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096.第1096章 貫穿古今

永恒圣帝
     “斗戰弒天!”

    神秘而威嚴的聲音仿佛是源自于無相君王口中喝出來,回蕩在歲月長河上。

    并且就在這一剎那,無相君王雖然形體枯槁,血氣盡失,跟皮包骨差不多,但古尸仿佛擁有了一種不朽的生機似的,要復蘇過來,徹底活過來一般。

    無相君王的不朽古尸釋放開了一股前所沒有的至強氣機,在肆意蕩漾,也在恐怖沸騰起來。

    身上更是有著茫茫的金色血氣在炸開了,在歲月長河上傾瀉,搖動神秘星空中的群星,一顆顆大星都在墜落,閃爍著璀璨的火光。

    “什么,那是——”

    就在這一刻,無論是三大君王、諸天大能、葉晨還是異族帝與皇都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無盡的金光中,形體枯槁的不朽古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尊偉岸無雙、蓋壓諸天的高大身影在浮現。

    他血肉飽滿,肌體生霞,黑發如瀑,英偉高大,可撐起整片天地,眸光更可洞穿古今,無比大恐怖,有著一戰帝與皇的無敵姿。

    他沐浴著無盡黃金血氣,有著諸天大世界在環繞,似是諸天共尊的無上存在,恐怖得嚇人。

    他立身在那里,歲月不可侵,蓋代無雙。

    “無相君王要復活過來了!?”

    所有人都在吃驚,哪怕就是異族帝與皇亦是如此,有所動容。

    三大君王更是瞪大了眼睛,那英偉蓋世的偉岸身影,赫然正是那位神話紀元中最強的君王之王無相君王,要穿越時空,再現這一世。

    只是那一幕不過是恍惚間而已,旋即就消失了,什么都不復存在了,徹底地消失了。

    干尸還是干尸,一樣的形體枯槁,發絲枯黃,伴隨著混沌霧靄以及尸煞之氣。

    但是黃金血氣也在肆意涌現,在沸騰,席卷九重天。

    無相君王這一刻似是真正活過來一般,抬手間打出了一招震古爍今的斗戰圣法——

    斗戰弒天!

    這是斗戰圣法中屬于禁忌篇中的最強招式,哪怕就是葉晨得到的斗戰圣法傳承中都不曾擁有著這一式。

    不是他的師尊不傳授,而是失傳了,這一紀元的斗戰圣法根本不完整,缺失了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屬于禁忌篇的終極奧義。

    自從神話紀元大破滅后,斗戰圣法中的禁忌篇章也伴隨著消失了,而今無相君王不知因何緣故復蘇了,打出了禁忌篇章的最強攻伐招式。

    這一招式出現的剎那,葉晨感覺到己身血氣都劇烈地沸騰起來,自主地沸騰,有著無盡的金霞在沖霄,沸騰九重天,在進行著共鳴。

    他能夠感覺到,這一招斗戰弒天的奧義都伴隨著斗戰圣血的沸騰,一同傳入了他的腦海中,在清晰地浮現了。

    仿佛無相君王的復蘇,是為了傳授這一招斗戰弒天。

    轟隆——

    黃金血氣沸騰三十三重天,震古爍今,無相君王在出手,展現出禁忌篇的斗戰弒天,那是神話紀元中斗戰圣祖蓋世無雙的絕招,傳聞異族的一尊帝與皇就是隕落在這招斗戰弒天中。

    而今無相君王施展,同樣破碎一切阻擋,迎接異族帝與皇的魔吞天下,發生了巨大的碰撞。

    歲月長河炸開,要被截斷了,神秘星空中不知道多少顆大星炸開了,一片最為恐怖的景象,湮滅所有的一切。

    恍惚間,見到了無量的魔血噴濺,噴薄諸天,讓星辰大毀滅。

    “真的要擊殺異族帝與皇嗎?”

    所有人都緊張起來。

    但異族帝與皇冰冷的聲音傳下來了:“什么復活過來,早已神魂寂滅了,談何復蘇。不過是那件兵器入主無相君王體內,讓他血氣復蘇而已。”

    終究是帝與皇,怎會看不穿。

    并且帝與皇實在太強了,哪怕就是搬出了無相君王的不朽古尸出來,讓天荒入主也不行,雖然讓異族帝與皇身上出現了一個血洞,魔血在噴濺,但也僅僅只是如此。

    更有恐怖的魔影覆蓋諸天,吞噬天地,轟在了無相君王的不朽古尸身上。

    大片的金血在噴濺,源自于無相君王枯槁的古尸身上,被打出了一道道深可見骨的恐怖傷口,哪怕就是媲美帝皇的最強戰軀也不行。

    終究不是真正的無相君王,談何一戰?

