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566.第1566章 雷霆光門

永恒圣帝
     九重劫光雷海中,一扇雷霆光門驀然出現了!

    不知從何而來,也不知從何而去,仿佛萬古長存,帶著一個又一個紀元沉淪而不滅的不朽與滄桑,此間氣機磅礴驚世,遠超想象之外。

    “這是什么?”

    所有人都猛地矚目過去了,看向了那一扇雷霆光門,有著深深地震驚。

    外界,丹臣、秦九幽、老不死等巔峰大能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就算是暗中的太古君王亦是如此,更是刷地一聲,破入了丹墟古界中,遠離殞君神海,眺望著矗立在九重劫光雷海最頂端上的雷霆光門。

    雖是劫光雷霆凝化而成,但宛若是真實長存一般。

    因為太過于真實了,其上每一道花紋,每一道紋痕,每一道古文都如此地清晰,又是如此地深不可測,像是摹刻下了整個混沌古宇宙的一切,又像是承載了一個又一個古老紀元的沉淀。

    “神秘的雷霆光門,這到底代表了什么,為何我感覺像是葬下了天地間最大的秘密一樣似的。”

    太古君王輕輕開口,他有著忘我自語,聲音不大,卻被在場中的所有人都捕捉到了,仔細感應之下方可感覺到他的存在,有著悚然。

    因為這個開口之人必然是太古君王,否則也不可能在他們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出現在這里,然而更為震驚的是他的話語。、

    雷霆光門中葬下了天地間最大的秘密!?

    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難道這不是天劫中顯化而出的一扇光門而已嗎?其中居然還涉及到那般之多的古老大秘。

    這個時候,丹臣、老不死大能、秦九幽等一位又一位外界的大能都忍不住出現了,同樣也聽到了太古君王的言語,當中丹臣忍不住抱拳道:“老祖,敢問為何這般說?”

    諸天大能也看向了太古君王,帶著敬畏,不敢正視,卻也在傾聽。

    太古君王身影朦朧,通體都被大道騰繞,無法看清楚真面目,有著一種至尊無上的大道威嚴,然而此刻卻也沒有默言不語,道:“天劫歷來都是天地間最大的秘密之一,無人知是從何而來,從何而去,從來都是突兀出現,只出現在世人突破大境界方會出現,也偶爾出現在一些蓋世生靈、逆天神寶出世,亦有觸及到了萬古禁忌,也會降臨。”

    “然而無論是誰,都離不開天劫的拷問,也逃不過天劫,哪怕就是最強大的那等最強帝皇、仙王,同樣如此。”

    “天劫,來歷太過于古老了,不曾被人所知,但亦有一種說法,來自于起源之地,承載著所有一切的最終起源之處。”

    “而正是因此,天劫最是古老,同樣亦是蘊含著天地間最大的秘密。”

    “曾有帝皇說過,誰若是掌握著天劫,或許就可得知世間上一切的秘密,如起源之地,如永恒不朽,如超脫命運,如混沌海、起源之地最初誕生之謎等等。”

    “正是因此,本君有感,若是如此,進入那扇雷霆光門中,或許可得釋一些最大的秘密,即便不是天地間最大的秘密,卻也是世人無法得知的萬古秘辛。”

    聞言,所有人都要吃驚,雷霆光門中居然蘊含著如此驚世的大秘密,實在是令人不敢置信。

    自然,即便如此,卻也沒有人膽敢沖上去,因為這是屬于斗戰圣王的大劫,尚且只是大能劫,同階者根本無人可對抗,若是大能強闖進入,大劫也必然會提升到相應的層次上,威能級就不僅僅只是恐怖上一兩倍,而是全面提升,讓大能處于面對上遠要比起斗戰圣王面對上的更恐怖大劫,任誰前來都要灰飛煙滅。

    也正是如此,便是一代太古君王都萬萬不敢沖撞過去了,若是招惹了天地,降臨了君王級的滅世大劫,不知道要比起斗戰圣王的恐怖上多倍。

    最起碼太古君王自問也無法承受,這片丹墟古界必然崩潰,甚至波及到了整片丹界,如此一來就得不償失了。

    “現在只能夠等待斗戰圣王去沖擊,我相信換作是他,必然也很想得知雷霆光門中的種種大秘。”太古君王凝望著渡劫中的斗戰圣王,輕輕地開口。

    轟隆——

    與此同時,葉晨強勢地沖擊劫光雷海。

    足足五重劫光雷海,一重比起一重還要更加地熾盛,更加地浩大無邊,完全覆蓋住了所有的天空,虛空早已全面崩碎了,星空都被覆蓋住了,本來幸存的殘星早就在劫光雷海中盡數崩解了,什么都不復存在了。

