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永恒圣帝
     不得不說秦紫陽的確是一位格外強大的天王,甚至比起一般天王都要強大得多,紫光璀璨而絢爛熾盛,帶有著強盛而可怕的天王法則,鋪天蓋地淹沒過去,似要粉碎所有的一切。『樂『文『小『說|

    換做是尋常天王,直接就要被淹沒過去了,不可阻擋,也要被紫光給湮滅。

    “千叔叔小心!”秦無雙驚呼,有著擔憂。

    只是戰王摸了摸兒子的腦袋,笑道:“不用擔心,你千叔叔是最強的人。”

    唰——

    只見得葉晨一步跨出,竟然直接避開了這漫天的紫光,一步一幻滅,一步一天地,滔滔紫光淹沒了大片的空間亂流,卻是無法波及到他,哪怕一點也不行。

    這讓秦紫陽變色,這個后來者很可怕,但是他也并非盡顯了所有的天王手段,這不過是其中一部分而已,還有著很多未曾展現出來。

    他冷哼一聲,祭出了屬于他的天王境道兵,那是一口紫光熾盛的神鐘,銘刻著諸般道痕,宛若是一輪紫日般,以非凡材料祭煉,遠勝出一般的天王道兵,夾帶著滔滔的大道神力轟擊向葉晨。

    一般的天王被轟擊中了,絕對是要被轟得形體龜裂,但葉晨一聲輕吒,雙眸立起,一巴掌直接拍出了,與紫光神鐘硬撼,鐺鐺鐘聲在無盡空間亂流中回蕩。

    轟——

    葉晨身影屹立如山,不曾后退哪怕一小步,那口紫光神鐘倒飛開去了,鐺鐺之聲響不絕耳,卻也不曾破裂,很是不凡。

    “好強的人,到底是誰!”秦紫陽也吃驚,只是眸子間血光在開闔崩現,依舊在出手,并且身后其他三尊不曾受傷的天王都跟隨而至,也知道了葉晨的強大之處,要一起鎮壓這個可怕的后來者。

    葉晨巍然不懼,渾身都在沐浴在澎湃的金輝中,竟然直接地沖上去,一個人就對決幾大天王,讓諸強都吃驚,簡直就是瘋了。

    哪怕他再強大,但一個人對付那么多的天王,分明是在找死的行為。

    轟——

    葉晨直接爆發開了最為鼎盛的黃金血氣,宛若是百萬火山在爆發,無盡的金輝滔滔不絕,如同無限的金色汪洋,席卷開八荒,

    淹沒九天十地,完全覆蓋了這一片區域,成為了一片金色的世界。

    在金色血氣籠罩的區域中,秦家的幾大天王都感受到了一種可怕的壓制,并且感應到大道漸高遠,居然受到了排斥,難以臨近。

    “金色的血氣,同階無敵!”秦紫陽吃驚地看著葉晨,“我知道你是誰,你就是傳說中的那一位斗戰圣王!”

    此言一出,立時就讓得其他人都大吃一驚了。

    尤其是遠處七彩空間通道中,那些人更是一個個都驚駭得無以復加,因為他們怎么也沒想到葉晨居然會是這個最負有聲名的年輕至尊,那可是面對著遠古大能都無懼的殺神,而今竟也成長到了天王境。

    而且最為令他們感到驚恐的是,就在不久前,他們還在對斗戰圣王威逼,欲要追討那三千萬斤靈石,這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為。

    只要想一想,都感覺到萬分的后悔,好惹不惹,居然招惹上了斗戰圣王。

    “千叔叔是斗戰圣王?”秦無雙同樣瞪大了眼睛,精致的小臉上有著吃驚。

    雖然他年紀小,但也聽聞過斗戰圣王之名,可謂是當世最為如日中天的年輕至尊之名,哪怕就是他娘親所在的族中,那些高高在上的長老都數次提及到斗戰圣王之名,甚至對于這個斗戰圣王充滿了贊嘆,言稱是未來至尊。

    “對,你千叔叔就是斗戰圣王,也是爹最好的兄弟。”戰王笑語,即便是他,對于斗戰圣王是自己的生死兄弟,也感到一種驕傲。

    “你們猜對了,可惜沒獎!”

