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514.第1514章 無恥的威爾

永恒圣帝
     不久后,葉晨從靜修中醒來。

    距離所知的丹典開啟之日還有一些時間,因此,葉晨不打算這段時間都在寶闕中靜修,既然難得來了一趟丹天城,便要好好游覽一番。

    不僅僅這里是帝城,更因為這里是整個古宇宙聚集了最多煉丹師的地方,外界難以一見的煉丹師在這里層出不窮,數不勝數,不乏著那些盛名于整個古宇宙的煉丹大師。

    對于這里,即便是煉丹傳承中的晴野大師也曾提及,若論何處之地煉丹師最強,當屬丹天城。

    由此可見一斑了。

    而且他剛才到來的時候,發現在丹天城中,有著巨大的拍賣殿宇,而且根據得到了一些小道消息,似乎因為靠近丹典的緣故,今夜將會舉行一場格外盛大的拍賣盛會。

    其中會有著一些相當珍貴的至寶被拍賣,當中就有著一些涉及到煉制高階丹藥的絕世神藥,珍貴無比,會吸引許多煉丹高手的參加。

    自然,葉晨也需要著手準備一番,即便他感覺自己奪冠的希望有些渺茫,但也希冀可以一搏丹典冠軍,爭奪丹帝傳承。

    不過而今還不是真正拍賣盛會開始的時候,葉晨也了解過,丹天城中最近也開啟了一個特別的場地,稱之為天易坊。

    那里不是拍賣會,卻有著丹界,也有著受邀請的宇宙各方大勢力聚集,所有人都可以在天易坊中自由地進行著各種交易,當中不乏著一些重要情報或者丹方,煉器神料等自然更是應有盡有,天王、大能等頂尖強者都會涌現那里,很是繁華熱鬧。

    對于這等場合,葉晨自然也不會錯過了。

    他離開了寶闕,直接就趕向了天易坊中,雖然稱之為坊,但不亞于丹界之外的驛站古城,被開辟在丹天城的城西,懸于天穹上,也不知道多少強者云聚在那里,更有不少人都陳擺起了地攤,擺出了各種珍稀寶物進行販賣。

    有著星辰藍銀、勾陳秘銀、星沙等煉器神料,有著蘊含神珍的混沌原石,有著修道古經,有著無雙秘寶,也有著不少珍稀的天材地寶。

    在這里,即便是萬年藥寶都并不少見,甚至有些地攤上更是有著數以萬年藥齡的藥靈正在陳擺,準備販賣,引起了不少強者的矚目過去,令人心動不已。

    當中,葉晨直接就降臨在天易坊中,他行走其中,見到了不少的地攤上的確陳擺著不少新奇而古怪的東西,當中有著好一些的確是不凡之處。

    這里交易的寶物可不僅僅只是關于丹典的,也有著好一些特別的交易,有著類似于寶圖的交易,有關于一些神料的交易,也有著道境與秘術的交易,規模很大,基本上都應有盡有。

    并且當中更有著丹帝族的強者出現,時刻守護著天易坊的秩序,不容許任何人搗亂,否則丹帝族將會是做出嚴厲的懲戒。

    “有新鮮出爐的龍肉包,又香又甜,絕對是貨真價實的龍肉包!”

    “烤蛟龍串了——”

    “大家過來嘗嘗,千年翅果糖葫蘆了——”

    “大家快來看看,出售一頭龍崽子,體內淌有著足夠純凈的龍血,他日有機會化作純血真龍,價值無量!”

    “快來啊,有從君王古墓中挖掘出的絕世珍品,很有可能蘊含著太古君王的蓋世道經,價值無量,可開創出一方稱霸星域的無上大教,立下萬古道統!”

    “這里有太古君王的君王天弓,當年一代太古君王戰無痕曾藉此天弓射殺過真正的太古君王,價值無雙!”

    ......

    天易坊上,一聲聲呼喝聲彼此起伏,讓葉晨頓時有種回到了昔年弱小時期在凡俗繁華街頭上的感覺,仿佛眼前這些修道者都是凡人攤販。

    事實上修道界跟凡俗界其實沒有什么區別,在凡人眼中看似高高在上,然而還是有著凡俗的種種存在,有著交易,有著仇殺,有著勢力......諸如此類,應有盡有,甚至還放大了無數倍。

    葉晨走過了一處地攤,還真見到了有人將一條蛟龍直接煉化縮小一丈大小,串起來以道火燒烤,傳出了陣陣烤肉香。

    也見到了一條妖圣級別的鱷龍直接被剁開了一塊塊,成為了噴香的肉包子......

