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3大君王

永恒圣帝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歲月長河出現了!

    這是天地間最為神秘的長河,以歲月之力凝聚而成,很是壯闊巨大,幾若無邊,伴隨著一重重驚濤駭浪在擊天,席卷下一顆顆星辰,落入河中,卻翻不起多少波浪。

    歲月長河不知從何而來,橫亙古帝界與神界,群星搖顫。

    可以見到,在歲月長河上,有著一幅幅驚人的畫面,映照著諸天萬域、諸天萬界。

    在歲月長河的上流,映照著過去已經發生過的事跡,古往今來,一枚枚時空碎片在飛舞,一切都在歲月長河上進行重現。

    上流是過去,下流是未來,映照古今未來。

    世人震撼,諸天大能都難以置信,一直苦苦尋找的歲月長河居然出現了,是因為通玄古門在吸收了太陽神朝、暗夜古殿兩位大能的寶血后就發出了異樣的共鳴,共振歲月長河出現。

    要知道一開始,諸天大能都打算以伊舞來進行共振歲月長河的,怎可了解以兩位遠古大能的寶血也能夠做到這一點,難道他們也曾踏足過歲月長河嗎?

    “我明白了,昔日太圣皇曾帶著殞落的太陽君王、暗夜君王進入過歲月長河。作為兩位君王他們的后人也有著一定的歲月痕跡,而且有著雙子君王留下的君王級不朽兵,染血通玄古門,因此可以召喚出歲月長河。”有大能了然,明悟過來,卻也驚震地看著天門門主。

    難怪他說要以幾位遠古大能血祭通玄古門,召喚歲月長河,原來還有著這一層道理,天門門主早就知道了這一點。

    太陽神朝、暗夜古殿以及不死一脈的三尊遠古大能橫陳通玄古門前,氣息萎靡,不斷地咳血灑在通玄古門中,讓古門越發地熾盛,有著無盡的大道符文在沖出。

    太陽神鐘、黑龍劍染有著兩尊遠古大能的寶血,自主地復蘇,光芒照耀永恒,與通玄古門在進行著共振,影響著歲月長河。

    天門門主漠然道:“我不曾想過真正殺死你們,他們的鮮血有著大用,

    就是為了引出太陽君王、暗夜君王的血脈以及大道碎片,召喚歲月長河。”

    這令人心驚肉跳,真是好一個可怕的天門門主。

    轟隆隆——

    歲月長河浩浩蕩蕩,似實還虛,貫穿了古今,沖向了通玄古門。

    這一次,通玄古門徹底地真實浮現了,光芒湛湛,世人可以沿著歲月長河,踏入通玄古門中,進入另一面的造化之地。

    “等待了萬古歲月,經歷了重重險阻,終于都等到了這一刻。”

    諸天大能一個個都眸光爆閃,熾盛無比,身上的氣息都暴漲了一大截,真正地威震諸天。

    通天、通玄、通靈、通古今的逆天造化就在門的另一邊,怎會令得他們不期待呢?

    或許可以長生不朽,或許可以復蘇死去的生靈,或許可以逆奪造化進入神秘的洪荒仙界中,一切都是那般地令人期待。

    帝無雙、帝無名都眸光爆閃了,他們看向了歲月長河,想要看穿整條長河,但發現歲月長河太長了,根本無法見到真正地邊際。

    一直以來,他們都以為太圣皇就在歲月長河上,雖然太圣皇留下的烙印懷疑太圣皇進入了造化之地,并且進入了神秘的洪荒仙界中,但也不曾否認真正的本尊有可能就在歲月長河上。

    畢竟歷史上,太圣皇曾駕馭過歲月長河現身。

    他們都想要沖上去,順著歲月長河去尋找太圣皇,但帝族大能帝焸立時阻攔住了,凝重開口:“兩位小祖,不可去,歲月長河為歲月之力凝聚而成,承載著千古萬界,除非是至尊大帝,否則何人踏足都會有天大因果,也會有歲月的反噬,剝奪年華。”

    哪怕就是遠古大能都要忌憚,因為接近歲月長河,都能夠感受到體內的壽元仿佛正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快速消逝。

