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060.第1060章 第1038 大能動!

永恒圣帝
     轟——

    遠在古神大陸上,天崩地裂,一聲震顫九天十地的浩大聲響在炸開,整片浩瀚的古神大陸都在動蕩起來,有著璀璨光華在沖霄,震蕩著這片天地。

    古神大陸上所有人都震驚了,看向了遠在天邊的光束,粗大無比,貫穿了九天十地,照耀三十三層天,諸天星辰都在戰栗,更有星辰炸開了,像是要滅世一樣。

    那是最為可怕的禁地妖神墟,平日間一直都沉寂無聞,這一刻居然有著如此可怕的聲勢在爆發了,實在是震懾所有人的心靈。

    “古今最強的妖神墟之主終于從萬古沉睡中蘇醒過來了嗎?”

    “那可是傳聞太初時代就無敵的蓋代存在,蟄伏沉眠了萬古歲月,以為早就坐化了,沒想到居然還活著,太驚人了。”

    “妖神墟之主覺醒過來了,這是要干什么?”

    舉世震驚,萬眾矚目。

    這一日,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樣,整個古神大陸上的世人都緊張無比,哪怕就是古神宮中的強者都受到了那股最為可怕的威壓影響。

    這種氣氛太壓抑了,幾乎讓人窒息過去,無法喘過氣來。

    妖神墟中,突然出現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位年老的騎士,蒼老不得不成樣子了,白發稀疏得只有幾根,滿臉皺紋,穿戴著殘破的鎧甲,手中抓著一桿斷了半截的殘破石槍。

    老騎士騎著一頭瘸馬,同樣顯得干瘦無力,一腳一瘸馱著老騎士走出現。

    換做平常,這是一個十分不起眼的組合,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但落在世人眼內,卻引起了大世震驚。

    因為一些古老的勢力都曾記載過去,在五萬年前,曾有一代人族天王傲凌當世,要馬踏妖神墟,結果被一個老騎士生生斬殺了。

    更為詳細一點的資料顯示,那是老騎士只是扔出了手中的殘破石槍,就將那位至強的人族天王給洞穿,釘殺在妖神墟中一座神山峭壁上,大道血液染紅了那座峭壁。

    至今那位人族天王的尸骸還在那座峭壁上,警示世人,妖神墟不可侵犯。

    若是猜測沒錯的話,這個老騎士最起碼都是一位遠古大能,否則怎會在年老體衰的情況下,如此輕易釘殺一位至強天王呢?

    “五萬年不死的老騎士出世了,還有著更為可怕的妖神墟之主也在出世,這一切都因為什么了?”

    世人都在猜測,且這一刻,老騎士雖然蒼老,瘸馬還是瘸馬,卻爆發開了震蕩古今的神威,威嚴浩蕩十萬里,已經是內斂了部分氣機了,但還是那般地驚悚懾人。

    舉世震動,這種氣機在擴散,鋪天蓋地,讓天地戰栗,大道也在隆隆而鳴,眾生戰栗。

    很久之后,老騎士騎著瘸馬離開了妖神墟,消失了。

    “快去搜查,妖神墟走出的老騎士去了哪里?”

    很快,世人就發現到了,老騎士來到了海洋,在混亂之海的邊緣,看上去竟有些朦朧了,纏繞著大道氣機,道痕彌漫,越發地驚世恐怖了,蟄伏的精氣神都在復蘇過來。

    “天地變局真的開始了……”

    老騎士昏花老嚴變得清明,卻又是深邃起來了,像是能夠洞穿遼闊的混沌之海,看到另一邊的古帝大陸。

    而后他轉身看向了妖神墟,發出了一聲復雜的慨嘆:“主上沉睡了那么多年,就是為了等到這一次。”

