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563.第1563章 丹鼎逆天煉丹之效

永恒圣帝
     “好強!”

    費拓色變,唯有真正地正面一戰,方可感知到斗戰圣王的真正強大之處,遠超想象。

    不過他怎么說也是一代年輕至尊,更是跨入了大能境,并沒多少受傷,持掌著狼牙棒再度沖回去,而且他施展出了屬于矮人族的蓋世神通,當中血脈噴薄,神通道則皆是貫穿長空,湮滅一切,直接廝殺過去。

    葉晨與之碰撞,他祭出了混沌大鼎,大鼎不凡,彌漫著混沌古氣,更是伴隨著一顆又一顆轉動的不朽大星,迎擊開去。

    鏗鏘——

    兩者碰撞,自然撼天動地,不知道撕裂了多少里的長空,整顆古星都陷入了崩裂中。

    與此同時,葉晨親自駕馭著大鼎,古氣崩天,當中囊括著一整片星空,一巴掌拍出,將大鼎直接轟出去,正面地撞擊著費拓。

    費拓見之色變,急忙以狼牙棒進行阻擋身前。

    轟隆——

    古星崩裂,長空炸裂,費拓整個人都倒飛,狼牙棒上很多狼牙都崩碎,他本人更是被轟飛開去。

    這一幕令人震驚,就連費拓這般不凡的大能級年輕至尊都這般地不堪一擊嗎?

    當然不行,葉晨不施展提升秘法下,再強大也達不到這般程度,不可能隨手轟飛費拓,只是他將一身戰力都提升到了極限,并且將千百招都熔煉為兩三招,故而擁有了滅世威能。

    否則尋常情況下,他最起碼也需要千百招之外方可跟費拓殺出個上下風出來。

    與此同時,葉晨陡然折返,一下子降臨在唯一生樹的面前。

    丹閑自然不愿放棄,并且他也算是年輕至尊,同為天王巔峰,并且有著足夠的后手,也殺出了璀璨的神光,一條條秩序神鏈沖天,撕裂長空,全面地轟向了葉晨。

    咔嚓——

    可惜,他面對的乃是同階中最強大的葉晨,同為年輕至尊,葉晨則是屬于最強大的一列,丹閑遠不可能是對手,即便是展現出了驚人的神通也不可能。

    不是他不夠強大,相反,能夠成為十重天年輕至尊的都是擁有著驚世潛質的至尊天驕,有資格未來沖刺帝皇領域,但面對著最強年輕至尊,則完全不是同一個級別的對手了。

    轟隆——

    葉晨整個人都綻放開了無量的混沌光,混沌古氣擊天,彌漫六合八荒,萬法不侵,將對方的一切攻擊都直接化解,難及身前。

    丹閑見之色變,這種混沌道法的確太過于不凡了,難怪傳聞當真正大圓滿的時候,有機會破開帝皇桎梏,成就永恒。

    這個時候,葉晨出手,他施展喚天術,當年從虛天域中模仿得到的大道神通,此刻被他展現而出,并且演變到了極致,比起當初敵人的祖先恐怕還要更加地強大了。

    一片蒼穹虛影轟隆淹沒過去了,直接輾壓,崩天裂地,讓整顆古星都徹底地崩解,化作了一塊塊星辰碎片,四濺長空。

    轟隆隆——

    一片神力巨浪拍擊過來,失去了保護的星辰碎片直接被拍擊得湮滅粉碎了,什么都不復存在。

    丹閑更是整個人都被掃飛了,同階一戰,他不堪一擊,身受重創,不斷地咳血。

    葉晨不為所動,并且混沌封天鎖地,讓唯一生樹沒有逃走了機會,更是許以了混沌古氣,讓唯一生樹沒有逃走,繼而臣服了葉晨。

    丹閑、費拓見到這一幕,都深知不可能從斗戰圣王手中奪過唯一生樹的,只能無奈退走。

    收納了唯一生樹后,煉制神****的主要基本上都徹底地聚集在一起,并且其他輔助性的藥材也陸續地收集完畢。

    毫無疑問,葉晨已然下定決定要煉制神****了,只不過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他的煉丹術壓根就達不到這個水準上,甚至連七階初等都無法進行煉制,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這么一來,如何煉制出神****倒是最大的問題了。

    旋即,他想到了小丹鼎,驀然心動。

    一直以來,他都沒有以小丹鼎真正地煉丹過,小丹鼎中蘊含著煉丹信息,甚至可讓平凡之人都走上巔峰大師道路上,或許也能夠進行煉丹,并且讓煉丹的效果成倍地進行提升。

    心而后動!