    簡單來說,這里的食物奢侈得一塌糊涂,饒是葉晨都有些目瞪口呆。

    “老板,烤蛟龍串多少錢?”葉晨問道。

    “不貴,等價百萬斤靈石的靈源!”老板道。

    神性靈源,即便到了更高層次都適用的神能。

    只是葉晨有些皺眉,因為燒烤的蛟龍雖然的確是真正的蛟龍,但不過是一頭半圣階別的蛟龍,而且他眸光何其驚人,一下子就看穿了體內龍血稀薄得很。

    不過想想也是,要是龍血足夠強大,這頭蛟龍也不會淪落到被燒烤的地步上,相反會被培養起來,有機會進化為純血真龍。

    當然這種機會微乎其微而已。

    葉晨搖了搖頭,正要離開,然而這個時候卻傳來了一聲不滿的呼喝聲:“我靠,就這條小蟲子也要等價百萬斤的神性靈源,奶奶的真黑心,還不如去搶!”

    伴隨著罵罵咧咧的呼喝聲落下,葉晨剛要邁開的步伐頓時一怔,甚至整個人都微微一顫。

    因為這道聲音很熟悉,甚至深入靈魂般的熟悉,回首一看,赫然便只見得一道滿是風騷的身影立在那個賣烤蛟龍串的攤販面前。

    一身白衣勝雪,頭戴玉冠,手執山水扇,無論如何去看都是翩翩佳公子的裝扮,然而此人卻膚色如小麥,一頭利落清凈的短發,配上這一身裝扮無論怎么去看都那么地別扭,卻又是如此地帶著一股騷氣。

    然而正是如此騷氣的一道身影,卻顯得這般地熟悉,讓葉晨怔然在在那里,不是威爾又是誰?

    葉晨有些驚愕,沒想到這家伙也跑上終極古路了,并且也走到了這里來。

    然而看這家伙的出現,便是葉晨的嘴角便忍不住揚起了一抹弧度,那是喜悅,是開心,是遇故的歡喜,忍不住道:“威爾!”

    一身白衣勝雪的威爾正在抗議,聞言頓時一怔,旋即轉身便是見到了不遠處英姿凜然的葉晨,立刻目瞪口呆,呆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回過神來:“我靠,我沒眼花啊,你是人還是鬼啊!”

    “你說呢。”

    葉晨笑如春風拂面,來到了威爾的身前,近距離地感受到了威爾,略有些驚訝。

    一百幾十年不見,沒想到這個家伙也已經是一代大能了,雖然初踏大能境領域不久,但毫無疑問身為年輕至尊的對方超乎尋常的強大。

    并且若隱若無間,葉晨感覺到威爾身上有著隱晦的氣機在隱現,似乎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只是他并沒有打算深究下去。

    威爾一拳砸在葉晨的肩膀上,鏗鏘作響,不愧是至尊戰體,果然不同凡響。

    他一把勾肩搭背上了葉晨,道:“我說小月亮啊,你到底是什么人。算起來從認識你開始到現在,你都死了好幾次,為什么每一次都能夠死而復生過來。快傳授哥們秘訣,要是日后被人殺了,我還能夠無限原地復活,真正無懼一切,逆天而活下去呢。”

    說實在,威爾對于葉晨死了一次又一次,卻始終可以逆天而活的本領真的很佩服,簡直就是殺而不死,那可是能讓得所有敵人都充滿恐懼的絕招。

    葉晨苦笑:“瞎說些什么,這些都不過是機緣巧合而已,又有誰能夠真正的殺而不死。”

    “你啊——”威爾低聲嘀咕了一聲。

    “說什么?”

    “沒什么。”威爾急忙擺手,而后道:“你怎么也來了這里?”

    “參加丹典,你呢?”葉晨道。

    “我是過來這里進行一個驚天大計劃的。”

    “什么驚天計劃?”

