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如果包括我呢?

永恒圣帝
     “沒錯,就是我!”

    淡淡而溫煦的笑聲陡然響徹起來。

    密室中,王臣還有孔雀王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熟悉身影,無論如何都難掩心目中的震驚,但更多的是驚喜,也有些驚疑:“你,你真的是千月嗎?”

    葉晨輕輕一笑,雖然成為了混沌圣體,但仍可釋放開昔日的圣體黃金血氣,在磅礴,在熾盛,彌漫開了整個密室天地中,徹底地確認他就是斗戰圣王的身份了。

    當見到了這一切,兩師徒都分外地高興,因為怎么也沒有想象得到葉晨居然復活過來了。

    一直以來,他們都在這處坐關之地中,因此對于外界的消息不太清楚。

    “好家伙,都說九尾狐有九條命,你這個千月簡直就九尾狐還要九尾狐啊!”孔雀王哈哈大笑,沖上去就是重重地抱住了葉晨,兩人來了大大的熊抱。

    葉晨同樣哈哈大笑,用力地抱住了孔雀王,感知到對方而今的修為,也超越了輪回,讓他感到高興。

    畢竟無論如何,孔雀王日后都有希望進軍大道巔峰的希望。

    “千月。”王臣也準備起身,但葉晨先行一步走向了王臣這里,道:“王臣前輩,你身上有傷勢,我先為您化解。”

    王臣搖了搖頭:“這些只是小傷而已。”

    “小傷?”葉晨一瞪眼,“剛才的我都聽見了,起碼需要你三十年時間的進行恢復,讓我來吧。”

    幾乎是不由分說的,葉晨一只手拍在了王臣的肩膀上,轟地一聲,一股混沌血氣直接沒入了王臣的體內,并且閃電般地尋找到了傷口的所在位置。

    轟隆

    肉眼可見,王臣渾身生光,肌體生霞,可以見到那一處處漆黑的部位正在迅速地被化解著,身上出現了一縷縷細小的黑霧,并且快速地蒸騰起來,徹底地離開了王臣的身體,就此徹底地蒸發了。

    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般的不可思議,需要王臣三十年時間才能夠徹底地化解的傷勢,而今居然短短片刻時間就被葉晨所化解了,這一切都看上去是那么地不可思議。

    葉晨的修為,

    而今又是到底是何等地境界上,才會是這般地輕松。

    “葉晨,你”

    王臣、孔雀王兩師徒都目瞪口呆地看著葉晨,有著震驚。

    他逆天歸來也就罷了,只是怎么感覺到現在的他比起以前強大了那么多,就算兩師徒都是天王,但都感受到了葉晨的深不可測,尤其是王臣這樣的老牌天王同樣如此,可想而知了。

    “而今的我,算是勉強達到了遠古大能了吧。”葉晨微微一笑,輕輕地說道。

    “遠古大能!?”

    兩師徒面面相覷,都是一臉的目瞪口呆,這家伙居然達到了遠古大能領域,他才多么地年輕,修道才多少年啊。

    放眼古往今來,都絕對稱得上很罕見。

    這一切都顯得有些難以置信,不過想想他的逆天妖孽,想想他能夠在帝關中圣祭己身后還能夠逆天歸來,這一切都可以理解。

    畢竟葉晨從來是一個不可以常理度之的絕世妖孽,一切的種種都可以解釋。

    “好了,一切都以后再說,先出關吧,我不在天門的時候,恐怕門內都有些混亂的。”王臣微微笑道,而今傷勢痊愈了,他可以全面出關了。

    并且有了葉晨這位不弱于大能的斗戰圣王存在,一切都足以安定下來了。

    天門,也可以掃出昔日的頹廢局面了。

    王臣傷愈后,自然也出關了,也讓得天門中本來憂心忡忡的一群長老弟子都松了一口氣。

    畢竟現在的王臣已經是新一任的天門門主了,可以說,他就是天門中最強的一人,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出事的。

    王臣出關的時候,位于天山的主殿上,大量的長老、名宿等都出現了,都在等待著王臣的出關,處理著最近發生的一系列大事。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不僅僅只是古瀾圣教,就算是天門都差點被顛覆了天門主權,因為這百年期間曾有幾位天王加入天門中。

    對于天王的加入,天門自然是萬分歡迎了,畢竟天門門主的殞落,導致整個天門的層次都下跌了幾個臺階,人心動蕩,急需強大的力量為穩定天門人心。

    幾位外來天王的出現,自然被萬分歡迎地邀請,賦予了在天門中極高的地位。

    然而令人憤怒的是,這幾位天王長老起初還對于天門算是盡心盡力,但是到了后期,卻突然圈攏了門內各個勢力,竟是要開始把持門內大權,甚至肆無忌憚地運用天門中的種種珍貴修煉資源。