    許久后,老騎士驀然精光湛然,以手中殘缺的戰槍劃破了混沌之海的壁障,一步走進去,消失不見了。

    但妖神墟中,那道讓半邊古帝界都徹底照亮的璀璨光柱并沒有消失,反而持續地熾盛,天上的那一輪天日徹底地黯淡下來了。

    混亂之海的另一邊,高不可攀的星空中,浩大神界在浮現,不再被古帝大陸的規則之力封鎖,不再隱藏,而今徹底地貫穿了外界。

    那里有著連綿的天宮寶殿在沉浮,有著一座又一座巍峨而高不可攀的仙山,有著懸掛在天穹上的神城以及神島、洞天福地,顯得不凡。

    其中更有著影影綽綽的一道道強大身影在浮現,全都是真正的強者,不乏著天王境的神靈人物,且數量不在少數,超乎世人想象之外,很驚人。

    那就是古帝界的不朽神界了,是萬古以來古帝大陸一切天王境生靈飛升的集中地,也有著他們誕生的后代,其中更有著幾道恐怖之極的氣息在浩蕩,絲毫不弱于外界的那一道道光束擁有者。

    “規則之力終于還是消散了,這一世終究還是來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們都贏了,只希望不要涉及蒼生,他們是無辜的……”

    天地間,似是有著一道縹緲的聲音,充滿了遺憾,充滿了無奈,讓人悲慟。

    “就在這一世,沉睡了一個又一個時代,等待了萬古歲月,終于等到了這一世。神界降臨了,通玄古門也出現了,也應該是我們殺進入的最佳時候了。”

    古帝大陸上,有著浩大的聲音在天地間震蕩,充滿了威嚴,也帶著無窮,讓諸天星辰在都顫抖,群山萬壑都在崩裂。

    人族、妖族、獸族、廣袤無人的邊緣疆域以及浩瀚的星空中,那一道道光束更加地熾盛了,瞬間耀眼了一大截,更是伴隨著最為可怕的大道天威,在彌漫,開始爆發了。

    萬古的棋局,將要在這一日徹底地展現了。

    轟隆巨響中,伴隨著仙光、神輝、法則、道痕等,在天地間縱橫飛舞,顫栗著天地,更有著一種又一種天地異象在沉浮,如諸天神坻虛影在浮現,百萬大魔在咆哮等,異象驚世。

    妖域妖神殿中,從磅礴神光柱中,有著一道龐大得難以形容的身影出現了,那是太古妖神螣蛇,徹底地復蘇出世了,有著萬里長,覆蓋了蒼穹。

    獸域中,也有著無比巨大的身影出現,撕裂開廣袤大地沖出,那是一頭白虎,同樣巨大無比,可吞納星辰,強大得不可思議。

    與此同時,其他地域以及星空中,陸續有著幾道最為可怕的身影出現了。

    他們每一人都是屹立在天地間最頂顛上的無敵者,莫說是古帝界,就算是放眼諸天萬域,都是高高在上,真正主宰萬域沉浮的古老大能,一個個法相都驚天動地,聳入了星空中,諸天星辰都要伴隨著席卷。

    每一個人都仿若是一方大世界,有著無與倫比的威壓在彌漫,撕裂長空。

    太古大能的無敵氣息在爆發了,席卷茫茫天地,諸天星辰都要搖搖欲墜。

    他們都在快速地復蘇己身,修復無敵道果,要在最絕顛的狀態下出現,沖擊通玄古門。

    轟隆隆——

    遠古大能在吞納古帝界的茫茫精氣,整片古帝大陸的無盡精氣都席卷而來了,天地間的靈氣一下子都淡薄了很多倍,就連許多洞天福地的靈氣都干涸了,被吞納了。

    大地深處的許多靈脈都徹底地干涸了。

    甚至在浩瀚星空中,也有著無數星辰都黯淡下來,星辰精氣都被他們給吞納了,自此星空永遠地黯淡了一大片。

    并且一尊又一尊遠古大能在大道噴涌,有著他們的大道烙印,遍布了天穹上,壓制了古帝界的萬道。

    世人都仿佛感覺到,古帝大陸仿佛要邁向了末法時代一樣,有著大道的壓制,再也難以修煉。

    并且眾生都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壓抑感,世人都要窒息,大道哀鳴,如似末日來臨了。

