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177.第1177章 戰王!

永恒圣帝
     “為什么?”那幾人氣急敗壞。

    “因為你們剛才想要不付出代價而擅闖。”葉晨神色冰冷,沒有一點表情,肩膀上的伊伊瞪大眼睛,哼哼道:“活該!”

    幾人都想要開口,但見到空間風暴浩浩蕩蕩地臨近了,并且不遠處的那幾條空間通道都在迅速地波及,不斷地崩潰,都立馬色變了。

    這個時候哪里還顧得上什么,一個個都急忙將體內的靈石快速地搬出來,七個人足足近乎三千萬斤靈石擺在眼前。

    葉晨開啟空間通道,一把收取了,并且讓幾個人都可以第一時間地進入其中。

    感受到外面無盡狂暴的空間風暴,所有人都忍不住心有余悸,有種劫后余生的感覺。

    要是真的被這場空間風暴給席卷了,他們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必死無疑,因為這股空間風暴之下,就算是圣主級人物都要殞落。

    只是看向葉晨的目光中,充滿了陰森與殺意。

    “小子,馬上把靈石都給我們吐出來。”當中,后來進來的七大強者陰森地開口,冷冷地逼向了葉晨,帶著殺意。

    七大強者齊齊逼上前了,當中更有著三人是圣藏四重天的古圣強者,另有一人是五重天的雄主級人物,很是強大。

    不得不說這是一股不弱的陣容。

    另一位雄主以及兩大圣者雖然沒有出手,但也沒有打算出手幫助,作壁上觀。

    葉晨霍地轉身,看向了七大強者,眸光很是冷冽:“你們這是想要對我出手嗎?”

    七大強者都被葉晨的眸光看得渾身冰冷,感覺宛若是一頭可怕的巨龍正在居高臨下地俯視著螻蟻一般,高高在上,只要出手就可以讓他們馬上不堪一擊,灰飛煙滅。

    這是什么樣的感覺,居然會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后輩所給予他們的,讓他們震撼。

    只是當中的那位雄主馬上就回過神來,強行鎮定心神道:“諸位不要慌了,他不過是在虛張聲勢而已,只是一個年輕小輩不可能殺得了我們的。”

    葉晨冷冷一笑,正要出手,但這一刻,源自于空間通道之外,傳來了一聲巨大的嘶吼,震蕩了無盡空間亂流,那是一位男子在嘶吼咆哮。

    只見得無盡的空間風暴之中,就在無盡空間亂流的深處,當中有著五道至強的身影在穿梭重重空間亂流,渾身釋放開無量光,正在追殺著一道強大的天王人物。

    他們在空間亂流深處在激戰,發生了激烈的碰撞,撕天裂地,崩毀天地,極度激烈。

    “天啊,這是天王境大戰,居然發生了,難怪將會造成就可怕的空間風暴了。”空間通道中的諸強都顧不上敵視葉晨了,有著震驚。

    因為對于他們而言,天王就是高高在上的強大存在,哪怕就在萬域中心中,這等人物也不是說見到就能夠見到的。

    只是葉晨眸光很熾盛,有著可怕的大道符文在交織,仿佛可以演變天地般,看向了被追殺的那一位天王。

    那是一個挺拔高大的男子,黑發如瀑,談不上多大歲數,甚至可以說很年輕,跟葉晨年齡相仿,但很強大,渾身都釋放開澎湃的戰氣,洶涌擊天,是一尊至強的戰者。

    他手執一桿黑金神槍,英勇無敵,跟追殺的幾大天王強者殺得渾身是血,血染戰甲,染紅空間亂流,但氣勢持續不減,有著一種不朽的英姿。

    并且就在他的懷中,赫然有著一個約莫三四歲稚嫩的孩童,生得很粉嫩可愛,跟瓷娃娃一般,有著烏黑明亮的大眼睛,且可以看得出來,這個稚童眉目間隱隱就跟這位戰者天王有著幾分相似,顯然是一對父子。

    轟——

    又是一場激烈的碰撞,雙方倒飛開去,五大天王都神色冰冷,帶有著殺意,卻也皺眉著,因為這尊天王真的很強大,居然可以在他們五大天王的追殺下堅持那么長久也不曾殞落,不得不說真的很驚艷。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都很佩服,但不得不追殺。

