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1785章 可愿拜我為師?

永恒圣帝
     璽國太子輕輕一嘆,充滿了萬般無奈:“可惜了,我資質不行,或許放眼璽國數千萬人中算是其中佼佼者,但若放眼浩瀚大陸的萬國,都不過是尋常之輩,何況是三十六皇國、七大帝國以及至高無上的帝族,甚至還有著浩瀚無邊的宇宙星空,簡直就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一員,僅此而已,談何超脫在上,破開這束縛呢?”

    “空有一心的雄圖壯志,卻是不可施展!”

    “不是不可,而是毫無能力。”

    葉晨看了一看,卻是搖頭一笑,這樣的人太多太多了,他也不過稍微在意一些,不過想要沖破那九重云霄之上,又是談何容易呢?

    他正要轉身離開,然而這時璽國太子又是開口了:“現在唯有實施那種辦法了,雖然風險很大,卻也是資質不行的情況下唯一可施展出來,甚至將來也有一線希望,可拼搏出那浩瀚如海的未來,向著至高無上的至尊大帝領域進軍。”

    聞言,葉晨身形立時頓住,他轉身過去,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個璽國太子,看到他眸子中的堅定,知道他并非就是妄言,而是確有此法。

    他心頭一動,脫離了空間的扭曲,出現在這座指揮樓中,乃至是出現在璽國太子的面前。

    葉晨的突兀出現,讓得璽國太子都大吃一驚,竟是不知道這個人是何時出現的。

    “你是誰?”

    璽國太子輕喝,劍眉輕凝,卻沒有第一時間召喚護衛,相反冷冷地看著葉晨,臨危不亂,的確自有一番不凡之處。

    葉晨笑了笑,不答反問:“一個路人而已,只想問一句——”

    “你希望成為至尊大帝!”

    不是疑惑,而是肯定的語氣,讓得璽國太子一怔,而后重重地點頭:“我希望!”

    “我方才聽聞你有辦法可功成大帝,可否一說。”葉晨曬然道。

    雖然對于對方一直都在卻沒有半點發現為之震驚,但璽國太子看了看對方,卻是搖頭:“這是我之法,是秘密,無可奉告。而且此乃我璽國重地,閣下不分理由便是擅闖,可也別怪在下不留情。”

    話語中,多了幾分冷漠無情。

    葉晨曬然一笑,道:“若是我想殺你,整個璽國上下沒有一個人能夠救得了你,不信你試試。”

    璽國太子臉色微變,神識傳音,然而很快便發現了周遭虛空都扭曲起來,任何的呼叫都沒有辦法傳出去。

    換言之,他知道自己徹底地被困在這里了,而且眼前這個與自己一般年輕的男子必然是非凡之輩,甚至可能比起圣者還要更為強大。

    否則己方所有國級戰船、城級戰船都始終被圣者神念籠罩住,他絕不能避開圣者神念,走出現,而璽國圣者必然會出手。

    心間閃電般地劃過了諸多念頭,璽國太子震驚于對方的年輕與可怕,不知到底是何方神圣,但看上去似是很平和的一個人,沒有半點敵意,并非來者不善。

    盡管心間泛起了驚濤駭浪,但璽國太子那張英俊的臉龐上沒有絲毫的畏懼,相反顯得很平靜地看著不速之客的葉晨,道:“前輩,您想知道晚輩之法?”

    一句前輩,一句晚輩,璽國太子很聰明地知道了彼此地定位。

    這般淡定表現,著實令得葉晨不由地頷首,道:“且讓我聽聽便是。”

    璽國太子道:“信仰之力,晚輩欲借時間信仰之力證道成帝,成就萬古偉業!”

    “信仰之力成帝法!?”

    葉晨微微一驚,這個法門他當年就曾了解過,的確也曾傳聞過有過帝皇或無上仙,曾是借助信仰之力證道成帝,但那只是傳聞,盡管是而今的他,都不敢言有多少成功率可以功成此法。

    但更是令他震驚的是,這種信仰之力成帝法,一般而言都是涉足到足夠高深領域,或者達到了一定的地位方可了解得到,這個璽國太子雖然三十歲出頭便成為了化神,也算是年紀輕輕,天賦不凡,也是一國的太子,但饒是如此都不可能有資格提前了解到相應的信仰之力成帝法。

    難道是他自己感悟出來的嗎?

    葉晨道:“你是如何了解到的?”

    “并非了解,而是晚輩感悟出來。”璽國太子道,“晚輩身為璽國太子,自幼便跟隨璽圣老祖身邊修煉,也見到璽圣老祖借助信仰之力修煉,事半功倍,曾是親身感受過,并且身為一國太子也有多少了解。聽聞過不少人開國立業都是為了采集信仰之力,進而輔助己身修煉。晚輩這些年來跟隨璽圣老祖身邊也曾發現信仰之力舍卻了是一種力量外,也是人心力量,是眾生念力。只要適合得當,且足夠的眾生念力,便可加諸己身,一舉成就至尊大帝,問鼎至高無上的帝皇偉業!”

    葉晨看向璽國太子,倒也沒想到對方對于信仰之力的了解竟是如此高深。

    “可你知道,信仰之力可讓你的修為快速提升,但終究只是一種外力,讓你無法走得足夠長遠。”葉晨道。

    “晚輩知道。”璽國太子看向葉晨的雙眸充滿了堅定,“只是舍卻此法之外,別無他法可通往帝皇偉業。以晚輩的天賦或許超凡入圣,達到圣藏境已經是極限了,沒有機緣難以破入另一領域。”

    “此乃目前唯一辦法,晚輩不可能放棄。”

    “最多只能夠修煉信仰之力的同時,不斷地扎實根基,讓未來成長的空間更大,可以承受更多的信仰之力,通往信仰帝路!”

    葉晨大力拍掌兩聲:”好一個信仰帝路,你雖天賦一般,但意志堅定,讓我佩服。不過這條道路注定充滿了艱難,你只是區區萬國中的一個小國太子,區區璽國不能夠給予你太多的信仰之力,想要不斷地強大下去,未來就必須要收集更多的信仰之力,就必須向他國進軍,發起戰爭,是那浩瀚萬國,未來更要向那三十六皇國、七大帝國,甚至是萬古不朽的九顏帝族開戰,也在所不惜嗎?”

    “你可知道那九顏帝族,可是出現過九顏大帝那等至尊大帝,底蘊深不可測,強者無數,隨便走出一個都可輕易彈指滅殺你璽國的恐怖人物,你也要堅持下去嗎?”

    葉晨一下子就拋出了兩個問題,眸光銳利,看向了璽國太子的內心,在質問他,更是質問他的內心。

    面對著葉晨的眸光,璽國太子沒有絲毫的退縮,相反眸光同樣充滿了銳利,也充滿了堅定,正色道:“堅持!”

    “好,好一個堅持!”葉晨贊賞地看著璽國太子,道:“你叫燕無雙是吧?”

    “晚輩燕無雙!”

    葉晨拍掌,笑了笑道:“你讓我很滿意,可愿意拜我為師,成為我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