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俯瞰歲月

永恒圣帝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異族的帝與皇要出現?

    誰能夠不心驚,那是最強大無上的至高存在,無敵古今。

    恐怖的魔霧在異族宇宙的通道中席卷開來,讓歲月長河都沸騰起來,上空是神秘的星空,一顆顆星辰都墜落下來,場景是無比可怖的。

    哪怕這是諸天大能都變色了,真要是那等存在出手,哪怕就是三大君王在這里都不夠看。

    太初君王神色都凝重起來了,道:“來了。”

    身后,正在古界中盤坐的墟皇、伽羅女君都長身而起,身上釋放開最恐怖的威勢,沖向了那個方位,都神色凝重,道:“終于都來了么?等待很久時間了。”

    諸天大能乃至是葉晨都眺望過去了,有著震撼。

    肉眼可見,異族宇宙的通道中,緩緩地出現了一道無比巍峨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何其巨大,聳入了星空中,諸天星辰相比起來都顯得如砂礫般渺小如塵,無法相比并論。

    轟隆——

    從歲月長河上游,一只巨大得無法形容的大手探下來了,沿途所過,歲月長河都似是要被分開兩半,要被截斷開來一般。

    “真正的帝與皇出現了,誰可爭鋒!”

    諸天大能紛紛色變,受到了巨大的沖擊,面對著真正的帝與皇,哪怕強大如他們這些諸天大能,都渺小如螻蟻,遠遠無法相提并論,三大君王也不行。

    還怎樣匹敵?

    “不要驚慌,他不是真正的帝與皇。”

    太初君王大喝,渾身纏繞著太初仙光,三件君王級不朽兵在沉浮,全都爆發開最為熾盛的光華,被復蘇到了最極致,可撕裂歲月長河,逆斬所有的一切,攻向了那只大手。

    那只大手崩斷,鱗甲粉碎,

    有著漆黑的魔血在沸騰,但一滴滴都有著魔性,沖向了三大君王那一方,蘊含著毀滅之力,潰滅歲月長河上一方方殘破古界,十分恐怖。

    轟——

    三件君王級不朽兵閃耀漫天光華,凈化一切的魔血。

    “不是帝與皇?”諸天大能都吃驚,分明蘊含著無上的帝威,超越君王之上,不是帝與皇又是什么?

    “是帝君!”

    圣羽尊者沉聲道,這是君王最絕顛的稱呼,類似于半圣領域,超越了君王,但又不是真正的帝與皇,立足在一個特別的領域中,甚至有部分身軀擠入了帝皇領域中,介乎于帝皇與君王之間,因此可稱之為帝君。

    這樣的存在,雖然比不上真正的帝與皇,卻可真正地俯視萬古歲月,傲視古今,同樣是強大得無法形容的存在。

    龐然無比的黑影出現了,比起五大異族君王還要顯得巨大,如似最為雄偉的魔岳在矗立,群星亂顫,顯得如斯渺小。

    一尊異族帝君正在通道中出現了,大步前來,快要進入歲月長河上,君臨天下,看向了三大君王,道:“沒想到你們三人還活著,相隔了一個紀元,真是難得。”

    “你不也是嗎?滅天帝君。”太初君王開口,但神色很是凝重,面對著這等無上帝君,恐怕沒有人能夠保持鎮靜,哪怕就是太初君王等三大君王亦是如此。

    滅天帝君,一位神話時代就存在的異族帝君,比起君王更強大,被譽為有希望成就帝皇領域的異族無上存在之一。

    當年,他是對于這一宇宙破壞力最恐怖的存在之一,留下了無邊兇名,屠戮這一界無盡生靈,一方又一方世界在對方手上覆滅,是個超級恐怖的存在,而今進入了歲月長河上,讓人心驚。

    “你等愚蠢了,我族不出手,你等卻事先打開封界的通道,給了我們一條道路,無需借助不朽天關,也無需攻陷十重帝關,當可進入封界中。”

