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永恒圣帝繁體版

第1787章 賜予帝皇血脈之力

永恒圣帝
     “可是——”

    璽國太子很震驚九顏族長為何會被神秘師尊給鎮封禁錮住,因為九顏族長在九顏帝星上的至高無上地位,并且這可是九顏帝族的地盤,有著深不可測的恐怖底蘊,隨便走出一人都足以夷平整個璽國,也擁有著稱霸萬古的能力。

    這等不朽帝族的可怕,傳聞足以雄霸宇宙星空,無懼一切,但而今堂堂帝族族長卻被鎮封住了,并且還是在九顏帝星上,一切都顯得那般地不可思議,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然而從另一方面上卻是證明了這個神秘師尊的恐怖之處,堂堂帝族之長都被鎮封禁錮住了,那么他自身又該是恐怖到了什么程度上啊?

    他都不敢想象下去了。

    葉晨微微一笑,輕輕拂袖,混沌大鼎中卻是出現了八具肉身,赫然正是此前被葉晨轟爆的九顏族長的肉身,以及擊殺的兩位大能,盜取帝藏小世界后暗殺的五位帝族大能。

    前三具肉身都被他以不可思議之法門重組,后五具大能肉身只是眉心泥丸宮處被洞穿了,湮滅了神魂,然而肉身留下來了。

    本來都是為了煉制出大能丹,但現在葉晨有了更好的辦法。

    “給我粉碎!”

    一聲輕喝,八具帝族大能級肉身直接就粉身碎骨了,當中混沌道火沖過去,進行焚燒,將骨肉分離,淬其精華,去其糟粕,當中每一具帝族大能級肉身中都沖出了一團燦爛的血液,尤其是九顏族長的大能級肉身中沖出的更顯得大,能有拳頭大小,其他的都小上一圈,卻也不凡。

    這八團血液都并非一般的大能道血,璀璨無比,而且只有那么一團,卻是蘊含著堪稱恐怖無邊的血氣波動,也彌漫開了一股就連葉晨都比不上的磅礴威壓,彰顯出了至高無上的浩瀚威壓——

    帝皇血脈!

    沒錯,這就是帝皇血脈,八具帝族大能級肉身的帝皇血脈之力都被葉晨生生對淬煉出來了,凝化為了一個個血球,在流轉,釋放開絲絲縷縷的帝威。

    這等帝皇血脈之力,璽國太子感到了最可怕的束縛感,源自于靈魂最深處,甚至就連思想都仿佛無法運轉下去,將要崩潰下去。

    “帝皇血脈之力很強,也唯有大能方可將帝皇血脈之力復蘇激活到這一步。”葉晨輕聲道,八團帝皇血脈在手中旋轉,如臂指揮。

    “斗戰圣王,本座要將你碎尸萬段!”

    鎮封中的九顏族長咆哮,虛幻的神魂小人唯有憑借著神秘銀鐘方可活下來,然而卻無法沖出來,也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肉身中的帝皇血脈之力被剝離出來。

    無疑,這是最痛苦的事情。

    但凡對于帝族族人而言,最值得驕傲的就是體內的那一抹帝皇血脈之力,代表了自己是至尊大帝的后裔,越是純凈,潛能與地位越高。

    尤其是九顏族長,更是如此,帝皇血脈之力之強大,遠超其他族人不知道多少,也是他成為族長的象征。

    現在被剝離出來,那么就代表了他哪怕重組了肉身,也難以重新得到那純凈的帝皇血脈之力,缺失了那種象征身份的憑證。

    “階下之囚,也敢放言我?”

    葉晨冷曬,一巴掌拍擊在混沌大鼎中,當中混沌道火熾盛,淹沒過去,那是萬物萬道之本源催生的本源道火,何其可怕,何其恐怖,不可估量,哪怕就算是透著神秘大鐘,也將九顏族長焚燒著痛吼起來了。

    一邊上的璽國太子燕無雙看得目瞪口呆,不得不說神秘師尊的強大不可想象,九顏族長成為階下囚,也被剝離帝皇血脈之力,更是承受著如此痛苦。

    在他心中,神秘師尊越發地顯得高大不可攀,越發地敬畏了。

    葉晨轉而看向了璽國太子,一拂袖就有著八團強盛的帝皇血脈漂浮而來,并且張口噴出了一道混沌光,蘊含著密密麻麻的混沌符文,以及混沌古氣,將所有的帝皇血脈都凝化為一團,而后道:“無雙,這是帝族八位大能的帝皇血脈,更有九顏族長的血脈,現在我賜予給你,讓你擁有舍卻帝子之外最純凈最強大的帝皇血脈之力,改造你的體質,改造你的天賦,但過程中會有著巨大的痛苦,甚至你動輒就會粉身碎骨,形神不存,你可否愿意?”

    “徒兒愿意!”

    沒有絲毫的猶豫,沒有絲毫的遲疑,璽國太子果斷直接地答應了,明亮的雙眸充滿了堅定。

    “好!”

    葉晨也沒有猶豫,直接就將這一團凝合起來能有人頭大小的帝皇血脈給一把抓住,而后重重地拍擊在璽國太子的體內。

    轟隆——

    幾乎就在第一時間內,璽國太子的肉身就要承受不住,要徹底地粉身碎骨。

    因為這是被復蘇的帝皇血脈之力,更是純凈無暇的帝皇血脈,正如葉晨所言,如此一團帝皇血脈,舍卻了帝子帝女這等純粹帝皇血脈之輩,也唯有第三代后裔方可擁有,根本不是泛泛之體的璽國太子能夠承受得住。

    眼見得璽國太子渾身肌體龜裂,四肢百骸、渾身筋骨都噼里啪啦響個不停,毛孔冒血,并且迅速地膨脹起來,快要粉身碎骨了。

    “給我凝!”

    葉晨施展昔日下界得到的神王復生術,那是人王開創出的絕世神通,效果近乎可追及圣體再生術,讓璽國太子的肉身哪怕瀕臨徹底崩潰,卻又是不斷地重組,在毀滅與重生中不斷地轉換,始終不曾真正地粉身碎骨。

    然而每一次的毀滅都伴隨著無盡的痛苦,如此周而復始的不斷循環,那等痛苦甚至可令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莫說是化神強者,就算是圣者,甚至一些天王都未必能夠承受得住。

    不過璽國太子的意志十分堅定,盡管那張臉龐滿是冷汗,劍眉緊皺,卻是不曾出聲吼叫過一聲,始終都咬緊牙關,苦苦地等候著。

    這般表現,自然令得葉晨刮目相看,當年他為了成就斗戰圣體,在師尊古云通的幫助下,也是不斷地粉身碎骨,也不斷地血肉重生,承受著周而復始的無盡痛苦,不過如此爾爾。

    這也讓葉晨越發地確信,收下這個燕無雙作為弟子,是正確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