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拆穿!

永恒圣帝
     這一幕莫說是其他人了,就算是老者都有些錯愕,似是也不明甚解。

    然而這個時候,地攤老板卻是急忙大呼大喊起來:“老爺子,你這是干什么,為何要將我的古物都打碎?”

    一下子就吸引了不知道多少目光過來。

    老爺子抬首,擺了擺手道:“你誤會了,我并沒有捏碎你的古劍,是古劍太脆弱了,不小心就弄碎了。”

    “老爺子,你這話就不正確了,要知道這把古劍不久前還是完好無缺的,我也擺在地上那么久,都沒有見到如何破碎過,為何落在你手上就突然間破碎,對于這一點我倒有些不明甚解了。”

    地攤老板卻是道,直接將責任推卸到了老爺子的身上,道:“這一點應該是你的錯。老爺子,你明白這些古物都是我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從某位太古君王的蓋世大墓中冒險搶出來的,當中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兇險。不過我也不為難,只要你給出等價三百萬靈石的神性靈源,就可以一筆勾銷了。”

    這番話落下,頓時令得周圍圍觀的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寒氣。

    等價三百萬斤的神性靈源,這未免也太過于昂貴了吧?

    無論怎么去看,剛才那般化為齏粉的青銅古劍也不過是一件流逝了神性的凡兵而已。

    老爺子雪白的長眉也微微瞥起,略有些不耐道:“你可是想冤枉我這個老頭子么?”

    “哼,老爺子,證據確鑿,難道我販賣的古物就會無緣無故地破碎了嗎?”地攤老板卻是一口咬定了這些都是老爺子的過錯。

    老爺子眉宇都深深皺起,似是想要開口,然而一邊上的葉晨卻主動地站出來,直視著地攤老板道:“我可以證明這都不是老人家的過錯。”

    頓時,萬眾矚目,所有人都看向了葉晨。

    “我也可以證明。”威爾也站出來,嘿嘿笑道。

    “兩個小輩,你們可不要擅自出手,要知道這些都是價值數以百萬斤靈石的古物,諒你們年紀尚淺還是不要妄自接觸比較好。”地攤老板冷冷地看著葉晨和威爾兩人,當中不無威脅之意。

    只是葉晨淡淡一笑,

    道:“我只想證明不是老爺子的過錯而已。而且這些本來就不是在很正從太古君王蓋世大墓中盜出來的東西,若是那等古物,即便再如何脆弱,也不可能一碰即碎,相反還有著一縷太古君王的大道法則在流轉,遠要比起其他古物更要持久堅實得多。”

    “哼,難道就不允許那座太古君王大墓存世時間太過久遠,那一縷大道法則都消失了嗎?對,肯定是這樣的。”地攤老板一口咬定道。

    “說得也不錯,的確有著這樣的可能性。只不過要是我有這個呢?”葉晨信手一翻,手中直接翻出現了一枚水晶球,當中投影出了一幕畫面。

    其中就是老爺子剛剛取起來的青銅古劍,下一刻便見到了一道隱晦的流光從地攤老板身上閃電般地彈出現,而后沖向了老爺子手上的青銅古劍,鏗鏘一聲就直接破碎了。

    當看到了這一幕的時候,所有人都哇然一片,全都看向了臉色慘白的地攤老板身上。

    “不,肯定是你誣賴我的,堂堂天易坊,在丹帝族的監管之下,我怎會做這樣的事情。”地攤老板怨恨看向葉晨,更是唰地一聲沖向了葉晨,可怕的殺機籠罩過去:“小輩,快將水晶球交出來,并且給我賠禮認錯。”

    轟

    只是地攤老板來得快,去得更快,整個人都倒飛開去,撞崩了地攤上的所有古物,胸口更是塌陷下去,大量的鮮血從他口中涌現而出。

    突如其來的一幕,以至于很多人都還沒有看清楚便結束了,根本沒有發現葉晨如何出手。

    唯有那位老爺子蒼老渾濁的眸子間閃現了一縷縷精光,露出了一抹笑意。

    “你”

    地攤老板驚駭地看著葉晨,似是完全沒有想到葉晨會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與此同時,天易坊中,有著十幾道強大的身影出現,當中更有著遠古大能為首,降臨此地中,看到這一幕神色微變,冷冷的掃過這里的諸強,喝道:“天易坊中不允許動手,難道你們想要罔顧這里的規矩嗎?一旦犯錯了,無論是誰都要受到懲罰!”

    “大人,是他先出手的,你一定要為我作證啊。”地攤老板惡人先告狀,直接誣蔑葉晨。

    “嗯?”為首的大能看向了葉晨,卻是神色一變:“斗戰圣王!?”

    “斗戰圣王?”