    滅天帝君開口,他是如此地魁梧高大,音節帶有著魔性,可讓諸天生靈都沉淪,讓諸天大能都出現了心神搖顫的跡象,神魂都差點炸開了,極度可怕。

    但太初君王一聲大喝,體繞萬丈光芒,凈化魔音,持掌著三大君王級不朽兵徹底復蘇,且在冷哼著:“滅天帝君,當日你界的一位帝與皇被我父親鎮封,也被我與另外幾人出手鎮殺,今日你也會淪落到那等下場上。”

    異族一方神色大變,魔霧滔天,席卷下來了,因為那個太圣皇太令人忌憚了,是帝與皇中的恐怖存在,弒殺過真正的帝與皇,有著無邊威名。

    并且異族中的確曾有一位真正的帝與皇隕落在封界宇宙的帝與皇手上,那是最為巨大的損失。

    “這一次你們封界宇宙必當陷落。”異族帝君低吼。

    不過太初君王突然冷笑:“滅天帝君,其實我們等你很久了,你知道為什么我們不事先擊殺這些異族君王,而是等到你的出現嗎?難道你認為我們三人就殺不死他們五人嗎?”

    “為什么?”

    滅天帝君也有些驚疑,太初君王一個人就可抗衡五大異族君王,三大君王都稱得上是君王中的絕顛強者,一旦出手,絕對有可能在他趕來之前擊殺五大異族君王,但為何沒有這樣做。

    突然間,滅天帝君感到一陣莫名心驚,五大異族君王亦是如此,,有著特別的心悸從心間浮現,仿佛有著什么恐怖的事情即將要出現一般。

    “因為要借助他們化道的力量,斬殺你,逆斬你異族宇宙,給予你們異族重創。”太初君王開口。

    異族君王很想嗤笑,三大君王的確可以擊殺他們,但如何令得他們化道。

    要知道到達了他們這等君王境界,幾乎不朽,就算是坐化了,元神寂滅了,君王神體都會長存,很少會出現化道。

    “如果是這個呢?”太初君王手中出現了一團巨大的磅礴氣運之力,赫然就是碩果僅存的三分之一諸神時代氣運之力。

    只是這一刻氣運之力有些詭異,釋放開焚燒一切的波動,仿佛可以焚燒一整個宇宙般,有著讓君王都心悸的波動在發現。

    “難道是——”滅天帝君突然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議。

    其他五大異族君王都似是想到了什么,難以置信。

    “沒錯,就是你族帝皇的本源之力。”太初君王一字一頓,聲震歲月長河。

    “我明白了!”

    諸天大能都了然過來了,葉晨亦是如此。

    古帝界諸神時代的出現不是偶然的,而是太初一戰被四大無上存在鎮殺的異族帝與皇殞落后的本源所化,催動古帝界出現了前所沒有的諸神時代。

    一尊又一尊遠古大能誕生,天王不斷,圣者更是多,從此誕生出了一個極盡輝煌的諸神時代,只差沒有君王境人物而已。

    一直以來,這讓許多人都疑惑,古帝界再不凡也難以誕生那么多的遠古大能,因為天地是講求平衡的,諸天萬域一個時代都難以做到,而古帝界卻做到。

    要說太圣皇還在的時候還有可能,但太圣皇不在了,何以誕生出這樣的鼎盛時代呢?

    原來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是因為這個原因。

    就在所有人都震驚的時候,三大君王已經出手,一下子君王威壓強盛了無數倍,讓歲月長河都在搖顫,超越想象的大恐怖,并且有著一道道滅世仙光在打出,沖向了歲月長河的上方,攻擊向了滅天帝君。