    除非是強大到無懼歲月長河的地步上,唯有古今無雙的神話帝與皇,方可安然無憂,踏足歲月長河上。

    “不行,為了尋找我父,縱有無數危險,都不可阻擋我的去路。”兩位帝子怎愿放過這個機會,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尋找太圣皇,他們可以不惜一切。

    足足一個紀元,太圣皇不曾出現過,讓他們曾有所絕望過,但不曾放棄過,現在等待到了歲月長河的出現,怎會停止下來。

    帝焸影跡模糊,仍舊橫亙阻擋在兩位帝子的面前,大能神威橫斷長空,沉聲道:“兩位小祖,你們應該都明白到太圣皇始祖對于你們的期望到底有多高,希冀你等成就帝與皇,你們愿意就這樣出事嗎?”

    兩位帝子頓時一怔,想起了不久前太圣皇烙印的話語,不是真正的本尊,卻也是他們的父親,代表了太圣皇的意志,對他們有著很大的期許,希冀他們愿意走出自己的道路,成就帝皇至尊。

    若是出事了,太圣皇將會何其地失望。

    “另外,你們難道忘了無名老祖嗎?”帝焸再次開口,讓兩位帝子都沉默下來,不再開口,不再提及。

    歲月長河貫穿通玄古門,里面有著更多的光雨在灑出,滋潤著半崩的神界,也復蘇著殘破的古帝界星空。

    這一刻,諸天大能都準備踏足歲月長河,沿著這條承載著古今未來的長河進入通玄古門的另一邊。

    他們眸光熾盛,都仿佛看到了古門另一邊的逆天造化了。

    “諸位,你們可做好了決定,要過去另一邊了嗎?那里或許有著逆天造化,也或許有著殞命的殺機。”

    到了這一刻,神界的幾大神王還在開口勸說,實在是擔憂著會出現大問題。

    “幾位道友多慮了,若有殺機,我等當可鎮殺一切未知的危機。”有大能開口,很自信,因為這一次準備很充分,此前解開太圣皇封印都不曾用上。

    甚至有人持掌著真正的無缺帝兵而來,一旦復蘇,當可解決一切危機。

    “諸位,去吧,奪取真正的造化。”有大能大喝,呼喚諸天大能動身。

    然而這一刻,天門門主霍然轉身,看向了天邊。

    轟隆——

    突然間,天地大震,有著大恐怖的波動在席卷而來,剎那動蕩了整個古帝界。

    “什么人!?”

    諸天大能被驚動了,第一時間看向了天之盡頭處,那股恐怖無比的波動正是源自于那里,讓遠古大能都要感到無法抗衡。

    遠在古神大陸上,妖神墟中有著仙光在飛舞,光束崩現,星河垂落,茫茫無邊,氣象萬千,震驚萬古。

    一道恐怖的身影出世,偉岸無雙,橫亙天地間,可以粉碎世間萬物,身上穿戴著黑金鑄成的戰衣,閃耀著璀璨的烏光。

    他從妖神墟中大步踏出,君臨古帝界,威壓諸天大世界,仿佛可以讓整個古帝界都沉淪下來一般。

    毫無疑問,這絕對是一位至尊無雙的無上存在,舉世無敵,天靈蓋上沖出了貫穿三十三層天的磅礴霄光,威壓諸天萬道,讓大能都要失色,證明他乃是一位超越大能境之上的不朽存在。

    “鼎來!”

    在他口中喝出了這樣兩個字,其音震動諸天,讓星辰都炸開了。

    就在混亂之海中,陡然炸開了無盡熾盛的光華。

    一道璀璨的青光橫空而來,通體都青金流轉,劃破混亂之海,貫穿天地,出現了妖神墟之主的頭上,在沉浮,發出永恒的光輝,照耀整個古帝界,神威浩蕩大世界。

    那是一座大道寶鼎,有著混沌仙金序列中的蒼穹青金摻合其中,為主材料,是一件威力強絕到極致的大道古兵,神威浩蕩大世界,一縷縷威壓都超越想象,讓遠古大能都要顫栗。

    “是君王級不朽兵,并且是完全復蘇的不朽兵!”