    當聽到這個名號的時候,所有人都剎那目瞪口呆,顯然也沒想到眼前這個英姿勃發的年輕男子居然就是不久前威震整個星空的混沌年輕至尊斗戰圣王。

    地攤老板神色更是慘白無比,顯然也知道斗戰圣王的威名。

    只是恐怕無論他怎么去想也想不到惹上的人竟然就是傳說中的斗戰圣王,只不過這個時候他卻是咬牙一狠,進行冒險,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向著丹帝族大能哭訴道:“大人,你可不能因為他是斗戰圣王就偏幫,一定要公正,他誣蔑我栽贓,還出手打傷我。”

    “嗯?”鎮守的大能名為丹虛,乃是真正的帝族大能,此刻也有些皺眉,畢竟無論如何去說這位斗戰圣王都是一個可怕之極的混沌年輕至尊,更是持掌著無相君王的絕世戰兵天荒大戟,恐怖無邊,可以斬殺五重天大能。

    真要出手一戰,即便是他都不敢保證可以擒拿下對方。

    然而若不出手懲戒,對于整個丹帝族聲譽而言都有著莫大的影響。

    “斗戰圣王,真的是你出手的么?”丹虛只得開口道。

    葉晨卻是笑了笑,有些冷嘲熱諷道:“難道帝族的人就這樣只聽他人片面一詞,認定了就是我的罪錯呢?”

    “什么意思?”丹虛神色微變,旋即看向了地攤老板。

    “不,丹虛大人,是斗戰圣王誣蔑我,還蓄意打傷我,這一切都是斗戰圣王所誣蔑的。”地攤老板神色都慘白起來了,“我一個小小的天王怎敢得罪斗戰圣王呢,大人您可要為小的出頭啊。”

    “你算得了什么東西,憑你也想我誣蔑你嗎?”葉晨雖然在笑,但是任誰都能夠感受到,他嘴角那一縷笑意要多冰冷,就有多么地冰冷,仿佛可冰封千里。

    地攤老板豈敢面對著葉晨,此刻的他有種感覺,眼前的斗戰圣王就仿佛是一頭從沉睡中蘇醒過來的太古巨龍,而他卻只是一只小雞而已,一旦對方出手,他必然毫無反抗之力的。

    丹虛皺起了眉宇,道:“斗戰圣王,可否給我講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嗎?”

    然而葉晨還沒有開口,一邊上的老爺子卻站出來:“能讓我這個老頭子說說嗎?”

    聞言,丹虛這才發現還有一位老爺子,然而眸光落在老爺子的剎那,本來還算是平靜的神色一下子就顯得震驚起來,仿佛遇見了什么,乃至是有所激動:“老”

    他剛要開口,但老爺子一個眼色就掃過去,讓丹虛后面那句話生生地咽下去了,并沒有完整地吐出來。

    不過老爺子也走上前,朝著丹虛,道:“身為帝族,就應該真正公正,不可偏幫一面。剛才是這人有意陷害老朽,這位斗戰圣王小友出面幫老朽揭穿了對方的陰謀,因此也遭到此人的出手報復,不過技不如人而已。所以接下來的你基本上都明白了吧。”

    “明白了,明白了!”

    丹虛急忙點頭,眸底深處蘊含著一抹重重的恭敬之意,而后轉身看向了地攤老板,恐怖的大能氣機直接全面淹沒過去,讓地攤老板渾身都簌簌顫抖起來,不給對方絲毫解釋的機會:“好膽,竟然在天易坊中行騙,并且先行出手惡人先告狀。來人,都把他給抓下來,關押大牢中。”

    “是”

    話聲落下,身后早就沖出現了幾尊天王強者,直接戰戈架在了地攤老板的脖子上,殺氣驚人,令他一動也不敢亂動,乖乖地被關押帶走了。

    丹虛這才轉身,朝著葉晨還有老爺子抱拳道:“抱歉了兩位,是我丹帝族疏忽,沒想到居然出現了如此之事,很是遺憾。”

    葉晨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只是略有些驚訝地看著這位老爺子。

    他看得出來,這一切都因為老爺子的存在,丹虛直接忽略了地攤老板的解釋,直接加罪對方。

    丹虛看向了老爺子,便見得老爺子看向了葉晨與威爾,微微一笑:“今日當真是多得兩位小友出手相助,否則老朽就被人給冤枉了,怕是難以洗脫罪名了。”

    淡淡的笑語中,只是無論如何去聽都像是有所嘲諷,讓丹虛滿額頭上都是冷汗,急忙地道:“不敢,不敢。”

    葉晨略有些詫異地看向了兩人。

    老爺子旋即笑語道:“兩位小友,可否愿意跟老朽喝上一杯,UU看書 www.uukanshu 算是給你道謝。”

    丹虛立時露出了幾縷震驚的目光,也有所艷羨地看著葉晨,這可是天大的機會,萬萬不可錯過,這個斗戰圣王還真是走大運了。

    然而葉晨卻是搖頭淡笑著婉拒:“抱歉了,晚輩還想要再走走這天易坊,還請下次再共飲一杯吧。”

    威爾自然是跟著葉晨一起,也婉拒了。

    “你們”丹虛正想呵斥葉晨兩人的不識抬舉,但老爺子卻是呵呵一笑,很是溫和:“好,好,便依小友所言,下次一定喝。”

    就此,兩者訣別開了。

    看著葉晨、威爾離開的背影,老爺子撫摸著長長的須子:“好一個斗戰圣王,不錯,真不錯。”

    幾句評價中,然而卻讓丹虛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

    想要讓得這位老爺子如此評價,放眼整個丹帝族中都是屈指可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