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284.第1284章 釣龍的大帝!

永恒圣帝
     “兄弟,你要活下來,我斗戰圣者一脈的傳承不可斷絕啊!”

    一位就渾身是血的年輕斗戰圣者大口地咳血,他的胸腹被一根黑暗魔槍給洞穿,其上蘊含的可怕殺意以及法則之力徹底地絕滅了他的生機。

    然而最后那張剛毅的臉龐卻是充滿了笑容,是為了保護自己兄弟而死的欣慰笑容。

    葉晨伸了伸手,很想將他給抓住,給救活回來,然而卻不能,對方越離越遠。唰——

    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眼前驀然一變,出現了一位傾世絕仙的絕顏,然而洛神般的肌顏上染有著鮮艷的血滴,是如此地凄美。

    那是神話時代的玄女仙子,神話紀元中最美麗的女子之一,也是年輕至尊,她卻在神話大破滅一戰中徹底地破滅,凋零了。

    那張禍國殃民的絕顏,出現在葉晨的面前,一剪秋水的雙眸帶有著不甘、無力、絕望,渾身生光,像是一朵仙耙般綻放,化作漫天的光雨就此消散天地間。

    也見到了帝子的決然赴死,沒有一絲后悔。

    一位又一位并肩作戰過的年輕至尊殞落了,也有諸天萬靈在折落,君王都走向了死亡,十顆天日都在寂滅……

    天哭地慟,大帝殞落……

    神話大破滅的一幕幕,都不斷地重現在眼前。

    葉晨看著這一幕幕,讓他的心要被撕裂開來,雙眼都血紅了,很想大吼,很悲慟,不斷地落淚,想要抓住他們,都將他們給救回來。

    然而一切都漸行漸遠,他就像是一個局外人,眼睜睜地看著身邊的一個又一個生靈折落,卻是無何奈何!

    “啊——”

    葉晨大吼,吼破了虛無的空間,周圍的一切都陡然發生了變化了。

    他驚醒過來了,喘著大氣,這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簡易的木床上,剛才的一切都不過是虛幻的夢境。

    只不過一切都是如此真實,仿佛親身經歷過,難以忘卻,讓他的心依舊有著悲,有著慟,有著心酸。

    他想起來,那一切都是界塔試煉中的重現神話大破滅的一幕幕,是虛幻,卻又是這般地真實,親身感受過那絕望的一幕幕,感同身受。

    不過一切都結束了,直到很長一段時間后,葉晨的心境緩緩地平復下來,這才認真地看向了四周,發現自己正在一間普通的屋子里,有著簡單的桌子椅子,眼前這一切都顯得如此地陌生。

    這是哪里?

    葉晨從夢境中醒轉過來,狐疑地看著四周,并且強大的神識進行著查探,然而他賴以為傲的強大神識,在這里居然像是受到了某種束縛,難以延伸開去,就像是一個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一樣,回到了最初的弱小時期。

    “你醒了啦。”

    這時,屋子外突然傳來了一道溫和的聲音,驚醒了葉晨,他馬上從床上起來,警惕地走過去,那道溫和的聲音又再傳來:“小友,你不用太過警惕,老頭子我還不會害了你。”

    葉晨也放下了警惕,因為這里太特別,而且對方要是想殺他,恐怕早就得手了,無需這般地這般與他溫和說話。

    當他走出了屋子外后,發現這是一座奇異的小島,不過是三丈見方,綠茵植被,小樹垂柳,茅屋佇立,顯得很平凡。

    只是令人震驚的是,這一方島嶼竟是懸浮在星空之中,似是先天如此,一點都不受到星空的影響,顯得很平常。

    島嶼上,有著一方不過丈許見方的碧水潭,潭水幽深,深不見底,一位鶴發童顏的老者正在潭邊上垂釣,顯得很悠哉休閑。

    顯然,剛才的話語就是從這位鶴發童顏的老者口中傳出。

    然而葉晨卻不敢小瞧這個老者,感知這一切都不簡單,他走了過去,抱拳朝著老者作輯行禮:“晚輩見過前輩。”

    老者顯得很平凡,甚至是平凡得不能夠再平凡,最多就是顯得有些鶴發童顏,指了水潭邊另一張椅子給葉晨,指了指:“坐!”

    葉晨沒有猶豫,坐下來了,但老者不開口,他也沒有開口,看著老者一直都在垂釣著,那口水潭幽深得很,并且很古怪,便是他也無法徹底洞穿。

    半天后,葉晨終于開口:“前輩,您這是——”

    “垂釣。”老者也開口了,笑了笑,“我在釣龍,還是真龍!”

    聞言,葉晨目瞪口呆,這位老者居然在釣龍,而且還是在垂釣著真龍,這可能嗎?

