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180.第1180章 打劫

永恒圣帝
     打劫,沒錯,葉晨就要這樣做。

    雖然因為戰王妻子的緣故,不能殺死五大天王,但葉晨是什么人,強勢到底,面對帝族都敢叫板開戰的蓋世猛人,怎會讓這些膽敢追殺戰王的天王輕松,他要讓這些人都后悔。

    打劫,這是最直接的辦法。

    如浩世天王就是這樣,好不容易才重組起了肉身,只是葉晨一拳轟出,很是技巧地震蕩著他的身體,徑直地打開了浩世天王的一個個體內空間之門,立時露出了一道道燦燦的璀璨光華,照耀黑暗的無盡空間亂流。

    那是寶物之光,源自于浩世天王體內空間,肉眼可見有著大量的寶物不斷地展現出來,當中種種寶物之珍貴、不凡,便是葉晨都要驚嘆。

    不愧是天王,身上的寶物當真不是一般的多,靈石都是一堆一堆小山,且是煉化后濃縮的靈脈,每一條不過手臂大小,至少都可媲美三萬斤靈石,都是最精純、最上等的靈石。

    粗略估計,僅僅只是浩世天王身上的靈石,恐怕就不下于一億斤了。

    這還只是靈石而已,當中還有著更加寶貴珍稀上許多倍的神性靈源,為靈石極盡升華后的產物,億萬斤靈石的巨型靈脈都不見得出現人頭大小,然而眼前的神性靈源卻能有一米方圓,淌現出神圣曦光,至少都可等若三千萬斤靈石。

    自然,真正的價值卻是珍貴上很多倍了。

    這還是其中之一,當中還有著失傳多年的遠古神通秘籍,有著一些特別的法陣、煉丹等,有著特別的神魂道兵,有著不凡的煉器材料、靈丹妙藥等等,諸如此類,無一不是真正的價值連城,放出任何一種,都是圣主人物都要爭搶的至寶。

    “寶物還真多,這真是一場很好的打劫,我喜歡!”

    葉晨徹底打劫得干干凈凈,沒有留下哪怕一點給浩世天王,直接搬空了一個個天王體內空間的寶庫,價值不知幾何,讓其他天王都要有些眼紅了,這可是堂堂天王的所有身家。

    浩世天王的臉色難看無比,卻是敢怒不敢言,讓人慨嘆一代天王的無奈與悲哀。

    然而,其他天王也不能夠幸免,因為葉晨同樣都在打劫,哪怕就是秦紫陽也沒有逃出手掌心之外,一個個寶庫出現,都是無價寶物。

    尤其是秦紫陽,身上的寶物更是數不勝數了,便是葉晨露出了驚疑之光。

    甚至當中更有著一件有著進化向大能級不朽古兵的非凡道兵粗坯,烙印著特別的先天道痕,神性靈源一大堆,自然都被葉晨給剝奪了。

    連天王道兵都剝奪了,生生地抹除了他們的神魂印記。

    最后身上連他們身上的神衣戰甲都要剝奪了,每一位天王全身上下都只剩下了一條四角短褲,露出了大片的肌膚,簡直就要裸奔了。

    只是五大天王都敢怒不敢言,當中有人抗議,但是被葉晨直接用拳頭打壓,形體龜裂,沒有什么抗議商量的。

    最后,浩世天王開口,那張臉龐現在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沉聲道:“斗戰圣王,所有的寶物你都打劫了,現在可以讓我們離開了吧。”

    “不行!”葉晨拒絕。

    “為什么!?”幾大天王都很憤怒,這個斗戰圣王不但對他們進行打壓,而且還無恥地打劫,現在都讓他們要裸奔了,居然還不愿意放任他們離開。

    “你們都只是我的階下囚而已,有資格抗議?”葉晨還是那般地強勢,冷冷地俯視著幾大天王,讓他們一句話都咽不出來。

    五大天王的身上的財富當真是豐厚得不可形容,僅僅上等靈石就能有六億三千萬斤了,神性靈源等價一億六千萬斤靈石了,其他寶物更是不計其數,真正而言價值怕是已經比得上一個不朽圣地,甚至更多了。

    “千叔叔,你好厲害!”

