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204.第1204章 見過主宰

永恒圣帝
     “你們要是膽敢動她一根毫發,我讓你們所有人今日都有去無回。”

    淡淡的一句話,卻宛若是巨大的隕石沖擊在汪洋大海中,引起了千層巨浪,讓人驚震。

    順著聲音的源頭看過去,發現那是一個年輕男子,劍眉星目,豐神俊朗,卻神色冷峻,冰冷地看著古瀾圣子。

    自然,他就是葉晨。

    當看到來人的時候,所有人都是一怔,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膽敢挑釁古瀾圣子,這不是在找死嗎?

    雅雅最初也是一怔,然而看到了他肩膀上那只可愛的白色小獸后,馬上就明白過來了,忍不住嘻嘻一笑:“終于等待你回來了。”

    葉晨卻是冷著臉:“好學不學,偏要跟威爾那混蛋學來這些臟話,回頭得要你媽媽好好調教你一下。”

    聞言,雅雅吐了吐粉舌,顯得嬌憨可愛,舉起藕臂:“我建議讓伊舞媽媽或者晨兒媽媽來調教,我一定會聽話的。”

    “讓你靜若媽媽調教。”葉晨哼了哼,哪里不知道她心里的小心思,以伊舞的溫柔性子,哪里會舍得狠心調教這個小丫頭,多半撒嬌一下就軟下來了。

    晨兒更是一樣的天真無邪赤子心靈,哪里調教得了這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唯有女神趙靜若才能夠。

    “我抗議。”雅雅不依,但葉晨直接否決:“抗議無效,就這樣決定了。”

    眼見著這兩人無視所有人在對話,雖然也從對話中聽得出來這個青年跟雅雅仙子很熟悉,似乎還是父女關系,然而也搖頭,感慨于葉晨的膽大,居然膽敢威脅古瀾圣子。

    誰都能夠看得出來,古瀾圣子的臉色要多陰沉,就有多陰沉,很是難看。

    身邊,李三通也大吃一驚,急忙傳音道:“兄弟,我說你能不能不要這么急進,就算他再如何,也是古瀾圣子身份,不是我們可以非議的。”

    葉晨卻是道:“三通道友,你還是趁早走吧。”

    “為什么偏要得罪古瀾圣子呢。”李三通輕輕一嘆,雖然眼神有些猶豫,不愿看到葉晨的送死,然而也明白就算加上自己也不過是送死,且只是萍水相逢,不值得,只是一嘆。

    他正想要離開,然而很快又回來了,站到葉晨身邊。

    葉晨皺眉:“你怎么又回來了?”

    李三通指了指四周圍上來的圣教強者,欲哭無淚:“你以為我愿意嗎?我想走都走不了。”

    葉晨拍拍他的肩膀,道:“不用擔心,一切都沒事。”

    “死不死其實倒是無所謂的。”李三通聳聳肩:“其實我有個最大的愿望,一直都不曾實現,如果這一次大難不死,一定要去實現。”

    “什么愿望?”葉晨倒是好奇。

    “我李三通修道百年了,至今雖然還只是化神境,但也算是個不弱的修者了,然而一直都孤寂修道。若今日是大難不死,一定要去煙雨閣,結束這一生不可承受的屈辱。”李三通道。

    “煙雨閣?那是什么地方?”葉晨不解。

    “青樓啊。”李三通理所當然道,拍拍葉晨的肩膀:“我修道百年居然還是個童男,不想死了后都是個老童男,這是個天大的恥辱,所以決定去煙雨閣結束我保存了百年的童子之身。話說兄弟,你有沒有興趣,聽說一起說有優惠的哦。”

    “你還是去死吧。”葉晨額頭上垂下三根黑線。

    “出手!”就在這個時候,古瀾圣子下令。

    “是!”

    身邊,跟隨來的古瀾圣教諸強都沖上前了,神力澎湃,直接就轟向葉晨幾人。

    葉晨冷冷地看向古瀾圣子,道:“本來還想給你一個機會了,既然你不知悔過,那么今日我就親自剝奪你的圣子之位。”

    “剝奪我的圣子之位?”古瀾圣子先是一怔,而后哈哈大笑:“你以為你是誰?竟然膽敢說剝奪本座的圣子之位,真是天大的笑話,還是趕緊受死吧。”

    此時此刻,成片的神力法則已然鋪天蓋地淹沒過去了,李三通有了絕望。

    轟——

    無需葉晨動手,身邊雅雅就小臉冰冷,跺跺腳,有著無形的空間漣漪閃電般地擴散開去,將所有的神力法則都湮滅潰散一空。

    古瀾圣教諸強的攻擊就這樣被輕易抵御下來了,然而這一切還沒有結束,只聽得雅雅哼了一哼:“膽敢對本小姐跟爸爸、伊伊出手,你們都活膩歪了,滾!”

