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母子相見

永恒圣帝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府邸有些破舊,就連大門上的紅漆都有些掉落了,多年未經修繕,可想而知當中的生活環境是何等地差,顯得寒酸,跟葉家其他分支一座座恢宏的宮殿樓宇相差甚遠。

    這讓葉晨神色微沉,難道自己的父母族人一直以來都是生活在這樣的地方上,這般地不受他人待見?

    雖然他知道天都一脈的祖先當初是葉家的棄子圣者,當也不應該如此,帝族葉家未免太過分了吧。

    “葉晨表弟,你最好做好一些心理準備。”葉正陽突然輕輕一嘆,讓葉晨心中莫名一沉。

    只是他沒有詢問,而是跟葉正陽一并走進去。

    入內就見到了府邸中稍微破舊的幾座樓宇,只是出奇地顯得冷清,沒有多少人,甚至大門也沒有其他分家那樣有著威武的大漢在守護。

    葉正陽嘆息道:“我們天都一脈分支在帝族中很不受人待見,本來因為葉孤城少主的緣故,還有著一座不錯的府邸,也有一些仆人、管家幫忙打理。但自從他離開后,有著帝族另一支強大的一脈進行打壓,因此我們也無奈被趕到這里生活。族中有不少長輩都被那一脈的人所針對,所調遣,甚至當中更有人暗中出手,將族中一些人都被打傷了。”

    葉晨曾從葉孤城口中了解過,天都一脈的祖先葉若閑圣者之所以被驅逐出帝族,最根本的緣故就是跟一脈強大的分支發生爭執,并且斬殺了幾人,從此就被驅逐出去。

    葉正陽口中的那一脈,應該就是當年那一脈,而且很強大,不弱于家主一脈多少。

    當年葉孤城也曾說過要好好對待他這一脈的分支,但或許離開得太久,故而當年那一脈的人都進行針對了。

    葉晨皺眉,但腳步不停,正要走向府邸最中央的時候,這個時候,一道瘦小的身影突然沖出來,很快,一拳狠狠地攻向葉晨的面門,直取要害位置。

    “小青,快住手。”葉正陽急忙開口。

    “不,正陽叔叔,

    我要打死這些欺負我們家的壞蛋。”

    對方身影不曾停止,拳頭已經落下了,伴隨著一股先天真元。

    “不要傷害他。”這一句話卻是對葉晨所說的。

    葉晨抬手就攔截下來了,并且輕拍間將對方拳頭上的先天真元都震散,且沒有傷及對方,只是讓對方身影倒退了好幾步,有些踉蹌,又驚又怒地看著葉晨。

    仔細一看,剛才出手的人只是一個約莫十三四歲的少年,俊秀的臉龐上還有著幾分稚氣,這個年紀達到了先天境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想當初,未覺醒之前的他,也是這個年紀才達到先天境的。

    見到同族的人,葉晨分外感到親切,自然也不會為之生氣,和煦道:“你叫什么名字?”

    “才不會告訴你這種專門欺負我們家族的壞人知道。”少年很硬氣,瞪大明亮的眼睛,帶著怒氣,將葉晨定義為敵人。

    這時葉正陽急忙解釋道:“小青,不要誤會,他不是那些壞人,也是我們這一脈的人。”

    聞言,名為小青的男孩狐疑地看了看葉晨道:“正陽叔叔,你說得都是真的嗎?但是我為什么從來都沒有見過他呢。”

    葉正陽道:“你自然從來都沒有見過他了,你還沒有出生他就離開了,現在才回來。”

    小青有些驚愕,居然離開了那么多年才回來,到底是誰?

    只不過不容他多想,葉晨探開神念覆蓋整個葉家府邸,突然神色微變,根本無需葉正陽去帶領,唰地一聲就消失了身影。

    看著突兀消失的葉晨,葉青怔怔不已,葉正陽也急忙關好家族大門,并且吩咐他讓天都一脈分支中的所有人都前往正廳,有特別要事宣布。

    葉正陽現在可謂是天都一脈分支中年輕一代的最強者,而且也幾可堪稱整個分家中的最強者,有著很大的話語權,小青自然不敢怠慢,沖出去呼喚族人聚集。

    與此同時,在府邸深處中,有著一座略顯殘舊的樓閣中,床榻上正有著一個中年男子,臉色蒼白,發絲半白,不時劇烈地咳嗽著,嘴角都咳出了幾縷鮮血,于蒼白的臉龐上顯得驚心矚目。

    床榻邊上有著一位美婦人,溫婉美麗,只是也神色憔悴,姣好的臉顏上也夾帶著幾縷魚尾紋了。見著夫君咳血,急忙地取過了床邊的一個藥瓶倒出了幾枚珍貴的丹藥,遞過去道:“夫君,趕緊服用了這些丹藥,是子媚好不容易才從本家那里要過來,對你的傷勢復原有很大的用處。”

    中年男子卻搖搖頭拒絕了,道:“夫人,把丹藥都送還回去吧。子媚雖然要來了這些丹藥,但肯定受到了本家的刁難,甚至許以了一些過分的條件,不要讓子媚為難了。”

    夏薇很想讓葉傲服用這些珍貴的療傷丹藥,但想到了那個溫婉有禮的女孩兒,終究還是忍痛地點頭,換以旁邊的藥湯,讓葉傲服用下去。

    藥湯很苦,葉傲眉頭也不皺直接就服用下了,劇烈的咳嗽也稍微平復下來了,只是夏薇雙眸紅腫,因為她知道這些藥湯根本就治標不治本,沒有多大的成效,只能夠稍微地復原一下而已。

    葉傲輕輕拍著夏薇的手掌,輕聲道:“不用過于擔心,明天家族大比,也會為我們重新開啟帝皇血脈之力,這點傷勢都會剎那復原的。”

    天都大陸一脈的葉家分支,因為祖先葉若閑的緣故,體內的帝皇血脈之力都被封印了,明天家族大比,同樣會選擇在這一天重新開啟,對于他們而言都是一個上好的機會。

    帝皇血脈之力激活的剎那,對于所有人都會剎那大幅度提升一大截,體內的傷勢也基本上會盡數化解。

    “但愿如此,只是我怎么聽說是家族像是要剝奪我們的血脈之力。”夏薇道。

    葉傲神色微變,UU看書 .uukanshu急忙道:“夫人不要隨便胡說。”

    他示意小心隔墻有人,要是被其他帝族那一脈的人聽見了,對于他們天都一脈分支而言肯定是不好的事。

    “我先出去換一下藥湯。”夏薇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只能輕輕一嘆,起身走向了門口。

    只是走不了兩三步,整個人都突然渾身僵在那里了,明眸睜得大大的,有著失神。

    因為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英俊神郎,劍眉星眸,那張俊秀的臉龐成熟之余也帶有著幾分發自靈魂深處的熟悉感,也是源自于血脈深處的熟悉。

    夏薇身體禁不住顫抖起來,看著眼前英俊的年輕男子,只見得對方朝著自己露出了一口潔凈白凈的牙齒:“娘,見到兒子難道不高興了?”

    咣當——

    藥碗摔裂,夏薇淚流滿臉,一去多年杳無音信的兒子,終于回來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