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493.第1493章 古路至尊動!

永恒圣帝
     終極古路最深處中,那里存在著一片洪荒古界中,很是浩瀚,那是試煉之地,專門針對于古路試煉者的。

    當中,血色戰場延綿數以十萬里,很是浩廣,諸多古路試煉者正在廝殺著,爭奪著這片試煉天地中遺落下來的大機緣。

    當中就有著遠古大能的不朽古兵裹帶著一團大能級本源沖天而過,更是有著一團團神性靈源在浮現起來,也稱得上是一份天大的機緣,可讓天王絕顛煉化后突破到大能境中。

    轟轟轟——

    諸多古路試煉者都沖天而起,奮起而進行爭奪,更是有著各種道兵法器在紛飛亂舞,各種神通法則更是沖天亂舞,炸開了一團團燦爛的神光,打得天崩地裂,很是惹人注目。

    轟隆——

    金光乍現,這個時候突然有著一片浩瀚的金色汪洋閃電般地涌現,而后浩蕩整片血色戰場,伴隨著驚世駭俗的恐怖毀滅之威。

    “糟了,快逃!”

    血色戰場上爭奪的諸多古路試煉者都紛紛沖天而起,是要遠離,然而根本來不及,這片金色的汪洋實在來得太快了,閃電般就波及而至了,淹沒了整片血色戰場。

    噗噗噗——

    天穹上,足足三十多位強大的古路試煉者以及血色戰場中其他阻攔的強大種族生靈,加起來上百人全都粉身碎骨,形神俱滅了!

    當中,一道體態修長挺拔的健壯身影臨塵踏步而至,黑發如瀑,眸若天劍,器宇軒昂,有著傲凌諸天之姿,若是人中帝皇,威嚴無雙。

    他一步跨出,下一刻便來到了大能級本源前,揮動琉璃金色的修長手掌,與復蘇的不朽古兵碰撞,炸開了茫茫的霄光,毀滅滔天,震蕩浩瀚血色戰場。

    然而他己身不朽,不可撼動,始終屹立如山,金色的手掌化成了金色的天碑,從天而降,伴隨著一枚枚大道符文,單手鎮壓向了不朽古兵,而后徹底地握在手心中,任是不朽古兵任何地進行掙扎也不行,始終無法真正地掙脫出來,被強勢鎮壓下去了。

    “這不是你能夠染指之物,滾!”

    當中,另有一道至強的身影飛過來,那竟是一位大能,乃是這片星域中稱尊的大能老祖,很是強大,亦是想要爭奪這一團大能級本源,并且就在天穹之上展開了激烈的大戰。

    神能驚天,如若兩尊神坻在激戰,震蕩六合八荒。

    只是沒有過去多長的時間,天崩地裂,一桿金色的長槍將一道至強的身影給洞穿,釘在了血色戰場上一座萬古不滅的血色山崖上,當中無邊的金光在爆發,驚天地泣鬼神,直接就將這位遠古大能瞬息間給炸開,形神俱滅,神魂都徹底焚燒殆盡了。

    大能殞落!

    所有人都驚駭欲絕地看著天穹上那位一步一步踏空下來的年輕身影,渾身沐浴著鮮血,挺拔的身姿透發著無窮的金光,震顫著空間,撕裂開一道道的裂縫,可怕到了極致,真如是一尊戰神臨凡,無敵于世。

    “是他,無敵的斗戰圣者千尋!”

    諸多古路試煉者都駭然欲絕,有所色變!

    千尋,終極古路上一位蓋世年輕至尊,強大無雙,雖然很年輕,但早早就擁有著無敵姿了,也曾是擊殺過年輕至尊的存在,無人能夠小瞧。

    據聞,這個神秘的千尋有資格沖擊古路霸主的神位。

    天穹上,神秘的斗戰圣者千尋抓住了那一團大能級本源,沒有動身,相反更是眺望向了遠方極盡處,像是在看向了某個人,冷冷地道:“那個負心人終于也來了嗎?他日古路相遇,必殺之!”

    轟——

    他金色的大手一抓,手心中的大能級本源直接就抓住了,炸開了無量的光,浩蕩十方八野,化作了漫天精氣,讓人震驚于千尋的強勢與不屑一顧。

    一處神秘的秘境中,乃是一片落英繽紛之地,花瓣不斷地飄落,泉水叮咚,地廣人稀,更是存在著濃郁的天地靈氣,靈脈眾多,也有著一些太初之氣、太陰之水、太陽之精等。

    這乃是一處上佳的修煉之地。

    這里,有著一道始終盤坐著這里的人影,渾身通體都圣光加身,亦有著十重神性光環繞體,每一重神光環都淌現出了璀璨的霞光,宛若是仙輝,將這個年輕男子襯托得宛若是光之子般璀璨矚目。

