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九百三十七章 李田的1拳

極品小農民系統
     意外總是會發生的非常突然,尤其是突如其來的災難,從來不會給人反應的時間,就是這么的突兀,然后悲劇就是發生了。

    田柔做夢都不會想到,有一天,刮大風,她竟然會被墻外體玻璃給砸死。

    玻璃幕墻,是指由支承結構體系可相對主體結構有一定位移能力、不分擔主體結構所受作用的建筑外圍護結構或裝飾結構。

    是一般大廈的外面玻璃,一般而言是不會掉落下來砸傷路人的,但是今天的暴風實在是太大了,綠化帶的樹木直接被狂風刮斷,人逆風而行,根本走不動,甚至一些小轎車都被吹著走。

    …

    死神來的很突然,對田柔而言,幾乎沒有任何防備。

    然而,當李田發現這一幕后,即便是死神來了,也得靠邊站,雖然他和這個女人互懟,讓對方生氣,但是,生命關頭,那里還會考慮其它。

    因為這一幕發生的太過突然,小不點甚至還來不及說出:“小心,大叔——”

    李田就已經沖了過去。

    田柔只感到一個強壯的男子突然將她護在身下,嘭一聲巨響,一拳將那厚重的玻璃幕墻打的粉碎。

    破碎的玻璃瞬間割破李田的皮膚,鮮血在暴風雨之中迅速流淌出來,而且從天而降的巨大墜落力,也是將李田的手骨砸的多處骨折,這要砸在腦殼上,直接可以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田柔被這一畫面給驚呆了,仿佛那帶有李田鮮血的玻璃碎片,四散而去的時候,都被慢動作定格了一般,李田的臉上也是迅速出血,被破碎的玻璃劃傷。

    田柔只是一個弱女子,雖然她已經26歲了,但是她從小到大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可怕的事情,尤其是在這種宛如世界末日的天災面前,人類在大自然的怒吼之中,顯得如此之渺小。

    “你沒事吧?”

    李田這個時候了,他的鮮血順著雨水流到地上,他竟然還能夠笑著問田柔。

    田柔雖然被李田護的好好的,但是她后頸的地方,被一塊碎玻璃劃傷,畢竟那玻璃幕墻砸落下來的速度本來就是極為驚人,李田又是全力一拳,兩者撞擊瞬間所形成的力量,讓碎玻璃宛如子彈一般。

    “我沒事…李田,你…”

    田柔完全驚慌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死神來了,是李田救了她。

    “大叔,田老師——”

    小不點也是跑了過來,她幾乎快嚇哭了。

    田柔也是眼含淚水,不光是恐懼驚嚇,還有被李田救下的感動,尤其是他手和臉都是鮮血的模樣。

    這一刻,哪怕李田的顏值不高,這也是真男人,在田柔的心目中一瞬間比任何男人都帥。

    尤其是這個家伙,這個時候了,還能夠笑的出來。

    “快打120…”

    田柔立刻扶起李田,又改口道:“不,我這就開車送李田去醫院。”

    …

    2個女孩子都很慌張,因為李田的手鮮血淋漓,上面還扎滿了碎玻璃,斷裂的骨頭幾乎都露出來了,這要是一般人,早就疼哭了,十指連心啊。

    車上,小不點都哭了,她非常自責,說自己不該在學校已經通知今天有特大暴風的情況下,還要拉著大叔出來看電影,更不該也把田柔老師叫上。

    李田有些失血過多,臉色略微蒼白。

    還好,他內力高深,一時半會不會暈過去,就是劇烈的疼痛他身為男人,得忍著,還不能表露出來,讓小不點和田柔擔心。

    李田用另一只沒有受傷的手拍了拍小不點的頭道:“沒事,這不怪你,相反,每個人都會經歷磨難,這次磨難我們渡過去了,按照概率學來講,今后再遇到這種危險的幾率就會變小了。”

    李田還擦去小不點白嫩臉蛋兒上的淚珠,關懷的笑道:“別哭了,別忘了,我可是你無所不能的大叔。”

    小不點一邊點頭,還一邊抽泣,大叔的鮮血流到她光滑雪白的大腿上,僅僅這樣的畫面,她看到心里就十分難受。

    …

    前面焦急開車的田柔,她后頸的衣服其實也已經被自己的鮮血染紅,但好在傷口并不深,很快就自動止血了。

    她也完全忘記了疼痛,她從后視鏡里面看著李田這個男人。

    從一開始的憨厚老實,到白天的無恥齷蹉占她便宜,再到現在流血不流淚的真男人。

    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李田,幾乎一下子生動飽滿的出現在了她的心目中。

    直到現在,田柔終于明白小不點為什么如此依賴這個男人。

    因為關鍵時刻,田柔最為無助的時刻,這個男人能夠挺身而出,一只手將她護在懷里,是溫柔。

    而另一手,是拳頭,哪怕骨折,哪怕鮮血淋漓,也是一拳抵御死神的來襲。

    田柔的心,從來沒有這么復雜的跳動著。

    …

    來到市里最大的醫院,讓人意外的是,這里的病房幾乎快住滿了。

    突然出現的大暴風,出現意外事故的可不僅僅田柔和李田這一起事故,剛剛被推出急診室的一位年輕媽媽,還是孕婦,被路上吹落的廣告牌給砸死,其丈夫在外面哭的肝腸寸斷。

    醫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同時也是很多家屬傷心的地方,因為這里,幾乎每天都會上演生離死別。

    但好在因為突發事件太多,醫院組織很多醫生,這一天,很多休假的醫生也都是趕來,救治因為大暴風引起事故的傷者,李田也很快就被推進了手術室。

    …

    田柔和小不點焦急的在外面坐著。

    “田柔老師,大叔他…他不會有事吧?”

    田柔抱著小不點,拍著她的背道:“不會有事的。”

    …

    1個多小時后,手術醫生走了出來,他摘掉口罩道:“手術很成功,病人5處斷裂的手骨都被接了起來,破碎的8處也已經全部縫合,很幸運,并沒有傷到手指神經,相信恢復后,手指的靈活度雖然不如從前,但是并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請問,UU看書.uukanshu.com 你是病人的愛人嗎?”

    醫生問田柔,畢竟田柔是成年人,小不點雖然個頭也不算矮,但明顯是女學生,醫生自然不可能對小不點說這些。

    田柔略微臉紅,她很想拒絕,但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反駁。

    醫生笑了笑,心里感嘆李田福大命大,這次雖然傷口看起來非常慘烈,甚至肉里面還取出很多玻璃渣,但是無法修復的損傷卻很少,而且這位明顯帶著淚痕的愛人也是如此漂亮動人,確實是人生贏家了。

    所以醫生多說兩句。“這位病人是我見過最為勇敢的人了,受這么重的傷,手術前手術后,他竟然都沒有叫痛,你們好好照顧他吧,讓他在修養期間千萬不要動受傷的那只手…”

    醫生叮囑一些重要的注意事項后,就是離開了,今天要做外科手術的病人有些多,他還要立刻去做下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