    她看似白皙柔嫩的小手扇出去,直接震蕩著天地,有著難以莫測的偉力在涌現。

    噗噗噗——

    下一刻,便見得那些出手的古瀾圣教強者以更快地速度擊退了,一個個都倒飛吐血。

    來得快,去得更快!

    這一幕,著實是驚住了現場中的不少人。

    古瀾圣子也是微驚,有著陰沉,卻也上前出手:“敬酒不喝喝罰酒,就算你是女人本圣子都要嚴懲你這等褻瀆圣教的惡徒。”

    不愧是古瀾圣教圣子,大界年輕一代第一人,有著堪比圣主級的戰力,一片神通法則就是轟出,浩浩蕩蕩,讓虛空都崩塌了,沖向了葉晨等人。

    現場中的其他看熱鬧修者都驚駭地飛退開去,否則承受上那樣的攻擊,甚至圣者都有可能被滅殺。

    真是心狠手辣!

    “真是虛偽到極點,還想跟我小姨求親?滾!”

    唰——

    然而雅雅閃電般地沖過去了,小手一揮,強絕圣主級法則波動直接湮滅消散了,這般地風淡云輕,驚住了現場中的每一個人。

    旋即雅雅沖向了古瀾圣子,對他出手。

    古瀾圣子神色微變,知道這個雅雅雖然美得不可方物,卻是個難以想象的高手,剛想要出手阻擋了,然而虛空突然禁錮,讓他堂堂古瀾世界第一年輕翹楚、比肩圣主級的至強人物竟都無法動彈,那張豐神如玉的俊臉上帶有著駭然。

    唰——

    雅雅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了,一記粉拳直面轟出去。

    噗——

    古瀾圣子那英俊如玉的俊臉上,頓時多出了一個黑眼眶。

    噗——

    另一個眼眶也烏黑了,活生生一個熊貓樣,跟英俊的臉龐很違和,讓他氣得想咆哮,他堂堂古瀾圣教之子,和曾受過這樣的屈辱。

    然而眼前這個嬌俏絕美的少女美則美矣,修為跟其美貌同樣成正比,他完全毫無反手之力。

    轟轟轟——

    雅雅揮動著粉拳,打出了一道道虛空拳印,全都落在了古瀾圣子的俊臉上,將他打得臉黑腫起,牙齒脫落,活生生被毀容了。

    古瀾圣子想要還手,然而卻不行,因為他完全就被雅雅給壓制住了,直接禁錮,更是扔在了內城的地板上,有著鮮血橫流,渾身塵土,極其狼狽。

    讓得不少人都目瞪口呆,堂堂一代古瀾圣子居然落得這般凄慘的下場,著實是令人很是驚愕。

    雅雅啪啪了兩下手掌,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古瀾圣子,不屑道:“還說是什么古瀾圣子,真是不堪一擊,讓我很失望。”

    其他人卻是苦笑,不是古瀾圣子弱,相反他能夠擔任古瀾圣教的圣子,絕對一點都不弱,這一切都是雅雅太強了,直接鎮壓了對方。

    同時也讓不少人都大吃一驚,這個雅雅仙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看似年紀輕輕,卻是連古瀾圣子這樣的當世大界年輕一代天驕翹楚都不是對手,差了很多。

    古瀾圣子憤怒無比,臉上的疼痛永遠及不得心靈上的疼痛來得更痛苦,尤其是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前,更是莫大的恥辱,讓他憤怒欲狂,在那里咆哮:“膽敢侮辱本圣子,今日無論你們是誰,都要去死。”

    古瀾圣子捏碎了一枚玉牌,轟地一聲,有著璀璨的光霞沖天,在九重天穹上發出了可怕的巨響聲,隱隱之間見得一尊神像在浮現,帶著統御天下的磅礴威嚴。

    “糟了,這是古瀾圣教的傳神令,古瀾圣子被迫得要召喚古瀾圣教的至強者前來,大家快離開這里。”

    轟——

    話聲還沒有徹底落下,便見得洛楓城上空被撕裂開了一條巨大而漆黑的空間裂縫,當中接連走出了三道強大的身影,很是強大,竟都是圣藏絕顛的老不死人物,道威非凡,大步而來,讓諸天修者都要戰栗。