    男子肌體生霞,發絲披散,就連每一根發絲都閃爍著璀璨的霞光,分外地惹人注目。

    他的身上,有著重重圣光加身,宛若是一重重大世界天地般,始終都顯得那般地超然出眾,璀璨矚目。

    若是葉晨在此,必然會認出來,他是元泱神王,一個神秘而超然的年輕至尊,而今修為也不知道多么地高深了,遠超以往太多。

    這個時候,一位生得俊美如玉的道童出現了,飛天而過,落在了元泱神王的身前,恭敬地鞠身身前,輕輕開口:“大人,您想要的那個人終于有消息了。”

    他雙手奉上了一份識玉。

    這一刻,元泱神王睜開了雙眸,內里有著圣光無暇,卻又似是蘊含著無盡的歲月,落在了那份識玉上,沒有接過來,卻是瞬息間洞悉了內里所有的一切。

    轟——

    身上的神性光環上淌現出的光輝更加地熾盛了,讓他越發地超然出塵,遙望著遙遠的天穹,輕聲道:“斗戰圣王,我就知道你必然不死,畢竟你也是關鍵的人!”

    輕輕的一句話,卻是足以震動古今未來。

    若是葉晨在此,必然會震撼不已,因為元泱神王竟然也知道關鍵的人!

    遙遠在星空深處,那是一顆巨大的生命古星,很是巨大壯闊,生存著億萬生靈,有著百國萬教,其上更是生存著諸多可怕而血脈純凈的洪荒古獸在此,也有著一座座懸浮神島,更有著萬古橫亙在此的天空神城。

    這乃是一個星空強族的祖星所在之地,天空神城中更是有著一位遠古大能在坐鎮,這么多萬年來一直都很平穩無事,始終都處于鼎盛發展中。

    就在這一刻,古星的天穹上,那座天空神城中被直接打爆了,當中甚至就連那位縱橫星空多年的遠古大能老祖亦是如此,被人打爆了,血染整顆生命古星,造成了可怕的轟動。

    一片璀璨的銀色淹沒了生命古星,浩蕩著絕世的蓋代神威,那竟是無邊的血氣,只是呈現著特別的銀色。

    無盡的銀色血氣中,其中一尊神魔般的偉岸身影出現了,伴隨著熾盛的銀光,肌體生霞,整個人都伴隨著一股最為可怕的浩瀚威壓,威震整顆龐然生命古星。

    此人如神似魔,始終都伴隨著一種不朽的氣機,屹立在古星的天穹上,遙望著星空深處,微微皺眉:“這一世的斗戰圣者一脈居然出現了兩個人?真是奇了怪了。不過也罷,一并絕殺了便好。”

    他轉身離開,縱身一躍,直接沒入了星空深處,自此消失不見了,留下了一顆慘淡而荒涼的生命古星。

    無數生靈都被悲泣,不僅僅因為守護古星的大能老祖殞落了,同樣因為失去了大能老祖的守護,這顆資源豐富的生命古星也會受到星空深處其他強族的窺覬,將來或許會出現一場血雨腥風的大戰。

    然而對于這一切,造成最根本原因的銀血神坻根本就沒有理會。

    源自終極古路最深處的混沌本源世界中,一直在其中潘盤亙不動的混沌霸主,就在這一日都長身而起了。

    與此同時,他身上伴隨著熾盛的混沌古氣,整個人都淹沒其中,更有著一方方世界天地在不斷地衍生演變而出,無盡的大道奧義在演變,萬道衍生,法則演變,卻又是重新歸于混沌中,不斷地周而復始中。

    他仿佛就是代表了混沌,混沌就是他。

    只是這一刻,他終于都從歲月的沉睡中睜開雙眸,混沌光崩天,并且得知了源自于古路第十八關中的消息,露出了一抹冷冽的笑意:“這么多年來,終于是暴露了嗎?可惜在第十八關,本座難以前往,不過他也快到達這里,讓本座甚是期待著呢,相信混沌果實也成熟了不少了吧。”

    ......

