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屈打成招

永恒圣帝
     “去死!”

    古旬王咆哮,唰地一聲,他眉心中第三只豎眼陡然睜開了。

    雖然可以看得出來,想要睜開這第三只豎眼極其艱難,哪怕就是古旬王很努力,最后也只不過睜開了那么一絲縫隙而已。

    然而,就是這樣一絲縫隙,卻見到了當中有著前所沒有的大恐怖正在大爆發,欲要撕天裂地,粉碎所有的一切。

    嘩啦——

    這片天地間仿佛陷入了一片前所沒有的黑暗中,一切都變得沉寂起來了,一切都崩解了,什么都不復存在了。

    剎那永恒!

    包括葉晨在內,所有最強人杰都感覺到一種前所沒有的心悸感,很恐怖,驚駭地看著這一切。

    甚至葉晨都想要祭出人皇塔了,因為那種感覺太可怕的,超越在天王上,甚至遠古大能都不曾給予他這樣的可怕感覺。

    仿佛是一尊從混沌中崛起的蓋代大兇在復蘇,掃視眾生,眼開即界滅!

    無法抗衡!

    古旬王的第三只眼到底代表了什么,為什么會給予眾人這樣一種心悸感。

    但這種感覺不過只是剎那而已,很快,一切都恢復正常了,天地間重新恢復了一片光明。

    這時,就在那第三只豎眼中,突然射出了一縷特別的光束。

    這道光束很細小,不過只有拇指大小而已,呈現暗金色,然而當中卻蘊含了特別的大道符文,前所沒有的高深,甚至玄奧得一塌糊涂,令人根本看不清楚。

    這一縷暗金色的光束閃電般地沖向了葉晨,予他一種前所沒有的恐怖危機。

    葉晨有種感覺,若是被一縷暗金色光束擊中,恐怕就算強大如他都要遭遇重創,乃至可能會出現死亡的致命危機感。

    這是源自于斗戰圣者的直覺,他從不會去懷疑,他直接放棄了繼續力壓古旬王,閃電般地沖天而起,欲要擺脫這一縷暗金色光束。

    然而暗金光束如影隨影,

    即便他的速度很驚人,讓天王都難以捕捉到軌跡,然而暗金光束更快了一些,快速地臨近他,那股可怕的危機感不斷地臨近,驚悚心悸。

    古旬王的眉心第三眼僅僅只是睜開了剎那就再度閉合,無法再睜開,且流出了幾縷血跡,讓他整個人的精氣神都顯得有些萎靡。

    顯然對于他而言,睜開第三只豎眸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無法長時間地睜開來,也讓其他最強人杰松了一口氣。

    若是第三只眼可以長時間睜開,恐怕對于所有人而言,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雖然如此,但他在猙獰大笑:“人族年輕至尊又如何,只要被本王第三眼打開,一切都要灰飛煙滅。”

    那一縷暗金色光束所過之處,虛空都在悄無聲息地破碎湮滅,透發的危機實在太可怕的。

    截天指!

    撼天手!

    鎮天印!

    葉晨嘗試著出手,要崩解暗金色光束,但巨大得覆蓋蒼穹的截天指落下,還是崩潰諸天的撼天手,亦或者鎮天印,全面地落下,絕對可鎮殺天王,然而那一縷暗金色光束都震開了截天指,崩開了鎮天印,乃至讓葉晨的撼天手都劇痛,差點被擊穿,要流血了。

    要知道這都是斗戰圣法的至強神通,不是不夠強大,然而那一縷暗金色光束太過于妖邪的,凝聚了古旬王絕大部分的精氣神而成,根本不能移常理度之,葉晨感受到當中竟有著一種超越想象的至強偉力在蕩漾。

    這讓葉晨的神色微變,確信這一縷暗金色光束一旦擊中了自己,絕對會給他造成可怕的危機。

    轟——

    最后,葉晨眉心中祭出了人皇塔,橫亙在身前,那縷可怕的暗金色光束徑直就擊中了人皇塔上,晃鐺一聲巨響后,只見得作為至尊帝兵的人皇塔都徑直崩飛了,混沌古氣炸開,在虛空中滴溜溜地旋轉,潰滅了成片的山河大地。