    一邊上的秦無雙看得雙眼亮晶晶的,看向葉晨的目光中充滿了崇拜,居然可以一個人將追殺自己跟父親的幾大天王打壓得如此服服帖帖,這個千叔叔真是一代猛人。

    葉晨呵呵一笑,毫無顧忌,將大量的寶物攤開來,隨意道:“無雙你都想要什么,都隨意,要什么都可以的。”

    “真的嗎?”秦無雙烏黑大眼中帶著興奮,也有些期盼。

    “當然了。”

    戰王放開了秦無雙,讓這個只有三四歲的小男孩落在虛空中,被戰王的神光護佑住,在無盡空間亂流中如履平地,看著一座座小山般的寶物隨意堆放在眼前,眼睛里滿是撲閃撲閃的興奮。

    不過最后,秦無雙來到了寶物當中,雙手抓住了一件神甲用力地拖拽,竟然拖動了,讓葉晨微微詫異。

    那可不是一般的神甲,也屬于天王層次的戰甲,甚至可以說是一件天王道兵,專門地防御型道兵,看上去只是神甲,但很沉重,一般人的修者根本無法拿起。

    “無雙你要這件戰甲?”葉晨錯愕,道:“這件神甲雖然屬于天王階別,但還不適合你。”

    “不,我就想要這件。”

    秦無雙搖頭,認定了神甲,并且拖拽著神甲來到了父親面前,無力徹底抬起來,卻抬起了可愛的腦袋,看著戰王開口:“爹,這是千叔叔答應給雙兒的寶物,雙兒送給你,以后穿上了,就誰都不能夠傷害你了。”

    小男孩雖然只有三四歲,然而很早慧,也異常乖巧懂事,睜著烏黑大眼緊緊地看著父親戰王,說出來的話讓人感到心疼。

    饒是戰王這樣堅毅不屈的男子,神色都溫和下來了,將兒子手中的戰甲拿起來,并且一把抱起他道:“爹會的,這會是最好的禮物。”

    秦無雙這才眉開眼笑,笑得很開心。

    葉晨輕嘆,秦無雙的確是一個很乖巧早慧的孩子,很懂事。

    他揉了揉小無雙的腦袋,輕笑道:“你不用擔心,你爹自然會有的,而你也少不了。”

    轟隆——

    葉晨親自出手,將收刮過來的天王寶物中當中一些寶貴的神兵材料取出來,當場就煉制出了一件神衣,跟平常衣衫一般,樸素無華,然而卻銘刻著天王道痕與法則,光華內斂,贈與了小男孩,可以保護著他的安全。

    且也煉制出了一口護神塔,點入了秦無雙的眉心中,可護住他的真靈,并且當中更是有著一滴圣者精血,關鍵時刻可以復蘇,護佑小無雙的性命,算是他送給小無雙的禮物吧。

    自然也將大量的天王寶物給予了戰王,戰王收下來了,但主要是靈丹妙藥、神性靈源以及一些特別的煉器材料。

    當中更是得到了幾粒指甲蓋大小的蒼穹青金,乃是蓋世仙品,神話帝皇都是以混沌仙金煉制帝兵。

    被葉晨送過去了,很大方,讓人震撼,這等混沌仙金說送就送,真的不一般。

    戰王自然沒有矯情,收下來了,并且主動地煉化入了殘破的黑金神槍中,令其多了幾道碧綠色的金色紋路,更顯不凡了。

    “千月,他們你打算怎么辦?”

    戰王問及五大天王的下場,雖然不可殺,但就這樣放走,卻又是有些不甘心。

    “很簡單,直接變成俘虜就是了。”葉晨說得風淡云輕,讓幾大天王都瞬間臉色鐵青了。

    他們何許人物,是當代天王,諸天萬域都在高高在上,需要圣主的行禮作輯,是屬于傳說中的強者,自然不愿落得這般下場,當中有天王大吼:“斗戰圣王,你太過了。”

    但馬上就換來了葉晨一陣削打,被強勢鎮壓,甚至一身修為都被壓制住了,遠不是葉晨的對手。

    葉晨直接威脅:“再敢廢話就讓你們裸奔萬域中心去。”

    一句話頓時讓幾大天王頓時閉嘴,還真怕葉晨這樣做,他們寧愿去死也不愿意被裸奔。

    “千月,放了秦紫陽吧。”這是戰王主動地請求,哪怕對方雖然為追殺他的人,只是對他也算是客氣,有著尊重,也不曾以妻子威迫,只是因為秦家的要求所以追殺。

    而且更重要的原因是這個秦紫陽,在秦家中對于他的妻子曾維護過。

    “好!”葉晨二話不說解除了秦紫陽身上的禁制,并且給出了一件神衣,讓他離開。

    秦紫陽雖然成就天王多年,卻也算是天王中的一代翹楚,修道不過三千載,在天王境中也談得上年輕有為,有著沖擊大能級的潛能,而今遭遇這樣的局面也保持好了足夠的風度,不曾過于暴怒,也不曾問葉晨追討被打劫的諸般寶物。

