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683.第1658章 年輕至尊的圓桌會議(二)

永恒圣帝
     “圣天!”

    胡雪眸光投落在了對面一位神性俊美的男子身上,正是圣天,當初曾跟葉晨在葬天域中都有一點私交,不過不重。

    圣天神色沉默,他乃是正面一戰過元初帝子的年輕至尊之一,在元初帝族的家門前,那一戰讓他陡生一種恐懼念頭。

    這是繼當年遇見了斗戰圣王之后的第二次,這是這一次,他的坐騎獨角馬都被元初帝子給斬殺了,粉身碎骨了,讓他影響很是深刻。

    “群虎噬龍。”

    半響后,他還是輕輕吐出了這樣一個字詞,也讓得其他年輕至尊都驚愕。

    到頭來也只有這樣的辦法嗎?

    “不錯,群虎噬龍,唯有圍攻,方可戰勝元初帝子。”另一邊上,一位身上沐浴在燦爛光束的男子開口,他十分惹人注目,每一寸肌體都如蘊驕陽,燦燦生輝,就連發絲亦是流轉著湛然霞輝。

    太陽王,太陽神的座下大弟子,繼承了太陽神的衣缽,幾乎如出一轍,都很強大。

    一連兩位年輕至尊都這般地開口,并且都是曾參與過與元初帝子一戰過的年輕至尊,曾見證過元初帝子的可怕戰力,因此在這里最有話語權。

    “不行,我不認可,這樣太無恥,有損我等年輕至尊的尊嚴。”

    只是不曾參戰過的年輕至尊卻是不認可,但凡是能夠成為年輕至尊的天驕,又有哪一個不是真正天驕無雙的絕世翹楚,都有著屬于自己內心的倨傲,怎愿意合力十幾個年輕至尊,圍攻一個帝子。

    “呵呵,我們也不想,但面對著元初帝子,在場中根本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就是五個人合力不是,七個人合力也不是,難道你們在場中有人認為自己可以一個人對決那等最強帝子天驕么?”太陽王呵呵一笑,卻是帶有著一抹自嘲的苦笑。

    身為年輕至尊,都是倨傲的,都有著屬于自己的尊嚴,同代一戰中,誰都堅信己身無敵,然而面對著無敵的元初帝子,縱然是太陽王這樣的人都無奈如此,可見一斑了。

    聞言,圓桌會議上,所有的年輕至尊都他忍不住沉默下來了。

    的確,就算是強大如五個年輕至尊合力不是對手,被橫推,七個年輕至尊合力也不是對手,被橫推的同時也被斬殺了一個人。

    這一切都只能夠證明了元初帝子的戰力甚至比起他們想象中還要更加地可怕。

    所謂的年輕至尊,只不過是衡量元初帝子戰力的一個單位值而已。

    看似悲哀,但實則如此。

    現在圣天、太陽王想來,在元初帝族的正門不曾被斬殺,恐怕也只是元初帝子為了更好地去解救域外的其他三個帝族年輕至尊而已,所以懶得浪費時間擊殺。

    不然君不見域外的七大古路年輕至尊合力,還不是被橫推,甚至在人數更多的情況也被斬殺了其中一人嗎?

    “帝子天驕,難道真的是這般地可怕嗎?”一位不曾參與過那場戰斗的年輕至尊開口。

    “是的,帝子真的很可怕,超乎想象的可怕。”另一位參與過一戰的年輕至尊開口,“在場中,非但沒有人是他的對手,而且恐怕沒有人能夠從他的手上走過超出十個回合。”

    “那么,十五人合力真的能夠對付元初帝子嗎?”胡雪也開口了。

    只是不知為何,現場中卻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

    沒有人回答,因為也沒有人覺得,十五年輕至尊有可能圍殺得了元初帝子。

    因為元初帝子太強大了,橫推七大年輕至尊還能夠斬殺一人,一切的一切都證明出了這等帝子天驕的無敵強大之處,完全不可以常理來形容。

    強大得就算是他們十五大年輕至尊合力也不敢確信,甚至現在幾乎所有人的道心都剎那有些動搖了。

    “不是不可能,很有機會的。”太陽王開口了,他神光燦燦,很是惹人注目,他這般地道:“雖然元初帝子很強大,但始終也只是一個人,還不是真正的至尊大帝。這等帝子天驕之所以強大,一方面是因為無雙的帝皇血脈之力,蓋世無雙,擁有著無與倫比的潛能,可以持久大戰下去。另一方面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潛能,先天就是從半神境開始十重天,修煉至今大能境,每一個大境界都是十重天的大圓滿無暇。而我等都不是這樣,基本上都是圣藏才是十重天,所以缺少了兩個第十重天,先天不足,導致同階一戰不是對手。”

    “并且他的境界比起我們更高,種種原因疊加起來,導致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十五大年輕至尊合力,絕對有機會,不,絕對可以鎮壓對方。”

    他的分析令得在場圓桌會議上的所有年輕至尊都信服。

    也的確如此,這等帝子天驕先天就每一個大境界十重天大圓滿,更是擁有著最強大的帝皇血脈之力,先天無敵,導致到了這一步超出他們這些年輕至尊那么多。

    且無論是圣天還是太陽王,都是參與了當初正面一戰,可以確信元初帝子的修道境界更高于他們那么兩三個層次,所以這也是對方至強無敵的原因之一。

    “這就是真正的帝子嗎?果然無敵。”胡雪輕輕一嘆,而后突然間問出了一個問題,“要是這一次我們都失敗了,還有何人能夠與之匹敵?”

    這句話落下的剎那,現場中直接就陷入了一片沉默中。

    是啊,若是這一次他們都失敗了,那還有人能夠對付得了元初帝子嗎?豈非所有的終極古路年輕天驕都要被驅逐出去嗎?

    畢竟真的失敗了,所有古路天驕都沒有顏面幾乎逗留在誕帝星中,豈非就是如了元初帝族的意思嗎?

    沒有人回答,也沒有人知道。

    他們很想說,如果九大古路霸主在此,結果必然截然相反。

    那等古路霸主,甚至面對太古君王都能夠全身而退,元初帝子再強大,潛能再如何可怕,但還不是大能巔峰,自然也不是這些古路霸主的對手了。

    只是九大古路霸主都只是傳聞,沒有確信一定回歸了,也沒有消息確信他們已經回歸了。

    其他古宇宙的帝子都疑似在那條至尊血脈的專屬古路上。

    傳聞終究只是傳聞,不可考究。

    因此沒有任何人可以回答上來。

    元初帝子,簡直就像是一座不可跨越的太古神岳,鎮壓在每一個人的心頭上,讓得在場中的所有年輕至尊都心頭沉重無比,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許久之后,太陽王猛地想起了一個人,緩緩地開口:“不,不一定要絕望,就算是我們失敗了,但還有另一個人在,不會就此失敗的。”

    “誰?”

    “斗戰圣王!”

    太陽王緩緩地開口,但這個名字道出的剎那,圓桌會議上,幾乎所有人都頓時一震,如遭雷擊般,然而眸子間卻是噴薄出了最為燦爛的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