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八百八十七章 壞女孩曬黑了

極品小農民系統
     李田將何云抱入懷中笑道:“你就有這么好。”

    兩人又膩歪了一忽兒,然后李田就是真的離開了,這次的徳不配位必有災殃,李田要好好的解決一下。

    坐上飛機之前,李田給很久沒有聯系的一位打了電話。

    他就是張偉,之前因為賭博而輸的家破人亡的那位,如果不是李田,他這會可能已經死去很久了。

    當初安排他做慈善事業,并不是系統要求,而是李田臨時起意,因為這個家伙的命是他救的,救一個繼續賭博的賭徒沒有任何意義,而如果救一些對社會有用的人,那就有意義了。

    …

    電話接通后,張偉說他在偏遠的山區,李田詢問了地址就說自己馬上趕過去。

    下了飛機,還要繼續坐大巴,很久才能到那個地方。

    毫無疑問這里比李田老家還要窮,很多村落的房子都是石頭堆起來的,如果不是過來看看,都不敢相信還有這么窮的地方。

    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就剩下老弱病殘在村子里面。

    …

    李田趕過來后,才發現這里不光有張偉,還有另一個熟悉的身影。

    杜婷婷!

    “李田哥,好久不見。”

    這丫頭,如今一身樸素的裝扮,而且人也稍微曬黑了,第一眼,李田差點沒有認出來。

    “杜婷婷?你怎么也在這里?”

    杜婷婷還是很漂亮的,當初在李雨欣的學校,李雨欣是平民校花,而她是第二校花,她很早就會利用自己的美貌和身體,并做成了很多事情。

    只不過,她在李田的印象里面,一直都是那個濃妝艷抹,心思難以猜透的壞女孩,萬萬沒有想到,她會有一天不染發,不化濃妝,不穿那種特別暴露的衣服。

    “李田哥,你忘記啦,當初我們一起在醫院做了善事,那個時候我就和這位張偉認識了,后來,我剛好在這邊做生意,就過來幫幫忙。”

    一旁的張偉靜靜站著,他如今戴著一副眼鏡,衣著也是一樣的樸素,只不過,比杜婷婷要曬的更黑。

    他知道杜婷婷和李田認識,就沒有插話,讓她(他)們兩個先說。

    …

    李田確實想了起來,記得醫院給100萬的慈善事,好像也是一個任務,不知不覺間,竟然過去這么久。

    但是李田對杜婷婷話里面的另一件事情感興趣。

    “做生意?你現在都已經開始做生意了嗎?”

    李田依稀記著,這個丫頭曾經豪氣干云的說:20歲之前要混的比她老爸還要有錢,不知道她現在是不是和趙琪當初下海開公司一樣,賠錢賠的到處躲債。

    “哈哈,李田哥,你真的讓我很生氣,我的事情你都忘記了嗎?”

    李田尷尬道:“哪有,我知道你和你老爸吵架了,現在學也不上了,出來想混的特別好,給你老爸看。”

    杜婷婷聽到李田這樣說,心情方才好受一些。

    “我還以為,李田哥已經把我忘記的一干二凈了呢。”

    聊著天,杜婷婷和張偉,以及兩個幫手一起將帶來的米、面和油,送到村里的困難家庭。

    那兩個幫手好像是志愿者,并不是員工,所以,并不會幫杜婷婷和張偉承擔重物。

    杜婷婷現在真的變了好多,不光在她的身上找不到曾經那個妖嬈壞女孩的感覺,甚至,她做事也很麻利,一個人提著兩桶油。

    李田走過去幫忙提。

    …

    只是代表私人過來幫助慰問,所以整個過程特別快,東西一送,甚至連拍照都沒有,然后幾人就是離去。

    因為忙著做好事,私事就沒有再聊。

    直到一切都送完了,

    那兩個志愿者也離開了,李田、張偉和杜婷婷一起往山下走。

    “張偉,你現在做的不錯。”

    李田給予張偉的表現一些鼓勵和肯定。

    張偉笑了。“我的命本來就是你給的,你讓我今后為慈善事業奮斗,我自然是不會馬虎。”

    然后張偉就是談到了這段時間他做過什么事情。

    因為他手里沒有大量的資金,包括這次買米面油的錢,也是杜婷婷出的,所以他更多的是像剛剛那兩位志愿者一樣。

    因為全國各地,做慈善的地方特別多,有些需要志愿者的也多,沒有任何的報酬,純粹就是做好事。

    到了山下,沒有想到杜婷婷竟然還是開車來的。

    張偉似乎習以為常,他坐到車后面,杜婷婷坐到駕駛座位上,李田身份特殊,就坐在副駕駛。

    看著杜婷婷熟練的啟動了車子,李田特別驚訝。“杜婷婷,我如果沒有記錯,你今年也才16歲吧?你怎么可以開車?”

    杜婷婷笑了,笑容帶著狡黠,只有這一刻,李田才能夠從她那眼神之中看出曾經的她。UU看書 .uukanshu

    “我為什么不能開車?這車是我自己掏錢買的,而且我還有駕照哦。”

    李田看了她的駕照,頓時哭笑不得。“19歲?你這照片看起來也不像19歲吧!”

    這作假也太明顯了吧。

    不想這個杜婷婷立刻笑了起來。“不然李田哥你以為我會穿這么老氣的衣服,還把自己曬黑,就是怕別人發現我其實還是未成年。”

    好吧!

    還以為曾經心狠手辣的壞女孩變好了,敢情是李田想多了。

    “……”

    見李田哥沉默下來,杜婷婷開始吐苦水道:“李田哥,我這也是沒有辦法,自從離開我老爸以后,我就幾乎沒有了經濟來源,一切都得依靠我自己,我現在年齡還太小,很多事情都做不了,所以我只能弄一張假身份證,虛報自己的年齡。”

    李田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這個杜婷婷本來就不是善類,而且她經常劍走偏鋒,如今她能夠主動帶著張偉來偏僻的山區做善事,已經很不錯了,畢竟,對她這種充滿攻擊性的女生來說,她不去主動傷害人,就說明她已經成長了。

    …

    但是李田擔心道:“你這車子,看起來也值個幾十萬,你不會在做什么違法的生意吧?”

    這倒不是李田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因為這個杜婷婷真的干了不少壞事,甚至李田懷疑,她身上的命案都可能不少。

    杜婷婷笑了起來。“李田哥,看你說的,我現在都已經變好了,不做壞事了,生意自然都是正經的生意,一會兒,我帶你去我的公司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