    五大異族君王立時就進行阻擋,但這個時候,太初君王將帝皇本源之力轟向了異族宇宙通道中,被燃燒了,蘊含了恐怖的化道之力,屬于帝與皇的化道之力,足以焚燒大宇宙了。

    轟隆——

    異族宇宙通道炸開了,有著無邊的毀滅波動在席卷,淹沒了整條歲月長河,甚至影響到了歲月長河的穩定,在沸騰。

    無論是大能還是君王都身影忽閃,若隱若現,似是要消失了,是歲月長河的力量,受到了巨大的沖擊所造就出現。

    那里有著無量的血光在崩現,是漆黑的,焚燒一切。

    幾大異族君王都受到了波及,出現了化道的跡象,渾身血肉模糊,至強的大道法則焚燒,都在咆哮嘶吼。

    就連滅天帝君更是在咆哮,他巨大的魔軀在連連倒退,血肉不斷地炸開,出現了熾盛的光,那是化道之力在焚燒著他的不朽魔軀,讓他充滿了驚怒:“可惡的封界生靈,竟敢用我界帝皇的本源化道我等。”

    “沒錯,化道的就是你們。”

    三大君王都神色冰冷,并且三大君王都出手,趁這個時候打出了一道道至強法則之力,攻擊滅天帝君以及五大異族君王。

    這是最好的機會,是重創乃至擊殺這些異族君王的最好機會。

    乃至是帝焸身上有著一道神光沖天而起,出現在太初君王的頭上,乃是一面古鏡,銘刻著陰陽太極圖,在浮現。

    這一刻在太初君王的持掌下,竟然爆發開億萬丈的不朽仙光,照耀古今,有著無窮的仙光在垂臨,有著至尊帝痕在浮現,撕裂一切,淹沒歲月長河。

    這是真正的至尊帝兵,為太圣皇的帝兵,乾坤陰陽鏡,在復蘇,帝威涌現,將一切的帝皇本源化道之力都沖向了滅天帝君身上,更是讓五大異族君王都化道了,血染歲月長河,發生了大恐怖的景象。

    異族宇宙中,突然間眾生都在震顫,在驚悚,因為宇宙中有著傳說中的異象出現了。

    浩瀚的星空中,出現了無盡的血云,延綿無盡,灑落無盡血雨,血染大界天地了,將許多古界、星辰都染成了鮮紅色。

    并且伴隨著一道道漆黑而粗大的雷電在交加,狂亂無匹,如若黑龍咆哮,震動宇宙。

    且天穹上,有著一尊又一尊高不可攀的巨大魔軀在出現,足足五尊之多,聳入星空中,沒入血云中,那是君王之軀,釋放開無邊威壓。

    然而此刻都崩碎了,消散一空,讓宇宙大界都震顫,星空中成片的星辰因此而潰滅。

    所有異族生靈都震顫,感受到了一種虛無,也得知了驚悚大宇宙的消息,五大君王齊齊殞落了,這才發生了此前的可怕異象。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然而更為恐怖的事情發生了,遙遠的宇宙邊荒,出現了一股前所沒有的大毀滅之力,直接將靠近的一大片星域給淹沒了,星域中不知道有著多少星辰,但在這一刻都徹底地潰滅了。

    無數異族生靈伴隨著湮滅,還在迅速地擴散,似是要湮滅整個大宇宙。

    毗鄰在那里的,有著幾個至強的王族,都是君王繁衍下的王族,很強大,強者輩出,但這一刻都受到了這股大毀滅之力的影響,直接吞沒了,徹底抹滅在人世間上,驚悚異族宇宙。

    這時,異族宇宙中心中,有著無量威能出現,沖擊過去,足足出現了三件至尊帝兵,被復蘇,釋放帝威,這才鎮壓住了那股毀滅之威,不至于釋放開來,否則對于整個異族宇宙都是恐怖的大破壞。

    當中有無上存在冷聲道:“是我界帝皇的本源化道之力?”

    “吼,封界,你們等著!”

    歲月長河上,滅天帝君咆哮,雖然他極度強大,但化道之力太恐怖了,更有著三大蓋世君王催動著太圣皇的至尊帝兵,幾若是太圣皇復蘇歸來了,蘊含著毀滅一切的威能,動蕩歲月長河,更是讓所有異族大軍都灰飛煙滅了,恐怖得不可想象。

    那條異族宇宙的通道都給打崩了,化生出一片混沌,就此湮滅了。

    異族帝君的魔軀也淹沒在混沌之中,消失不見,生死不知。

    “滅天帝君也被擊殺了嗎?”

