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再入帝關

永恒圣帝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足夠葉晨做很多事情,徹底地穩固了古瀾圣教以及圣域。

    并且考慮到此前發生的種種,他更是布置下了各種后手,也有意地將葉子楣扶持為兩個大教的代理教主之位,留下了海量的信仰之力可以為她所用。

    自然,圣域亦是如此,古神大陸的九大帝朝都在三年時間,被葉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加固,也親自進入了妖神墟中,拜見了老騎士,希冀九大帝朝若是出現困難,可以出面幫助一下。

    老騎士也應諾了,因為他見到了葉晨曾經去強闖進入了洪荒仙界,這一切都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并且希翼他日葉晨再進洪荒仙界,帶上他,他希冀繼續追隨墟皇。

    自然,葉晨也答應了。

    三年期間,葉晨也親自前往了十重帝關,拜訪了昔日的一些戰斗過的大能故友,彼此相聚相比交談,不醉不休,甚至到了最后,就連是霸天君王都出現了。

    這位太古君王,一直都在鎮守在帝關中,不曾離開過。

    見到葉晨的復活而歸,這位太古君王沒有詢問復活的原因,只是激動地抓住了他的手,強如一代太古君王,此時此刻也有著激動,不斷地點頭:“復活就好,復活就好!”

    一切都無需多說了。

    當日,一眾大能在新建起在第九重帝關中萬域宮舉辦了一場三天三夜的盛宴,這一切自然都在慶祝著葉晨的復活而歸,簡直就成為了神話了。

    盛宴后,葉晨離開了萬域宮,踏足了荒廢的第十重帝關中。

    在那里,他見到了界塔,依舊在矗立,并且源源不斷地綻放開磅礴的世界偉力,正在復原著荒廢的第十重本源帝界。

    當年一戰,本源帝界被打崩了,戰斗得太激烈了,有著帝兵在征戰,故而荒廢了,但因為后來至尊人皇降臨,并且出手,這才導致帝界有著復原的機會,但以前的一種種,都再也不復存在了。

    葉晨在破敗的本源帝界中在游覽,在觀看著,有著唏噓,也有著慨嘆。

    百年前的一切歷歷在目,他仿佛還能夠見到了昔日天門門主白衣勝雪,驚艷絕代,不惜燃燒己身,只為了拯救帝關,重創異族七大君王。

    而今他復活歸來了,

    天門門主呢?

    他真的殞落了嗎?

    只是葉晨始終都相信著,天門門主終會有一日再度逆天歸來,因為他相信天門門主始終是一個充滿了傳奇的人物,不會就此殞落的。

    最終,葉晨登臨地第十重帝關上,見到了一座熟悉的古塔,那是人皇塔,有著怔然,也有默然,大步走了過去,看著這道古塔,就像是一道身影,遙望著無邊混沌海,始終都在等候著一個人的歸來。

    而今,那個人,依然歸來了。

    嗡

    葉晨能夠感受到,人皇塔正在顫鳴,像是有著激動。

    葉晨大手輕輕地撫摸著人皇塔,在低聲開口,像是在述說著什么,外人根本聽不見。

    直到了很長一段時間后,葉晨停止下來了,他轉身看向而來第十帝關后,見到了下方聚集了大量的異族大軍,兇兵千百萬,正是如此。

    轟隆

    當中有著三位異族太古君王在出現了,聯袂復蘇著一件帝兵,沸騰著帝威,轟擊著第十重帝關,造成了可怕的波動,波及甚大,甚至影響到了遠方的混沌海,一陣陣地沸騰。

    “這是異族近年來的舉動,這些年來,他們始終一次又一次,鍥而不舍始終地要攻伐著帝關,想要徹底地開關!”

    這個時候,霸天君王出現了,他生得魁梧而雄壯,整個人都有著一種霸天凌地的可怖氣機,立身在帝關上,俯瞰著下方的無盡異族大軍,眸子間有著強烈的恨意。

    因為百年前的一戰,也因為神話紀元的大破滅,基本上但凡封界宇宙的生靈,對于異族都有著一種天生的厭惡感,很是厭惡。

    或許這種厭惡的情緒,更是源自于祖先的情緒。

    霸天君王,常年鎮守在第十重帝關中,自然更是如此了。

    “他們為何要這樣去做,明知帝關不可撼動,哪怕就算是來上一位至尊大帝也不行,除非是幾位一起來。”葉晨有些不解,第十重帝關的穩固乃是眾所周知,若非百年前封界宇宙這一邊大意,憑借著當初的異族大軍,根本就不可撼動。

    昔日神話諸帝合力筑建的第十重帝關,并非簡單說說,也有著界塔的加持,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這般地不凡,怎可輕易撼動。

    只是霸天君王的神色凝重,輕聲道:“異族,雖然很討厭這些外宇宙的生靈,但無論如何都不得不說他們真的很強大,否則也不會破滅了整個輝煌鼎盛的神話紀元封界宇宙了。”

    這一點,即便是葉晨都從來不敢否認。

    異族宇宙的強大,的確是讓封界宇宙都不得不如臨大敵般對待。

    “這些年來,UU看書 .uukanshu.com 他們必然不會是無緣無故的舉動,必然還有著更深層次上的原因,這一點才是最令人為之擔憂的。”霸天君王輕聲道,即便是他,眉宇都禁不住皺起來。

    這些年來,異族這一次次攻關的背后到底隱藏著什么呢?

    葉晨道:“異族,始終是需要萬分防備的古宇宙,我等需要萬分小心,但近萬年來,應該不會出事。”

    霸天君王有些吃驚地看著葉晨,道:“圣王小友,你為何會這樣的認為呢?”

    葉晨苦笑,他總不能說這是昔日時空大帝曾對他說過的話吧。

    旋即他轉移了話題,道:“霸天前輩,現在囚天獄如何了?聽聞人皇陛下一直都在那里鎮守著,無暇顧及。”

    談及囚天獄,即便是霸天君王這位萬古稱尊的太古君王都禁不住神色凝重,點點頭輕輕地道:“囚天獄的情況的確有些不太妙,就在百年期間,那里經常發生過一些不太妙的波動,有著大兇一次又一次地不斷轟擊囚天獄,嘗試著逃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