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157.第1157章 有女若曦

永恒圣帝
     天心殿談不上多么地金碧輝煌,但顯得恢宏壯闊而莊嚴肅穆,當中有著帝皇氣機在隱隱流轉,神話時代天心劍帝曾長駐此殿中,因而此地留有著他的氣機所在。

    越是強大的人,到臨了此地越是可感受到那股至高無上的帝者氣機,心中越是帶有著一種敬畏,不敢逾禮。

    這里的確很熱鬧,殿門大開,當中有著一道道身影陸續從遙遠的天際而來,轟轟長鳴,仙光貫穿長空,引人關注,如同天庭設宴,諸天仙神前來赴會般熱鬧。

    這可謂是一場浩大盛會,諸天萬域都難見多少次這樣的盛會,這是帝族葉家的家族大比。

    當葉晨帶領著父母、葉正陽、小青幾人,徑直就扭曲虛空,輕易地避開了殿門迎接的族老、名宿,輕易地進入了天心殿中。

    很久之后,葉傲等幾人還是未能回過神來,因為天心殿對于葉家是意義重大的,門內迎接的族老、名宿都是真正的大高手,卻被這樣就繞開了,讓幾人都多少感到不可思議。

    但他們要是知道了葉晨的真實修為,要是這些人都繞不過,傳出去了就真的笑掉人大牙。

    當死人見到了天心殿內的眾多名動諸天萬域的大人物后,更是震撼不已,因為在場中的每一個人,幾乎都是他們需要仰望的大人物,帝族葉家都需要客氣接待,可以說這是一場重量級的盛會。

    而且當中還有不少人都相繼朝著他們頻頻點頭示意,都認為他們是真正的大人物,讓幾人都受寵若驚,一輩子都不曾受過如此對待。

    葉晨低聲道:“爹,娘,你們無需過于震撼,將之視為尋常盛會即可,這些人雖然都是諸天萬域的大人物,卻也是個人,很平常而已。”

    聞言,幾人心頭一顫,尤其是葉正陽,知道葉晨的強大之處,雖然目前還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強,不過恐怕能夠跟這些人達到平起平坐的地步吧。

    只是看著眼前這一場盛會,葉晨心中多少有些錯愕,因為這不只是葉家的一場家族大比而已嗎,為何會舉辦得如此盛大,宴請天下貴客前來觀禮,這很反常。

    可以見到,殿宇中一片開闊,宴席設下連綿,無數身穿華貴服侍的尊貴大人物或者天下間諸多的年輕一輩俊才貴女相繼出沒,好不熱鬧。

    葉家的白衣靈童穿梭其中,奉上珍饈美食、仙酒佳釀,用以接待各大貴客。

    可以見到,就在天心殿的中央,有著葉家的當代家主,很強大,是一位強大的天王人物,雄姿高大,身上自有著一股主宰天下風云的大威嚴,比起其他不朽圣地的主人更要強大。

    平日間葉家家主很具有著一種大威嚴,但今日卻難得地露出了幾分笑意,同樣在天心殿中與各方賓客都在笑聲笑語。

    宴席上,陳列著一張張宴桌,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珍饈美食,各大勢力之主、年輕一輩俊才在流連,或是攀著交情,交杯換盞,顯得好不熱鬧。

    葉晨也在當中尋找著五女的身影,并且朝著自己的父母道:“爹,娘,等會兒孩兒帶你們去見見兒媳。”

    “兒媳?”葉傲跟夏薇面面相覷,只是反應過來都很高興,因為葉晨這孩子總算找到了妻子。

    夏薇更是急忙道:“孩子,快帶娘去看看你的兒媳婦,到底在哪?”

    見著妻子一副著急的模樣,葉傲道:“夫人,你也不用這么心急,很快就會見到的了。”

    夏薇有些不滿:“哪能不著急,畢竟是晨兒第一次帶兒媳回來,我這個做娘的當然要看看了,也不知道有了孩子沒有,最好給娘生出幾個孫子孫女,娘就更加地開心了。”