    看著三大君王驚世級的手段,諸天大能雖然心神,也在驚疑。

    只是太初君王搖了搖頭,道:“他還沒有死,身為帝君,哪怕就是真正的帝與皇臨世都不一定可以徹底擊殺,利用帝皇化道之力可以重創他,但想要徹底絕殺他還有些困難。”

    這讓諸天大能都心頭上有著灰霾在蒙起,因為一旦異族再度入侵,將會再次面對上這樣恐怖的帝君存在。

    “異族還會出現嗎?”有大能心生擔憂。

    “很難出現,那樣的宇宙通道不似得我們有著通玄古門,需要異族的帝與皇親自去構建,還是上一個紀元留下來的。這一紀元異族的帝與皇都難尋。”墟皇主動開口,讓諸天大能都松了一口氣。

    突然間,崩潰的異族宇宙通道中,有著一道道漆黑的血跡在浮現,是君王血,也有著滅天帝君的血,閃爍著妖邪的烏光,蘊含著不朽的魔性,也化作了一枚枚玄秘無限的大道符文,閃電般地沖向了歲月長河盡頭的最盡頭。

    當中更是有著一枚又一枚超凡的帝字在浮現,有著古老而神秘的語言在誦起,像是在呼喚著什么。

    三大君王突然間都變色了,更在大喝:“不好,他們想要續起斷開的歲月長河,呼喚神話時代的異族帝與皇降臨!”

    三大君王豈敢怠慢,全都奮力出手,帝兵都祭起了,近乎全面地進行復蘇,神威堪稱是冠蓋諸天,恐怖得無法形容,沖向了歲月長河的最上方。

    那里發生了最恐怖的大爆炸,讓歲月長河都在劇烈動蕩,也掃出了一切迷霧,看清楚最上方的一切了。

    隱約可見,那里有著一面巨大得無法形容的天碑截斷了歲月長河,將神話紀元跟這一紀元都生生地截斷開兩半了。

    這是葬天碑,最古天帝的天碑,昔日曾以此碑葬送過異族帝與皇,至今仍有異族帝與皇鮮血染在天碑上。

    但這一刻,葬天碑居然有種被拔起的跡象,那些異族君王殞落的魔血以及大道符文都在交織,化生出了一尊恐怖的存在。

    是一頭巨大無比的魔龍,盤旋了整座葬天碑,竟然拔起了葬天碑,要接續歲月長河。

    更是見到了恐怖的一幕,因為葬天碑后方,更是有著一只又一只巨大得無法形容的大手出現,抓住葬天碑,要拔起。

    當中,葉晨尤為變色,因為他認得出來,這些大手都在異族帝與皇的大手,曾在當年見過。

    “出手,萬萬不能夠讓他們徹底地拔起葬天碑!”

    三大君王都在大吼,知道事態的緊急,哪怕就是伽羅女君都神色無比凝重,全面地出手了。

    并且天門門主將人皇塔以及天荒都拋出了,被三大君王各自手持著,徹底地復蘇,轟擊過去。

    無邊威能簡直就要逆亂古今,神秘星空中無數大星被擊落,也在擊爆。

    但這一切都是沒用的,盡管這些攻擊讓馱起葬天碑的魔龍虛淡,讓那一只只大手都出現了皮開肉綻的跡象,但無法潰滅,都太強了,根本不可匹敵。

    轟隆——

    最終葬天碑被緩緩地拔起來了,歲月長河開始得到了接洽,神話紀元中,有著一道又一道冠蓋諸天的巨大身影出現了,那是異族帝與皇,在俯瞰歲月長河,見到了下游,也見到了這一切。

    “當年被你截斷了歲月長河,現在還不是要被拔起天帝的葬天碑。枉你花費了那么多功夫,到頭來還是功虧一簣,我們要殺的人,你擋不住。”

