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葉正陽

永恒圣帝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葉正陽?

    當聽見這個名字的時候,葉晨腳步停下,腦海中下意識地浮現起一道熟悉而帶有些倨傲的身影,顯得有些錯愕。樂文小說。しwxs520

    難道這個葉正陽就是這一世與他年少時有所爭執的那個人嗎?

    他的眸光順著人群看過去,當中有著一位俊朗的年輕男子就在人群當中,雖然更加成熟了,那張臉龐隱隱之間有著幾分熟悉的味道,赫然就是葉正陽。

    只不過現在的他有些狼狽,因為被一大群葉家年輕子弟給團團圍住,衣衫凌亂骯臟,甚至更是有著幾道腳印清晰烙印其上,似是剛才遭人踢打過。

    此時此刻,葉正陽的臉色微冷,緊緊盯著眼前眾人為首的一位衣著華貴的黃衣男子,道:“葉天洋,我勸你還是不要多費心思了,我不會告訴你關于子媚表妹的一切消息的。”

    黃衣男子葉天洋道:“葉正陽,你還真是敬酒不喝喝罰酒,可別忘了你只是出身于下界中的一個三流分家,膽敢跟本少爺作對,真的不怕死了嗎?你最好還是將子媚表妹的事情告訴我,否則我可不會擔保我會做出些什么,我可是記得你父親是在越陽宮中擔任守衛,要是我稍微出手,你的父親恐怕就——”

    這句話他并沒有說完,只是臉上的笑意再怎么看上去都是那么地陰冷,充滿的威脅,意思不言而喻了。

    這讓得葉正陽瞬間神色大變,怒聲大喝道:“葉天洋,要是我的父親有什么三長兩短,我絕不會饒了你的。”

    葉天洋卻是伸手拍了拍葉正陽的臉龐,顯得陰森道:“不會饒了我?本少爺倒是想要看看你是怎樣不會饒了——”

    噗——

    話語未盡,葉正陽朝著葉天洋就是一頭撞過去,恰恰撞在了后者的額頭上,咕咚作響,伴隨著血痕迸濺而出。

    與此同時,葉正陽更是沖過去,神通展現,顯然這些年來他也不是白過,已然是化神境級別的強大修者了,

    臨近葉天洋面前更是轟殺過去。

    這一切都很快,只是葉天洋卻并非尋常紈绔子弟,身上釋放開更為強大的氣機,是個化神七重天的強大天驕,放眼整個葉家新生一代中都算得上是佼佼者,顯得森然道:“葉正陽,你的膽子真不小,居然讓本少爺流血了,今日必給你難忘的教訓!”

    他抬手就與葉正陽硬撼了一巴掌,伴隨著璀璨的神輝與法則道痕在閃現,崩裂虛空,己身不退,葉正陽卻是整個人都倒飛開去,張口就噴出了一口鮮血。

    很顯然,正面碰撞,葉正陽比起葉天洋差了一大截。

    與此同時,葉天洋在開口呼喚其他年輕子弟:“來人,把他給我往死里狠狠地打,廢除他修為,一切責任自有本少爺一力承擔!”

    顯然葉天洋在葉家年輕一代中頗有些勢力,圍觀的眾多天驕聽其號令,直接一擁而上,對著葉正陽就是往死里打,拳腳之間都帶有著道痕法則之力,很是可怖驚心。

    并且這片虛空早就被封鎖了,根本不容得沖天而起飛逃。

    演武場上,其他葉家子弟一個個都冷眼旁觀,顯然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這個天地間,素來奉行強者為尊的觀念,在蓋世帝族的葉家中,更是在年輕一代中奉行得淋漓盡致,根本沒有人去管。

    就算是盤坐在演武場中央的葉家年輕王者都一動不動,只在吐納澎湃的天地靈氣。

    “該死的!”

    葉正陽自然知道自己不是這些人的對手,急忙雙手雙腳護住身子,最大程度上的保護。

    但他明白就算是這樣,最后的下場多半也是重傷,至于不死也是因為葉家有著嚴格規定,同族中不允許自相殘殺,否則會有嚴厲懲罰。

    葉正陽正是雙手雙腳交錯護住自己身子的時候,一道身影閃電般地橫插在人群之中,快得其他人都不曾反應過來,就見到一個人出現在那里。

    但他們手腳不停,法則道痕全面落下,這個時候出面純粹實在找死。

    轟——

    突兀地,那些出手的弟子一個個都不知為何,以更快的速度倒飛開去了,摔倒在演武廣場上,很是狼狽。

    眼見著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得所有人都在發呆,很是驚愕,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尤其是葉正陽,更是怔怔地看著眼前這道修長挺拔的身影,不知為何,他總感覺看上去有些莫名的熟悉感,似曾相識,更是有著一種血脈上的親切感,像是親人一樣。

    只是他苦笑地搖了搖頭,在這帝族葉家中,除了自己分家的人,又有什么人會幫他們呢。

    唯有到了外面,才會發現,真正親近的還是自己從小長大的一家人,昔日的爭斗現在回想起來都會感到莫名的親切感。

    他突然想起了那個神武少年,當初外界入侵天都大陸的時候將他們洛楓城都帶進了王者古路上,從此消失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如何了,并不希望那個名義上是堂弟的他出事。

    回想舊事,UU看書 .uukanshu.com 葉正陽禁不住微微慨嘆,旋即收起思緒,抱拳朝著擋在自己身前的那個人,感激中帶有著些許擔憂道:“這位朋友,很感謝你能夠出手。只是請朋友趕緊離開,我一個人應付就可以。而且這些人都很蠻橫,不能隨意得罪,身后有人。”

    對于來者的出手,他很感激,卻也不希望對方因自己而出事。

    “正陽表哥,這么多年不見,你倒是變化挺大的。”一道爽朗的笑聲響起,那一句“正陽表哥”讓他錯愕。

    當見到了那個人轉身面對自己的時候,整個人都立時將應在那里了,因為那張臉龐雖然成熟而俊秀,只是陌生之余也帶有著幾分無法忘卻的熟悉。

    他隱隱記得,當初那個因情自殺后一飛沖天的少年,不正是這個樣子嗎?

    “你,你是——葉晨?”

    葉正陽顫聲地開口,有些不敢確信,相隔數十年歲月,那個年少意氣用事、到了外面有分外感覺到親切的葉家天驕,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