你終于愿意回來了。”

    “當年之事,你也清楚,我的離開,事出有因。”無名老人看向他,旋即白眉微皺,道:“你過分了,不應如此,你要明白,身為帝族,不應如此,巧取豪奪,會有損太圣皇族的帝族風范。”

    帝無雙漠然神色轉冷:“為了找回父親,不得不這樣。”

    無名老人正要說話,但這時,虛空中出現了另一道身影,體繞一百零八道神光環,顯得至神至圣,若仙帝出世,赫然是帝族的另一位無敵的帝子帝無名出現了。

    他屹立在天穹上,看向了無名老人,朝他淡漠地點點頭,道:“你的法可曾成功了?”

    無名老人同樣看著他,輕嘆:“你即是我,我即是你,難道你還不清楚嗎?”

    眾人一震,難道帝無名還有無名老人,是同一個人嗎?但無論怎么看上去都不像,有所巨大的差別啊。

    唯有葉晨早有猜測,當初詢問無名老人的名字,就言稱自己無名,在那個時候已經有所猜測,還以兩個人有可能是同一個人,現在真的成真了。

    不過認真看上去,兩人還是有所差別的。

    帝無名神色漠然:“你錯了,你已經不再是我,我也不再是你了,這一點你要明白。”

    聞言,無名老人點點頭:“的確,我既是你,也不再是你。”

    話語中,有著深深的悵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