    葉晨苦笑了一下,這個娘親還真是著急,不過他也在尋找著五女的身影。

    很快,他就找到了,不過只有著一人,那是若曦,且此時此刻她脫下了臉上的輕紗,露出了絕世俏顏,霎時間就驚艷了整個天心殿。

    少女蘊詩箐,身姿婀娜曼妙,三千青絲如云垂瀑,仙顏如玉,明眸皓齒,亭亭玉立,的確是生得天香國色、傾國傾城的姿顏。

    若曦的出現,立時就讓天心殿中那些大教貴女、王朝公主都為之失色黯淡,如熒熒之火與皓月爭輝。

    可以見到,此刻她的身邊正有著不少年輕俊彥圍住,都是真正的俊杰,相當優秀,當中更有些已經是擔當一大勢力的勢力之主級人物了,然而也無法忽視若曦驚艷人世間的傾世。

    他們對若曦都是相當愛慕,大獻殷勤,希翼都能夠得到佳人芳心。

    而且不少人都知道了她就是天門的曦仙子,因為她姿色艷絕人寰,更是斗戰圣王的妹妹,因此名聲很大,諸天萬域中不少人得知。

    “曦仙子,早就聽聞了您的絕色艷絕人寰了,以往還有些不敢相信,只是世人流出的傳說而已,但今日一見,驚為天人,果然聞名不如見面。以往諸多不相信,但今日終于得見,也相信了,以往多有冒犯,請仙子多多見諒。”

    “這里有著一顆從深淵妖蛟得來的龍珠。所謂寶劍贈英雄,明珠配佳人,這顆龍珠若是鑲嵌上項鏈佩戴在曦仙子玉頸上,一定會增色不少。”

    眾多的年輕俊彥中,當中正有著一位顯得英俊而威嚴的男子,是跟葉晨同一代的天驕俊彥,而今同樣也成長起來了,成為了大勢力之主,真正位高權重了。

    此刻他為了博取曦仙子的歡心,翻手取出現一顆閃耀曦光的明珠,散發出柔和的光華,動人心神,讓在場的不少大教貴女、王朝公主郡主都微微晃神,有著羨慕與妒忌。

    這可是真正珍稀的龍珠,取自于圣階妖蛟體內,等若是妖圣的內丹,蘊含著圣階妖蛟的一身精華,當中更是蘊含著龍血,很是珍貴,有著不可言喻的神效。

    可以說,這是很重的禮物,足以令得幾乎所有女子都要傾心,只是若曦雖然臉露溫和動人的微笑,卻也若隱若現帶有著一種別樣的距離感,可遠而不可近。

    “蒼南宮主的心意小女子心領了,只是禮物太重,請恕若曦不能收下。”

    她輕搖螓首,輕輕一笑,仿佛是萬花盛放,讓莊嚴恢宏的大殿一下子在她明艷的笑容之下增色不少。

    不僅僅只是周圍的眾多年輕一代俊彥,即便是其他早就修道多年的過去一輩大人物都有些失神,心中暗嘆果真是無雙仙子,一顰一動都帶有著如此地傾城絕世,將來也不知道到底何人有這等艷福可以共伴佳人一生。

    好片刻后,眾多年輕俊彥這才回過神來,想到之前自己居然在佳人面前失神,都忍不住有些臉紅。

    只是曦仙子似是并不為意,她的眸光在天心殿眾人之間流連,似是在尋找著什么人,但一會兒后發現沒有所找之人的蹤跡,絕美的臉顏上微微顯得有些失望。

    而這般神態自然落在圍在仙子身邊的其他人眼神中,不無嫉妒,也不知是那個混蛋,竟然是讓曦仙子這般地在意,他們恨不得取而代之,成為那個混蛋,也讓曦仙子在意一番便心滿意足了。

    最后,她的眸光定住了,因為終于看到了葉晨,忍不住露出會心的笑容,無比燦爛,比起剛才還要明艷得多,日月失色。

    葉晨忍不住苦笑,他身邊的幾個女子當真是越長越美麗,一個個都這般地艷絕人寰。

    身邊,不說是葉正陽、小青,就是夏薇都禁不住喃喃自語:“好一個漂亮的女子,真讓別人妒忌的。”

    葉晨道:“娘,要是孩子找來三個一樣漂亮的兒媳,你會怎樣?”

