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12年(2合1)

永恒圣帝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帝族與三大圣地的超級強者,遠遠見到了帝城中央天宮內的浩瀚氣運、信仰之力、愿力,都神色陰沉,甚至很想出手,打塌天宮,給予圣域嚴重的打擊。

    “要出手嗎?覆滅圣域殿堂的宮殿,給予千一個教訓。”

    一位超級強者冷漠開口,語氣無情。

    “應當出手,千太卑鄙了,我等四大勢力都在等待那些勢力之主的答復,他卻出手,建立所謂的圣域大教,凝聚古帝大陸的愿力、信仰之力以及氣運之力。”另有人開口。

    “是我們失策,不應該讓千有著足夠時間建立這個所謂的圣域,已經有了一定的氣候,應當今早鏟除。”

    四大勢力的超級強者都達成了一致的協定,要對圣域出手,給予一個難忘的教訓。

    但這一刻,他們突然感到了一股刺骨的冰冷從心底涌出現,因為有著一雙冰冷的眸光看向了這里。

    圣域之主——葉晨!

    他在中央天宮神座上,不曾離開,卻如九天神坻臨塵,漠然地看向這里,如似看著螻蟻般。

    雖然不曾出手,但讓他們都感受到了一股致命般的危機在浮現,在打寒顫,充滿了驚恐。

    “走!”

    四大勢力的超級強者第一時間就轉身逃走,他們都感覺到葉晨的絕世可怕,四人之力恐怕也遠遠不是敵手。

    神座上,葉晨不曾動身,眸光流轉間,右手伸出,對著虛空接連拍出了四掌,打出了四個掌形的黑洞。

    轟轟轟轟——

    四道沛然的掌勁沒入了無盡虛空中,而后閃電般地穿梭了數以千里,直接追上了四大勢力的超級強者,打爆虛空落下。

    轟——

    遙遠的天邊,

    四處天地被打爆了,四道身影狼狽地跌落,鮮血淋漓,渾身是傷,不少處深可見骨,很是凄慘狼狽,遭受重創卻沒有死,讓他們更加地驚慌,顧不得什么,快速地逃亡。

    葉晨不再理會,剛才出手,權當是給他們一個教訓,展現圣域無敵威,讓四大勢力都不要以為圣域好欺負。

    這一幕,也被中央帝城中不少強者見到了,望向中央天宮中,越發地對于圣域之主千敬畏了。

    隨后,帝族與三大圣地都不再出手過了。

    一日復一日,一月復一月……

    時間穿梭,流年歲月。

    很快,十二年過去了。

    這一年,已然是葉晨稱尊古帝大陸的第十九個年頭了。

    這些年來葉晨俯瞰茫茫古帝大陸十九年了,橫推世間無敵手,帝族與三大圣地強者不出,誰與爭鋒。

    但他不曾狂妄,不曾倨傲,始終保持著一顆平常心,知道暗中還有著恐怖人物不曾出世。

    葉晨依舊端坐在中央天宮那張高高在上的無上神座上,終日一動不動,被大道淹沒,終日都在悟道中。

    古瀾世界跟天都大陸的融合從十幾年前已經進入了最尾聲的地步上,卻很緩慢,一次次地打破想象中的時間,始終不曾真正地融合在一起。

    不過也處于很關鍵的時刻,幾乎每時每刻都有著大道感悟不斷地涌現出來,讓葉晨的道行在悄然間再度精進起來了。

    本來他的道行就處于一個臨界點上,不以人皇塔鎮壓的情況下,隨時都會突破。

    現在更是如此了,道行不斷地進步著,體內的大道越發地壓制不住了。

    本來人皇塔只是被他駕馭而鎮壓,并非自主復蘇鎮壓,這是兩個概念,前者遠不及人皇塔復蘇鎮封得更圓滿。

    而今葉晨甚至不敢動用己身的道行,避免體內的大道沖出,而后直接爆發。

    且他已經走到迫不得已的地步上,他運轉秘法,凝聚出了從古長生那里得來的那一枚帝字,更是以體內唯一的混沌真血化生出了混沌鼎爐,鎮封住了斗戰圣魂,鎮封住了己身的大道。

    甚至他模仿昔日被法則枷鎖己身的辦法,進行鎮封己身大道,不惜遠走,進入了神戰場中,尋來了許多天王法則殘痕,也以九大帝朝天王施展秩序神鏈,甚至十重天神性光圈都化作絕對神環,束縛住了己身之道。