    葉晨一個人逆沖而上,他是如此強勢無匹了,天靈蓋上的血氣炸開,擴散,將大片沖過來的劫光雷霆都徹底地潰滅。

    與此同時,他讓混沌大鼎在前方開路,一路地破開了重重劫光雷海,他要逆沖上第九重劫光雷海之上,這樣一來就無需面對著五重劫光雷海的一同轟擊了。

    只是說是簡單,實則無比困難,充滿了無盡的兇險。

    因為這等劫光雷海的兇險,遠遠地超乎了任何人的想象之外,五重一同轟下來,強如葉晨也開始皮開肉綻了,混沌圣體也不是徹底無敵,畢竟也不曾徹底大成,差了很遠,這等劫光雷霆的狂暴轟炸了,大能級不朽古兵直接就要炸開成灰了。

    葉晨曾是擊殺了好一些大能,也得到了相應的大能級鎧甲,不久前就穿戴在身上,希冀減少一些傷害,只是壓根就沒能夠支撐多長時間,就在五重劫光雷海的強勢轟擊下,直接湮滅成灰了。

    噗噗噗——

    不久后,葉晨身上出現了一道道傷痕,全都是深刻累累,當中有著鮮血噴濺出來,不斷地血染劫光雷海,但他掌握著圣體再生術,可以瞬息間復原一切,并且混沌本源足夠強大,故以他無懼。

    只是他想要沖上去九重劫光雷海之上實在太難了,越是往上,需要承受的劫光雷霆就越發地大恐怖,乃至是到了后面,甚至出現了真正的生靈。

    如鯤鵬,如真龍,如不死仙凰,如窮奇,如朱厭等等,都極端地恐怖,在天劫中顯化而出,一頭頭都如此地真實,擁有著超越尋常大能之威,也若是神話時代的圣靈再世一般。

    并且也有著一方方大世界浮現而出,周而復始地誕生與破滅,只是每一次地大破滅,都讓葉晨遭受到了最可怕的創傷,讓他不斷地咳血,渾身是傷,甚是劈開肉身,筋骨都不斷地斷裂。

    葉晨一方面對決著諸天圣靈,一方面沖擊著劫光雷海,并且承受著大世界覆滅的恐怖危機,不斷地沖擊著,承受著最可怕的兇險。

    這還不止,因為天劫中各種傳說大劫不斷,帝兵大劫也出現了,如葬天碑,如八卦鏡,如天荒大戟,如人皇塔,如天羽圣劍,如宇宙鼎......都是古來帝皇至尊或者無上仙的帝兵,此刻都演化出來了,加上此前的混沌圣靈,也有著大世界的破滅,何等地恐怖,何其地兇險,看得所有人都要頭皮發麻。

    便是太古君王見到這一切,都要深深地長吸一口氣,有著震撼。

    這等大劫實在是太過于不朽不凡了,遠超想象,最起碼太古君王當年爭渡大能劫的時候,遠沒有這般地可怕,相差了很遠,甚至堪稱云泥之別。

    盡管其實他當年的大能劫也無比可怕,只是相比起來就完全不是同一個級別上。

    所有人都驚嘆,更有著一種悚然,仿佛整顆心臟都要徹底地跳動起來了。

    這個時候,丹墟古界中另一道絕世身影出現了,婀娜出群,如此仙姿出塵,騰繞著一縷縷仙霧,宛若是九天上的玄女仙子般,凜然不可侵犯。

    雖說是女子,卻也是一尊女大能,更為重要的是她的氣機何其恐怖,體內擁有著海嘯山崩般浩大的血脈沖刷聲音,那是至尊血脈之力,強盛得不可想象。

    她的出現,丹帝族的一切強者見到都要拜禮,即便是丹虛乃至是丹臣在內,亦是如此,地位堪稱高高在上的太古君王也頷首施禮。

    沒錯,她正是丹帝族的帝女,整個帝族中最為身份高貴的一代帝女。

    其身份之高,甚至比起太古君王還要更高一截。

    她的出現,顯然引起了各方矚目。

    帝女,身份最尊之人,而且體內淌現著最強大的帝皇血脈,先天圣藏,無匹強大,誰與爭鋒,也被譽為有資格繼承父輩意愿,再度沖上帝皇領域的下一代傳人。

    她氣機之強盛,便是不遠處的矮人族年輕至尊都感受到一種壓迫感,令他色變,這就是差距。

    同為年輕至尊,同為大能,但彼此間的實力卻相差甚遠。

    這樣的差距,同樣展現在丹陽身上,哪怕他也是年輕至尊,并且是丹帝族的年輕一代領袖,但也僅僅只是這一世,而帝女即是整個帝族最高領袖,不可同日而語的。

    不過丹陽看向帝女的目光中多上了很多愛慕之意。

    作為族中獨一無二的帝女,最古天驕,自然備受族內所有年輕翹楚的愛慕,不知道多少天驕翹楚都希冀可成為帝女的道侶,共走大道絕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