    無盡空間亂流中,葉晨漠然一笑,身后五行金界直接撐開來了,無數黃金道兵一件接著一件迸射開去,都蘊含著他的圣體血氣,蘊含著那股霸道強勢的特質,極度可怖,沖擊向了秦家的五大天王。

    秦紫陽雖然很吃驚,但渾身纏繞著無盡璀璨紫光,揮動著紫光神鐘迎擊,崩碎了一件又一件黃金道兵,炸開了燦燦的黃金神輝。

    他首當其沖,進行迎擊,身后四大天王,包括后來修復了傷體的那位天王都加入了戰陣中。

    幾人都聽聞過斗戰圣王的聲名,而今又是真切地感受到,更是明白面對著這樣的年輕至尊,更好的辦法是圍攻。

    轟——

    葉晨動了,他沐浴著無盡金光中,舞動四極乾坤,左青龍,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

    四大圣靈出現了,代表了開天辟地的四大本源力量,卷繞著四色神光,橫沖開去了,粉碎一切,就攔住了最強的秦紫陽。

    秦紫陽的確很強,但被四大圣靈給攔住了,暫時無法脫身,而后葉晨一步跨出,直接殺入了其余的四大天王中,降臨在其中一尊天王面前。

    無需多說,他強勢而霸氣,渾身金輝澎湃,一只拳頭直接揮動,而后壓下去了。

    那一位秦家的天王縱然渾身都崩現出澎湃神光,肌體生霞,更是祭出了屬于自己的天王道兵,全面地復蘇,要進行抵擋,但也不行,受到了過于可怕的壓力了。

    那一只拳頭宛若是古之大帝的一只手壓下來,粉碎諸天,讓這位秦家天王宛若是被不朽神岳壓下來一般,無法動彈。

    可怕!

    這是諸強對于葉晨的評價,太強絕了,同為天王境,卻是抬手就鎮壓了另一尊天王。

    而且他還只是年輕一代而已,修道不過兩百載而已,居然遠勝于其他天王那么多,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難怪世間傳聞,他有著帝子級戰力,這一點并非虛言。

    “啊——”

    秦家天王在咆哮,在嘶吼,竭力地想要抵抗,運轉一身天王境的大道神力以及無雙道痕,可以撕裂開一片天地了,隨便一縷逸散開去都絕對可滅殺圣者。

    然而正是這樣的無雙偉力,卻被完全地壓制住了,無法徹底地逸散開去,被斗戰圣王拳頭上散發開的澎湃金光籠罩住,徹底地禁封住。

    金光之中,宛若是重開了一片天地,不可掙脫。

    秦家天王凄厲大呼,整個人都形體龜裂,有著鮮血在迸濺,不知道多么地凄慘,似要整個人都炸開一般。

    “斗戰圣王,你敢!”

    其他三大天王沖上去,要出手相助,解救同伴。

    “還有什么是我不敢的嗎?”葉晨冷哼,另一只拳頭轟出,足足有著一百零八道神光天龍飛出,每一道都能有萬丈之長,無比巨大,也是真實的,橫貫著整片無盡空間亂流,殺了開去。

    轟隆——

    三大天王都被震飛了,嘴角溢血,有著驚駭,根本就不是葉晨的對手。

    只能說斗戰圣王太強大了,不可以常理度之,戰力超乎想象的可怕。

    并且在此期間,葉晨的拳頭往下落了一寸,金輝更加地濃烈可怕了,盡數加諸在那位秦家天王身上,讓他形體出現了一道道可怕的裂痕,渾身毛孔都在不斷溢血,筋骨都在不斷地喀嚓響著,似是隨時都要炸開一般。

    噗噗噗——

    秦家天王身上,有著一股股血霧在噴濺開,都是真正的大道血液,體內的精氣神都在流逝。

    “啊——,斗戰圣王,我要殺了你!”

