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568.第1568章 門內熟悉的他!

永恒圣帝
     葉晨出手,打出了最為可怕的開天辟地拳!

    轟——

    三十三層天都仿若炸開了,這一擊驚震諸天,下方足足兩重劫光雷海都直接崩散成空了,一切都走向了真正的大破滅中,也不知道是多么地恐怖絕倫,總而言之不可形容。

    滅世的光芒照耀了整座丹墟古界,更是顫抖起來。

    諸天大能也要戰栗了,那等毀滅性的氣機,幾乎可謂是直追太古君王了,是斗戰圣王最強一擊,也是絕世一擊。

    “好強!”

    縱然是丹臣、秦九幽這樣的巔峰大能也感受到了一股威脅,斗戰圣王真的逆天到了這一步嗎?

    帝女眸子間都綻放開最為璀璨的光束,露出了一陣陣地驚色。

    她亦如此,其他年輕翹楚更是顫抖起來,充滿了畏懼,不可承受。

    不過當一切都消散了,塵埃散盡,雷霆光門始終屹立不動,令得很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寒氣,這到底是什么門戶,如此地不朽,強大如這等地步上的斗戰圣王居然都萬萬不可撼動,著實是令人震驚了。

    葉晨雖然很想轟開來,卻也無力了,因為不可撼動。

    并且他分明就感覺到自己無法徹底地破入大能境領域中,強大如他,到了這一步還是止步于天坎前,一步一天地,他終究無法成功地邁出那一步,踏入其中。

    突然間,雷霆光門緩緩地開啟了一絲縫隙,露出了內里的一角。

    所有人都睜大眼睛遙望過去,諸天大能、帝女都在遙望,甚至包括太古君王在內,亦是如此。

    然而門戶內有著熾盛的大道法則,遮掩一切,難以洞穿,強大如丹臣、秦九幽這等巔峰大能也不行。

    唯有太古君王以及最為不凡的帝女,前者修為深不可測,后者帝皇血脈之力強盛無匹,幫助她洞穿一切,能夠看到了內里一角,然而卻同時禁不住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葉晨也見到了,他見到了雷霆光門的另一邊,十道天之化身在矗立,一尊又一尊,都若是帝者屹立,神色漠然,有著蓋世威嚴,威凌古今,無遠弗屆。

    當中,最為神秘的第十道天之化身,他一如既往地神秘。

    葉晨在他的身上似是見到了自己,無敵古今的未來至尊自己,似是見到了斗戰圣祖,又若是見到時空大帝,恍惚間又變成了人皇......每一刻見到了第十天都如此不同,最終他整個人都朦朧起來,不可見,氣機卻是越發地鼎盛起來,比起其他天之化身都要顯得更為可怕。

    只是十道天之化身都沒有從雷霆光門中走出,始終屹立在那里,也漠然地看著葉晨,仿佛看著一個死人般,也似是看待著渺小的螻蟻,不為所動。

    葉晨的眸光越過了他們,穿透了他們身上綻放的雄霸諸天氣機,看到了朦朧的后方。

    他見到了那片壯闊天地間,有著偉岸的山岳,有著壯闊的古城,有著不朽的神殿,有著恐怖的血亂戰場,那里葬下了一具又一具無比巨大的尸骸,當中不少存在只是發絲都可騰繞星辰,無比巨大驚世。

    更為重要的是,他仿佛在最深處中見到了一些震撼古今的事情,有著血染的混沌海,有著殘破的古宇宙,有著殞落的至尊大帝,有著橫亙無盡星空而寂滅的無上仙......

    一幕又一幕,驚撼無比,仿佛葬下了所有的一切,一切都覆滅沉淪了,甚至比起神話大破滅還要更恐怖了,令葉晨心顫。

    雷霆光門之內,到底存在著什么,仿佛承載了天地間最大的秘密一般。

    “這是——”

    葉晨再如何淡然也不行,這一切的一切都太過于震撼了,仿佛代表了什么。

    轟隆隆——

    最終,雷霆光門緩緩地關閉了,十道天之化身沒有沖出現,葉晨也無法沖進入,被最為熾盛的法則阻擋在外。

    就在那一剎那,葉晨驀然睜大了眼睛,窮盡目力,有著無與倫比的震驚。

    因為在那血染的混沌海戰場中,他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偉岸蓋世,傲凌古今歲月,他的一只眸子蘊含著無量生機,像是蘊含著初生的大宇宙,另一只眼則是死亡無邊,古宇宙都寂滅了......