    這時,只見得威爾鬼鬼祟祟四處瞧了一眼,這才勾著葉晨脖子低頭小心翼翼地細聲道:“我告訴你,你可別告訴別人知道。聽說今天是丹帝族的帝女出關之日,并且我從丹帝族中不惜犧牲色相才好不容易勾搭過來的風情少婦告訴我,帝女將會進入神池中沐浴更衣,只要到時候我潛入神池中直接打劫帝女,就很有可能得到丹帝傳承呢,哪里還需要什么參加丹典大比。你說我是不是很聰明呢,嘿嘿嘿!”

    “帝女你都敢劫.色,你真想找死啊。”葉晨都被嚇一跳。

    “我劫.色她什么呢。”威爾道:“我像是那么好色人的么?”

    “不像。”葉晨點頭,然而接下來的話讓威爾嘴角的笑容還沒有徹底露現出來便僵在那里了:“像只是掩飾,你本來就好色!”

    “小月亮,沒想到你是這樣想我的。”威爾一臉悲戚:“你應該知道像我長得那么帥,又是如此英俊美人,要是個女的都想上我,我很害怕到時候帝女劫.色我啊。”

    聞言,葉晨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寒氣,見過無恥的,還沒有見過那么無恥的,就你這****樣還想要帝女劫.色你。

    威爾哼哼:“看什么看,我知道你是在妒忌我比你帥,比你英俊,比你多金,但你也不能這樣妒忌兄弟的,最多回頭多傳授你幾招顛龍倒鳳的三十六手玄妙房術,無論是雙修還是天倫,都保證你幸福美滿。”

    說到幸福的“幸”時候,威爾更是眨著小眼睛,一臉笑容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呸,不要臉!

    葉晨多年來主要還是著重于修道,在********方面反而顯得比較單純,現在被威爾這些言語,頓時有些臉紅耳赤。

    威爾重重地拍著葉晨而肩膀,一臉正色道:“小月亮啊,這些只是天倫之道,有什么臉紅的。你看我,就算脫光衣服進入女浴室中都不會有一點不好意思的。”

    我呸,臉皮比帝城還厚的你不好意思個屁啊,葉晨都想一巴掌抽死這混蛋,畢竟臉皮厚到這一步,也算是古今罕見了。

    “好了,不談這個。”威爾也適可而止,旋即一臉悲戚道:“我想起來今晚很有可能會失去我的童子身,就忍不住想哭了。”

    葉晨拍拍威爾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威爾,其實我也很擔心你這次去會有著九死一生的生死危機,所以在你去之前,希望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仿佛被葉晨的語氣感染到,威爾也變得嚴肅起來。

    葉晨一臉正色:“在你去之前,麻煩將你身上所有的寶物都交出來,我很擔心你一去不復返,要是你回不來,這些都就是你的遺物,我會替你好好保管的,并且幫你用上的。”

    “......”

    兩人相遇,自然少不了很多話題,尤其威爾更是嘴停不下來的話嘮。

    對于葉晨如何逆天而活過來,威爾沒有問那么多,只是提及到當年他也是被龍凰院挑選中,被送上終極古路的那一批至尊天驕中。

    踏上終極古路后,這一路上也算是有驚無險,并且因為月殿以及昔日封界宇宙的一些故友照拂,也因為自身的修為也足夠出眾,因此也安然行走古路很多年。

    而且葉晨觀威爾臉紅紅潤,這些年來恐怕都鮮少受苦,相反更多的是一種逍遙快活。

    “我還以為你會在終極古路深處中,沒想到你會在這里,倒是讓我有些驚奇了。”葉晨道,畢竟威爾也算是行走終極古路一百多年的人了,就算跟女神那般出現在終極古路最深處中也是理所當然。

    “我本來是在那里的,不過我被一個很厲害的人物追殺,才迫于無奈折返回來的。”威爾坦言道。

    “很厲害?”

    “一位巔峰大能,準確點來說已經一只腳踏出了太古君王境的老古董。”威爾訕訕一笑。

    葉晨瞪大了眼睛,對于威爾這惹事能力也驚呆了:“你這家伙,沒事怎么會招惹上這等蓋世存在的?”

    “嘛——”威爾訕訕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天這個老古董的玄孫女成親,我混進去喝了點仙釀美酒,沒想到喝醉,后來誤進入新娘子的新婚房中,新娘子也以為我是新郎,糊里糊涂就倒在床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