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572.第1572章 凰后

永恒圣帝
     這一幕,深深地驚住了在場的所有人,俱是沒想到鉆石大能襲殺不成,反倒被斗戰圣王給最強一擊撕裂不朽神體了。

    包括后方那一尊尊大能級霸主亦是如此,這可是鉆石大能,丹墟古界中最可怕的存在之一,擁有著鉆石級不朽神體,居然就這樣被一個小小天王給轟爆了,著實是難以置信。

    只是與此同時,葉晨并沒有離開丹墟古界,相反,在萬眾矚目之下,他大步折返回去了,只身一人沖向了那些大能級霸主。

    轟隆——

    混沌大鼎早就恢復如初了,而今放大,鎮壓天地,轟向了那些大能級霸主,直接轟得他們人仰馬翻,一個個都倒飛,被殺了一個措手不及。

    與此同時,葉晨更是捏印結術,打出了恐怖神通,將鉆石大能正欲重組的鉆石不朽神體再一次轟爆了,或者正準確來說,對方還沒有真正地重組,就被再一次地撕裂轟爆了。

    這種未曾徹底成形下的鉆石不朽神體,防御力度遠遠不及完整形態下的鉆石神體,根本無法承受葉晨的強勢轟擊。

    鉆石大能咆哮,何其不甘,何其憤怒,他居然也淪落到了這一步,并且對方的戰力不弱于他,正面一戰,或許難以取出勝負,但是一方被打爆了神體,這個差距就徹底地被放大化出現了。

    因為對方能夠準確地捕捉每一個有利的時機,進行出擊,進行轟殺,讓他無法重組不朽神體。

    其他大能級霸主都沖上來,欲要阻擋,一道道恐怖神通都鋪天蓋地地殺向了葉晨,炸開了無量毀滅的神光。

    這等碰撞,遠遠地超乎想象之外了。

    葉晨也不敢去硬撼,不斷地打出了一種種神通進行格擋,進行化解。

    葉晨第三次地轟爆了鉆石大能,讓后者無比震怒,神魂不斷地咆哮,然而始終都沒有徹底重組過來的機會,神魂都被生生地轟得撕裂開了好幾次,遭受到了重創。

    毫無疑問,葉晨真的很想將鉆石大能收入混沌大鼎中,并且進行強勢煉化。

    但是不行,不僅僅只是因為鉆石大能的生命力無比驚人,更為重要的是,丹墟古界的最深處中,又有著其他大能級霸主趕過來了,當中更有著不弱于鉆石大能,乃至是比起鉆石大能更恐怖的存在出現了。

    一尊又一尊,全都是真正的大恐怖,此刻都全面地沖過來了,強大如葉晨都不可能一個人面對那么多的大能級霸主。

    他輕輕一嘆,最終,他讓鉆石大能剛剛重組好的鉆石不朽神體,打入了一道混沌光,并且再度撕裂,仿照此前對付石人大能者的方式,將之轟向了后方,并且直接引爆,轟動整片丹墟古界,浩蕩毀滅之威席卷整片丹墟古界,天崩地裂,造成了無與倫比的恐怖影響。

    那些大能級霸主根本就未能夠反映過來,這個時候被大恐怖的波動給波及了,一個個被淹沒在這股浩蕩的毀滅性波動中,根本就未能夠徹底地抽身出來,淹沒其中。

    毫無疑問,強大如他們承受著一尊五重天頂級大能的轟爆也不可能徹底地安然無事,一個個都遭受重傷,形體龜裂、大口咳血只是平常之事,更有甚者連帶著被轟爆了,影響不知道多么地激烈。

    太恐怖了。

    “啊——”

    無盡毀滅波動中,當中傳出了一道驚世怒嘯,震蕩九天十地。

    那是一頭鳳凰,不是純血不死鳳凰,但血脈相當純凈,有著往著始祖不死仙凰進化的征兆,通體都燃燒著不朽仙火,蕩漾出了重重疊疊,焚燒天宇,無比地大恐怖,輕易抵擋住了鉆石大能被轟爆的毀滅性波動。

    它沖向了葉晨,凝化為一道不朽仙光,堪稱是快到了極致,遠超許多大能之上。

    只是這時候,葉晨早就一步跨出,直接離開了丹墟古界,回歸了中央廣場上,與立身在丹墟古界中的鳳凰進行著對峙,也有著驚嘆。

    不死仙凰,傳說中的混沌圣靈,更是媲美帝與皇的至尊存在,世間上淌現著龍血的生靈不少,但淌有著凰血的生靈卻是極少,最起碼葉晨至今也只見過萬域府主的孫女體內是淌現著不死仙凰血而已,其他生靈則是不曾見過,沒想到而今也能夠再見一個,并且看得出來血脈很純凈,外形都無比接近傳說中的不死仙凰。

    這樣的鳳凰,極端強大,并且達到了大能境,或許足以號稱同階的至尊了。

    若是有機會,更可將血脈不斷地淬煉純凈,徹底化為不死仙凰。

    驀然間,他又是想到了體內的混沌仙卵,有著赤金道火,有著至尊道痕,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一頭不死仙凰的幼體呢。

