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九百六十九章 離婚

極品小農民系統
     張越動用關系,請客吃飯,又是送禮,別說,沒有不透風的墻,他還真打探出來一些什么,但是涉及實驗室里面的研究資料,這就是機密了,而且這其中涉及的知識也不是普通人能夠知道。

    張越把打探出來的消息告訴了金啟貴,這小人聽后搖了搖頭。

    “張老板,你這消息沒有實質性的用處啊。”

    張越皺了皺眉。

    “那我也沒有辦法了,我所能夠掌握的消息,就只有這些。”

    “那好吧”

    金啟貴直接掛了電話。

    第二天,讓張越怎么也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他的媳婦竟然直接找到了他的公司來,他的媳婦雖然并不怎么好看,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身體更是發福嚴重。

    他媳婦性格還算溫柔,一直以來都是張越的賢內助。

    但是今天她明顯臉色變了,甚至急著眼大罵道:“張越,你不是個東西,老娘陪你吃苦耐勞,如今好不容易讓生意有點起色,你就背著我在外面包小三,還讓小三懷孕了。”

    張越的媳婦說的很大聲,也許曾經一起吃過的苦真的太苦了,說到動情之處,竟然直接潸然淚下,止都止不住。

    張越慌了,他趕緊解釋。

    “媳婦,你聽我說…”

    “說什么?你這個良心讓狗吃了的東西,男人有錢就變壞,你不是喜歡年輕漂亮的嗎?那好吧,離婚,離婚之后,你好好跟那個女人過吧。”

    張越的店里,圍滿了人。

    張越的媳婦真的是太生氣了,因為生意,出去瀟灑快活一下,她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你不過是一個菜市場小老板,學人家包小三,還讓小三懷孕,這是想干什么?

    張越的生意不是他一個人的,也有他媳婦的一半,張越不是想和小三生活嗎?

    身為糟糠之妻,滿足他。

    身為張越的媳婦,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一堆的證據,其中一些猥瑣的照片,讓張越自己看了都臉紅。

    今天是張越的災難日,他知道自己保養小三的事情一定會敗露,因為他養小三的錢,就是從公司里面出的,他媳婦之所以這么生氣,不光是張越的背叛,還因為公司的一些假賬,都被查了出來。

    怎么能不生氣,平常為了多掙一點錢,努力拼搏,省吃省喝,而結果倒好,她們夫妻之間努力掙來的辛苦錢,卻被自己這個‘好丈夫’拿去養其她的女人,還讓小三懷孕幾個月了。

    這日子真的沒法過了。

    張越今天的人設徹底崩塌,不光店里的員工,就連很多街坊鄰居都知道了,一些了解他奮斗史的人,都是指指點點說這個男人不是東西。

    還好他老婆也一直關賬,不然等小三孩子生了,還要被蒙在鼓里。

    法院的傳單很快就到了,張越不同意離婚,他覺著自己對原配老婆還有感情,他也是李田這種博愛性格,雖然他目前只有2個女人,但是他真心希望她們兩個能夠和睦相處。

    但是,他畢竟不是開了外掛的李田。

    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小老板,小三還愿意跟他過,但是原配絕對不愿意了。

    因為掌握很多張越出軌的證據,加上原配的訴求,法院要求強制離婚,并且財產分割,妻子和孩子占7成,張越只占3層。

    半個月之后,一個曾經可以和富饒農業園合作的菜市場老板張越,離婚之后,瞬間私人財產縮水3分之2,而且因為他人品太差,最近又因為離婚官司,導致他無心生意,菜市場生意也是一落千丈。

    今天張越喝了酒,拿起手機就是對金啟貴大罵:“我草你祖宗,你這么整我,就不怕我報復?金啟貴,你不讓我好活,我死也會拉著你。”

    那金啟貴趕緊道:“大哥,你誤會我了,你包養小三花了那么多錢,你公司的財務早就兜不住了,我就算再小人,也沒有必要做這種事情啊!”

    張越不知道這金啟貴話是真還是假,但是他知道,他已經完了。

    喝了酒,張越提前到小三那里去想尋求安慰。

    但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看到了他那已經懷孕的小三,竟然光著身子,和一位比他年輕,染著頭發的男青年在滾床單。

    張越睚眥欲裂,他氣的拿起菜刀就要砍人,還好那黃毛跑的快,逃過一劫,不然定然血濺當場。

    “這是怎么回事?”

    張越看著自己曾經那么迷戀的小三,氣的手指發抖。

    最終小三在張越的菜刀下交代,那黃毛原來是她的前男友,她很愛她的前男友,但是因為她前男友好賭博,又整天游手好閑,最終傷心的分手。

    半年前,他突然找到這個小三,一番花言巧語之下,就是借了幾千塊錢。

    事后,這小三也非常后悔。

    但是因為那黃毛比較帥氣,又會甜言蜜語,還說什么后悔了,才發現自己真的愛她,又借了錢,然后還把這小三給睡了。

    “……”

    張越感覺自己這一輩子都沒有這半個月來這么倒霉過,以為年輕漂亮的小三是真愛,其實他就是一個大傻逼

    “你,UU看書 .uukanshu.com你們一共睡了多久?”

    “一次…”

    “你tm的真當我是傻逼嗎?”張越氣的整張臉直接扭曲了。

    “3次…10次…記不清了,你在意這個做什么,我沒有認識你之前就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了,我們以前在一起三年,你覺著我們睡了多少次?”這小三也是來了脾氣。

    張越把菜刀直接丟了。

    他頹廢的坐在地上,整個人仿佛一下子蒼老的幾十歲,然后他猛的抬起手來,狠狠的扇自己大耳光子。

    打的自己臉都腫了。

    “你這個賤女人,我也是瞎了眼,竟然會愛上你,為了你,還和我原配離婚,我現在什么都沒有了。”

    張越突然盯著那小三的肚子道:“我tm的如果沒有猜錯,你肚子里的種根本就不是我的,我幾個月前,一直都戴套,就是怕你懷孕,然后有一天,你突然告訴我懷孕了,我以為是避孕套破了,現在我終于明白了,你肚子里面的野種就是剛剛那個黃毛的對不對?你這個賤人”

    這小三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是誰的種,她心里清楚。

    “張越,別說的你多么偉大似的,你如果真是一個好男人,你會背著和你同甘共苦的老婆而包養我嗎?你不就是貪圖我的年輕身材好給你帶來更好的享受嗎?我們都是一路貨色,也別說誰更賤。”