    就在終極古路的深處中,當中有著一尊又一尊至強的存在被驚動了,遙望著第十八關,更是遙望著那個逆天復活而歸的斗戰圣王身上。

    當中,有著不少人都充滿了凌冽的殺意,有著絕世大敵,也有著友人......無數人都在期待著他的前往古路深處。

    然而對著這一切,身為當事人的葉晨并沒有去理會。

    面對著自己造成的軒然大波,他始終都是如此淡定自然,并且這個時候,他根本就沒有如何在乎,因為他還有著月殿的殿主女神,沒有回歸終極古路第十八關,也沒有前往其他之地,行走在星空中,在穿梭著,看著星光燦爛,彼此十指緊扣,乃是屬于彼此的時光。

    最終,兩者坐在一顆隕星中,相擁坐著。

    女神小鳥依人地靠在了葉晨的肩膀上,青絲垂落,看著星辰繁華,彼此都在說著這些年來發生的種種。

    女神了解到葉晨百年逆天復活的一切,同樣,葉晨也了解到了女神幾人闖上了終極古路,并且這些年來發生的一切種種。

    盡管彼此都說得風淡云輕,盡量淡化了個中諸般危險,但彼此都知道對方這些年來并不好過,經過了諸多兇險,好不容易才真正地走到這一步,彼此都很心疼,但萬千話語涌到喉嚨上,卻是無話可說。

    最終相擁而坐,緊緊地抱著了彼此,很久很久,像是永遠了。

    兩人彼此都是真正的夫妻了,對于很多事情都了解。

    “百年不見,沒想到你亦是這一步了,而我還停留在天王巔峰上。”對于彼此間的巨大差距,便是葉晨也有些無奈,因為他什么時候居然淪落到需要妻兒保護自己的程度上了。

    女神輕搖螓首,輕輕地將腦袋靠在了葉晨胸膛上,別樣柔情,輕聲道:“這并不是你的過錯,只是因為你當年一戰置諸死地而后生,在輪回六重棺中沉睡百年,重組肉身,這才導致了你的修為增長緩慢。不過你乃是前所沒有的混沌圣體,也凝練出了全新的混沌圣魂,注定會一飛沖天的,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進行全新的蛻變而已。現在你需要的做的就是繼續積累,當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上,你可以真正地蛻變完美混沌身,徹底成就混沌大能了。”

    這一點,葉晨自然也知道了,若是尋常年輕至尊,便是帝子似得葉晨這般積累早就突破成就大能境了。

    不過葉晨不同,他是與眾不同的混沌圣體,也是混沌圣魂,全面地往著混沌進行蛻變中,一旦成就了大能境,注定是要變成真正的混沌大能,無敵諸天的。

    混沌大能,那是代表著葉晨一切道法都會更上一個層次上,將會比起目前更要強大上很多倍,現在他差的只是一種積累。

    他有種預感,想要徹底地蛻變成就混沌大能,還需要積累。

    他現在已經積累到了等若三個混沌身的程度上了,一個壓制混沌本源光團,一個被封印,剩下來的一個就是自己了。

    只不過即便如此,還是不夠,他還需要更多的積累,一旦達到了那種界限點,進而突破,那個時候的他或許將會超越所有的一切了。

    “只是你的修為似乎有些過快了,當年的你尚且天王巔峰還達不到,而今卻成就大能境,并且達到了這一步,似乎過快了,是否會對于道基造成不穩的。”葉晨皺眉,修道最忌就是修煉過急。

    修道,正若是筑建高樓大廈,快是沒用的,更重要的還是要切實地打好根基、道基。

    唯有道基越穩,才越發地顯得根深蒂固,修道之路才能夠走得更長更遠,達到真正的大道巔峰上。

    然而女神即便是媲美帝子級人物,半神、化神兩大境界都修煉臻至十重天大圓滿的階段,根基足夠好了,但短短百年歲月就跨越了一個大境界不止,還提升了那么多的小境界,未免就有些過快了,快得難以置信上。

    對于帝子級人物而言并非做不到,但這樣以來,必然對于整個修道根基而言,有著難以言喻的影響,甚至是影響著修為的提升。

    古往今來并不缺乏著一些驚采絕艷的天驕人杰,修煉速度足夠快,甚至有人曾百年來一路高升,突破了古今各種修煉記錄,直接達到了大能絕顛,是目前所知堪稱是古今修道速度最快的一個天驕。

    幾乎世人都認為這個絕世天驕可以最終沖破桎梏,成為帝皇至尊領域。

    然而也正是修道過快,導致這位絕世天驕道基不穩,不僅一生都無法成功成就太古君王境,并且在人生最后一次沖擊君王境的時候更是直接崩潰道基,坐化而亡了。

    這就是修道速度過快帶來的危害,并非修煉速度快就是最好,還需要徹底地打好根基,這才是真正的最好之處。

    女神盈盈淺笑百媚生,仿佛將所有的一切都比下來,天地間只剩下了她的唯一,輕輕開口,輕聲道:“月,別擔心,你所說的我都知道,只是當初我登臨終極古路的時候,曾是有幸遇見了一份真正的逆天仙緣。”

    “仙緣!?”葉晨略有些吃驚。

    女神頷首:“這是真正無價的仙緣,事關帝與皇,是終極古路深處,我曾有幸得到了一些帝皇至尊坐化后留下的大道本源,從而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