    秦家天王天王嘶吼,出世以來還沒有受到如此恥辱,尤其是成就天王境后,更是享譽天下,高高在上,備受各方敬仰與擁戴,而今居然被一個年輕后輩抬手就給鎮壓了,要被撕裂,這是以往難以想象的。

    尤其對于他這等天王強者而言,很多時候臉子已經比起性命更急地寶貴,即便只是享譽天下、無敵的斗戰圣王,但也不行。

    他在咆哮,渾身肌體都在徹底生霞,在爆發,在燃燒,光芒億萬丈,焚燒無盡空間亂流。

    “浩世天王,萬萬不可。”另外三大天王在急聲開口。

    因為浩世天王這是要不惜一切,燃燒體內的大道神力乃至是精血,要強行突破斗戰圣王的壓制,甚至有著魚死網破的決心了。

    可以見到,金光都出現了虛淡的跡象,浩世天王即將沖破出來。

    “千月小心。”就是戰王都急聲開口提醒,因為這等天王一旦燃燒了體內的大道神力,將會可怕上很多倍,可焚燒所有的一切。

    “無妨。”這是葉晨的回應,很平淡,乃至于神色一如既往地波瀾不驚。

    而后他陡然看向了拳頭之下的秦家天王,淡漠地道:“在我面前也想要玩這些手段,你并非第一個,但結局也只會有一個,死!”

    那只拳頭上頓時有著無量的金光爆發,恍若金色的曜日,并且化作了億萬重的金光轟然落下,淹沒下去。

    轟隆隆——

    億萬重金光之下,可摧毀所有的一切,讓秦家的浩世天王渾身神光都黯淡下去了,竟然受到了強大的壓制,大道神力都難以燃燒起來了。

    轟——

    而后,葉晨的圣拳轟隆隆地落下了,帶著無盡的金光徹底地淹沒下去,蓋壓向了浩世天王身上。

    轟地一聲巨響,浩世天王渾身筋骨都在不斷地喀嚓響個不停,不知道多少骨頭都斷裂開來了,更是肌體撕裂,大量的鮮血在迸濺,完全被壓制。

    最后,伴隨著一聲可怕的巨響后,浩世天王都徹底地炸開了,整個人就此在無盡空間亂流中炸開了,形體炸開。

    血光滔滔,讓人吃驚,也有著震撼。

    太快了,大戰沒多久,一位天王就這樣給打爆了。

    真不愧是傳說中的斗戰圣王,果然蓋代無雙,誰與爭鋒!

    自然,這不可能徹底地滅殺一位天王,哪怕就是葉晨可以打爆天王,但想要徹底地絕殺這樣的級數的超級強者都難以一擊必殺。

    達到天王境的存在,都有著異常頑強的生命力,也漫天血光中見到了一道神魂沖出,帶著一團鮮艷的血肉,也有著異彩劃現,那是寶貴的仙丹妙藥,被服用下,大道法則漫天,竟在遠空開始重組肉身。

    唰——

    葉晨再度身動了,太快了,徹底地展現出了無雙極速,橫跨了無盡空間亂流,一下子就來到了那位浩世天王面前,根本不給機會對方重組肉身。

    其他幾大天王都變色了,這太狠了,三大天王急忙出現,而且秦紫陽也對決四大圣靈之際同樣祭出了自己的紫光神鐘,沖擊開去,庇護浩世天王。

    “我要殺的人,誰也阻擋不了。”

    葉晨開口,帶有著無匹的霸氣,黑發披散,眸若深淵漆黑。

    整個人剎那如同一頭人形暴龍般,氣機再度恐怖了很多,席卷四面八方,更是破碎所有的一切。

    他揮動不朽圣拳直接就崩開了那口紫光神鐘,夾帶著他至強的戰力,生生在那口很不凡的紫光神鐘上打出了一個拳印,轟隆之聲響不絕耳。

    然而他另一只拳頭也轟出,粉碎天地,捏著至強神通法印,打出了一片不朽的神則,迎擊著另外的三大天王,全面地進行著壓制。

    轟——

    葉晨不動如山,然而三大天王卻是一下子就被轟飛了,都在咳血,根本不是葉晨的對手。

    歸根到底還是葉晨太強了,完全壓制了,雙方不在一個層次上。

    “啊——”