    諸天大能第一時間就了然了這一切,神色大變,并且也感知到了混亂之海另一邊的浩瀚神威在洶涌澎湃,天上的星辰被震蕩下來了一顆顆,是極為恐怖的景象。

    “妖神墟之主出世了!”

    “曾參與過太初一戰,鎮殺過異族帝與皇的無上存在終于出現了,蟄伏了萬古歲月,就是為了這一日。”

    曾經的一代無上存在,威壓九天十地,蓋壓諸天萬域,敢與人皇爭鋒,也曾參與太初一戰,是一個強大得無法揣度的存在。

    曾有所傳聞,他是神話時代中的一代蓋世君王,活了無數年,時隔了那么多年來,他終于出世了。

    “主上。”老騎士激動,雖為遠古大能,但也甘愿為仆。

    青光滿溢,鋪天蓋地,妖神墟之主的身影若隱若現,是一個中年男子,灰發披散下來,紫色的瞳孔可洞穿世間一切,睥睨諸天。

    無敵的妖神墟之主也終于出世了,他一步邁出,斗轉星移,混亂之海都阻擋不了他的絲毫。

    只消一瞬間,就來到了另一邊的古帝大陸上,這等神威堪稱無雙,唯有此前的太圣皇烙印可以做到這一點,遠勝在諸天大能之上。

    妖神墟之主雄姿偉岸,冠亞諸天而來,讓諸天大能都要臣服下來。

    這是一位無敵的太古至尊,曾與太古人皇并肩作戰過,可見一斑。

    而今他到臨了,無敵古帝界,神威鋪天蓋地,映照著諸天,讓世間萬靈都要臣服下來。

    他先是對著老騎士點點頭,那張威嚴而冷漠的臉龐微微動容,而后掃向了其他遠古大能。

    眸光所向之處,若古之大帝在俯視,在睥睨,讓大能全都禁不住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哪怕就是帝族大能都不敢與之正視。

    面對著妖神墟之主,感覺似是面對著神話帝與皇一般,發自內心深處地臣服。

    現場中,唯有天門門主是特別的,渾身生光,并且人皇塔在沉浮,天荒大戟亦閃耀著璀璨金光,無需天門門主親自去復蘇,此刻都在自主復蘇,是因為妖神墟之主的威壓之下。

    妖神墟之主眸光熾盛,猶若實質,看向了人皇塔,又是看向了天荒大戟,罕見地露出了幾許復雜的神色。

    “人皇還在,無相卻不在了……”

    他有著一聲嘆息,帶有復雜的情感,又是看向了天門門主,眸光大盛,粉碎天地,似是要洞穿一切,但很快就內斂起來,若有所思。

    下一刻,妖神墟之主轉身過去,看向了通玄古門,冷漠地道:“歲月長河再現,通玄古門也打開了,證明了這一世是正確的,可以逆奪造化。也或許進入另一界中,奪取成帝契機。”

    諸天大能驚震,妖神墟之主都要進入通玄古門中,奪取最大的造化嗎?

    這讓他們色變,卻又無何奈何。

    “不錯,這一世是正確的,有著正確的道路,可以進入造化之地,存在著逆天造化,也可以進入傳說中的洪荒仙界中。”

    另有人開口,遠在古帝大陸的最邊緣,纏繞著混沌古氣的原始湖突然炸開了,一道人影沖天而起,赫然是無名老人。

    他徹底地出世了,身邊更是跟隨著一位女子,雖然臉部被仙氣騰繞,卻能夠看得出來那是一位絕艷天下的女子,擁有著高貴的氣質,披戴著鳳霞仙衣,神圣不凡,卻也是一位超越在大能境之上的恐怖存在,強大得驚人。

    無名老人帶著神秘女子前來,尤其是前者,看到妖神墟之主更是眸光復雜,輕嘆一聲道:“墟皇,我們多少年不曾見面了,都差不多有一個紀元的時間了嗎?”

    舉世震撼!