    他有些好奇,然而卻無法得知。

    這個時候,鳳凰化形,出現了一尊雍容華貴的女子,看上去風華絕代,姿色傾盡人世間,卻也帶著一種高貴凜然不可侵犯的高高在上,仿佛是至高無上的主宰,任誰都不可貿然侵犯。

    她三千青絲盤作鳳凰狀,穿戴鳳凰仙衣,亭亭玉立于丹墟古界的大門前,冰冷地看著葉晨,又是看向了丹帝族的大能,冷冷地道:“丹帝族,你們過了,雖然這一方丹墟古界是你們給予我等的棲身之地,但我等妖族卻也不是你等可以任意掠奪生命的階下囚,我需要一個解釋!”

    她高貴而冰冷,與鳳凰本質截然相反,憤怒丹墟古界內死去了那么多的大能級霸主。

    這是不可容忍的。

    強大如丹臣,面對著這位鳳凰神女也皺眉,因為對方絕非尋常大能,極端強大,更勝在鉆石大能之上,并且也理虧,道:“凰后,你想如何?”

    凰后,正是鳳凰之名,高貴如塵世間皇后,與她很是相符。

    凰后修長的鳳眸子掃了葉晨一眼,蔥蔥玉指遙指:“將他交出來,可化解恩怨。”

    丹臣立時色變,先不說葉晨根本就是丹帝族的人,乃是參加丹典的翹楚,不可輕易交出,便是太古君王古祖不久前不正是說過,要將葉晨奉為帝族第一客卿,身份之高,絲毫不弱于他多少,怎可交出來,當即拒絕:“不可能,他乃是我丹帝族的第一客卿,你可知他的身份。”

    “什么!”

    “丹帝族第一客卿!?”

    不少人都驚住了,舍卻了丹帝族的高層,根本就無人得知葉晨乃是丹帝族的第一客卿身份,甚至就是葉晨自己也不曾得知,有些錯愕。

    不過當下他也不說話,當即冷眼旁觀,隨機應變。

    被封為丹帝族第一客卿,不得不說這等身份真的是驚住了不少人,第一客卿,而并非尋常客卿,彼此之間有著極大的區別。

    作為帝族的第一客卿,其身份之高,在外人看來,恐怕已然不弱于丹臣這等巔峰大能多少了。

    有著這等身份的斗戰圣王,毫無疑問放眼整個丹帝族都是位高權重之輩,高高在上,外人豈敢侵犯,否則等若是跟整個丹帝族作對,那等代價只是想想就足以令人心顫了。

    然而不少人卻也是驚疑,斗戰圣王什么時候成為了丹帝族的第一客卿身份了,便是葉晨都很錯愕,有些疑惑。

    這個時候,丹臣傳音過來:“小友無需害怕,這一切都是我帝族君王古祖親自下的法旨,你可以接受,也可以決絕,我丹帝族絕不會勉強你的。”

    如此好說話,倒是讓葉晨有些錯愕。

    太古君王的古祖親自下的法旨?

    葉晨疑惑,他何曾跟丹帝族的太古君王說話過了?他搖了搖頭,對于這一事也有些不明白,不過作為丹帝族第一客卿,卻是一重極為重要的身份,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上來看都是相當有利于自己。

    一般而言,作為客卿,享受帝族的諸般豐厚待遇,只是帝族有難的時候才會出面出手,但丹帝族這等鼎盛大族,何其強盛,大能不少,太古君王也不止是一人,由此可見一斑了,豈會胡亂出現滅族危機。

    正是因此,第一客卿的身份才顯得尤為重要,葉晨也沒有第一時間拒絕,不過也覺得不能夠馬上接受,需要三思而后行。

    與此用時,凰后神色也是一變,那張絕色俏麗的臉龐上有著異樣的震驚,顯然也很疑惑,斗戰圣王什么時候變成了丹帝族的第一客卿了,要知道擁有著這等身份的斗戰圣王,她也不敢無禮對待。

    只是她臉色也是微沉,要是這樣輕易地放過葉晨,她又是心不甘,冰冷地看著葉晨,道:“哼,就算是丹帝族第一客卿又如何,丹帝族,莫要忘記了你們與我們之間的約定。”

    “你想怎樣?”丹臣神色微變,顯然是想到了什么。

    轟——

    凰后卻是陡然出手了,唰地一聲就來到了葉晨的面前,她看似輕盈,實則快到難以想象的地步上,總是丹臣這等巔峰大能見到也難以第一時間上前阻止。

    只見得幾乎與此同時,她就降臨在葉晨面前,那張絕代芳華的傾世容顏充滿了漠然冷色,纖纖玉指捏出了不朽神印,指掌間有著最為熾盛燦爛的大道符文在閃爍,徑直就拍向了葉晨面門,指向眉心泥丸宮。

    一擊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