    “戰王,將你的孩子交出來,跟我們回去,一切都好說。”當中一尊很是強大的天王在開口,渾身通體都在綻放著無量光,如若一輪紫色的太陽般,彌漫開強盛的波動。

    他尤為強大,強大得很過分,是當中的佼佼者,戰者天王身上的傷勢,有一半是因為他而遭創的。

    只是被追殺的天王縱然渾身是血,卻也是戰氣無匹,帶有著一股強盛的戰意,一邊對抗,一邊冰冷地回應:“秦紫陽,你等想要帶著我兒離開,首先就從我尸體上走過去。”

    秦紫陽輕嘆道:“戰王,你的確很強大,但你再強大也不可能是我秦家的對手,為何要苦苦掙扎,不若跟隨我們回去,或許還有機會活下來,你跟她的孩子都很有可能活下來。”

    然而戰王卻是凄然一笑:“秦紫陽,你身為秦家的人,難道就不知道你們家族的家規么?你覺得秦家會讓我和她的孩子活下來嗎?”

    聞言,秦紫陽一陣默然,身邊的四大天王卻是冷哼:“哼,敬酒不喝喝罰酒,既然如此,就先殺了你,然后帶著這個孽子回去。”

    “戰王,對不起了。”秦紫陽一嘆,身繞紫光,格外地強大無匹,揮動著天劍大步壓迫過去,撕裂天穹,毀滅一切。

    五大天王聯袂出手,雖然戰王很強大,但也受到了莫大的壓迫,而且他還要一只手要護住臂膀上的孩子,身上多了很多傷口,鮮血不斷地迸濺。

    可以見到,戰王已經落在了下風中。

    噗——

    一道絢爛的紫光劃現,斬向了那個稚童,只是戰王橫移,讓稚童成功地避開了紫光,但是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直接擊穿了一個前后通亮的血洞,有著鮮血在肆意迸濺。

    “爹!”

    稚童在驚呼,清澈明亮的烏黑大眼中浮現了朦朧的水汽,泫然欲泣,可以說這是一個很早慧的孩子,早早就明白了很多。

    “雙兒,我沒事。”

    戰王朝著稚嫩咧牙一笑,牙齒很白凈燦爛,只是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蒼白。

    “可是爹你流了很多血。”稚童在哭著,雙眼都紅了,不斷地落淚。

    “不用擔心,就這點還殺不了爹的。”

    戰王寬慰他,并且運轉療傷秘術,有著非凡的大道奧義在體內轟然響徹,諸般道紋在交織,肌體生光,傷勢開始在復原。

    這是神王復生術,前世葉晨曾傳授于他,若非如此,戰王根本不可能支撐到現在。

    只是饒是如此,也落在了下風,并且神王復生術雖然不凡,但每一次的運轉都損耗著一定的本源,長此下去,就算是戰王再強大也承受不起。

    轟——

    突然間,戰王立起了眸子,變得凌厲了很多倍,戰氣崩天,用力地揮動著手中的黑金神槍就直接地立劈出去,跟一位偷襲的天王展開了大碰撞,毀滅之力磅礴無比,崩天裂地,激蕩起了成片的空間風暴,驚心矚目。

    碰撞中,戰王身影踉蹌倒退了兩步,然而對方卻倒飛開了更遠的距離,大口地咳血,在正面一戰并不是戰王的對手。

    只是另有天王來襲,并且一來就是三大天王。

    大戰到了后期,更加地激烈了,崩天裂地,無盡空間亂流中都蕩漾起了無盡的空間風暴,滔滔席卷了所有的一切。

    并且秦紫陽加入了戰場中,讓局面完全是一面倒下來去,戰王身影不斷地倒飛,大口大口地咳血出來,身上多出了幾個血洞,就連懷中的稚童都被鮮血給直接染紅了,大哭著:“爹爹,你不要出事啊。”

    戰王撫摸了兩下懷中的孩子,即將咳出來的鮮血又咽了下去,咧牙一笑,只是滿嘴是血:“放心,爹還死不了。”

    而后他滿頭黑發都揚起,冰冷地掃視著五大天王,黑金神槍抬起,冷漠地開口:“這是你們逼我的!”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戰王一聲大吼,動蕩無盡空間亂流!