    剛要重組的浩世天王很快都被粉碎了身體,被撕裂開了,神魂都被一道金光掃中,立時黯淡了一截,受到了真正可怕的創傷。

    須知道達到了天王境,神魂的重要性遠要高于肉身上,因為肉身可以不斷重組,而神魂一旦重創了,想要恢復過來就需要至少數十上百年,乃至更多的歲月來恢復。

    遠方,秦紫陽大發狂威,紫光澎湃,更有著特別的神通在打出,擴散開去,終于撕裂開了四大圣靈,并且沖出去了。

    他見到了這一幕,在大吼,滿頭黑發都在炸開,很是可怕的模樣,如同是一尊魔神般,誰敢招惹。

    他喚來了自己的紫光神鐘,懸浮在頭上,并且手中也出現了一把神劍,以紫光神鐘防御,神劍作為主攻,主動地迎擊開去,對決葉晨,讓浩世天王有機會重組。

    “一眼開天,一眼辟地,開天辟地,盡在我眼,開!”

    秦紫陽再度展現出了對決戰王的那一招神通,很可怕,就算是戰王都曾遭創。

    血眸閃耀著可怕的血光,在蕩漾,在擊天,沸騰九重霄,如若開天辟地,極端可怖。

    “你以為你這一招很強嗎?只是戰王負創情況下施展未能全功,現在我就讓你明白一下真正的威力——”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葉晨出手了,竟是戰王的王者戰道神通,浩瀚沙漠浮現,長河落日,黃昏血芒,一切都跟戰王早前施展起來一樣,但是更具備著恐怖的威勢。

    并且葉晨的手中出現了一桿黃金戰槍,乃是他的血氣所化,大步踏出,伴隨著無盡戰氣,滔滔席卷,轟擊開去。

    同樣的神通,同樣的碰撞,不同的人,再一次地碰撞在一起。

    轟——

    最為可怖的毀滅之列在激蕩開來,是要撕裂開所有的一切,就算是其他秦家的天王都要第一時間躲避開去,避免殃及池魚。

    戰王也帶著他的孩子,還有伊伊都離開了這片星空區域中。

    毀滅之光席卷四面八方,造成了更為可怕的空間風暴,可以湮滅摧毀幾乎所有的一切,波及了不知道多少萬里。

    只是這一次,秦紫陽整個人都橫飛,渾身是血,被立劈開了兩半,就連紫光神鐘都被擊穿了一個可怕的大洞,有著許多裂痕不斷地蔓延開去,幾乎徹底地撕裂開整口紫光神鐘了。

    然而葉晨一如既往,不動如山,有著無盡的金輝在沐浴,永恒不朽,不損絲毫。

    秦紫陽慘敗了,同樣的神通,同樣的碰撞,但換上了對手是葉晨后,遠不是對手。

    葉晨終究太強了,根本不是他可以匹敵的。

    “你,不行!”

    這是葉晨的話,他居高臨下,俯視著秦紫陽,完全是壓倒性的實力,強大得讓秦紫陽都要絕望了。

    他也算是很強大的天王,但真正一戰卻遠不是葉晨的對手。

    差距真的很大。

    “紫陽天王!”

    其他三大天王大吼,沖上前,并且當中更有一人出現在葉晨的身后,揮動著天王道兵級別的神斧怒劈開去,伴隨著毀滅天地的恐怖波動,擊向了頭部要害。

    只是葉晨頭也不回,一記拳頭轟向了后方,更有一聲暴喝震動無盡空間亂流:“滾!”