    他就此禁錮了己身的道,哪怕道行在這段時間中不斷地悄然進步著,他也不至于突破。

    葉晨必須要等到兩大天地徹底相合的那一剎那,感悟無盡感悟,進行極限突破。

    在這段時間中,葉晨時刻端坐神座上,雙眸緊閉,不理世間事,一動不動,仿佛實現了永恒,不曾動彈過。

    若非能夠感受到他體內強而有力的心跳聲,三仙子她們都擔憂他出事了。

    同樣,因為對于己身大道的禁錮,葉晨在這十二年來,不僅只是對于古瀾大世界跟天都大陸的融合,同樣也在感悟后天、先天、半神、化神、圣藏五大境界。

    他對著以前的每一個大境界都進行重新鞏固,一步十重天,全都圓滿無暇。

    尤其是對于圣藏境,乃是開掘人體寶藏的大境界,隨著修為的提升,他的人體寶藏不斷在開啟,不斷地啟發著更多的潛力,渾身肌體寸寸生霞,神力澎湃,如瀚海般無盡。

    無形中,他感覺到斗戰圣體又再進一步提升了。

    更為重要的是,他在感悟輪回,憶起前世今生,種種回轉在心田間。

    十二年的修煉似是經歷是上千年,體內神力越發地強盛,哪怕就是靜止不動,都能夠感受到他體內的大道神力在隆隆長鳴,呼嘯巨響。

    他有著歲月的滄桑,有著不菲的斬獲,對于輪回的了解,越發地精深了。

    混沌之道也在推演,十二年間雖然沒有邁出特別重大的一步,但同樣更加地精深,不斷地進步著,不斷地完善著混沌之道始之章。

    他感悟天地,感悟輪回,感悟前世今生,感悟混沌,感悟十重天……

    葉晨雖然不曾真正跨出最后一步,立地成就天王,但越發地強大了,斗戰圣魂比起一般天王的神魂還要強大得多,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已經算是另類天王了。

    因為對于大道的感悟與理解,早就達到了這一層次上,甚至比起不少天王都要更強大。

    他的道行始終都在進步,他日一旦邁出最后一步,將會有著大幅度的提升,葉晨始終相信著這一點。

    隨著時間的推移,葉晨越發地顯得深不可測了,哪怕就是站在他的身邊,九大帝朝天王都感覺葉晨如淵似海,深不可測,無法感知他的深淺,不可揣測他的強大。

    他眸子間帶有著歲月的滄桑、日月的沉淪,不似是一個年輕之輩,更像是一位無上存在,眸子深邃而悠遠,可洞穿世間萬事萬物,了然于胸。

    大道隆隆,葉晨望穿萬古,輪回古今。

    他無比強大了,立身在臨界點多年,也禁錮己身大道多年,但始終都在進步著。

    他的修為之強大,已然冠蓋同代無敵手,且也有種預感,自己即將面對的天王大劫將會可怕無量,比起以往更可怕得多,會真正地毀天滅地。

    但他還在壓制著,也在進步著。

    他日夜都端坐在神王殿上,俯瞰蒼茫古帝大陸,眸光掃視天下,真正地屹立在絕巔之上,舉世茫茫都不見得能夠尋出多少人可以與他一戰。

    葉晨的威嚴更勝了,分明還只是一位年輕之輩而已,加兩世歲月加起來都不過一百歲出頭而已,但卻如同飽含滄桑的萬古巨頭般,可以看盡世間萬物。

    偶爾間,他會望月低嘆,喃喃自語:“這樣地持續下去,也許會有一日,我會直接破入大能境領域嗎?”