    沉默了片刻后,他朝著戰王稍一抱拳道:“戰王,今日之恩,秦某在此謝過,他日有機會必當奉還。只是他們——”

    他看向了其他四大天王,有所猶豫。

    戰王搖頭:“你不用擔心,他們四個人都是俘虜,是交易的籌碼,不會輕易殺了他們,不過也不會放走。只是麻煩你回去告訴秦家還有那一族的人一聲,若想要四大天王沒事,就讓我的妻子安全離開,這是一場交易。”

    聞言,秦紫陽輕嘆:“戰王,你這是要徹底地得罪秦家還有那一族,會遭受徹頭徹尾的追殺。哪怕諸天萬域之大,也難有容身之處。現在還有機會,跟我回去家族中,我會為你請求輕恕的。”

    戰王沉默,葉晨卻開口,強勢回應:“無需多說,你就回去告訴那些老不死的,不想這四大天王被殺,就放走戰王的妻子。否則別怪我親自走上一趟。只是可以在這里奉勸一句,秦家或許很強,但我斗戰圣王也不是等閑之輩,連帝族都敢對峙叫板,亦敢開戰,其他強族也同樣如此,不要妄想我會妥協。”

    這是他的強勢回應,秦家又如何,膽敢欺辱他的友人,大不了帶著一群遠古大能上門聲討,他還真不怕秦家會真的開戰。

    秦紫陽看著強勢無匹的斗戰圣王,這可是一代絕世猛人,無論是從戰力還是態度上都如此,無需妥協,讓他這位天王強者都要敬畏。

    最后,他只得道:“好,我明白的,會轉告族中的那些老家伙知道,至于結果如何,我也不敢保證,畢竟戰王你也知道你妻子對于他們的重要性。”

    “明白的。”戰王道。

    轟——

    話聲落下,秦紫陽果斷轉身離開,化作了一道熾盛的紫光,離開了無盡空間亂流。

    目送著秦紫陽離開的身影,葉晨道:“戰王,這樣真的好嗎?為何不直接前往秦家。”

    戰王卻是輕嘆搖頭:“千月,或許你真的達到了天王高階層次,但秦家真的太強了,哪怕就是遠古大能前往都未必可以改變得到什么,我不愿你為了我而冒險,今日之事已經很感激了。”

    轟——

    一拳轟在了戰王的胸膛上,讓他整個人都倒退了好幾步,嘴角都溢血了,葉晨臉帶隱怒:“戰王,你這是不把我當你兄弟嗎?”

    戰王沒有拭去嘴角的血跡,眸光炯炯:“千月,你應該明白,就因為你是我秦戰的生死兄弟,才不愿你為了我去冒這個險。這一次不僅僅涉及到了秦家,還有著真正的帝族,這里追殺我的人當中除了秦紫陽以及這個浩世天王,其他三大天王都出自于那個帝族中。”

    葉晨算是明白了,雖然自己數次開口言稱無懼帝族,但關于古帝界中的種種,諸天萬域中很少人知道,就是戰王都不曾知道他真正叫板過太圣皇族。

    而且關于葉家的事情,還沒有那么快傳播開去。

    恐怕戰王認為,自己雖為一代絕頂天王,但面對上秦家以及帝族,還是毫無勝算的。

    這是出于對自己的擔心。

    葉晨笑了,拍拍戰王的肩膀:“我知道你擔心什么,但無需擔憂,我既然說過無懼帝族,不是因為我天生不怕一切,而是有著這樣的底氣,也曾真正地叫板過帝族。或許你還不知道古帝界中的種種,也不知道前幾天帝族葉家中發生的一切。”

    他將當中一些情況簡短地傳音告知了戰王,讓后者驚撼,沒想到葉晨居然在古帝界中開創出了一方蓋世大教圣域,還有著遠古大能的背后支持,出乎意料,難怪有著這樣的底氣。

    戰王驚喜,道:“好,既然如此,就出發吧。不過并不是秦家,而是在人皇州中,還是萬域第一都——人皇城中!”

    “既然如此,更好了,這一次哪怕就是秦家、帝族,都要妥協。”葉晨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