    那是對當初動用葬天碑截斷歲月長河的身繞混沌氣的神秘人所說,可惜他不可見,不曾出現。

    雖然葬天碑還在,歲月長河還沒有徹底地得到接洽,但神話紀元中,異族帝與皇已經俯瞰下來,驚天動地,讓所有人都變色。

    哪怕就是三大君王這一刻都不夠看了,因為對方是真正的帝與皇。

    太初君王將一件件至尊帝兵復蘇,釋放至尊帝威,也在高聲大喝:“異族的始祖,你膽敢踩踏歲月長河下來,難道就不怕付出最可怕的代價嗎?沒有人能夠真正地逆亂古今,那有可能讓你等都殞落。”

    “可笑,天地間有誰人可令我等殞落?歲月長河又如何,我等為帝與皇,至高無上,可承受一切,死!”

    歲月長河的上游,異族無上存在發動了最恐怖的攻擊,一念永恒,一念滅萬界,一股浩瀚無邊的毀滅之能,帶著無邊的黑霧鋪天蓋地,浩浩蕩蕩地淹沒下來,欲要粉碎一切。

    轟——

    三大君王將人皇塔、八卦乾坤鏡、天荒都徹底地復蘇,當中舍卻了八卦乾坤鏡是真正的至尊帝兵外,人皇塔以及天荒都是無限接近于帝皇的存在的至尊兵,亦是恐怖。

    歲月長河炸開了,出現了斷流,居然被截斷了,造成了難以估量的影響。

    就算是葉晨的天劫都一下子被轟滅,受到了帝皇天威的壓制,居然不出現了,前所沒有。

    三大君王都身影倒飛了,在咳血,身后所在的古界更是潰滅了,不復存在。

    諸天大能完全不夠看,這一刻都顯得如似渺小,但不曾被滅殺,而是被三大君王給護住了,更有著太陰太陽兩件君王級不朽兵裹帶著,沖出了歲月長河上。

    令人意外的是,葉晨不曾被遣送出去,他還在歲月長河上,渾身纏繞著混沌古氣,顯得與眾不凡。

    異族帝與皇身影也一陣虛淡,顯然跨越歲月長河攻擊,對于帝與皇都不好受,并且葬天碑還沒有徹底拔起來,還在橫亙歲月長河上,他們不能完全過來。

    只是他們都太強大了,魔霧席卷諸天,可以承受著歲月長河的因果之力。

    且他們俯瞰下來,落在葉晨身上,冰冷道:“又是你,果然是那個關鍵的人嗎?修煉出了粗糙的混沌之道,前所沒有。”

    “當日不曾殺死你,被那個人擋住了,看來是因,今日我族君王的殞落,引導我們出現,是果。因果出現,看來殺你是命運注定。看你如何逃過一劫,今日就要徹底滅殺你。”

    一道滅世帝皇念出,粉碎萬界,擊向葉晨,似是永恒之光。

    三大君王出手,抵擋住了,并且要送葉晨離開歲月長河。UU看書 .uukanshu.com

    但葉晨阻止了,搖了搖頭,冰冷地看著上游的幾尊異族帝皇,道:“你等想殺我?上一次不行,這一次還是不行,還是繼續留在神話紀元中吧。”

    轟隆一聲巨響,最恐怖的大劫降臨了。

    一片無盡的劫光雷海出現了,出現在歲月長河上。

    幾尊異族帝皇都在冷哼:“雖然你有可能是關鍵的人,但這樣的天劫就想要攻擊我們嗎?”

    “那這個呢?”

    葉晨道,天上出現了一扇偉岸無雙的雷霆光門。

    大門開啟,一道又一道人形閃電出現,并且這一刻發生了驚人異變,沒有面向葉晨,而是面向了歲月長河上游的異族帝與皇,氣息都真正恐怖得驚世,至尊無上,前所沒有,可動蕩歲月長河。

    恍惚間,似是九位真正的至尊大帝在臨塵!</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