    轟隆——

    一聲最可怕的巨響后,一道身軀倒飛開去。

    是無相君王的不朽古尸,天荒都沖出來,黯淡下來了,恢復了青銅色,伴隨著不朽古尸,將其重新葬送在輪回六重棺中,一重重棺蓋飛快地蓋下來,封住了他的身形,回歸了葉晨的體內,再度恢復到平靜了。

    天荒也落在了葉晨的身邊,恢復青銅色澤。

    歲月長河上,異族帝與皇盡管受到了無相君王不朽古尸的阻擊以及禁忌仙雷的降臨,淌流出的帝血更多了,但魔軀依舊傲凌古今,無比巨大,高不可攀,在哈哈大笑:“縱然有著無相君王歸來又如何,活著的時候擋不住,現在更不行了,這天地間,還有何人能夠阻擋本皇跨越歲月長河過來。”

    三大君王也不行了,就算他們是君王中的超級強者,但面對著真正的帝與皇都不夠看,當年鎮殺的異族帝與皇還沒有眼前的帝皇強大,而且沒有了關鍵的主力人物——人皇。

    “呼喚人皇,請人皇進入歲月長河阻擊!”

    有人在呼喚,唯有至尊人皇出手,才可以真正地阻擋一切。

    但很快,有人變色了,那是諸天萬域幾大帝族的大能,都剎那變色,告諸所有人,就在剛才,十重帝關后出現了大動靜。

    異族帝與皇疑似復蘇了,突然有著幾件至尊帝兵迎向了第十重帝關,似是要發生最可怕的大戰。

    并且萬域最大禁地之一的囚天獄中,出現了恐怖的波動,里面被囚禁的無上存在都似是要復蘇,沖破枷鎖出來,局勢很嚴峻。

    諸天萬域中的萬古巨頭都被驚動了,人皇更是無法分神,一方面人皇圣劍都沖向了十重帝關中,與異族進行對峙,另一方面要盯著囚天獄,避免其中的無上存在沖關出來,根本無力他顧。

    這一切都讓人變色,異族真的是預料到這一切的,所作出的種種舉動嗎?

    “哈哈哈,看看現在還有何人能夠阻擋得了我!”

    異族帝皇大笑,在歲月長河邁步而來,頂著無盡禁忌仙雷,身后有著其他幾尊異族帝皇出手,護佑著他的過來。

    并且異族帝與皇出手,他在引來歲月長河上漂流的通玄之地,那里可通天、通靈、通玄、通古今,有可能讓他順利地通古今到這一世中。

    這是他跨越歲月長河的關鍵。

    只要他成功地找到了通玄之地,就可以一切順利了。

    事態無比緊急,葉晨很想要呼喚那位身繞混沌古氣的神秘人,讓他前來出手。

    但那個人不在,不曾出現,讓所有人都絕望了,難道就真的要讓異族帝皇成功跨越歲月長河過來,入侵諸天萬域嗎?

    轟隆——

    歲月長河上,一座神島出現了,并不大,但很神秘,有著古往今來的歲月痕跡,也有著不朽的氣機,仿佛可以通往古往今來,逆轉一切。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了,因為那就是通玄之地,可以通天、通靈、通玄、通古今。

    異族帝與皇在哈哈大笑,魔光滔天,一下子就崩散了大片的禁忌仙雷,沖入了通玄之地中,比起大世界還要巨大的魔軀進入其中,徹底被容納了。

    禁忌仙雷一下子就消失了,突兀地消散了,讓人心驚。

    異族帝皇進入了通玄之地中,正在接受著變化,那里可通古今,可讓他徹底地穿越漫長歲月,降臨到這一世中,避免受到天地的反噬,因果的懲罰。

    所有人都變色了,尤其是諸天大能,他們進入通玄之地是為了奪取逆天造化,但現在卻生生地走向了最可怕的一面,神話紀元中的異族帝與皇要借助通玄之地穿越歲月過來,降臨這一世中。

    尤其這一世中,帝皇不顯,只有著一位人皇,如何匹敵。

    真要滅世降臨了嗎?

    “哈哈哈,本皇就要跨越歲月長河,降臨這一世了,看還有何人能夠阻擋得了本皇的降臨!”

