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1688.第1663章 單挑群攻,來者不拒!

永恒圣帝
     太陽王、圣天、楚雙玉、云天神女、胡雪、元天子、斑古等一位又一位強大的古路年輕至尊,從天而降,落在了華鼎山上的山頂上平臺上。

    一個個都頭頂上有著如似神光柱在通天,伴隨著旺盛的血氣,如似一條條血氣大龍在咆哮,沒入霄漢中,隨后這才散發開去。

    血氣足以淹沒誕帝星的域外星空之地。

    這就是古路年輕至尊的強大之處,血氣鼎盛無比,磅礴的氣威在席卷,讓得圍觀的諸強一個個都如似承受著無與倫比的巨大壓迫感。

    便是遠空中的大能亦是如此。

    因為這些年輕至尊都是處于大能境的可怕存在。

    轟——

    這個時候,一道流光快速閃現,而后快速地破開了這股氣威,虛空撕裂,一道身影緩緩地踏空出現。

    他頭戴神冠,烏發披散,談不上多么英俊出眾,甚至某種意義上很平凡的面龐,但卻是這樣的一個人,身上具備著特別的氣質,像是大帝轉世身一般,有著他人無法相提并論的高貴氣質,如似九天之上的帝主,所有人面對他都要臣服,保持發自內心深處的敬畏。

    元初帝子,完顏不破!

    他來了,無敵的帝子天驕。

    人群中,葉晨眸子間也射出了一縷縷精光,旋即深邃內斂起來,回歸平凡。

    一經出現,毫無舉動,但卻是令得對面站立的十五位年輕至尊如臨大敵,一個個都神色大變。

    無需多說,能夠面對著他們這么多年輕至尊散發開的威壓而這般地風淡云輕,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說明他的修為是多么地不凡,否則尋常大能,尋常年輕至尊怎敢如此。

    “你們來了。”

    元初帝子開口,嗓音中帶有著一種特別的魅力,平靜地看著對面而立的十五大年輕至尊,這般話語,仿佛不是他晚來了,而是早早在此等待著他們。

    只是其他人卻聽出來了另一個層面的意思,是指十五大年輕至尊終于來了,膽敢來了。

    十五大年輕至尊自然也聽出來了,當即神色都陰沉下來,異族年輕至尊斑古更是道:“完顏不破,你設下擂臺挑戰我等,我等為何不敢來。”

    元初帝子徐徐落在了山頂平臺上,眸光流轉,沒有看向他們,而是落在了地下,這才緩緩地道:“當年,我父在此,因為太強大,太妖孽,遭遇誕帝星上的所有大敵圍攻在此,無法離開,展開了最為驚世的一戰。”

    “那一戰,華鼎山也被從中截斷了,我父橫推所有絕世敵,成就無敵威名,威震萬古。”

    他像是在說著一件毫不相關的事情,然而語氣到了后期卻是陡然一轉,變得鋒銳了很多倍,眸子間射出了一道道熾盛的光束,無人可與之對視:“今日,我便延續我父的無敵威名,在此挑戰所有來自于終極古路的年輕天驕,可單挑,可群攻,來者不拒!”

    強勢!

    所有人都變色了,這個元初帝子太強勢了,居然要一個人挑戰所有終極古路的天驕翹楚。

    十五大年輕至尊神色大變,其他古路天驕也是如此,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元初帝子。

    唯有元初帝族的人始終神色不變,仿佛很稀松平常而已。

    因為這是他們帝族的無敵帝子,繼承了元初大帝最強大血脈之力的子嗣,先天無敵,也必然會繼承元初大帝的無敵姿,橫推世間所有大敵,無敵古今的。

    太陽王等十五大年輕至尊露出了冷笑,雖然他們都有著這樣的想法,但一直都有所忌憚,因為這般付諸于行動,會被天下人恥笑他們只能夠圍攻。

    現在正好,元初帝子已經開口了,給了他們一個臺階。

    “好,既然元初帝子你這般地狂妄,以為天下無敵,我等便請教一同出手,請教一下,你可否真的如此無敵。”斑古第一個開口,而且這正合了所有人的心意。

    唰唰唰——

    十五大年輕至尊,全都散發開了滔天的威壓,更是聯袂在一起,恐怖無量。

    莫說是這片天地了,便是整片中州大陸,都籠罩住這股無匹威壓之下,億萬生靈都都要驚恐無比。

    要知道每一人都是大能,可不是低境界,這般全面地綻放威壓之下,自然恐怖無匹了。

    嗡——

    華鼎山顫鳴起來了,當中竟有著一縷縷道痕快速地閃現,交織虛空,而后演化出一片浩瀚世界天地,將所有威壓都徹底地包裹其中,不曾透發開來。

    “這是元初大帝昔日留下的道痕,因為他成道后,與天地交感,昔日留下的道痕都發生了質變,乃是帝跡,而今擁有了不可思議的威能。”

    當中有老一輩的至強者開口,這般地解釋。

    帝者無敵,縱然是昔日留下的道痕與蹤跡,一旦他證道成帝后,大宇宙天地都會交感,昔日留下的種種都很有可能升華蛻變。

    眼前就是如此。

    雙方都了解,沒入這片演化出的帝痕天地中,可以盡情一戰,而無需擔心禍及世間生靈。

    轟轟轟——

    一道又一道驚人的光束在通天,那是源自于十五大年輕至尊身上,他們都全面地綻放無敵威了,大能氣機如似大龍,己身血氣也足以淹沒一方浩瀚大陸了,像是十五尊神坻臨塵,聯袂逼向了元初帝子。

    不曾出手,但這種聯袂起來的氣威之強大,遠勝此前彼此各自散發,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以上,足以撕天裂地了。

    哪怕就算是帝跡演化出的大世界天地都不斷隆隆長鳴,仿佛也要被活活轟爆一般。

    萬眾矚目,華鼎山上的一幕,也被一些人借助光幕,投影天下各地。

    對面,元初帝子頭頂神冠,面容平凡,然而有著一種特別的氣質,此刻體內受到壓迫感,陡然傳出了震天裂地的轟鳴巨響,浩浩蕩蕩,像是有著一條條大龍在咆哮,在嘶吼,在長嘯般,很是驚人。

    那是帝皇血脈之力,更是最為純粹的帝皇血脈之力,在元初帝子身上透發而出,宛若有著一尊萬古大帝在他體內蟄伏,而今要復蘇過來一般。

    潛能無量,氣機蓋世,竟是生生地承受住了十五大年輕至尊的無量威壓。

    元初帝子,平靜地與十五大年輕至尊對視,從然而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