    但終究還是被擋下來了,那一縷可怕的暗金光束就此消散了。

    人皇塔不破,誰可擊穿。

    所有人都驚愕地看著這一切,驚嘆人族年輕至尊的大命,也驚嘆于那座淌流著混沌古氣的道塔,居然可以阻擋下來。

    古旬王神色大變,顯然也沒想到葉晨祭出的道兵法器居然可以擋住第三眼射出的暗金色光束。

    轟——

    葉晨將人皇塔收入了眉心中,并且再一次地趕著古旬王追殺。

    古旬王很想逃跑,因為剛才第三眼射出的暗金色光束極度耗費了體內神能,讓他渾身都疲憊不堪。

    本以為可以藉此解決了葉晨,沒想到最終居然被對方給擋下來了。

    這一切都是始料不及的。

    毫無意外,古旬王直接就被葉晨給壓制住了。

    噗——

    葉晨屈指探出,靈犀劍波在全面爆發,古旬王整個人都震飛,并且護住腰間的最后一點重要神甲都徹底碎開了。

    恍惚間,似是見到了古旬王白花花的屁股一閃而現。

    觀戰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難道今日真要發生最強人杰被人逼得裸奔的事實嗎?

    “啊——”

    古旬王瘋狂大叫,光芒閃耀,眨眼間一件神甲重新披上了身上,這讓他憤怒無比,沖過去,因為剛才真的要裸奔了。

    他可是堂堂異族最強人杰,整個異族的年輕一代最強者之一,高高在上,備受異族宇宙的各族尊重。

    哪怕就是在這條匯聚了各個古宇宙的終極古路上都有著無與倫比的非凡地位,怎想到今日居然要發生裸奔的事情,可以說這是一個極其可怕的恥辱,不可忘卻。

    奈何他憤怒之余又是無奈至極,因為對方遠要比起他更要強大得多,直接打壓過去了,諸天崩潰,一切都要破碎。

    這一次,古旬王根本沒有支持得到多長時間,身上的神甲再一次地被粉碎了,他光芒一閃,又是另一件神甲加身。

    然而葉晨朝他咧牙燦爛一笑:“再讓你多穿幾件神甲又如何,照樣讓你裸奔!”

    “我@#¥%……&”

    這令他快要瘋狂了,自出生到現在,還沒有過這樣的經歷,居然要被人給放逐裸奔,還是昔日那個被他們古宇宙所打敗、打殘的封界宇宙走出來的人族天驕,怎堪承受,絕對是巨大的恥辱。

    然而,他不得不咬牙接受這個恥辱,再一次穿戴上神甲,并且沖出了一片神光,當中有著特別的秘寶祭出來。

    他要洞穿虛空,進行橫渡,離開這里,否則真的下去,他身上所有的神甲都將要徹底地破碎,真的要被放逐裸奔了,無論如何都承受不住這種大恥辱。

    轟——

    葉晨如神似魔,直接一拳崩碎了古旬王祭出的秘寶,封天鎖地,讓他根本無法逃走。

    “說,你們異族中還有哪個帝皇老不死活著,有哪些年輕至尊上路了?”葉晨詢問,并且瞇著雙眸直接威脅:“你要是不回答,我就讓你徹底地裸奔!”

    “馬拉戈壁!”

    古旬王直接瞪眼罵出了異族的罵人古語,。

    噗——

    神甲再一次崩碎了。

    “人族螻蟻,本王遲早都要扒了你的皮。”古旬王猙獰地咆哮起來,充滿了憤怒,然而卻也無何奈何,金色拳頭一出,神光燦燦,將他一切的道兵以及秘寶都全都化作齏粉,無法順利地離開。

    古旬王被對方壓著來打,無法離開,更要一次次被崩碎身上掩體神甲,要徹底被裸奔了,其精神嚴重受到了對方的打擊。

    葉晨是存心讓他交出異族的重要情報。

    遠空,其他各族修者還是最強人杰都一個個目瞪口呆了,尤其是那些駐留在第五試煉大陸上的異族強者,更是要抓頭發狂了,懷疑這是正在做夢,因為這一切都太瘋狂了,超乎想象之外。

    那可是他們異族中最強人杰啊,何等輝煌,不是年輕至尊也差不多了,位高權重,出自于帝族,現在居然要被敵方剝光裸奔,簡直就是天大的猛料,穿了開去,將會震蕩整條終極古路,讓異族最強人杰都成為笑話。

    喀嚓——

    葉晨縱身而過,不但再一次崩碎了古旬王的神甲,甚至撕裂下了他背后的幾只猙獰蝠翼,有著鮮血在噴濺。

    “本來還想烤翅膀,不過太難看,太惡心了,完全沒胃口。”葉晨看著手中的蝠翼,而后一巴掌拍碎成齏粉。

    “@#¥%……&”