    異族帝皇哈哈大笑,并且這一刻選擇出手了,不是攻擊三大君王,而是攻擊葉晨,要將這個關鍵的人從世間上抹殺。

    帝皇殺念沖出了通玄之地,順著歲月長河殺來了,禁忌仙雷都無法徹底地擋住,恐怖無比,君王被擊中了恐怕都要絕滅。

    三大君王都來不及阻止,通玄古門中,三仙子她們早就過來了,見到這一幕都心顫,在流淚驚呼。

    “一切都完了么?”

    葉晨都絕望了,他已經沒有了任何手段,哪怕就是信仰之力、愿力、世界偉力、鴻運之力等等都不行,沒有什么可以阻擋得住帝皇的殺念。

    但就在這一刻,歲月長河破開了,沖出現了一道絕代傾城的倩麗身影,青絲飄散,蘊含著無雙的偉力,徑直出現在葉晨的身前。

    轟——

    異族帝與皇的殺念被阻擋下來了,被倩影身上的規則之力給擋住,消散了。

    “是——伊舞!?”

    葉晨看著眼前出現的倩影,分明與伊舞一模一樣,但更加地成熟傾城,有著無雙的氣質,雍容華貴,如諸天共尊的女皇。

    只是他剎那就明白過來了,她是伊舞的未來身,早就聽聞就在古帝大陸上,不曾想到也出現在歲月長河上,為他阻擋下了致命一擊了。

    葉晨有種落淚的沖動,得見了伊舞的未來身,沒想到是她的出現救了自己一命。

    其他人驚呆了,看了看歲月長河上突然出現的伊舞,又看了看通玄古門旁邊的伊舞,很是驚疑,難道是伊舞的雙胞胎嗎?

    帝無雙眸光湛湛,喃喃自語:“我總算明白了,原來當初看到的是她,而不是她。”

    唯有伊舞看到了這一切,眉心突然在生光,有著熾盛的光霞在泛現,如若驕陽般矚目,絢麗多彩。

    她雙眸失神,喃喃自語:“我明白了,是我,也不是我,不在過去,也不是當世,來自于未來,被一個最愛的人送回來,是為了扭轉未來的凄慘大世。”

    她盈盈落淚,淚花閃耀著七彩的光霞,整個人都化作了一道絢爛光束,沖入了歲月長河上。

    “伊舞——”

    “伊舞姐姐——”

    女神、晨兒都在驚呼,但無法阻止,也被天門門主阻止,朝二人搖了搖頭。

    只見得伊舞沖過來了,落在了葉晨的身前,與未來的她盤坐在一起,有著非凡的氣機在用下,似是水乳交融,一縷縷絢爛的彩霞源源不斷地從未來的她沒入了伊舞的體內。

    葉晨心顫,看著伊舞道:“伊舞,你為什么要——”

    伊舞一只勝雪柔荑輕掩他的口,秋水明眸泛現著淚珠兒,無聲落淚,卻是輕聲道:“我的到來,就是為了保護你,也為了你實現你的目的。”

    異族帝與皇眸光大盛,早就洞穿了一切:“很強的女子,但生機絕滅,身上有著一股與眾不同的氣機,不屬于過去,不屬于這一世,來自于未來!”

    “有未來的人要出手,救下這個關鍵的人嗎?”

    他看向而來歲月長河的下流,眸光極盡,看向了古往今來,但看到了歲月長河的下流,赫然斷流了,如似神話紀元一般,被人截斷了,不可洞穿。

    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只是他眸光轉冷,落在了葉晨身上,道:“就算有著未來的人出現為你阻擋又如何,終究只是死人,也不可能阻擋。”

    只是葉晨落淚,握住伊舞的玉手,聲音卻是冰冷的:“你錯了,她的出現,不是為了救我,而是成為一種契機,接引一個人過來。”

    “什么人!?”

    葉晨不語,天上雷霆光門崩散了,十道天之化身也消失了,轉而出現了一圈黑洞,深邃無比,如若輪回。

    他主動地走入了黑洞中,盤坐下來,并且他渾身肌體生霞,十重天浮現了,這一刻都在生光,每一重天都有著一尊神坻在盤坐,在誦經。

    “我在輪回,貫穿古今,呼喚未來,請現身,我的未來!”

    轟——

    歲月長河的斷流被接續上了,滔滔滾動,一道至尊無上的身影出現了,沿著歲月長河邁步而上,壓塌了古往今來,就這樣地現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