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195.第1195章 人皇止戈!

永恒圣帝
     “他日若遇斗戰圣者一脈繼承者,除非大奸大惡之輩,否則必當交好繼承者,奉之為秦家上賓,必要時刻需出手相助,不得推辭。”

    “此乃主上留給秦家遺訓,世世代代不得違背。”

    無相君王遺訓一出,秦家諸強的神色立刻難看到極點了。

    他們看向了斗戰圣王,神色是何其復雜的。

    要知道就在不久前,秦家大能還發起了真正的大戰,聯袂贏古、殺尊等幾位遠古大能,要鎮殺斗戰圣王,雖然后來局勢被逆轉了,但眼前的這一幕還是讓人目瞪口呆。

    此前還在對決,生死雙向,殺得天崩地裂,鮮血橫飛,現在卻被要求交好斗戰圣王,奉為秦家上賓,必要時刻還要出手相助,不可違背。

    如此之大的反差讓許多人都錯愕。

    尤其是諸天大能,聞言之后,更是帶有些戲謔地看著臉色一陣鐵青一陣蒼白的秦冶。

    恐怕秦家萬萬都沒有想到,他們想要鎮殺的斗戰圣王,卻是被秦家始祖要求奉為上賓的重要人物。

    秦冶很想說斗戰圣王的惡行,然而張了張嘴卻是啞口無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無相君王提及過,除非是大奸大惡之輩,但斗戰圣王是大奸大惡之輩?

    就算是秦家都不認為斗戰圣王是這樣的人,反觀過來,斗戰圣王只是很強勢,很霸氣而已,出手都是因為秦怡跟戰王兩情相悅,只是給秦家惹上了天大的丑聞,秦家才驚怒出手。

    然而當中談不上多么地大奸大惡,相反有情有義,為了戰王不惜一切出手。

    只是讓他們秦家從剛才的戰場論生死一下子到了必須交好、奉為上賓,如此巨大的轉變,他們真的難以做到。

    現在真的很是尷尬,很是難堪,不知道如何地面對這種局面。

    當中尤其是贏氏帝族的大能贏古,以及其他兩位遠古大能更是色變,看了看秦冶,很想讓他們不要聽信,繼續戰斗,斗戰圣王是他們共同的大敵。

    但戰兵神坻雖然不是真正的無相君王,只是地位對于秦家而言同樣是高高在上,就如同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帝兵神坻對于贏氏帝族而言,一樣如此。

    而且他們面對著戰兵神坻怎敢開口插口,不然惹怒了戰兵神坻,對方一根手指也足以滅殺諸天大能。

    秦冶他們也實在是不得不遵守,只是面對著斗戰圣王有著難堪,真是無法面對下去。

    斗戰圣王一方都有些戲謔地看著秦家諸強,尤其是葉晨,更是古怪地看著這一邊,摸了摸下巴。

    而不遠處,戰王很是暢快地哈哈大笑,身邊秦怡也充滿了喜悅。

    小無雙抱著伊伊大為高興:“千叔叔太厲害了。”

    唯有贏氏帝族的諸強神色很是難堪,當中贏塵更是如此。

    戰兵神坻威嚴地看著秦家諸強,帶有著無上威嚴,不可抗拒,道:“身為秦家的后代,始祖的遺訓你們都要記著。而且我雖然一直都在沉睡中度過,但沉睡中跟隨過一段時間,感受到這個小友的血氣波動,知道他并非大奸大惡之輩。”

    “這——”

    秦冶為首的秦家諸強都張了張嘴巴,不知道如何回答。

    只是戰兵神坻威嚴地看著他們,讓他們一個個都頭皮發麻,體內的血脈都受到了莫大的嗡鳴聲,不由自主地敬畏,哪敢反抗。

    最后,秦冶終究是大能,當即走上前,神色很是復雜地看著不遠處的葉晨,抱拳道:“抱歉,斗戰圣王,秦某為剛才的冒犯道歉,請你原諒。”

    大能帶頭,其他秦家人物都上前紛紛道歉,讓許多人都神色復雜。

    贏古等三位遠古大能更是如此,神色很是難看,但看著戰兵神坻,卻是無何奈何。

    秦家的無奈臨陣倒戈,讓這一次大能級混戰的局勢,更加地懸殊了。

    此時此刻,葉晨一方六位大能級存在都虎視眈眈,遙望著贏古等三位遠古大能,充滿了戲謔,讓他們三人神色大變。

    雙方大能級存在的人數已經下降到三比六的幅度,相差懸殊,開戰起來根本沒有多少懸念。

    “夠了!”

    這個時候,星空大裂縫另一邊的老古董主動地走來,體繞著朦朧的光華,竟然跨越了天門門主一劍斬開的星空大裂縫,來到了星空戰場中,帶著莫測的氣機。

    他先是朝著戰兵神坻抱了抱拳,又朝著神秘的天門門主頷首,看向了對峙中的雙方,緩緩地開口:“這一場鬧劇也該要落下序幕了,你們都住手吧。”

    老古董來止戈?

    這讓諸天大能都神色吃驚。

    “給我個理由!”