    夏薇忍不住掃了葉晨一眼,嬌俏地翻了翻白眼,手指捏了捏兒子的腰間軟肉道:“兒啊,雖然娘也知道你本事不差,但也不能夠這樣做夢的。這樣的女子要是能夠遇見一個便是你天大的福分了,來上三個,簡直就要天打雷劈了,估計老天爺都看不過眼了。”

    葉晨一陣無奈地撇嘴,有這樣詛咒自己孩子的娘么。

    不過的確如此,無論晨兒、女神、伊舞當中任何一人都是最為絕艷傾世的仙子,古往今來又有幾個人可以通向得到,他能夠得到三女的喜歡,的確是天大的福氣。

    他摸了摸下巴,突然間懷疑自己的雷劫之所以那般恐怖,很有可能跟這個有著很大關系的。

    因為若曦的眸光看了過去,其他人都紛紛看過去,看向了葉晨所在的方位上,一時之間不少人都定格在那個區域中。

    并且只見得曦仙子輕移蓮步,正在走了過去,引起了轟動。

    葉晨正要上前,然而后方卻有著一道聲音響起,朝著若曦遙遙抱拳,未語先笑三分,顯得瀟灑倜儻:“在下葉天洋見過曦仙子,這廂有禮了。”

    葉晨錯愕,而后失笑,這個葉天洋還真以為若曦是對著他展顏一笑的嗎?

    只是他也不拆穿,以一種看戲的心態地看著葉天洋,旁邊地葉正陽、葉青都不知道各種緣故,因為若曦真的是看向葉天洋,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葉青更是哼哼不已:“這個混蛋哪里來的艷福,居然得到了曦仙子的矚目,真是吃了天大的****運了。”

    夏薇則是有些失望:“可惜了,被這個小混蛋搶先了,我還想過去搭訕一下給晨兒牽線搭橋呢。”

    當得知了夏薇的話,饒是葉晨都禁不住踉蹌一下,差點就摔倒了,無語道:“娘,你的兒子不至于沒人要吧。”

    夏薇瞥了葉晨一眼:“鬼知道呢,又說帶來了兒媳,現在還看不到人影,我這個做娘的能不為你操心么。怎么漂亮的一個女孩就在這里,漂不漂亮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娘覺得這女孩看上臉善,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孩,值得交往,大難當頭也不會各自飛。”

    “……”葉晨竟無言以對。

    隨后他對著身邊人道:“你們放心,這個葉天洋是不會成功的。”

    “為什么?”

    幾人都有些錯愕。

    葉晨笑了笑:“你們看下去就知道了。”

    這時,若曦見到葉天洋的突然殺出現,微微凝眉,卻也禮貌地開口:“小女子也見過天洋公子。”

    得到曦仙子的問候,葉天洋整個人都快要飄飄升起來了,感覺渾身都輕了幾兩般,也令得不少年輕俊彥都對他投向了羨慕妒忌的目光,心里暗道這家伙不知道踩了哪門子的****運,居然得到了曦仙子的親自問候,這是多少年輕俊彥夢寐以求的待遇。

    葉天洋快步走上前,正要跟曦仙子多說幾句話,突然發現葉晨等人的身影,當即停下來,或許是想要在曦仙子面前彰顯一下自己的威風,當即對著曦仙子抱拳和顏悅色道:“曦仙子請稍等片刻,這里有些不明人物突然闖進來,在下先行驅逐出去。”

    而后他陡然看向了葉晨等人,神色陰冷道:“葉傲,葉正陽,夏薇,葉青,還有你,你們幾個人怎會出現在這里,這里可是舉辦盛會的重要地方,可不是你們這些旁支可以隨便進入。雖然不知道你們是如何進入,但必須要做出懲罰,來人,將這幾個下等的分支族人拉出去,廢除了他們的修為,罰去罪崖那里關閉百年。”

    葉傲、夏薇幾人當即神色一變,他們在葉家生活了也有幾十年,自然知道罪崖是什么地方,那里歷來都是關押最嚴重的罪犯,很是艱苦,不少罪人都會在那里被活生生折磨而死的。

    葉正陽急忙道:“葉天洋,你不能這樣,就算我們是闖進來,也不應該受到罰去罪崖。”

    “有什么不應該的,這里是本家說話的地方,而不是你們這些被驅逐出去的旁落罪人能夠擅闖的地方。”葉天洋冷哼。

    葉傲急忙上前:“葉天洋,你懲罰我可以,但不能夠將我夫人都罰去那里,她只是一介弱質女流,受不了那種艱苦。”

    葉天洋卻是冰冷無情:“有什么受不了,膽敢擅闖葉家重地,就必須受到相應的懲罰,不然你們這些罪人就認為葉家什么地方都能夠擅闖的嗎?快來人,抓出去。”

    葉晨卻是橫移上前,冰冷地盯著葉天洋:“你是認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