    當他們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先是一怔,尤其是古瀾圣子眼眶烏青、臉部腫起的狼狽樣,更是神色陰沉。

    當中一位老不死馬上將古瀾圣子接引過來,讓他服下了珍貴的寶丹妙藥,助他復原傷勢,并且朝著邊上的古瀾圣教人員喝道:“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那位古瀾圣教強者急忙將此前的事情說了一遍,也許是忌憚于雅雅的強大,倒也沒有添油加醋。

    雖然三位古瀾圣教的強者都聽得出來,這一切的過錯基本上都是因為古瀾圣子主動挑釁的緣故,但畢竟是古瀾圣教的下一任掌權者,被人這般地欺壓,他們怎能夠就此揭過,否則傳了出去,對于整個古瀾圣教都有著巨大的聲譽損害。

    今日無論如何,都必須強勢鎮壓,殺雞儆猴!

    “今日我們不管你們是誰,膽敢傷害我教圣子,都要付出代價。”三位老不死都神威澎湃,是要出手。

    “爸爸——”雅雅開口。

    葉晨頷首:“可以出手,但不要太過分。”

    “好!”雅雅歡呼一聲,充滿了開心,看向三位老不死無論怎么看都感覺像是在看向了三件玩具一樣,讓人不寒而栗。

    三位老不死更是神色陰沉,這是什么樣的眼神,未免太不將他們放在眼內了。

    遠空中,有著幾位強者突然出現了,當見到了這一幕,尤其是見到雅雅以及葉晨肩上的白色小獸,立時變色,急忙開口:“古瀾圣教的道友,還請住手,萬萬不可出手。”

    然而三位老不死卻冷聲道:“天門的道友,今日這是我們古瀾圣教的事,還請你們不要插手。”

    “可他們是——”天門的強者想要開口告誡,然而三位老不死根本就不停,冷哼道:“今日就算他們是什么人,都必須受到懲罰!”

    轟隆——

    他們早已經出手了,根本就不聽天門前來強者的警告,對著雅雅以及葉晨、李三通都出手,漫天都是強絕的法則神通,伴隨著一縷縷至強的道痕軌跡,割裂虛空,影響了這片蒼宇。

    這就是老不死,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是崩天裂地。

    轟——

    沒有激烈的大戰,因為一切都結束得太快了,眨眼間就結束了。

    只見得雅雅仙子一出手,漫天法則神通直接消散于無形中,堪稱化腐朽為神奇的至上手段,讓人目瞪口呆。

    而且三位老不死都絕對是名動天下的強大人物,然而在活潑嬌憨的少女面前卻顯得這般地不堪一擊,眨眼間幾乎就被鎮壓禁錮住了,難以動彈,被扔在地上,讓人大吃一驚。

    雅雅仙子太強大了,超乎想象之外的強大。

    三位老不死完全不是對手,這個時候,他們雖然驚駭,知道必然招惹到了什么大恐怖的人物,然而也已經不惜一切,捏碎了玉牌,高聲大喊:“無上的天神,有人膽敢褻瀆我古瀾圣教,請您降臨一縷法身,懲罰作惡者。”

    轟——

    玉牌崩碎,一股浩瀚無邊的大道波動在出現,降臨在這片天穹上,充滿了無盡的威壓,凌壓九天十地,磅礴無邊。

    當中有著一尊模糊的神像出現,頂天立地,高大而偉岸,宛若是神王臨塵般,即便是圣者都要顫抖戰栗下來,讓十方修者都忍不住臣服跪伏下來。

    “是誰,膽敢褻瀆我古瀾圣教?”

    這是圣教天神的一縷分身,充滿了威嚴,充滿了威壓,便是圣主也不敢對視,令人發自內心深處地敬畏。

    神像看向了葉晨,威嚴道:“是你們嗎?”

    “偉大的天神,就是他們。”三位老不死都指向了雅雅跟葉晨他們。

    噼里啪啦——

    就在這時,葉晨面貌發生了變幻,解除了偷天改地玄法,還原本尊,本源氣機在釋放,看向了天神分身,淡淡而極具威嚴:“天神。”

    神像雖然不是天神本尊,卻也具備著真正圣教天神的一縷意識,當見到了葉晨的剎那,那種本源氣機,當即神色一變。

    而后在無數人震駭的目光之下,他竟單膝跪伏下來,顯得恭敬,顯得敬畏,沉聲道:“見過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