    葉晨也感應到了來者的可怕,源自于斗戰圣者的敏銳直覺,這是一個深不可測的老古董存在,雖然年歲很大,甚至血氣干枯了,處于人生黃昏的夕陽階段,沒有多少年可以活,然而卻予葉晨一種無比可怕的感覺。

    仿若那具蒼老之極的軀體中,蟄伏著一尊蓋世大兇般,一旦復蘇,將會恐怖到極致,毀滅諸天。

    這讓他忌憚到極致,就算是其他遠古大能都不曾給予過他這樣的感覺。

    太古君王!?

    然而,這個時候他卻無懼,也很強勢,因為戰兵神坻的緣故,不認為這個老者可以對付得了戰兵神坻。

    其他人都微微變色,面對著斗戰圣王的舉動有些搖頭,太初大能更是傳音,讓葉晨語氣客氣一些,對方是個極其恐怖的存在,昔年曾跟當年人皇同時爭鋒,爭奪過人皇帝位,只是惜敗一招,蓋世無敵。

    葉晨凜然,這個老古董還有著這樣天大的來頭。

    老古董呵呵一笑,雙眸虛瞇起來,沒有發怒,而是朝著葉晨頷首:“你就是斗戰圣王吧。一個很不錯的年輕小輩,充滿了潛力,有資格爭奪這一世人皇帝位,甚至或許有希望爭奪成帝的契機才,成為這一紀元的無上帝皇。”

    諸天大能都是一驚,沒想到這個老古董對于斗戰圣王的評價居然會是這般的高,出乎許多人的意料之外。

    “多謝夸獎了。”葉晨抱了抱拳,沒有得意忘形,更加地忌憚,卻不曾妥協。

    老古董輕輕一嘆,道:“就知道你這個強勢的斗戰圣者一脈繼承者不會這般輕易就妥協的了,喏,老夫有這個。”

    轟——

    他拂袖甩出了一道神光,而后無量的光華在鋪天蓋地,伴隨著一股不弱于戰兵神坻的帝者天威,浩浩蕩蕩,席卷茫茫蒼宇,讓所有人都要臣服下來。

    當真正地看清楚,那是一道無上法旨,有著無上帝威,是人皇法旨,有著神光出現,劃斷星空,將雙方都劃開兩邊。

    當中,有著一道帶著無上威嚴的話語傳出:“止戈!”

    這是人皇之言,威嚴無雙,不可抗拒。

    并且讓雙方的遠古大能都感受到了一種無上法則在降臨,加諸他們的身上,讓雙方都難以動手,感到駭然。

    言出法隨!

    這是人皇之威,身為萬域主宰的人皇擁有著這種至高無上的大道法則力量,如同位面世界中的圣者一般,同樣如此。

    但在諸天萬域中這樣的浩瀚宇宙天地中,也唯有至尊人皇才具備著這樣的無上威能,否則換做了君王都不可能做得到。

    葉晨輕嘆,人皇止戈,就算有著戰兵神坻作為后援,都不敢抗拒,只得無奈作罷。

    最終,一場大能級混戰就這樣落幕,只不過誰都知道斗戰圣王一方完勝,另一方慘敗。

    一個殺得神魂炸開而逃走,一個因祖訓而停手,另外三人也憑借人皇止戈才逃過一劫。

    傳了出去,斗戰圣王之名更加地輝煌鼎盛了,會比過往任何一次都更加地威震諸天萬域。

    只是戰兵神坻不曾立刻沉睡,而是朝著人皇法旨點頭。

    人皇法旨上也沖出了一道偉岸的朦朧身影,諸天萬道都要臣服,至尊無上,同樣朝著戰兵神坻在頷首,而后消散,裹帶著法旨離開了。

    這個時候,戰兵神坻看向了葉晨,只是一個眼神,就讓葉晨的體內空間盛開,一口石棺材跌落星空中,橫亙其中,古樸而平凡。

    “這是——”

    不少大能都錯愕,只是昔日一些參與了古帝界大戰的萬域大能都紛紛色變,立刻就避開得遠遠的,如避大禍般。

    “主上遺體!”戰兵神坻這般地開口,但立時就讓得秦家諸強立即跪下,充滿了激動。

    神話一戰后,無相君王殞落了,然而尸骸也沒有留下,是秦家的大憾,未能夠安葬始祖。

    而今居然得見始祖葬下的神明石棺材,更是禁不住激動。

    “始祖!”

    秦家的諸強都在激動,不斷地跪伏祭拜,帶有著激動,也開口:“沒想到今日可以得見始祖石棺,是希冀我帶回家族祖壇祭拜。”

    葉晨神色復雜,很想制止,繼續留在身邊,因為這是他震懾帝族的無上利器,這是他膽敢叫板帝族的真正原因,要是被帶走了,他會缺乏相應震懾的底牌。

    然而這是秦家的始祖,于情于理都不可能。

    而且也是斗戰圣者一脈的第二代,也是他的前輩,他同樣希望無相君王能夠得到安葬。

    只是戰兵神坻搖頭,道:“繼續留在他的身上。”

    “為什么?”

    所有人都很不解,不是應該帶回去秦家,得到應有的安葬。

    “我懷疑,主上還沒有真正殞落,留在這個小友的身邊,將來或許會有一絲復活的希望。”戰兵神坻這般地開口。

    轟——

    如同晴天霹靂般,諸天驚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