    “是啊,當年那一戰過后,你我都回去養傷了,都在沉睡中渡過。”妖神墟之主看著無名老人,眸光閃耀如火,道:“我應該稱呼你一聲無名,亦或是稱之為太初一聲是為更好呢。”

    這讓人一震,讓一些古老人物都想到了一些古老而驚世的傳聞。

    “無名可得,太初也亦無所謂,只是一個名字而已。”無名老人開口,或許稱之為太初君王更為貼切一些,雖然看上去蒼老而暮氣,但而今挺拔直立起來,有著洞穿世間的睿智光彩。

    他照耀古今,氣威驚天動地,道:“當年那一戰,無論是你亦或是我都遭受重傷,古神更是殞落了,唯有人皇長存。一別已經那么多年了,真的是讓人有些慨嘆歲月的流逝。”

    當真正明白過后,所有人這才明白到,太初君王不僅僅是太圣皇的帝子,同樣當年代表了古帝大陸參與了太初一戰的無敵者,鎮殺過異族帝與皇。

    他稱之為無名,也稱之為太初,有著驚天的來歷。

    但妖神墟之主卻看向了另一邊的帝無名,道:“太初,早就聽聞你當年僥幸從混沌海中獲得一部驚世玄功,可以將己身元神以及肉身完美分隔開兩半,變為兩個截然不同的神胎,并且沒有缺陷。看起來你真的成功,己身果位不減,另一神胎不弱于真正的帝子,是想要等到另一半身成長到絕顛,然后兩者合一,沖擊帝皇境么?”

    舉世震撼,太初君王的來歷居然如此驚人,竟然跟帝無名神魂分隔開的另一半神胎。

    難怪他也被稱之為無名。

    太初君王搖了搖頭,道:“你想多了,這一世他是他,我是我,神魂兩分,從此人生不一樣,不再算是同一個人了,將來也不會融合唯一,只會走上不一樣的人生。”

    妖神墟之主冷漠道:“太初,你應該明白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無論是你,是我,亦或是神話帝與皇,同樣如此,不是說過就算了。”

    這讓人吃驚,世間上還有什么事可以讓他們這等無敵存在都身不由己嗎?

    太初君王身邊,神秘女子冷漠開口,道:“你們敘舊完畢了沒有,不要怠慢時間,歲月長河不可長現,盡快進入通玄古門中吧。”

    “伽羅,你還是這樣的暴脾氣。”太初君王略有些無奈地搖頭。

    “伽羅,難道就是她,神話時代的一代女君主,是有希望沖擊帝位成就女帝的那一位伽羅女君么?”有大能吃驚,認出了她的身份,可是神話時代中有資格沖擊帝皇至尊位的天之驕女,無比絕艷。

    可惜她未曾沖擊帝皇境,神話大破滅就來臨了,世間傳聞她殞落了,沒想到從神話時代中活下來的。

    “他們不來嗎?”妖神墟之主看向混亂之海中,那艘屠仙船始終都在沉浮不定,但遙遙指向了通玄古門。

    太初君王道:“他們會來的,但我們先走一步!”

    轟隆隆——

    三大絕世君王一同踏入了神秘的歲月長河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全都釋放開了最強大的神威,蓋壓諸天。

    并且太初君王渾身崩現出無盡光芒,照耀諸天。

    這一刻,他整個人都仿佛逆轉著歲月,從老年邁向了中年,再踏足在青壯年中,及至黑發披肩,如此地雄姿偉岸,身上有著無敵至尊威在彌漫,絲毫不弱于妖神墟之主。

    他身上曾有著一大團的生命源液,是這些年來從神戰場那片區域中煉化得來,徹底地煉化入己身,讓自己重新恢復年輕,回歸最年輕的狀態中,修復巔峰道果。

    身上的暮氣消失了,再一次變得如此地年輕,強大到了最絕顛,俯瞰茫茫諸天,天靈蓋上有著最為驚人的光束在噴薄,讓歲月長河都動蕩了。

    “走吧,進入古門,前往另一界吧,途中可能會遇見一些昔日大敵,需要小心些。”

    太初君王凝重開口,并且出手一把抓住了諸神時代剩余下來的三分之一氣運,大步前進,沿著歲月長河進入了古門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