    他不知道,不了解,只知道目前的自己,比起許多天王都要更強大。

    這樣下去,也許再過上數百上千年,真的有可能直接達到那種境界上。

    因為兩片天地融合出來的感悟,等若是真正地開天辟地,尤其古瀾大世界更是神話時代君王開辟出來的內世界,帶有著君王境的大道感悟。

    這對于葉晨的大道感悟尤為重要,讓他的道行越發地深不可測了。

    與此同時,圣域也建教十二年了。

    雖然只有十二年,相比起其他勢力動輒就是成千上萬年的古史顯得很年輕,甚至跟嬰兒沒有區別,但這一切并不阻礙圣域蒸蒸日上,氣運昌盛,甚至強大得不可思議,早就成為當世最為矚目的龐然大物了。

    自從建立的第一日開始,幾乎每日都有著大量的修者想要成為圣域的一員。

    因為這些年來,凡是加入了圣域的強者,幾乎都有著一定程度上的修為上增長。

    須知道并非所有人都似得葉晨、帝子、不朽真王,修行速度妖孽得嚇人,更多人都需要數十上百年才能夠往上邁上一個臺階。

    這才是真正的修行速度,葉晨、帝子、真王都是萬古罕見的天驕,有著如此驚人的速度是偶然的,不可復制。

    但因為武學神閣的原因,也因為丹殿的緣故,也有著九大帝朝天王一年一度的講道。

    甚至連身為圣域之主的葉晨也曾是公開講道過數次,他對于大道的感悟比起天王都要高深,也要透徹,由淺入深,從簡單到玄奧,往往一點就明。

    就是天王都感到有所裨益,更遑論是其他人,更是一個個都有著一定程度上的增長。

    一些本就達到了臨界點的修者,更是因此突破了小境界,不少人都獲益匪淺了。

    正是因此,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加入越發鼎盛昌榮的圣域。

    不過圣域招賢納才也越發地嚴格了。

    且圣域是如此地超然,以中央帝城為根基點,屹立九天上,俯瞰茫茫古帝大陸,稱尊大世。

    十二年來,圣域大教始終都超然無比,不似得世間大教王朝,只有著中央帝城的圣域殿宇為真正的中心,沒有疆域,但圣域強者遍布古帝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無論是人族、獸族還是妖族,都有最頂尖層次的強者為圣域的一員。

    且因為圣域的介入,古帝大陸各地的紛爭越來越少了,整個古帝大陸三族疆域都處于一片平穩發展的狀態中。

    同樣,在圣域強者的管轄下,葉晨的石像同樣也建立在越來越多的地方上,乃至是最偏遠的山村上,都有著他的石像,備受世人的信仰。

    他仿佛已經化作了塵世間的唯一神坻。

    而今,葉晨端坐在神座上,他頭頂上空凝聚的信仰之力已經暴漲了許多,比起當年更加浩瀚廣袤,化作了一片真正的信仰之力海洋,不在人皇塔中,而是儲存在另一片空間中,專門為了信仰之力為開啟出,與中央天宮連接。

    同樣也有著愿力在不斷凝聚,同樣顯得晶瑩,被儲存在另一片空間中。

    神話時代,最為強大的帝與皇都曾研究過氣運、愿力、信仰之力三者,葉晨研究過信仰之力,而今也開始研究氣運之力跟愿力了。

    這三者有著無窮妙用,傳聞神話時代中,有古之大帝是憑借信仰之力成為不朽大帝,但葉晨感覺,其中可能還會有著愿力的因素。

    愿力,既跟信仰之力很相似,卻又介乎于其上,不是信仰,與眾生的心愿有關,也能發揮出非凡的力量。

    十二年來,他在研究三者雖然沒有取得多大的成果,但在這一方面,也算是頗有心得,了解到了很多。

    而且他曾以圣域神坻名義,在圣域殿堂中鑄就了幾尊神像,包括女神、晨兒、伊舞、孔雀王在內,讓世人也信仰他們,因為發現了當中的一些妙用。

    有著信仰之力的加身,UU看書 .uukanshu.com 可以一定程度上減少歲月帶來的流逝痕跡。

    尤其是對于孔雀王,他昔日曾經輪回失敗過,輪回道基宛若被斬了一刀,有著難以抹除的痕跡,但借助信仰之力,可以緩緩地修復道基。

    但葉晨不建議幾人煉化信仰之力進行修煉,始終都在外物,不如自己根基顯得實在,不過可以借助提升思感,加快悟道的進步。

    至于伊伊跟黃金小神龍,這兩者很特別,無需信仰之力。

    九大帝朝天王,也被他奉為了圣域的九部神王了,代表圣域,鎮守天地,也開始立起神像,享受圣域鴻運以及信仰之力。

    他們的修為,在不解開封印的情況下,也在進步著。

    “天地變局還沒有開始嗎?”

    葉晨低語,看向了深邃的無盡星空,他的眸子同樣深邃無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