    只見得無盡空間亂流中,一片虛幻的天地浮現了,擴張六合八荒,當中有著一片浩大無邊的沙漠,一顆顆沙礫都熠熠生輝。

    就在沙漠中心,出現了一條長河,浩浩蕩蕩,橫貫沙漠,并且有著一輪赤紅大日緩緩落下,映照長河,如似諸神黃昏。

    長河之上,落日之中,戰王的身影緩步踏出,雖然渾身是血,但氣威卻是鼎盛磅礴,橫掃諸天,一切都要為之顫動。

    他手執著黑金神槍,天邊的赤紅大日落下,融入了神槍中,釋放開了一股前所沒有的蓋世神威,欲要毀滅一切般。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這是戰王苦修一生的王者戰道,年少稱王時期就開創出來了,而今達到了天王境,同樣更加地圓滿可怕了。

    戰王打出了最強神通,毀天滅地,要摧毀所以的一切,讓空間亂流徹底地狂暴起來,也讓五大天王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

    不愧是傳說中的戰王,果然是可怕,竟然掌握著這樣至強無匹的神通,超乎他們的想象之上。

    這是戰王的最后一招,要拼殺開去,給自己殺出一個朗朗乾坤。

    轟——

    驚天動地的毀滅之力席卷一切,掃蕩六合八荒。

    秦紫陽神色凝重,卻沒有躲避,相反沖到了最前方,渾身纏繞的紫光更加地強盛熾熱了,照耀無盡空間亂流。

    同樣在施展出了恐怖的神通,只見得他眸子睜開了,卻是詭異地血色,宛若是兩輪血日,有著妖異之力在蕩漾。

    “一眼開天,一眼辟地,開天辟地,盡在我眼,開!”

    秦紫陽大喝,同樣打出了屬于自己開創出來的一則大道神通,雙眸如蘊血日,照耀出鮮艷得令人心寒的血色,洞穿了天地,也在開天辟地,打向了戰王,很是可怕。

    兩位天王中的頂尖強者在大碰撞,驚天動地,可以破滅所有的一切,在無盡空間亂流中造成了不知道多么嚴重的空間風暴,足以湮滅所有的一切了。

    就是葉晨所在的空間通道都差點要崩析了,有所搖動,可想而知剛才那一次碰撞造成了多么可怕的影響,讓當中幾大強者都變色,有所驚悸。

    最后,一切都結束了,兩者都拋飛了,渾身是血,秦紫陽差點就被直接給立劈開了兩半,飄灑出了大量的鮮血,很是凄慘。

    但戰王也好不了去哪里,因為為了守護身上的孩子,受到了可怕的攻擊,身上多了幾個前后通亮的血洞,鮮血汨汨而流,很是慘然。

    而且另有四大天王還是完好了,正在虎視眈眈地看著戰王,讓他空有神王復生術都難以復原。

    “一切都要結束了嗎?”戰王慘然一笑,充滿了無奈,看向身上同樣渾身是血的孩子,道:“孩子,對不起,父親沒用,沒能夠救出你的母親,也不能夠送著你離開。”

    “不。”那個稚童抱住了戰王的脖子大哭:“父親您是最好的,雙兒一直都是這樣認為的,所以請父親您不要傷心,雙兒很高興能夠成為您的孩子,這是真的。”

    “好一個父子情深,不過好一切都要結束了,不用擔心,我們會將你們父子將都一起帶回去族中的。”潘子陽服食了珍貴丹藥修復了傷體,這般地開口道。

    “是嗎,或許這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戰王慘然一笑,帶有著絕望。

    “不,你有更好的選擇。”

    這個時候,無盡空間亂流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浩大的聲音,那是在遠方的七彩斑斕空間通道中,當中正有著一道英偉男子在開口。

    他直接破開了七彩空間通道,大步走出現了,狂暴的空間風暴浩浩蕩蕩地沖擊在身上,卻難以傷害他絲毫,宛若是一尊無敵的戰神般,渾身沐浴著無窮的金輝。

    他的出現,讓幾大天王都一怔,而后神色冰冷,帶有著凜冽的氣勢沖擊過去,當中秦紫陽眸子間血光驚世:“你是誰?”

    “我是誰?”男子微微一笑:“戰王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