    轟——

    妖神殿中,螣蛇妖神第一個沖上了天穹上,沒入了星空中,本來就能有萬里長的它展現了法相更是可怕無比,諸天星辰在環繞它法相之身,妖威驚世,沖向了神界。

    但并沒有沖進去,而是停在了神界前方,冷漠地凝視著神界。

    另一邊,獸域中氣沖星空,白虎獸神破入星空中,同樣是天地法相,在另一邊遙望著神界。

    轟轟轟轟——

    天地間,有著一尊又一尊遠古大能的身影出現了,齊齊來到了神界前方,一個個都大道神痕震顫,神威驚世,但還在等待著,沒有立刻破入神界中。

    并且,神界中有著幾道恐怖的身影出現,如果天王就是神靈,那么他們稱得上是真正的神王,不是圣域所封的九部神王,而是每一人都有著遠古大能的無匹戰力,真正有資格號稱神王的大能級存在。

    身后,有著一群天王境的神靈強者跟隨,都是古往今來古帝界飛升的神靈,也有著一些是諸神時代幸免于難的神靈,被封印了,在這一世中都解封出世了。

    神界中神靈級強者數量不少,接近百位之多,這等數量實在超越了想象之外,但細細一想也在情理中,畢竟也是萬古以來的積累,有著諸神時代的部分遺民,也有著在神界中成長起來的后起天驕。

    并且最為重要的是,神界與眾不同,修煉環境遠遠不同,更有著幾大神王在此指導。

    可以說,神界幾乎等于另一個諸神時代了。

    幾大神王帶領著眾神靈來到了神界面向古帝大陸的門戶上,堵住了神界門戶。

    其中一位白發神王開口,他很有威嚴,眉心有著一點朱砂,掃視著聚集在星空中的遠古大能,尤其是太古妖神、獸神等,道:“螣蛇、白虎、無虛,沒想到你們三人居然還活著,沒在最終的諸神一戰中殞落,真是讓我意外了。”

    太古妖神螣蛇冷哼:“九虛神王,我也沒想到那么多年過去了,你還沒有死。當年一戰中你可是受了很嚴重的傷勢,幾乎身死,而今你看起來傷勢已經恢復了,看來神界中的生命之泉真的很有效,居然滋潤了你,讓你徹底復蘇,也讓另外幾人沒有殞落。”

    “不過你們倒也挺狠心的,生命之泉是如何凝聚來的,你們應該比起誰都更清楚,當年蠻神王那老家伙重傷垂死都不愿意動用生命之泉,你們居然動用了,嘴上說得大義,其實都私底下不過是一群虛偽的老家伙而已。”

    聞言,神界的幾大神王都沉默了,神色略顯復雜,而其他神靈只有幾人露出了悟,其他人都有些茫然。

    螣蛇妖神只是嘿嘿冷笑,卻不再言語下去,沒有揭穿。

    “這一切都不過是迫不得已而已,相信他們就算是知道了,也會原諒我們。”白發的九虛神王搖了搖頭,帶有著一絲無奈。

    而后他看向了其他遠古大能,道:“你們應該都知道,通玄古門乃是太圣皇留下的封印,不可動,里面有可能不是逆天造化,而可能是蓋世大兇,不然太圣皇也不會親自封印,為何相隔萬古,還如此執著。”

    “通玄古門中是不是逆天造化你我都不清楚,只有太圣皇真正明白。但太初古碑有所記載,證明就有可能。門后,造化之地,傳聞通天、通玄、通靈、通古今,可得永恒不朽造化,也可讓人起死回生,我們必須要試試。”

    白虎獸神漠然,并且帶有著一絲輕蔑:“九虛、谷玄、瑯琊,還有你這位神界新晉的神王,四大神王在此,還有一群神靈同在此,的確是一股極其強大的能量,但你們應該都知道,就憑你們這些人,根本攔不住我們的。”