    因為真龍世間罕見,怎會被人垂釣。

    “不信?”老者笑了笑,信手拂袖,一股無形的風吹拂,只見得水潭上迷霧散開,露出了一角真容。

    葉晨頓時倒吸一口寒氣,因為震驚的發現潭水遠要比起想象中還要巨大,仿佛內蘊著另一片壯闊的大世界般。

    更令人吃驚的是,水潭中真的存在著真龍,都是一頭頭遨游在太空之中的神話之龍!

    這一幕若是被外界知道了,必然會引起巨大的震蕩,因為真龍乃是真話時代中的瑞獸、神獸,血脈高貴,但是現在卻像是被飼養般,奢侈得一塌糊涂,令人不能自已。

    就是葉晨自己都震驚得無以復加,因為太過于震驚了,乃至是不敢置信。

    這個鶴發童顏的老者到底是誰,居然膽敢垂釣真龍。

    只是老者笑了笑:“孩子,你誤會了,雖然老頭子我在垂釣真龍,但并非飼養它們,老夫還不敢這樣做,不然被那個始祖龍知道了,一定要殺了老頭子我的。”

    “始祖龍?”葉晨一驚,吃驚地看著眼前這個老頭子,始祖龍乃是開天辟地第一頭真龍,古老得幾乎可以與天帝并肩,那是帝皇境的最強存在,這個老頭子又是何方神圣。

    這個時候,老者突然看向了葉晨,平淡而深邃的眸子帶有著一種令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的神秘力量,讓他仿佛要沉迷其中,緩緩地開口:“第一世名為千月,得授斗戰圣者一脈古云通的收徒傳承,成為斗戰圣者,并且因為身存萬般道痕,機緣巧合下成為神話時代第一位達到十重天的年輕至尊,來自于諸天萬界的小神界……后在荒界,因為不朽天關,被幾位大能獻祭,封印了開啟的不朽天關,但殞落。”

    “第二世,名曰葉晨,在天都大陸的夏風國洛楓城中出生,帝族葉家流落在外的分支,十七歲覺醒第一世記憶,憑借前世記憶崛起,后來離開天都大陸回歸諸天萬域,并且在紫府圣地后的古路上引動各方大能打開不朽天關,進入天關后的神秘星空之地,在祭壇上得到前世肉殼、天荒大戟、無相君王的輪回六重棺,并且因此閉關而再度成就十重天年輕至尊。”

    “后回歸天都大陸,進入神話紀元古瀾君王的本源世界,得到掌控,成為世界之主……”

    鶴發童顏的老者緩緩地說著,如數家珍般,卻是將葉晨的前世今生兩世經歷都一一地說出來,毫無秘密而言。

    葉晨驀然色變,震驚地看著眼前的老者,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為何會對于自己知道這般清楚,甚至葉晨感覺在老者的面前,自己的一切秘密都無所遁形,因為老者徹底地了然清楚,讓他莫名地有著一種深深的驚恐感。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是誰?為什么會知道得那么多的。”

    葉晨很警惕地詢問。

    老者不答反問:“你可知道,為何第一世的你被獻祭了,最后還能夠活下來,并且轉世重生為人嗎?”

    這一點一直都是葉晨所迷茫的,他總感覺自己能夠復活過來,總有著一只無形的大手在背后操縱著。

    然而這個老者似乎知道真正的秘密般。

    老者并沒有回答,繼續地道:“你可知道,為何你會在歲月長河上遇到他,出手救你出去,抵擋神話紀元俯瞰下來的異族大帝嗎?”

    “你可知道,為何不朽天關后不是洪荒仙界,而是神秘星空,且祭壇上的都是你前世的圣體遺骸、天荒、神明石棺材嗎?”

    “你可知道,為何你會進入了終極古路,只是誤入時空通道那么簡單嗎?”

    “你可知道,為何會遇見斗戰圣祖的帝血烙印嗎?”

    “你可知道,為何界塔試煉會出現神話大破滅的最終一戰嗎?”

    “你可知道,為何你會在這里遇上我?”

    老者陸續說了一個又一個問題,每一句話的道出,都讓葉晨神色變了又變,震驚地看著老者。

    這一切的一切對于葉晨都是謎一般,修道了也差不多兩百載,然而卻一直以來都難以得到解釋

    但現在老者卻似是全都知道一般。

    驀然間,他想到了一個驚人的可能性,看向了老者:“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你!”

    “你認為呢。”老者沒有正面回應,卻不置可否。

    葉晨震驚地看著老者,道:“你是誰!”

    “呵呵,忘了自我介紹。”鶴發童顏的老頭子緩緩地開口,“本來的名字早就忘了,有些人我世界祖樹,當然,或者更多人喜歡稱呼我——”

    “時空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