    他的拳頭轟出,金光化作了琉璃金火在燃燒,透著璀璨的圣霞,有著大道符文在此間燃燒,強大到絕顛。

    轟地一聲巨響,震動了不知道多少里,造成了不知道多么狂暴的空間風暴。

    面對著葉晨的至強一拳轟出,那一柄天王級別的神斧不堪承受,直接炸開了,化作了漫天的碎片在無盡空間亂流中不斷地飛舞出去,帶著一縷縷金焰。

    神斧崩碎,不少尖銳的碎片都倒沖入了偷襲的天王體內,天王戰甲都抵擋不住,被擊穿了一個個小洞,更是接連洞穿了天王寶體,迸濺出大量的天王血。

    只此一擊,又是重創了一位天王,如此戰力確實地蓋世無雙了。

    這一幕,生生地刻印了無盡空間亂流中每一位強者的眼內,有著驚駭,有著難以置信。

    轉眼間而已,就是接連重創了秦家五大天王的其中三人,且還是這般地氣勢如虹,恐怖而無敵的威勢在滔天翻卷,震動著整片無盡空間亂流,狀若無敵的神明般,不可匹敵。

    秦無雙的眼睛一直以來都瞪得大大的,都處于真正的震撼中,也唯有戰王覺得理所當然,卻也有著慨嘆,千月這個變態,這么多年過去了,還是那么地強大。

    接下來的時間中,葉晨自然出手,結果是毫無懸念的,剩余下來的兩大天王雖強,也是諸天萬域的絕頂人物,然而碰上了傳說中的斗戰圣王,是被直接橫推過去的。

    當中也被打爆了身體,血光漫天,卻又沒有徹底地擊殺。

    最后葉晨鎮壓了五大天王,讓他們本源遭創,而后拘禁,也封印了,失去了法力,扔在了戰王的面前,道:“戰王,他們任由你來處置。”

    五大天王轉眼看向了戰王,都有著極其復雜的神色,怎會想到局面就這樣被扭轉了。

    早前戰王還是被他們所追殺,而且差點被擊殺,可是即將手到擒來,哪里想到中途殺出了一個程咬金,還是這么厲害的斗戰圣王,扭轉了所有的局面。

    現在的他們,反倒是成為了任由戰王處置的階下囚。

    “戰王,你要是膽敢傷害我們,你的妻子在族中也休得好過。”嚆矢天王對于葉晨忌憚,然而卻敢對戰王進行威脅,以其妻子威脅。

    噗——

    葉晨一巴掌拍出去,這尊天王半邊身子炸開了,血霧在噴濺,冷道:“再敢威脅一句,直接滅了你。”

    這尊天王頓時閉嘴了,對于斗戰圣王,他真的無話可說了,因為這是一個絕代狠人,不會顧忌太多。

    “要殺了他們嗎?”葉晨見戰王沉默,這般地開口,讓五大天王都凜然。

    “戰王!”幾大天王開口,都很擔憂斗戰圣王真的下殺手。

    戰王沉默了片刻后,方才輕輕搖頭:“千月,不要殺了他們。”

    “是因為你的妻子嗎?”葉晨道。

    戰王點頭,UU看書 .. 又看向了兒子,輕嘆道:“他們是天王,不能殺。”

    天王,即便是放眼諸天萬域都是最頂尖一列的強者,僅次于遠古大能,這等存在哪怕就是帝族都無比珍貴,一旦殺了,就有可能是徹底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戰王,算你識相,要是你殺了我們,你的妻子也要給我們陪葬。”又有天王冷笑著開口。

    葉晨卻是一巴掌拍過去,又是粉碎了半邊身子,冷聲道:“要是你們膽敢這樣,整個秦家都給她陪葬吧。”

    面對著葉晨,五大天王都實在是沒有了脾氣。

    突然間,葉晨看向了五大天王,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意,卻是這些天王都頭皮發麻起來了。

    “斗戰圣王,你想干什么?”秦紫陽都頭皮發麻了。

    “沒什么,聽聞天王都是一個個寶庫,今日就想著打劫一下你們這些天王。”葉晨笑起來,很燦爛,卻讓五大天王都臉色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