    因為不僅僅只是三大遠古大能,后面還有著另外幾尊可怕的遠古大能,影跡朦朧而驚世,數量遠勝于神界中的神王。

    甚至星空中,就連帝族大能以及三大圣地的大能都來了。

    對方的霸主大能數量驚人,超乎想象之外。

    神界的強者不少,但真正的大能級人物只有著四人,其他強者最強也不過是天王,相差了一個大境界,就宛若是相隔了一片天地,如白虎獸神所言,根本攔不住他們。

    而今他們遲遲不動手,不是懼怕了神界的神靈,而是有所等待。

    轟——

    一道至強的身影橫空出現了,落在了神界中,赫然是太古蠻神。

    他魁梧而精壯,手執著狼牙棒,極其強大,不弱于任何大能,與神界四大神王并肩而立,朝著太古妖神螣蛇看過去,輕嘆一聲:“螣蛇,你果然是可怕,活出了另一世,出乎我的想象之外。”

    “彼此彼此吧。”螣蛇妖神冷曬,“不過現在的你,在沒有九虛他們動用生命之泉滋潤下,多半只是利用那半顆世界之心封印到這一世,強行復蘇到最巔峰狀態而已,過不了多半就會殞落,還想要阻擋我們嗎?”

    太古蠻神沉默,他也知道自己無法阻擋得住這些遠古大能,每一人實力都如此地可怕。

    且如太古妖神所言,他根本活不了太長時間。

    “抱歉了,我們動用了生命之泉。”九虛神王輕嘆。

    太古蠻神搖了搖頭:“你們萬古以來守護神界,守護通玄古門,是應該的,那些死去的弟兄們不會責怪你們。”

    轟隆隆——

    這時,另有身影出現了,從混亂之海邊緣中大步走出,來到了星空中,很魁梧英挺,道威驚世。

    “沒想到你也來了,古長生。”

    有遠古大能在開口,若是葉晨在此,必然會很震驚地發現,這跟昔日他所殺的古神宮古來最強天驕古長生不但名字一樣,就連樣貌也幾乎一模一樣,只不過顯得更加地成熟威嚴,更加地強大無匹,動輒間就可撕裂無盡星空。

    他絕世強大,超越在天王之上,乃是古神宮昔日的遠古大能,還沒有坐化,活到了這一世。

    昔日,這位大能古長生曾橫渡混亂之海,來過古帝大陸,并且成功回返,說過一些很神秘的話。

    如有著真正長生的傳說,有著長生不死的仙藥,有著帝與皇的至尊傳承,有著俯瞰古往今來的無上存在,也傳聞有著沉睡的神秘生靈,疑似來自于洪荒仙界等等。

    這一切都是出自他的口中,也是讓古神大陸的強者對于古帝大陸充滿了神往,古往今來不知道多少古神大陸的強者跟隨著過去。

    而今他也出現了,真正說起來,他也是萬古棋局的發起者之一,因為當年他所在的年代與諸神時代一樣,他就是那個時代曾出現過的其中一尊蓋世霸主,有所謀劃過。

    而今一切都付出水面了。

    “長生老祖!“

    這個時候,神界中突然有人在驚呼,竟然是昔日從葉晨收下逃過一劫的古神宮兩位天王玄老,都恢復過來了,見到古神宮昔日的遠古大能老祖出世了,都很激動。

    大能古長生神色微動,朝他們點點頭,并且將兩人接引回來,打破虛空,送向了另一邊,那是古神宮主以及其他天王的所在神船上。

    突然間,所有人都神色微變,因為他們見到了遙遠的天邊有著一道蒼老的身影,一個年老體衰的老騎士,一匹瘸馬,遙望著這里。

    “是那個人,連他也跨越混亂之海過來了,是否代表著這一世就連那位無上存在都要出世了。”

    就是遠古大能都變色,因為那可是昔年曾參與太初一戰、滅界一戰的真正無敵者,那位大能級別的老騎士不過是那位無上存在守護妖神墟的老仆人而已。

    老騎士沒有過來,只是在星空中遙望著,一動不動,卻沒有人膽敢對他出手,都知道他代表了什么。

    “不用再等了,他們來自于諸天萬域,想要進入古帝界有些困難,需要一定的時間,我等先出手,排除一切的阻礙吧。”太古妖神開口,陡然間,星空中氣威驚世。

    大能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