    他如此偉岸,如此不朽,如此至尊,屹立在九天上,身后有著一扇龐然得矗立天穹至高處的天門在浮現,其上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痕跡,有著斑駁的戰痕,有著歲月的痕跡,有著古老花紋,如此神秘,若是記載了一個又一個紀元時代的痕跡,并且打開了。

    只是不知道門內有著什么,也只見得演變著生死的偉岸存在,他在遙望著無盡最深處,不知道見到了,那張臉龐上帶有著難以言喻的凝重,仿佛遇見了最可怕的事物一般,無法真正從容下去。

    “是他——”

    葉晨內心急顫,無論如何也沒想到,他會在這里見到這個熟悉的人。

    他是天門門主,舉世無雙的天門門主,百年前在第十重帝關舍生取義,不惜一切也要阻擋異族七大太古君王的大義之輩,就此逝去。

    他雙眸都生澀了,快要落淚了,一別百年了,怎可想象還能夠再見到了,那種激動是難以抑制的,很想哭。

    “門主——”

    葉晨朝著雷霆光門中高聲大喊,想要呼喚那個偉岸無雙的存在,讓他回首。

    然而沒能夠看下去了,因為雷霆光門徹底閉合了,并且逐漸地消散了,而他再也承受不住體內那股龐然巨大的神能,轟地一聲炸開了,粉身碎骨了。

    轟——

    強大如混沌圣體都無法徹底承受下來,徹底地炸開了,每一寸肌體都粉碎得成渣,血肉四濺長空,最為磅礴的神能擴散開去。

    不過又是在遠空中重組了一具具神力分身,盤坐在各方。

    葉晨施展圣體再生術,重組肉身,在剩余下來的劫光雷海中進行著喘息,吞納著八方劫光雷霆,補充體內的損耗,開始進行恢復。

    并且他直接從體內取出了一株七萬年的藥靈赤炎草,直接取下了一些枝葉,也從其他藥靈身上取下枝葉,都蘊含著藥靈的磅礴生機,為他有效地補充了體內損耗的本源。

    最終,他又是恢復了巔峰,并且在剩余下來的劫光雷海中進行著爭渡。

    那是第八第九重劫光雷海,也是九重劫光雷海中最可怕的兩重,當中有著無量的煌煌毀滅氣機在不斷綻放,不斷地轟擊著葉晨。

    葉晨承受著,也嘗試著再一次地沖擊著大能境領域,殺出了驚世之威,所過之處,六合八荒皆顫,一切劫光雷霆都要崩碎,所有傳說大劫都無法有效地傷害他。

    可以說,自從短暫地融合了八具神力道身,并且轟擊過雷霆光門后,葉晨再度往著大能境挺進了一步,大半邊身子都擠進去了,只差一線就徹底破入其中了。

    他越發地強大了,然而這一線之差,始終無法有效地成功破入,即便是他都有些不甚明白。

    為何強大如他,偏偏無法成功地破入這一領域中,當中到底是因為什么緣故。

    葉晨不解,只能夠一次又一次地沖擊,天靈蓋上綻放開來的光束顯得越發地鼎盛可怕,穿透了一切阻擋,往著大能境領域始終在邁步進軍著。

    “啊——”

    葉晨大吼,他勇而沖擊著,氣機無量,只手揮拳,從來都是不可阻擋,將頭頂上空成片的劫光雷海都生生破滅了,揮動著一拳又一拳,與劫中圣靈在碰撞,與劫中帝兵在轟擊,此間光芒無量,大道符文不斷地四溢,擴散八方,進行磨滅。

    最終,整片劫光雷海都承受不住,也時間足夠了,緩緩地消散開去了。

    然而即便到了最后,葉晨還是沒有真正地破入大能境領域中,他始終只是大半邊身子擠進其中。

    只是即便如此,他身上流溢出了絲絲縷縷的大能級神威,讓他顯得越發地神威如獄了,整個人都宛若是至尊大帝般。

    立身在那里,分明還不是真正的遠古大能,但氣機之恐怖,之無量,讓得遠空中的諸天大能都感受到了一種戰栗感。

    為何會如此恐怖,比起以往還要更強大一截了,那種威壓幾乎是不可掩飾地鋪天蓋地蔓延開去。

    甚至所有人都確信,目前的斗戰圣王恐怕已然不弱于五重天的大能了。

    葉晨張口一吸,將不曾退散的漫天劫光雷海都一下子吞噬下去了,全部都吞進了腹中,隆隆之聲響不絕耳,補充了損耗,也淬煉了他的混沌圣魂以及混沌大鼎,兩者都越發地顯得堅固不朽了。

    沖關大劫,徹底落幕!

    一場丹墟古界的奪寶大會,最終卻變成了斗戰圣王的渡劫大會,被奪走了所有的光芒,而且更令人震撼的是,斗戰圣王竟然無法徹底破入那個領域中,令人很不解。

    畢竟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上來看,斗戰圣王的積累都必然足夠了,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甚至更為超越了許多大能之上,這種積累之深厚,即便再如何妖孽的大能也必然能夠突破才是。

    然而斗戰圣王卻是不曾成功突破,讓人大跌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