    王臣還在的時候,這幾位天王都算是有所收斂,不敢過于明目張膽,而王臣也考慮到天門而今的局面,忍下來了。

    但自從他受傷閉關后,這幾個天王越發地變本加厲了,現在更是把持著天門幾個主要的山峰,大量的門內主要長老以及弟子,都被他們圈攏在麾下。

    王臣的天門大權,早就悄無聲息被幾大天王長老給分割了。

    而今主殿中,可以見到恢宏的殿堂中,幾位天王長老都端坐寶座上,看著最上方的王臣只是微微頷首示意,卻是沒有一點真正的恭敬。

    對于這一點,王臣得到了消息后,不再打算是隱忍下來了,冷冷地掃視著幾位天王長老,道:“南沽長老,趙天長老,夏長老,歐陽長老,南宮長老,北冥長老。據我所知,最近你們未經我的允許,擅自將天門內的資源都運取出去。不但自己用以祭煉道兵法器,而且更是販賣給其他勢力,獲得了很大的一筆豐厚利益,我應該沒有說錯吧。”

    主殿之上,當著眾多天門重要長老弟子的面前,王臣毫不猶豫就直接就撕破了臉皮。

    主殿中的六位天王長老神色一變,雖然也曾想到王臣會問責,但預料中王臣為了天門的顏面,也會考慮到他們幾人的重要性,最多只是私底下問責一番,然而萬萬沒想到他一開始就直接地撕破了臉皮,毫無余地進行呵責了,還是當著所有天門重要人物的面前,讓他們臉色立刻一陣青一陣紅。

    然而終究都是多年的老狐貍了,他們的臉皮自然不是一般的厚了。

    其中一位天王長老站出來,他是南沽天王,陰測測地道:“王門主,這一點你就說錯了,就在你閉關療傷的時候,天門就曾出現了數次危機,被敵人數度逼近山門中,甚至讓眾多弟子無法進行真正地修煉。我等幾人其實也毫無辦法,只能夠將一些門派資源跟其他勢力進行變換,這又有何錯。”

    王臣笑了,只不過笑意很冷:“真的是這樣嗎?以星辰銀沙、海瀾藍銀這九種天王級的煉器神料,每種都過百斤,卻換來了區區幾百萬斤靈石而已。我真的很想知道,什么時候這些天王級煉器神料價值變得這么低了?若是真的如此,那好,我身上有著五千萬斤靈石,你們給我換來它們九種,每種過千斤。”

    “哼,王臣,你現在是強行為難我們嗎?這段日子來,天門有難,但你像是縮頭烏龜一樣,龜縮著不出來。現在一切風波都過了,你卻要問責我們這些盡心盡力的人,你真的是好殘忍啊。”南沽長老冷聲道,強詞奪理。

    另一邊,幾位天王長老同樣如此,呵斥著王臣的不道德,這一切的行為都簡直是令人心寒不已。

    殿內的眾多長老弟子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場門主與幾大天王長老之間的撕破臉皮大戰,有些怔然,顯然沒想到好好一場歡慶門主出關的消息最終發展到這一步。

    “呵呵,真的是這樣嗎?”王臣冷冷一笑,冰冷地看著這些。

    畢竟是心中有虛,被王臣這般地看著,幾大天王長老都有些心里發毛。

    “既然王門主如此認為,大不了我等幾人離開天門就是了。天門無我們的容身之地,難道以我們幾人的能力,還不能夠找到其他容身之地嗎?“幾位天王長老都冷聲,轉身就要離開。

    轟

    王臣長身而起,釋放開了磅礴的天王氣機,UU看書.uukanshu 直接擴散開來,鎖定了幾人,清秀的臉龐上充滿了冰冷:“離開,可以,但把從天門中得到的一切都吐出來吧。”

    與此同時,孔雀王亦是如此,身上氣機在噴薄,同樣是一尊年輕的天王,不弱于人,鎖定了這六位外來的天王長老。

    六位天王長老見此冷笑起來:“王臣,不得不說你們師徒兩真的很愚蠢,難道還以為是當初天門門主還在的日子嗎?真以為你們師徒兩就能夠留下我們六人?”

    “如果包括我呢?”

    一道清朗而冷漠的聲音突兀響徹了整個天門主殿。

    循著聲音的源頭看過去,乃是主殿的大門處,那里不知什么時候來了一個年輕人,英姿勃發,英偉蓋代,整個人都沐浴著一層朦朧的混沌古氣,若是天之神坻般出塵。

    然而他眉心中赫然有著一枚淡淡的月之印記!

    “斗戰圣王!?”剎那間,六大天王神色驚駭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