    這家伙絕對是存心來擠兌他的。

    遠空中,有著一頭長有八臂的鱷龍,體態無比巨大,山岳在它面前都顯得渺小,乃是大荒中一頭可怕的兇獸,足以媲美天王境了,屬于大荒中的霸主之列。

    然而此刻這頭八臂鱷龍王的頭上有著兩個小不點,仔細一看,竟是兩只可愛的小獸,一只是白色的小獸,另一只則是胖嘟嘟的黃金小龍。

    自然,就是伊伊還有黃金小神龍了

    八臂鱷龍任由兩只小獸趴在頭上也絲毫不見怒,相反顯得很溫和,甚至很溫順,似是已經被臣服下來了。

    尤其是對于黃金小神龍更加地敬畏,它也是龍族的一份子,龍血純度很高,可以往著真龍不斷地進化,然而黃金小神龍則是純血真龍,并且它看似胖嘟嘟很可怕,然而境界非同一般地高深,伴隨著無邊的龍威,足以讓這頭八臂鱷龍王都臣服下來。

    這些日子來,黃金小神龍跟伊伊離開了葉晨外,兩只小獸都是古靈精怪的下家伙,并且也算是妖族。

    伊伊來歷不凡,黃金小神龍更是純血真龍,妖族最絕顛的存在,自然在大荒中混得如魚得水,收服無數兇獸,當中這頭八臂鱷龍王就是其中一頭。

    當中,白色小獸伊伊撲閃著烏黑大眼,看著古旬王就是一陣搖頭:“他這個時候要是說出來還好,可以免受很多痛苦。”

    黃金小神龍也點點頭:“要知道小月月真的是說到做到,要是這個異族家伙裸奔,我挺想看看。”

    伊伊扎著烏黑大眼道:“有什么好看的,還不如去看女的裸奔。”

    “為什么?”黃金小神龍很好奇,在它眼里男女人族差別都不大。

    伊伊可愛地歪著腦袋思考了好半天后,這才道:“不為什么,威爾經常說他最喜歡就是看女的裸奔,還說那是所有男人的夢想,我覺得會很有趣的。”

    “好像說得挺有道理的。”黃金小神龍似懂非懂地點頭。

    與此同時,遠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白衣勝雪的年輕男子,一頭爽朗的短發,只是膚若黑炭,搖著扇子,是那般地風騷。

    這個風騷的白衣男子,赫然正是威爾,此時此刻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切,呆呆地道:“我靠,沒看錯吧,千月這個家伙也過來了,什么時候來的,為什么我不知道的。不過千月給那個家伙裸奔,這個注意挺不錯的,我喜歡!”

    “威爾,難道你喜歡男人?”在威爾的身邊,正有著一位風情萬種的美艷少婦,此刻聞言,驀然驚駭地看著威爾。

    “你這是什么話,讓我摸摸你的良心有沒有說謊。——哎呦,好大哦,摸起來還有些軟,我鄭重地想要問一聲,你是不是經常喜歡自摸的。”威爾大手一把按在了少婦溫軟之上,一本正經地詢問,只是臉色怎么看就怎么。

    美艷少婦驚呼一聲,急忙推開他,禁不住眸含春水,羞紅著俏臉啐了這家伙一臉:“無恥,你真壞!”

    威爾不怒反笑,大手一把環住了少婦柔若無骨的水蛇蠻腰,在她晶瑩的耳垂邊吹了一口熱乎乎的仙氣,嘿嘿道:“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我不無恥,你不喜歡。來吧,娘子,今晚夫君玩為你詮釋一下什么叫做老樹盤根、老漢推車、觀音坐蓮的奧義,哦,這個需要身體接觸才能夠教得好,不知道你是喜歡呢,喜歡呢,還是喜歡呢。”

    “呸——”少婦一聽,便知絕對不是什么好路數,但被對方擁在懷里,那股男人氣息讓她身子熱乎乎的沒有一點力氣,眉目含春,格外地動人心魄……

    “說還是不說,不說我就讓你徹底裸奔,護體神光都打散。”另一邊,葉晨惡狠狠地進行威脅。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古旬王心里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他何曾受過這樣的恥辱,他寧愿戰死也不愿如此。

    但對方根本不愿殺死他,簡直像是貓戲弄老鼠一樣,而他就是那只可憐的老鼠,時時刻刻被對方以讓其裸奔威脅,簡直就要瘋了。

    最后,眼見著對方一拳快要崩散體繞的神芒,他急忙地傳音:“我說,我都說了。”

    葉晨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孩子,真乖!”

    “……”

    最后,古旬王無奈地傳音,將一些重要情報都告知葉晨知道,得知當中情報,并且他洞穿了對方的眼神,知道沒有說假,神色突而大變。

    轟轟轟——

    并且就在這個時候,有著好幾道至強的身影加入了戰場,神威浩蕩無邊,都是最強人杰,赫然是異族的最強人杰,都沖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