    葉晨決定以小丹鼎進行煉丹,自然,他不會愚蠢到丹帝族不會監視著整個丹墟古界,避免出現大問題。

    他降臨在一顆古星上,讓九頭大蛇守護,直接以混沌古氣封天鎖地,隔絕一切的探視,甚至祭出了天荒大戟,外界根本不可探視。

    與此同時,他還是萬分小心,將小丹鼎融入了混沌大鼎中,重重進行隔絕,這才徹底地安心下來。

    葉晨開始出手,進行煉制下九轉幻神丹,也是一種七階初等的丹藥,在此前爭奪得到的光團丹方之一,并且他也采集得到了相應的藥材。

    前段時間,他一直在感應小小丹鼎,也得到了相應的祭煉方式,而今心念一動,小小丹鼎便是徑直放大化,與混沌大鼎重合在一起,并且他張口吐出了一縷縷混沌道火,沒入丹鼎中。

    并且依照著九轉幻神丹的丹方,將一株株天材地寶都扔進其中。

    很快,葉晨的眉宇舒展起來,有著喜色。

    果然,這一口丹鼎不愧是九鼎之一,煉丹起來可以極大程度上地提升煉丹效果,一切煉丹都堪稱是得心應手,本來顯得晦澀艱難的煉丹,而今卻顯得這般地從容。

    葉晨感覺煉制這一枚九轉幻神丹雖然還不能夠徹底地輕而易舉,但最起碼跟煉制六階中等的丹藥一般,不算是很困難。

    過去了足足半天時間,丹鼎內猛地沖起了一道璀璨的光芒,乃是丹光,但被混沌古氣給阻擋下來了,否則必然會被外界所得知的。

    丹鼎之內,一枚丹藥沖天而起,欲要離開。

    但達到了七階程度上,一般而言,這等丹藥其實已經誕生了一絲靈智,但可惜,根本無法避開葉晨的抓取,一只手探出去,而后大手一番,直接就徹底地抓住了,無從掙扎開來。

    眼見著這一枚有著七道色紋的丹藥,通體呈現出一種紫藍色,晶瑩剔透,丹香彌漫,只要嗅上一口都禁不住心曠神怡了。

    葉晨臉露喜色,果然,這一口小小丹鼎如此不凡,能夠讓他在丹典盛會上有著更大的成功幾率。

    接下來的幾天中,盡管外界持續發生著大能級征戰,整片殞君神海都不斷地掀起了無與倫比的毀滅威能,簡直就要徹底地翻天覆地,破滅一切了,但葉晨所在的古星上還是一片安靜,他正在專心煉丹。

    自然,并沒有人知道葉晨的情況,但所有人都見到九頭大蛇正在守護,并且天荒大戟隱約透發出了威震古今時空的不朽神威,都不敢過去驚擾斗戰圣王,擔憂惹惱了這尊無敵大殺神,那才是最大的麻煩。

    足足過去了三天三夜后,葉晨方才真正地出關,長時間地煉丹,相當地費神,便是他神色也伴隨著一縷疲憊,但眉宇中蘊含著興奮之色。

    因為這幾天的不斷煉丹,讓他對于小丹鼎的掌握越發地熟稔了,煉制丹藥也顯得越發地輕易了,七階丹藥基本上有九成成功幾率,七階中等也有著七成之高,即便是七階高等也能夠有三成。

    只要不出意外,每煉制三次七階高等丹藥,就有著一次可成功。

    只是他很快就露出了無奈的神色,雖然神王丹也算是七階高等,但這等號稱七階第一丹的丹藥,其困難程度堪稱完全不亞于八階初等。

    要知道丹藥每跨越一階,其困難程度變將會成倍地增長,也導致想要成功地煉制出神****,那等成功幾率遠要比起想象中還要困難得多,恐怕連兩成都沒有,只有一成吧。

    想到了這一點,便是葉晨都禁不住心頭一沉。

    其實他也想煉制其他七階高等,成功率更高,但未必能夠爭奪年輕一代煉丹試比的前三名,并且神****更為重要的其實還是其逆天效果,可以輔助突破遠古大能境。

    哪怕就是葉晨服用下去未必可以成功,也必然能夠增加相當一部分成功率,這才是真正讓葉晨動心的效果。

    他停留在天王境中的時間太長了了,必須要快點突破。

    盡管別人知道這一點,恐怕會跟他拼命,畢竟一般人都是修道七八千年才堪堪突破,他修到至今滿打滿算也不過是三百年而已,成就天王更是不過一百多年,堪稱是無比年輕。

    一般人甚至兩三百年都不曾突破一個重天,他卻達到了半步大能的領域中,堪稱是蓋世妖孽,現在卻認為太長了,傳了出去也不知道讓別人怎么活下去。

    但葉晨需要面對的敵人,乃是古路霸主,哪怕昔日的大敵也達到了大能境,他不突破根本不可匹敵。

    那些古路霸主更是面對太古君王也無懼。

    他若是不突破實在不行了。

    這個時候,葉晨出關了,當他出關之后,發現整片殞君神海都近乎染紅了,有著一尊又一尊龐然巨大的軀體在神海中沉浮,伴隨著驚濤駭浪在波動,通體都在綻放開無與倫比的大道神威,尋常生靈根本難以接近。

    當中有著殞君神海中的霸主級存在,也有著來自于外界的遠古大能,很顯然為了爭奪這些藥靈,雙方都付出了不可承受的代價,死傷慘重。

    那些煉丹翹楚也折落了相當一部分人,付出了巨大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